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小貝想了很長的時間了,都不知道,要怎麼開口問的好,其實,也是在害怕,得到的答案,會讓自己失望。

「迷濛草,沒有聽說過,那是什麼東西啊?」

拓跋玉純聽了容小貝的話之後,一臉的迷茫,她確實是沒有聽說過,什麼迷濛草的,今天也是第一次聽說。

見拓跋玉純這樣疑惑的樣子,一點也不像是做假的,容小貝的心裡就鬆了一口氣了,臉上的神色也有些放鬆了下來了。

「這迷濛草,是和茉莉花長得很像的一種草,不僅樣子像,就連味道都很相似。」

容小貝將這迷濛草的特徵,和拓跋玉純說了一下,說到底,他還是沒有完全的信任她的。

「啊,還有毒啊,這樣的東西,也太可怕了,說起來,我給你的荷包裡面,就有茉莉花呢······」

說道這裡,拓跋玉純的聲音就頓住了,然後,一臉不可置信的看向了容小貝。

「小貝,你是不是懷疑,我給你的荷包裡面,放著的,就是迷濛草,剛剛那些話,是你在試探我的,是嗎?」

拓跋玉純問著,臉上已經出現了受傷的神情來了,她沒有想到,容小貝居然這樣的不相信自己,以為自己會害了他。

看到拓跋玉純這樣,容小貝就知道,荷包的事情,她確實是不知情的,心裡也是有些愧疚的,馬上的安慰著她。

「玉兒,我沒有懷疑你,要是我真的懷疑你的話,就不會這樣直接的來問你了,不是嗎?」

容小貝拉著拓跋玉純的手,柔聲的說著,之前的時候,他確實是懷疑過的,可是,這會兒,他是已經相信了她的。

被容小貝這樣的專註的,柔情的看著,拓跋玉純心裡的那些傷心,也慢慢的消失了。

「你真的沒有懷疑我嗎?」

拓跋玉純還是想要問個清楚的,畢竟,她已經付出了自己的真心,卻不想換來的,是容小貝的薄情。

「玉兒,我真的沒有懷疑你,不過,那荷包裡面,確實是迷濛草,而不是茉莉花,所以,我才會問問你,免得你也遇害了。」

聽了容小貝的話之後,拓跋玉純還是有著震驚的,接著,就是有些疑惑的搖了搖頭。

「這個荷包,是我母親看著我在做荷包的時候,將那,你口中說的迷濛草給我的,不過,她也只給了我一點點,說是,還不到茉莉花開的時候,她也只有這一點。」

拓跋玉兒也不想和容小貝之間,有什麼更深的誤會,也不想讓他擔心自己,就將事情和她說了一下。

「不過,我母親應該也是不認識什麼迷濛草和茉莉花的,應該是她將這兩種東西給弄混了。」

拓跋玉純也不相信,自己的養母,會分辨這樣的東西,畢竟,她也從來都沒有見到過,她認識什麼藥材之內的。

容小貝聽了拓跋玉純的話之後,點了點頭,這會兒,他已經不懷疑她了,也覺得,應該真的是她的養母,將這兩樣東西給弄混了,才會弄出這樣多的事情來的。

「對了,小貝,那迷濛草不是有毒嗎,你怎麼樣了,有沒有事啊?」

剛剛拓跋玉純只顧著傷心,被容小貝給懷疑了的事情,居然將荷包有毒的事情給忘記了。

這會兒,想起來,要是荷包真的有毒,容小貝又點事情的話,那她真的是會後悔死的,所以,拓跋玉純連忙的關心著他。

「放心吧,我沒事的,還好發現的及時,我母親已經將毒給解了。」

容小貝之前的時候,就和拓跋玉純說過,他的母親,是個很會醫術的人,所以,這會兒,她沒有任何的懷疑,反而有些慶幸了。

快穿之大佬又瘋了 「那就好了,對不起啊小貝,都是我不好,我真的不知道,那居然會是有毒的迷濛草,下次,我一定不會再送這些東西給你了。」

全民學霸 經過了這次的事情,拓跋玉純覺得自己的心裡都有些陰影了,以後,都不敢將那些不確定的東西送給容小貝了。

「這個,也不能怪你啊,就連我都沒有發現呢。」

容小貝是真的沒有怪拓跋玉純的,畢竟,那荷包,放在他的身上,也是有一段時間的了,可是,他不是,也沒有發現,那裡面的,是迷濛草的嗎。

「而且,那個荷包不能用了,我還希望,你能重新的送我一個荷包呢。」

容小貝目光灼灼的看著拓跋玉純,都將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臉都紅了起來了,聲音也變得小小的。

「那,那個,好吧,等我在做一個荷包送給你好了,你放心吧,這次,我肯定不會再往裡面放任何的東西了。」

拓跋玉純保證著,這次的事情,真的是讓她有些害怕了,這次,她什麼都不放,總不會,還有問題的吧。

看著拓跋玉純這樣小心的樣子,容小貝的心裡是有些後悔和愧疚的,早知道這樣的話,他應該更加的婉轉一點的。

又或者,自己多給拓跋玉純一些信任的話,她也不會是這樣的,容小貝想著,以後,他一定要多給她一些信任了。

「走吧,上次不是說,要帶你去玩兒的嗎,這次正好可以去。」

於是,容小貝就帶著拓跋玉純一起出去玩兒去了,兩個人,就這樣言歸於好,經過了這次的事情之後,兩個人的感情也越發的好了。

而將事情給了解清楚了之後的容小貝,回去之後,也將事情的經過,都和韓楉樰說了一遍。

「母后,這都是一場誤會,玉兒也不知道茉莉花和迷濛草的區別,所以,就認錯了。」

自己的心上人,沒有對自己不利,容小貝的心裡自然是很高興的,臉上也帶著輕鬆的神情。

而韓楉樰,再聽了容小貝的話之後,也覺得,這件事情,應該是個拓跋玉純沒有什麼關係,可是,心裡卻隱隱的,覺得有些不對勁的。

只不過,看著容小貝那樣高興的神情,韓楉樰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在他的頭上澆冷水了。

「嗯,那就好了。」

對於容小貝看人的眼光,韓楉樰還是相信的,可是,有的時候,愛情,也是會讓人迷失的。 所以,韓楉樰覺得,自己還是要幫著容小貝把把關的,至少,也要看看,他口中的拓跋玉純,是不是真的值得讓他傾心。

「小貝,上次,母后讓你將你的心上人帶進宮來,你說還不是時候,這次,總可以帶進宮來,給母后還有你父皇看看了吧。」

上次的時候,韓楉樰就提過這個事情了,不過,當時,容小貝說了,他和拓跋玉純也不過是剛剛認識的,所以,就沒有帶進宮來。

這會兒,見容小貝這樣,韓楉樰就知道,他肯定是心裡有拓跋玉純了的,再加上,又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她就餓覺得,還是有必要看看這個女子了。

要是拓跋玉純,真的有容小貝口中說的那樣的好,韓楉樰也能放心的,讓他們繼續的交往了,可是,要是那個女子,是個心思深沉的人。

要真的是那樣的話,韓楉樰覺得,就算是承擔了惡名,也要讓容小貝及早的收心才是,要不然,等以後鑄成了大錯,那她可就真的是後悔莫及了。

「母后,我也希望你能見見玉兒,不過,這件事情,我還是先去問問她吧,要是她願意的話,我就帶她來見你好了。」

容小貝知道韓楉樰是在擔心著自己,所以,也沒有馬上的就否定了她的提議,而且,他的心裡,也是已經認定了拓跋玉純的,所以,也希望她能見見自己的父母。

在容小貝看來,自己的父母,都是很好的人,而拓跋玉純,也是真的善良懂事的,他們見了之後,肯定是會互相喜歡的。

不過,這到底是兩個人的事情,容小貝也不能自己一個人就幫著拓跋玉純做主了,所以,還是想先等著和她商量一下的好。

「好,你們好好的商量一下吧,這個月的十二號,就是個不錯的時間,她要是願意的話,你就在那天,帶著她進宮裡面來,讓我和你父皇見見吧。」

韓楉樰點了點頭,也沒有強求,她很清楚,不管怎麼樣,她和拓跋玉純,總是會見面的。

要是,這次,拓跋玉純,不同意和容小貝一起來見自己的話,韓楉樰想著,恐怕,自己就得親自去出宮去見見她了。

容小貝點了點頭,他就知道,自己的母后,是個善解人意的,是不會讓他為難的,於是,心情放鬆的走了。

甚至,容小貝還在想著,自己要怎麼和拓跋玉純說,她才會願意和自己一起來見韓楉樰他們。

在一起這樣長的時間了,容小貝都還沒有將自己真實的身份告訴拓跋玉純呢,而且,他肯定,她也是不知道的,最多,就是猜測,他是那個大戶人家的公子罷了。

「楉樰,怎麼了,睡不著嗎?」

這天晚上,容初璟抱著韓楉樰,卻見她有些失眠了的樣子,不由得有些疑惑了,這樣的事情,可是很久都沒有出現過了,這讓他不得不重視了。

而韓楉樰,原本也是不想打擾了容初璟的睡眠的,可是,想著容小貝的事情,她是真的有些睡不著了。

「嗯,確實是有點事情。」

於是,韓楉樰就將容小貝,還有拓跋玉純之間的事情,都和容初璟說了,包括迷濛草的事情,也都說了。

之前得而時候,不告訴容初璟,是不想讓他操心,這會兒,事情已經查清楚了,只不過,是韓楉樰有些沒有想通的地方,也就和他說了。

畢竟,一個人想,和兩個人想,那可是不一樣的,韓楉樰想著,說不定,容初璟就會有什麼不一樣的想法呢。

「這件事情,有些奇怪。」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 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容初璟微微的皺了皺眉的說道。

韓楉樰也是這樣覺得的,雖然,這件事情,看起來,好像真的是一場誤會,沒有任何的不合理的地方,可正是因為這樣,她才越發的覺得奇怪了,容初璟也應該是這樣覺得的。

「那你能不能看出來,哪裡不對勁?」

韓楉樰就是想了很長的時間,都沒有像明白,所以,才有些睡不著的,這會兒,只能將希望放在了容初璟的身上了。

「我也有些沒有想通。」

容初璟搖了搖頭,聽韓楉樰說的話,他已經知道了,拓跋玉純,應該是不知道容小貝的身份的,那應該,就不是專門的針對他的身份,做出來的這樣的事情。

而以前的時候,拓跋玉純和容小貝,也從來沒有見過,一個更是剛剛從關外回來的,他們之間,應該是沒有什麼恩怨的。

可是,容初璟卻又覺得,那迷濛草的毒,來的是有些蹊蹺的,他總覺得,這其中,他們忽略了一些重要的東西。

「要不然,將他們兩個人給分開好了。」

容初璟想不通,之後,就給出了這樣的一個解決的辦法,在他看來,既然覺得,這個拓跋玉純,是個有可能會危險到容小貝的人,那就將他們分開。

這樣一來的話,也就誰都不能危險到誰了,在容初璟的心裡,自然還是自己的人比較得重要的,而且,在他的心裡,除了不能和韓楉樰分開,其他的,都是不怎麼在意的。

「這怎麼能行呢。」

韓楉樰聽了容初璟的話之後,想也不想的覺拒絕了,覺得,他真的是出了一個餿主意了。

「這怎麼說,也是兒子第一次喜歡一個姑娘,萬一只是我們想多了,真的只是一場誤會的話,那不是讓他們兩個人傷心嗎。」

雖然,韓楉樰覺得,她和容初璟都覺得有問題的事情,應該就是真的有問題了,可是,也不能就因為這樣,就不分青紅皂白的,就將兩個有情人給分開了吧。

「左不過,離十二號,還有幾天的時間了,到時候,看看情況再說吧。」

韓楉樰想著,還是要先見過拓跋玉純之後,才能做出決定來的,而且,她也不想用這樣的辦法,對對待自己的孩子,和她喜歡的人。

當然了,要是拓跋玉純不願意和容小貝一起進宮來的話,韓楉樰就要重新的想辦法了,說不定,到時候,也會改變自己的想法了。

「你決定就好了,不過,不要讓自己為難。」

既然韓楉樰要自己處理這件事情,容初璟也就不再說什麼了,不管她怎麼決定,她的背後都是有自己在撐腰的。

「放心吧,我知道的,快睡吧。」

韓楉樰點了點頭,她自然是不會讓自己為難的,同時,她也更加的不願意讓容小貝為難,要是能夠做到兩全其美的話,那就是再好不過的了。

可是,容初璟卻沒有應韓楉樰的話,看著她的眼神,也漸漸的變得深邃了起來了。

「你,你怎麼了?」

這麼多年了,對容初璟這樣的眼神,韓楉樰可是很熟悉的,只不過,有些沒有想到,他居然會在這個時候,起了這樣的心思。

「既然娘子睡不著的話,那我們,不如就做些有意思的事情吧。」

說著,容初璟的嘴角就揚起了一抹笑意來了,然後,唇就壓了下來,韓楉樰還沒有來得及說上一句話,就被他將聲音都給堵住了。

而韓楉樰,也真的是沒有在問容小貝這件事情了,安心的等著十二號的到來,到時候,看看拓跋玉純的選擇就好了。

不過,幾天之後,容小貝就一臉笑容的來找韓楉樰來了,見到他這個樣子,她就知道,應該是有讓他們高興的事情了。

「怎麼了,這是?這樣高興的樣子?」

儘管已經有一些猜到了,不過,韓楉樰還是要問上一問的,畢竟,容小貝這樣高興的來了,她也不能讓他失望不是。

「母后,是玉兒,我和她說了,你和父皇想要見她的事情了,她已經答應了,願意十二號的時候,來皇宮裡面見你們。」

容小貝高興的說著,這幾天,他也是在想著,要怎麼和拓跋玉純說的,就怕她會拒絕了自己。

一開始的時候,拓跋玉純聽了,確實是有些猶豫的,說要回去考慮一下,結果,今天,她就和自己說了,願意和自己一起來見韓楉樰他們,容小貝怎麼能不高興呢。

這證明了,在拓跋玉純的心裡,也是在意這自己的,要不然,也不會願意跟著自己回家見父母了,也正是因為知道了這個,容小貝才歡喜的。

「你和她說了,你的身份了?」

見到容小貝這樣高興的樣子,韓楉樰的心裡也鬆了一口氣了,只要拓跋玉純願意來見他們就好了,這樣一來,她覺得,自己也能再給她一個機會了。

「嗯,母后,我喜歡玉兒,想要娶她為妻,母后,你肯定是會為我高興的,對不對?」

容小貝有些忐忑的看著韓楉樰,他知道,自己的母親一向都是很將就著自己的,可是,這畢竟是終身的大事,他還是不敢自作主張的,而且,他也希望,能夠得到自己親人的祝福。

這還是容小貝第一次,在韓楉樰的面前,這樣直白的,說出自己喜歡一個人的話出來,讓她都有些怔愣了。

之前得而時候,雖然容小貝也說過,自己在意拓跋玉純,但是,也只是有些好感而已,韓楉樰就知道,這個時候,要將他們強行的給分開,是很難的了。

而且,到底是自己的兒子,自古情傷就是最傷人的了,韓楉樰也不想讓容小貝經歷那樣的痛苦,所以現在只希望,拓跋玉純是個好的了。

「那當然了,你有了心上人,母后自然會為你高興的了,不過,你要是想娶她的話,還是要先等母后和你父皇看過了之後,才能決定的。」

聽到了韓楉樰這樣的話,容小貝就放心了,在他看來,他們是一定會喜歡拓跋玉純的,這根本就不是大問題。

「嗯,我知道了母后,過兩天,我就會帶著玉兒來見你們了。」

容小貝說著,就先離開了,他也要去安排一下,到時候,拓跋玉純進宮的事情。

很快的,就到了十二號,拓跋玉純進宮的時間了,容小貝也早早的就去接她去了。 「玉兒,你放心吧,我父皇和母后,都是極好的人,他們也一向都是很和氣的,你別緊張。」

看著拓跋玉純好像很緊張的樣子,容小貝溫聲的出言安慰著她,好讓她能夠放鬆下來。

這也是,為什麼,在之前的時候,想讓拓跋玉純進宮的時候,容小貝就將自己的身份,還有韓楉樰他們的身份,和她說的了原因。

就是希望拓跋玉純早些知道了,能夠有個緩衝的時間,也不會再要來的時候,才知道,會更加的緊張。

「都是你了,小貝,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你的身份呢,讓我都沒有準備好,就這樣去見你的父母了。」

拓跋玉純聽了容小貝的安慰之後,確實是放鬆了一些了,不過,心裡還是有些忐忑的。

自從容小貝告訴了自己,他的真實的身份,還有她決定了,要去見他的父母之後,拓跋玉純就變得緊張了起來了。

畢竟,她要去見的人,可不是別人,而是,這天底下,最尊貴的兩個人,這大禹王朝的皇上和皇後娘娘。

這幾天,拓跋玉純,都在糾結,自己應該穿是,衣服,帶什麼首飾,送什麼禮物,到了之後,要怎麼說,怎麼做,才不會失禮,也不會讓韓楉樰他們,不喜歡自己。

拓跋玉純是真的喜歡著容小貝的,所以,自然也是希望韓楉樰和容初璟能夠喜歡自己,接受自己的。

「是,都是我不好,沒有早點告訴你,不過,有我一直陪著你的,不會有事的,我母后和父皇肯定也是會喜歡你的。」

馬車裡,容小貝握住了拓跋玉純的手,將自己的力量,默默的傳送給了她,默默的支持著她。

或許是感受到了容小貝對自己的支持,也將他的話給聽進去了,拓跋玉純慢慢的,讓自己冷靜了下來了。

「嗯,小貝,我知道了,我一定會讓皇上和皇後娘娘喜歡我的。」

拓跋玉純重重的點了點頭,她知道,自己要是想二話容小貝在一起的話,最重要的,就是要得到韓楉樰和容初璟對自己的認可,要不然,他們肯定是不會同意自己嫁給他的。

很快的,馬車就到了宮門口了,不過,因為容小貝也在馬車上面,所以,馬車直接的,就往皇宮裡面駛進去了。

這還是拓跋玉純第一次來皇宮,之前的時候,她也想象過,皇宮是什麼樣子的,可是,這會兒,她的心裡越是往裡面走,就越發的緊張,也沒有心情去打量皇宮了。

對於皇宮的印象,拓跋玉純這會兒,就只剩下一個了,那就是大,因為,她和容小貝已經走了好一會兒的時間了,都還沒有到地方。

倒是這一路上,有不少遇上了容小貝的宮女太監,都會很恭敬的給他行禮問安的。

而這個時候,容小貝身上的氣息也變了,變得比在自己面前的時候,更加的凌厲霸道,也更加的沉穩了,這還是拓跋玉純第一次見到這樣的他。

可是,不得不承認,就算是這樣的容小貝,拓跋玉純覺得,也是非常的吸引自己的。

「好了,到了。」

就在拓跋玉純有些失神的時候,就聽到了容小貝的聲音,瞬間的,就將自己的注意力給拉了回來了,不過,她發現,經過了剛剛的事情,自己好像沒有那樣的緊張了。

容小貝來韓楉樰的鳳藻宮,自然是不用通報的,平時,都是自己就進去了,可是,這次不一樣了,他還帶著拓跋玉純了。

容小貝想要讓韓楉樰和容初璟喜歡拓跋玉純,那自然是不能直接的就帶著她就進去了的,所以,這會兒,帶著她站在門外,老老實實的,讓宮女進去通報去了。

這可是堂堂的太子爺,那宮女哪裡敢怠慢,馬上就進去了,沒有一會兒的時間,就出來了,將容小貝和拓跋玉純給請了進去。

八零農家小福寶 「別害怕,我母後人很好的。」

進去的時候,容小貝還湊近拓跋玉純的耳邊,輕聲的安慰了她一下,緩減了一下她的緊張和害怕。

「見過母后。」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