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野正應酬着幾個客戶,他與其中一個客戶馬立特坐在太陽傘下,一邊喝酒一邊談笑風生。

而另外幾個客戶則在較量着高爾夫球。

同行的還有幾個女明星,阮薇兒是其中之一。

“宮總,你們公司真是美女如雲呀,真羨慕你的豔福。”馬立特一邊說一邊瞄向坐在宮野身旁的阮薇兒。

“馬總別取笑我了,我才羨慕馬總有個溫柔漂亮的妻子。”宮野勾着脣角,漂亮的桃花眼裏閃着精光。

眼前這個馬立特,典型靠女人起家,現在富貴了,卻把妻子丟在家裏,常常在外邊花天酒地。

說實話,他看不起這樣的男人。

既然娶了,就應該負起男人的責任。

“哎,別說她了,上不了檯面的女人。”馬立特不耐煩的終止這個話題,目光瞅了幾眼阮薇兒,又說:“宮總,我們剛剛談的那支廣告,能否讓阮小姐來拍?”

聞言,阮薇兒頓時露出了喜色,剛想說話,卻被宮野搶先了一步開口。

“阮小姐最近的檔期都排滿了,這樣吧,我們回去看看檔期,如果可以再給你答覆。”

“好的,靜候佳音。”

“合作愉快!”

幾個人舉杯碰了碰,喝了一口酒。

忽而,馬立特的目光定定的看着宮野身後不遠處,閃着詭異的光芒。

宮野慢慢回頭,看到了宮允傲與範虹並肩走來,他眸光暗閃過複雜的情緒,轉回了頭。

他與宮允傲的關係雖然不像與宮允尊那麼惡劣,但,也一直不鹹不淡,井水不犯河水,見面形同陌路。

“宮總,不打個招呼嗎?”馬立特似乎是故意的,勾着陰險的笑容問道。

“不用了。”宮野淡淡回了一句,喝了一口酒。

他話音剛完,身後便響起了宮允傲的聲音。

“馬總,怎麼這麼巧?你也來打球?”

“哈哈哈,宮大少,真是巧呀,這也能遇見你。”馬立特扯着商場上的虛假笑容上前與宮允傲握了握手。

宮野也跟着站起來,雙手插在褲袋裏,靜靜的看着馬立特與宮允傲打招呼。

宮允傲勾着笑容,只與馬立特說話,卻對宮野視而不見。

倒是範虹一見到宮野就像蜜蜂見了糖一樣黏了上來,故意擠開了他身邊的阮薇兒,親暱的抱住了宮野的手臂。

“阿野,中午有時間嗎?我們一起吃午餐吧?”

阮薇兒見狀,氣得牙癢癢,但,爲了保持形象,又不得不保持微笑。

“中午約了客戶。”宮野淡淡回答,想把手從範虹懷裏抽出,但,她抱得太緊了。

“那晚上呢?”範虹又問。

“晚上也沒時間。”

“明天呢?總有空吧?”範虹有些不悅了,嘟起小嘴,盡顯嬌蠻本色。

“我說范小姐,你死纏到底的本領堪比小強呀。”阮薇兒看不過眼,低聲諷刺道。

聞言,範虹一記凌厲的目光射向阮薇兒,沒好氣的頂回:“我跟宮野說話,什麼時候輪到你插嘴!”

聽到兩個女人要吵起來了,宮野的眉頭微微蹙起,漆黑的眸子裏閃過了幾分不耐煩。


“範虹,我明天……”

“範虹,走吧。”

宮野的話還沒說話,便被宮允傲打斷了,他擡眼看向宮允傲,對上他的眼神時,不由愣住。

他怎麼覺得宮允傲的眼神裏帶着敵意?

難道…….宮允傲喜歡範虹的事情是真的?不是傳聞?

“傲哥,你自己走吧,我跟阿野一起。”範虹抱着宮野的手不放。

WWW● TTκan● ¢ Ο

宮允傲聞言,表情頓時冷峻了下來,目光變得更凌厲的盯着宮野,不,準確的說,是盯着宮野被範虹抱在懷裏的手臂。

宮野見狀,強勢的把手從範虹懷裏抽出,淡淡說道:“範虹,我在應酬客戶,你不方便留在這裏。”

“爲什麼?爲什麼她跟那幾個女人都能留下,我就不能,我偏要留下,今天跟定你了。”範虹從小被嬌縱慣了,脾氣一倔起來時,就像一匹誰也拉不回來的野馬一樣。

“范小姐,我們是在工作。”阮薇兒有些得意的說道。

“工作?陪客嗎?”範虹不屑的瞥了一眼阮薇兒。

阮薇兒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垂在身側的小手握了起來,這個該死的範虹,等她成爲宮野的妻子後,一定把這個範賤人踩在腳下的。

“範虹,別鬧,走吧。”宮允傲對範虹說話的語氣裏充滿妥協與遷就。

“傲哥,我想跟阿野在一起。”範虹嘟着小嘴撒嬌。

宮允傲似乎怒了,他上前一把拉住了範虹的手,把她扯到了自己身後,然後冷冷的盯着宮野,說:“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母親做小三破壞別人的感情,兒子也愛跟女人搞曖昧,三天兩頭上頭條,我警告你,你跟女人搞曖昧是你的事,別惹範虹,你惹不起。”

宮野聞言,眉頭微微蹙起。

“你侮辱我可以,但不要侮辱我媽,一巴掌拍不響,不是她一個人的錯!”他出自本能的保護母親。

“侮辱?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你媽就是賤!而你更賤!”宮允傲在嫉妒的衝擊下,出口的話很傷人。

“傲哥,你怎麼能這麼說阿野?”範虹上前,責怪宮允傲。

“怎麼?你心疼他了?”宮允傲眯了眯眼。

“對,我就是心疼他了,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害他。”範虹生氣的怒瞪着宮允傲。

“範虹,爲什麼?他能給你的,我也能給你,他不能給你的,我也能給你。”宮允傲無法形容心底的失望與醋意。

“傲哥,對不起,我只喜歡阿野!”

“範虹,我不喜歡你,死心吧!”宮野狠心的拒絕範虹,因爲他知道拖泥帶水對誰都不好,宮允傲只會更恨他。

“阿野,你……”範虹咬了咬脣,眼淚在眸子裏閃現。

宮野一把拉過了阮薇兒,緊緊的摟在懷裏,說:“我喜歡的女人很多,但,裏邊沒有你!”

阮薇兒靠宮野的懷裏,勾起了得意的笑容。

看到範虹傷心的樣子,她心裏痛快得很! “阿野,我恨你!”範虹跺了一下腳,轉身跑開。

“混蛋!”宮允傲突然一拳打向了宮野的臉,然後又撂下狠話:“不要再招惹範虹,否則,我不放過你!”

說完,跑着追範虹去了。

宮野盯着他們的背影,舌頭頂了頂被打疼的臉,轉頭吐了一口帶血的口水。

他放開了阮薇兒,拿起桌面上的酒,一飲而盡。

沉冷的眸光看了看幾個一直在看戲的客戶,他們見宮野看過來,連忙裝作什麼也沒看見,各忙各的,打高爾夫球的繼續打球,而馬立特則摟着一個女人調情。

“宮少,是不是很疼?”阮薇兒上前關切的問道。

“沒事!”宮野淡淡的回了一句。

“替我好好招呼幾位馬總他們,我走開一下。”他拋下了一句,轉身走開。

“四少,要去哪裏?”褚浩連忙迎上來。

“你留下應酬他們,車鑰匙給我。”


“可是你的腳……”

“車鑰匙給我!”宮野目光冰冷的盯着褚浩。


褚浩猶豫了一下,把車鑰匙給了宮野,然後看着他離開的背影,眸底閃過擔憂。

其實,宮野也沒有馬上離開,他只是回到車子裏坐着,閉上眼睛,滿腦子都是陸漾。

想起了她巧笑倩兮的樣子,他緊繃着的神情才放鬆了些許。

“誰讓你跟阿野說那些的?”

忽而,一道熟悉的聲音撞入他耳裏,他睜眼,轉頭朝聲音來源看去,隔着幾輛車,範虹與宮允傲在拉扯着。

“範虹,難道我對你的心意你不懂嗎?只要你答應,我馬上就跟你結婚。”宮允傲深情的說道。

“還要我說幾次,我不喜歡你,你在我心裏只是哥哥。”

“我哪點比不上他了?我是宮家大少,宮氏集團未來的接班人,身份比他顯赫,他只是私生子,公司的規模也比不上宮氏,你喜歡他什麼了?”宮允傲激動而憤怒。

“啪!”

突然,範虹甩了他一巴掌,打得他有些懵然。

“你爲了他?打我?”宮允傲的目光頓時變得可怕。

“打你又怎麼了?我不准你再說阿野是私……唔…….”

範虹的話還沒有說完,宮允傲突然上前一步,猛然把她壓倒在車前蓋上,霸道的強吻。

“唔……放開……唔……”範虹掙扎着,但,她的力氣怎麼可能敵得過一個盛怒的男人。

宮野坐在車子裏,定定的看着這一幕。

從小到大,在他的印象裏,宮允傲都是沉穩內斂的,今天這個樣子,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看來,宮允傲是真的挺喜歡範虹的。

也許是因爲這點,宮允傲才一直不喜歡他這個弟弟的。

他收回了視線,本想開車離開的,但,又怕驚擾了激吻中的兩人,讓他們會覺得尷尬,於是,便靜靜的坐在車子裏,想等他們離開後再離開。

掙扎中的範虹漸漸沒了力氣,嚶嚶的哭了起來。

聽到她的哭聲,宮允傲的身體僵了一下,放開了她。

範虹起來,恨恨的瞪了宮允傲一眼,捂着嘴跑出了停車場。

宮允傲看着她的背影,眸底閃過了懊惱與猶豫,突然,他猛然回身,狠狠的踢了一腳車子。

閉着眼睛深呼吸幾口氣,他沒有上車,而是走向了電梯。

他今天是來應酬的,客戶還在等着他呢。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