寧胖子身穿鎧甲,手拿一把*,也算是威風凜凜,只見他提著*便擋住了那名男子的大斧。

寧胖子提著*向前一個衝刺,*便刺入了男子的胸膛,寧胖子搖了搖頭說道:「我真不知道你媳婦是哪一位。」

只見那名男子吐了一口血說道:「小翠」

寧胖子想了想,腦海中還真沒印象,只見*一揮,又刺中幾個要向前來打自己主意的人,說實話,寧俊哲的槍法不錯,重重疊疊,漫天都是槍影。

別人不能輕易走近他的周圍。

「看來不用擔心寧胖子,一般人根本打不贏他,恐怕只有城主府的那位丑文才能夠和他一較高下。」宋青笑著說道。

寧胖子在場上的一舉一動他都能感受得到,而且在宋青的精神感知裡面,寧胖子身上還有很強大的力量沒有釋放出來,只是寧胖子沒有顯露,宋青也感受不到。

楚思雨看了一下在台上的寧胖子,說道:「你們兩個人的之間的感情很好?上次就是要不是他死活要楚家家主派人找你,恐怕你今天都不能站在這裡。」



「是啊!他是我的第一個朋友。」宋青想起了寧胖子在宋家的那些日子。

對於寧胖子來說,又何嘗不是這樣呢?宋青也是他平生的第一個朋友,在寧家的時候,寧胖子就經常因為無父無母被人羞辱,所以寧胖子才養成了今天這樣的性格。

宋青在宋家的時候,也是不受宋家的待見,那個時候只有寧胖子幫自己,也是因為他們兩個人都是一類人才會這樣的要好。

一時之間,在武鬥場上是非常混亂,群毆的也有,暗中下毒的也有,大亂斗這個詞真的是沒有說錯,其中最強悍的要數寧俊哲和丑文,過了便是段逸民,劉鵬飛。

雖然城主府參加第一場的亂斗的人也不在少數,但是他們都是各管各的,沒有說什麼一起聯合之類的,而寧家的子弟也是,寧家子弟也不是只有寧俊哲一人參加。

但是寧俊哲也絲毫不管自己世家的人,而那些寧家的人也沒有去管他,只是能夠少碰面就少碰面,真得到了不得不動手的時候再動手,雖然說是一個世家的人,但是世家之間也是有著各種矛盾。

不過最起碼不會下死手。

倒是那些個散修在大亂斗比較團結,特別是段逸民和林鵬飛,這兩個人帶著四五個人並肩戰鬥,一下大亂斗的場地上便他們掃清不少對手。

被打出了場地之外便算是輸了,不過這都還算是好的,場上死掉的人才凄慘。

寧俊哲一直都非常輕鬆,雖然場上的都是煉體決第九層的修士,但是這些個修士大多數功法不行,裝備不行,修為不行,煉體訣第九次也是有強有弱的。

「各位英雄好漢,不要這麼較真,你們這麼多人打我一個,太欺負人了。」寧俊哲有些委屈的說道。

只見他的面前一下子站著六個人,而且都是沖著寧俊哲來的,全都凶神惡煞的看著寧胖子,沒一會兒,六個人便一窩蜂的涌了上去,寧胖子被六個人纏住,一個不小心,肩膀上就受傷了,緊接著寧胖子就被幾個人打倒在地,鮮血濺了一地。

「我去,寧俊哲,你竟然就這樣被乾死了?」

「我把我全部的身家都押在了你的身上,你竟然就這麼被幹掉了?」

「寧俊哲,去你奶奶的,你快給老子站起來。」……

寧俊哲躺在武鬥場上面,一動不動的,而他的身上濺滿了鮮血,讓人看了非常可怕,這簡直不敢讓人相信,此次大亂斗的種子選手,寧家的天才,就這樣死在了武鬥場上面,這讓多少人都傷心欲絕,不是因為寧俊哲死了,而是因為自己的身家全都押在了寧胖子的身上,寧胖子一死,一夜之間,就變成乞丐了。

「樹大招風。」丑文冷笑一聲、

這次的大亂斗不出意外的話,寧胖子一死,就沒有人是他的對手了,也就是段逸民、劉鵬飛這兩個散修了,不過現在這個情況有些不妙,因為段逸民,劉鵬飛和七八個散修抱團在一起,已經殺死了許多人了,而且他們這伙散修並沒有消耗多少勁力。 轉眼之間,武鬥場上便只剩下十多個人,除了丑文,其它的都是抱團在一起的散修,眼看著這十多個散修就要一起出手把丑文打下去了。

「你們要是不怕城主府的報復就儘管一起來。」丑文冷笑道。

段逸民和林鵬飛相互看了一眼之後,兩個人都沉默了一會兒,其實丑文說得沒錯,城主府的勢力強大,在台上的時候散修們能夠抱團擁有優勢,但是只要下了這武鬥場,整個越陽城都是城主府的地盤。

雖然說城主府要顧及一下名聲,但暗地的事情誰又知道呢?

段逸民和林鵬飛這些散修都是自己白手起家的,從一個什麼不懂得平民,到現在煉體決第九層,其中的艱辛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而且他們又沒權沒勢,經常要夾起尾巴做人。

「他們可以下去,但是你要保證,我們兩個人打贏了你,你不得報復。」段逸民盯著丑文說道。

丑文笑了一下,眼神之中閃過譏諷之色:「就你們這樣的,打贏了我再說。」

林鵬飛看了一下周圍的散修們,對他們點了點頭,然後那些散修都自己走下台去了,走出了場外就等於認輸了,他們的實力大都不強,要是一個人能活到現在不容易,但是大家一起聯合起來就不一樣了。


林鵬飛和段逸民並肩站住,說道:「請指教。」

這就是散修的可愛之處,有時候他們很天真,因為他們不得不天真,散修的環境是極為殘酷的,恐怕一不小心就會被其他的散修給覆滅,或者被那些大勢力清掃。

天真不是因為不知道這個世界的殘酷,而是知道這個世界的殘酷才明白天真有多麼重要。

丑文把兩隻手的袖子卷了起來,露出黑色的手臂,這個丑文平時都穿著手套,看不出來和常人有什麼不一樣,直到這時人們才注意到他的手臂,根本就不是人的手臂,這雙手臂通體黑色,完全不像似人的手臂,上面散發著妖獸一般的氣息。

讓人看了有些心悸,妖獸一般的手臂,城主府的弟子都是怎樣的怪物?

段逸民和林鵬飛彼此看了一眼,都能從對方的眼睛之中看出那一點驚訝,沒想到,這個丑文竟然如此恐怖。

只見,段逸民和林鵬飛身上的氣勁一下子散發出來,他們兩個的實力也不弱,在煉體決第九層的修為之中,他們也算是頂層的存在了,只差一點便可以踏入臨境。

轟!

只見兩個人都是一拳轟出,只是凝聚了這兩個人化勁的氣勁,這一拳在空中都引起了爆炸,這是因為兩個人發出的化勁跟空氣摩擦而產生的。

丑文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只見他的手臂之上爆發出強大的力量,只是一擊便把段逸民和林鵬飛的化勁都給破了。

這次的較量,分明是丑文贏了,他的鐵臂根本不是人可以抵擋的。

只是兩股力量在空中對撞,一下子波及到周圍,不過周圍都是一些選手的屍體,只見他們對決的餘波散落到一具屍體之上,而那具屍體卻是被打得一痛,跳了起來。

「好痛,好痛,媽的,你們打便打,還要波及到死人,你們簡直不道德。」那具屍體邊跳起來便大罵道。

「詐屍了?」

「我去,那不是寧俊哲了?」

「這小子,難道是死不暝目?」……

場上突然發生的這一幕,使得觀眾議論紛紛,本來死了的寧俊哲,竟然就這樣的詐屍了?為什麼不說他復活呢?因為台下的眾人都是親眼看著他死在六個人的圍攻之中,而且到現在他的身上還是鮮血淋漓,這血終歸是騙不了人的吧!

丑文皺了皺眉頭說道:「寧俊哲,你竟然沒有死,看來你是在裝死人。」

「剛才是不是你打到我的?」寧胖子突然問了那麼一句。

丑文冷笑一聲:「是我又怎麼樣,就算你沒有死,你也打不過我。」

噗!

只見寧胖子的速度非常快,一下子就來到了丑文的身邊,一拳打在了丑文的肚子之上,而丑文一下子飛了出去。

這一幕實在是太震撼人心了,沒想到這個寧俊哲竟然這麼厲害,只是一拳便把丑文打得飛了出去,可別看表面的這麼簡單,寧俊哲只有實力遠超丑文,能夠視他的勁氣為無物才能做到。

「你竟然早就達到了臨境,你是在扮豬吃虎。」丑文非常艱難的說道,剛才寧俊哲的那一拳實在太厲害,那根本不是煉體決第九層的實力,而是臨境的實力。

寧胖子猥瑣的笑了一下。

段逸民看了一下寧胖子,嘴唇微動,終於開口說道:「那你剛才是在裝死?你身上的鮮血是怎麼回事?」

「那個嘛,是豬血,我特地在屠場那裡搞到的。」寧胖子不好意思的說道。

……

……

毫無疑問,第一次的大亂斗就以寧胖子取勝落幕,而那些押注在寧胖子身上的人此時也是大賺一筆,當然最讓人無奈的便是寧胖子突破了臨境,這樣一來又不知道有多少無知少女要被寧胖子給糟蹋了。

第二場的大亂斗,在第一場落幕之後,也是開始了,這一場的大亂斗,絲毫不比第一場的遜色,而這一次大亂斗的種子選手竟然是城主府的林索,江家的江心誠,還有就是一些散修。

第二場的人都陸續出場,只見林索看了一眼在台下選手區的宋青,宋青一報名參加城比他就得到了消息,這些日子以來,林索很好的融合了宋青的奇瞳。

以前林索還感覺不到宋青奇瞳的強大,可他融合了奇瞳之後,就發現不是那麼一回事,這奇瞳的能力實在是逆天,能夠看穿一切事物。

不過現在的宋青已經是瞎子了,而奇瞳再也不是宋青的,而是林索的了。

現在是奇瞳林索,瞎子宋青!

失去了奇瞳,現在的你拿什麼跟我斗?

宋青也感覺到了林索的眼光,宋青朝著林索的那個方向笑了一下。

林索看到宋青對自己笑了一下,頓時愕然,宋青不是看不見,怎麼知道自己在看他?這一定是巧合。

「第二場,城比大亂斗開始。」在台上充當主持了臨境士兵說道,他的聲音非常響亮,鏗鏘有力,讓人聽了很興奮。

第二場的比斗一開始,就等於又到了*的時候了,這無疑是讓人興奮的事情。

「思雨,幫我買林索一注。」宋青對著身旁的楚思雨說道。

楚思雨看了一眼宋青,只見他的臉色平靜,看不出有什麼波動,當下便去*地方幫宋青買了林索一注。

第二場的大亂斗,也很精彩,一時之間,台上到處都開始了混戰,而江家的江心誠倒是挺幸運的,因為他們江家的大多數子弟都分到了第二場,而這第二場就等於是江家的天下了。

出現在第二場的江家子弟足足有五六個人,一般來說,城比是不會出現這種情況的,出現這種情況也是非常少的,世家的子弟每一個人都不能小視,而城比的時候大都會把這些人給平均分配。

而這一次卻是出現了意外,這些江家子弟都統一著裝,身上穿著的都是他們江家戰堂的鎧甲,他們頓時就成為了第二場大亂斗之中的一道風景線。

「老三,怎麼回事?」在某一處地方,傳出了一個聲音。

楊堅白無奈的說道:「辦事的士兵,收了江家賄賂,把他們江家參加城比的子弟,全都安排在第二場。」……

江家子弟的實力果然強大,不是那些散修能夠比擬的,沒一會兒,想打江家子弟主意的人都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再也沒有人敢去招惹江家那一群人。

而五十多人,幾乎像摧枯拉朽一般,江家的戰堂弟子幾乎沒人可當,五十多人一下子就剩下了三十多人,而且大都數是江家戰堂聯手一起幹掉的。

「兄弟們,我們和江家拼了,他們也只不過是七個人。」一聲大喝,一個散修便向著江家戰堂的弟子殺去。

「沒錯,我們先解決江家戰堂的弟子,在分勝負也不遲。」有人帶頭之後,十多個人便向著江家戰堂的子弟涌了過去。

在大亂斗的武鬥上面只要出現了強大的實力了,就會遭到他人的圍攻。

整個武鬥場非常混亂,和江家戰堂拼殺的也有,各顧各廝殺的也有,在這個時候林索的身上卻發生了變化。

林索的眼睛逐漸變成了黑色的,整個眼睛都是黑色,眼睛裡面有那麼幾點黃色的光亮。

「快看林索,你看他的眼睛。」

「那不是奇瞳嗎?難道林索也擁有奇瞳?」

「那奇瞳和宋青的奇瞳一摸一樣。」

妖妃勾勾手︰帝尊別想走 我聽說宋青現在瞎了。」……

在林索的眼睛變成黑色的時候,一下引起了很大反應,人們從隻言片語之中,大概能夠聽出事情的原委,宋青瞎了,而林索出現了和宋青一模一樣的眼睛,這分明就是林索把宋青的眼睛移植到了自己的身上。

頓時人們對林索和城主府的印象一下子跌到最低谷。 第二場大亂斗江家戰堂子弟最為強悍,七個江家戰堂的弟子幾乎橫掃武鬥場,但是也引來了其它的修士的圍攻,雖然說江家的弟子實力很強大,但是雙拳難敵四手,一下子江家戰堂的弟子也好幾個喪失戰鬥力。

而場上只剩下十多個人,包括城主府的林索,在林索使用了奇瞳之後,場上幾乎沒有人能夠打敗他,每一次別人和他交手,他都好像能夠提前看穿別人的動作。

就算幾個一起圍攻他,而他總是能夠從中找到破綻,然後一一擊破。

「可惡,宋青的奇瞳竟然被他給移植了,真他媽不要臉。」寧胖子咬牙切齒的說道。

寧胖子贏了第一場的大亂斗,而且他臨境的修為也曝光了,其實在宋石峰突破臨境不久,寧胖子就突破了臨境,他只不過是想扮豬吃虎,這是他一貫的性格。

不然寧家家主也不會對他這麼重視。

寧胖子雖然贏得了第一次的大亂斗,但是等下他就不能參加準決賽了,因為臨境的高手不能參加城比,而寧胖子隱藏修為,分明是違規了,不過寧胖子也不在乎。

因為他已經被宗門的長老看上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