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定的看著程若兒,蘇可歆覺得這個人簡直不可理喻。怎麼會有人做了這麼多惡毒的事情之後,還是一副理所應當的態度?

「你覺得沒有了我顧遲就會回到你身邊嗎?」

「當然,」程若兒就像看白痴一樣的看著蘇可歆,「蘇可歆,你怎麼就不想想,為什麼顧遲選擇相信我而不相信你呢?」

「因為他還愛我。」不待蘇可歆回答,程若兒就自問自答道。「之前顧遲之所以不和你離婚,不過是找不到理由罷了。沒關係,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給他製造一個理由出來。」

轉身走到沙發旁邊坐下,程若兒接著冷笑道:「蘇可歆,你覺得經歷了這樣的事情之後,顧遲還會要你嗎?」

看著程若兒小人得志的神情,蘇可歆恨恨的說道:「那你呢?如果顧遲知道這些事情都是你在背後搗鬼的話,你覺得他會怎麼對你呢?」

畢竟一起和顧遲生活了這麼長時間,蘇可歆對顧遲的性格還是有一定了解的。如果他知道程若兒在背後這麼欺騙他,是肯定不會輕易放過程若兒的。

「哈哈哈……」程若兒大笑了起來,「蘇可歆,你這是在威脅我嗎?你怎麼就這麼肯定顧遲不知道這些事情是我做的呢?說不定他早就知道了,心裡還在感謝我幫忙甩掉你呢。你覺得以你的才貌,顧遲會一直喜歡你嗎?」

蘇可歆不得不承認,程若兒的話說出了她心底最深處,連自己都不願意相信的猜想。顧遲是那麼聰明的一個人,難道就真的從來沒有懷疑過程若兒嗎?

看到蘇可歆黯然傷神的樣子,程若兒就知道自己戳中了她心裡的傷疤。

像蘇可歆這種從小在貧苦環境中長大的女孩子,對自身是最沒有自信的。有時候不用她做什麼,只要把顧遲和蘇可歆之間的差距指出來,蘇可歆自己就會打退堂鼓。

「沒出息。」程若兒在心中對蘇可歆不屑的說道。

「蘇可歆,只有我這種家世的人才能配得上顧遲,才能在他的事業和人生上給予他所需要的幫助。」程若兒得意的說道,「至於你,不過是一個保姆的孩子,你憑什麼覺得顧遲會呆在你身邊一輩子?」

聽到程若兒的話,蘇可歆的面色變得很奇怪,看向程若兒的眼神中竟然還夾雜著一絲同情。如果她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之後,不知道還說不說得出這番話來。

看到蘇可歆忽然這樣看著自己,程若兒的心裡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有點緊張。她提高聲音惡狠狠的沖蘇可歆喊道:「你幹嘛這樣看我?「

深吸了一口氣,蘇可歆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自己不能再這麼和程若兒吵下去了,今天她來這裡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蘇雅芬。

「我今天不是來找你吵架的。」蘇可歆盡量壓抑著自己的憤怒。

「笑話!」程若兒嗤笑了一聲,「難不成還是我主動找的你嗎?你到程家到底想幹什麼?」

「我要你救救你的母親。」沒有拐彎抹角,蘇可歆開門見山的對程若兒說道。

此話一出,程若兒像看瘋子一樣的看著蘇可歆,隨即有些惱怒,「我媽媽都不在了,你在瞎說什麼?」

「不,你媽媽還活著,你根本就不是程家的女兒。」蘇可歆拋出了重磅炸彈。

「你開什麼玩笑!」程若兒的面色冷了下來,「蘇可歆,我警告你別胡說八道!」

「我沒有胡說,我媽才是你的親生母親。」蘇可歆看著程若兒的眼睛說道。

氣急反笑,程若兒冷冷的勾起了嘴角,「蘇可歆,就算你覺得自己配不上顧遲,也不用說這麼離譜的話來打擊我吧,你覺得我會相信嗎?」 蘇可歆也猜到了程若兒不會這麼輕易的相信自己,著急的對她解釋道:「我沒有撒謊,蘇雅芬的確是你的親生母親。現在她得了白血病,你是她唯一的血親,只有你的骨髓才最有可能和她相匹配。」

根本就聽不懂蘇可歆在說什麼,程若兒以為她是被自己給氣的失去了理智。

「神經病。」撇了蘇可歆一眼,程若兒不想再理會她,留下這一句話之後就轉身向樓上走去。

「等一下,你不能走!」蘇可歆急忙上前攔住了程若兒,「你剛出生的時候是不是被綁架過,當初是我媽救了你對不對?」

「你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情?」程若兒狐疑的看著蘇可歆。

「是程洛告訴我的,後來我也找我媽媽求證過這件事情。我媽說當初她撿到的那個小女孩根本就不是你,後來看電視報道說是程家丟了女兒,她為了讓自己的孩子過上好的生活,就把自己的孩子送到了程家,而把程家真正的孩子留在了自己的身邊撫養。」

蘇可歆將當年事情的真相簡短的告訴了程若兒。

聽到蘇可歆這樣說,程若兒只覺得好笑,「所以你的意思是說,你才是程家的女兒,而我是蘇雅芬的女兒?」

「嗯。」蘇可歆認真的點了點頭。「這件事情是我媽媽親口告訴我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憑什麼相信你?」程若兒沖蘇可歆吼道,「蘇可歆,我以前還真的是小瞧你了啊,沒想到你連這樣的謊話都編的出來,你覺得我會相信嗎?」

「你可以去醫院找我媽媽對質,到時候你就知道我說的是不是真的了。」看到程若兒還是不肯相信,蘇可歆也很是著急,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走,我們現在就去!「

「你都說了那是你媽媽,你們母女兩個聯合起來騙我怎麼辦?」程若兒一把甩開了蘇可歆的手,「蘇可歆,說出這樣的話你不覺得好笑嗎?」

「你不肯相信我也行,我們去做親子鑒定,醫院的鑒定結果總不會騙人吧。」

看到蘇可歆臉上的焦急神色不像是裝出來的,而且話說的很確定,程若兒的心裡開始有一點心慌,難道自己真的不是程家的女兒?

不會的不會的,程若兒在心裡連連搖頭,自己不能慌,這都是蘇可歆騙自己的,自己在程家生活了這麼多年,怎麼會不是程家的女兒呢?

「蘇可歆,不要以為你這樣說我就會相信你。」又恢復了咄咄逼人的氣勢,程若兒一把推向了蘇可歆,「說,你為什麼這麼說,你的目的是什麼?」

蘇可歆被她推的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上。但是現在她也顧不了這些了。

「我什麼目的也沒有,現在你的親生母親得了白血病,需要有相匹配的骨髓才能做手術。你是她在這個世上唯一和她有血緣關係的人了,只有你才能救她。」

「哦,你是想要騙我救你媽媽啊?」程若兒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心裡不由得鬆了一口氣,自己就說蘇可歆是在騙自己。

「對,我是想要你救我媽媽,但是我絕對沒有騙你!」看到程若兒無論如何都不肯相信自己說的話,蘇可歆絞盡腦汁的想著還有什麼可以證明她沒有說謊,好讓程若兒相信她。

對,胎記!蘇可歆想起來了,當初程洛說就是因為這個胎記,程家才認定蘇雅芬抱回的就是程家的孩子的。

「你的腰間是不是有一個蝴蝶胎記?」蘇可歆急忙問著程若兒。

「這個也是你媽媽告訴你的吧。」程若兒已經沒有了剛才的慌亂,雙手環胸的說道:「怎麼,現在又想拿這個胎記說事了,說吧,我看你還能編出什麼花來。」

「你看。」沒有多說什麼,蘇可歆直接掀開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腰間的胎記。

「你怎麼也會有?」程若兒看清楚之後瞬間大驚失色。

「這個是我一生下來就有的,你的那個是我媽為了讓程家的人相信你才是程家的女兒,而故意燙在你身上的,現在你總該相信我說的話了吧。」

聽完蘇可歆的話之後,程若兒愣愣的說不出話來,剛才的那些她都可以說是蘇可歆胡說,但是這個胎記……

她現在還記得小時候自己的媽媽在給自己洗澡的時候,曾經指著她腰間的那個胎記說:「這可是我家小寶貝的幸運蝴蝶,要是沒有它,媽媽還找不到你呢?」

看著蘇可歆腰間的那個幾乎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胎記,再想到剛才蘇可歆一直以來篤定的神態和語氣,程若兒相信了蘇可歆說的話,也許自己真的不是程家的女兒。

想到這裡,程若兒憤怒的看著蘇可歆,眼睛里似乎有火在燃燒。

怎麼會這樣,蘇可歆搶走了自己的心愛的男人還不算,現在連自己的哥哥和自己程家大小姐的身份都要搶走嗎?

不行,自己絕對不能讓她得逞,自己就是程家的大小姐,才不是什麼保姆的女兒。蘇可歆一定是在騙自己,一定是這樣的。

掩飾著自己內心的慌亂,程若兒強自鎮定的對蘇可歆喊道:「你以為僅僅是一個胎記就能騙得了我嗎?說不定這根本就是你後來故意弄上去的。」

這句話喊出來之後,程若兒的心裡鎮定多了。對,一定是這樣的,自己的胎記蘇雅芬也見過,說不定就是她讓蘇可歆不知道用什麼辦法弄了一個一樣的。

這母女兩個一定是在騙自己,目的就是為了程家的錢,這兩個可惡的人,自己是一定不會放過他們的。

在心裡自我催眠著,程若兒終於找到了一個可以自欺欺人的理由。

「程若兒,你的親生母親正在等著你救命,你不能就這樣視而不見呢!」蘇可歆見到還是無法說服程若兒,只能無奈的對程若兒喊道。

「什麼親生母親,我媽媽早就過世了。」程若兒推著蘇可歆向門外走去,「你現在就給我出去,再敢胡說八道的話,信不信我找人把你扔出去!」

「程若兒,你聽我說,你媽媽的病情真的很危急,你……」蘇可歆掙扎著,她一定要讓程若兒去醫院才行。

「出去!出去!你給我出去!……」不聽蘇可歆說的話,程若兒大聲的喊著,力氣也大的驚人,幾下就把蘇可歆推到了門外。

「程若兒,你聽我……」

程若兒在蘇可歆的面前狠狠的摔上了門,「砰」的一聲打斷了她要說的話。 「程若兒,你開門。」蘇可歆拍著門喊道,「你聽我把話說完,媽媽的病真的特別危急,你不能見死不救啊。」

雖然沒有人回應,但是蘇可歆依舊在不死心的按著門鈴。今天她一定要把程若兒帶到醫院去,這是蘇雅芬唯一的希望了。

「程若兒,你跟我去醫院看一下,檢查一下你就知道我沒有說謊了,你先出來……」

此時的程若兒正坐在自己卧室的床上。聽著外面蘇可歆的聲音夾雜著門鈴上不斷的傳來,她覺得無比的心煩。

生氣的叫來了傭人,程若兒吩咐道:「把門外的那個女人給我趕走,要是等會我還聽到她在門口叫喊的話,你也不用幹了!」

「是,小姐。」 帝少追緝令,天才萌寶億萬妻 應了一聲之後,傭人急忙向樓下跑去。

「程若兒,你開門,我要和你好好談一談。」這邊蘇可歆還在喊著,突然見到有人打開了門。

見到門開了,蘇可歆躋身就想進去,可是卻被前來的傭人給死死的攔住了,「小姐,你就不要喊了,你還是快走吧。」

「阿姨,拜託你了,你就讓我進去吧,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程若兒商量。」蘇可歆語氣急切的對傭人阿姨說道。

「可是我們小姐已經說了,如果你再不走的話,她就要辭掉我了。小姐,你還是不要為難我了。算我求你了,你趕快走吧,不然我就只能叫保安了。」

看著阿姨滿是為難的神情,蘇可歆也有點於心不忍,她不能讓別人因為自己丟了工作。慢慢的往門外退了兩步,蘇可歆無奈之下只能轉身離開了。

站在自己卧室的窗戶前面,程若兒看到蘇可歆終於離開了。狠狠的用指甲掐著自己的掌心,程若兒的臉上滿是猙獰。

蘇可歆,為什麼你總是要在我前進的道路上阻礙我,現在你竟然還敢說我不是程家的女兒,你真是好大的膽子,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其實程若兒已經隱隱在心裡相信了蘇可歆所說的話,但是正是因為如此,她才更加的怨恨蘇可歆。如果不是她,這件事情就永遠不會有人知道,她就會一直都是程家的千金小姐了。

還有蘇雅芬,現在她總算明白蘇雅芬為什麼從小就對自己那麼好了。即使自己對她冷眼相對,她也不會想其他的傭人一樣害怕的不敢靠近自己,而是依然的對自己噓寒問暖的。

但是這卻讓她更加的討厭這個人了,她以為她自己是誰啊,有什麼資格和自己這麼親近?不過是一個保姆罷了,就算小時候救了自己又怎麼樣,程家的人之所以對她這麼好,還不是因為她救過自己,這麼說起來,蘇雅芬還得感謝她呢。

現在知道她有可能是自己的親生媽媽之後,程若兒對她則由之前的討厭直接轉換成了恨,她恨蘇雅芬!既然當初決定要讓自己過好的生活,為什麼不把這個秘密爛到自己的肚子里?為什麼要對蘇可歆說這件事情!

哼,白血病?程若兒想起了蘇可歆說的話。

「想要我救你,門都沒有,最好你病死了,這樣這件事情就死無對證了。」緊緊的攥著窗帘的一角,程若兒目光中滿是陰狠的低聲道。 英雄聯盟:冠軍之箭 「還有蘇可歆,這次我絕對不會再手下留情了!」

不知道又想到了什麼惡毒的主意,程若兒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陰險的笑,拿起手機撥出了一個電話。

電話很快就被人接通了,程若兒語氣陰險的說道:「我要你幫我解決一個人……」

離開程家以後,蘇可歆一個人走在路上,不知道要去哪裡?

一直和自己相依為命的母親現在告訴自己她不是自己的親生媽媽;程洛雖說是自己的親生哥哥,但是現在也不能相認。沒有足夠的證據,她怕程洛根本就不會相信自己的話。還有顧遲,自己現在和他的關係鬧成這樣,還不知道這段婚姻會不會有結局。

想到這些,蘇可歆覺得自己的心裡滿是委屈,眼淚控制不住的就掉了下來。她現在感覺世界上就剩自己一個人了,沒有人可以依靠,也不知道該對誰訴說心裡的委屈。

摸著自己的肚子,蘇可歆更加堅定了自己內心的想法,現在唯一支撐著她走下去的就是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了,她一定會保護好自己的孩子,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他!

雖然現在不想見到顧遲,但是蘇可歆發現自己實在是無處可去,只能回到了曾經給了她很多溫暖,可是現在卻讓她感覺冰冷的那個家。

回到別墅的時候,蘇可歆看到顧遲已經下班回來了,此時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發著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看到顧遲這個模樣,蘇可歆心裡有些好奇,因為一起生活這麼長時間,她很少見到顧遲發獃,他好像一直都是一副雷厲風行的模樣。但是她現在也沒有心思去猜顧遲在想什麼。

聽到門口處傳來動靜,顧遲從自己的思緒中緩過神來,轉頭就看到了蘇可歆。急忙站起身,顧遲卻看著蘇可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其實今天蘇可歆跑出去之後,顧遲也漸漸的冷靜了下來,心中也開始後悔著自己的行為,覺得自己對蘇可歆說的話好像有點重。

不好意思主動和蘇可歆打電話,顧遲特意早早的就回了家,可是沒想到蘇可歆卻這麼晚才回來。

看到蘇可歆好像沒有看到自己一樣,直接上樓往卧室走去,顧遲急忙攔住了她,「這麼晚了你還沒吃飯吧,我讓阿姨熬了湯,你先喝一點吧。」

看到顧遲主動和自己示好,蘇可歆也不好意思再對他視而不見,只能點了點頭,說了句「好」。

看到蘇可歆有了回應,顧遲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那你先坐在餐桌上等一下,我去幫你盛一碗湯。」說完顧遲就進了廚房。

走到餐桌旁邊坐下,蘇可歆心裡暗暗決定,關於孩子的事情自己今天一定要和顧遲說清楚。

很快,顧遲就小心翼翼的端著一碗湯放在了蘇可歆的面前,自己則在她對面坐下了,「快喝吧,我聽阿姨說這個湯很暖胃的。」 「嗯。」蘇可歆輕點了一下頭,回答的有點漫不經心,心裡還在想著孩子的事情。

看著蘇可歆低頭喝湯也不說話,顧遲覺得有點尷尬,開口打破了沉默,「可歆,你今天去去哪兒了,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沒去哪兒,就去醫院陪了一下媽媽。」蘇可歆現在不想告訴顧遲有關自己和程若兒身世的事情,他肯定又會覺得自己在針對程若兒。

「那媽媽身體還好嗎?」

萬界修煉城 「挺好的。」

點了點頭,顧遲也找不到話題開口了,畢竟他本來就不是善於交談的性格。兩個人之間再次陷入了沉默。

默默的將一碗湯喝完之後,蘇可歆鼓足勇氣抬頭看向了顧遲,「顧遲,我有件事要和你說。」

「什麼?」看到蘇可歆的神情嚴肅,顧遲也好奇她要和自己說什麼。

深吸了一口氣,蘇可歆開口道:「我一定要留下肚子里的孩子,你如果執意要打掉孩子的話,我們就離婚吧。」

聽到蘇可歆堅持要留下這個孩子,顧遲心中又不由自主的泛起了怒氣,語氣也嚴肅了起來,「可歆,這件事情你就不能聽我的嗎?孩子真的不能要!」

「為什麼不能要!」蘇可歆也生氣了,「我今天早上都已經和你說過了,我沒有被侮辱,這就是我們的孩子,你難道要打掉我們兩個之間的孩子嗎?」

看到蘇可歆堅持認為自己沒有被侮辱,顧遲不知道該怎麼讓她接受現實。

如果可以的話,他也願意永遠讓她這麼以為。不記得那段回憶,她就不會被事情的真相傷害到。

可是這個孩子是真的不能留下,如果蘇可歆一直記不起來這件事情的話,恐怕她是不會願意打掉這個孩子的。

想到這裡,顧遲只能狠心說道:「可是醫生已經檢查過了,檢查結果真的顯示……」

「我不管醫生是怎麼說的。」蘇可歆激動的打斷了顧遲的話,「我就是要留下這個孩子,你不同意的話,我們就離婚。」

經過今天早上的爭吵,蘇可歆也明白了,自己試圖和顧遲解釋這件事情是沒有用的,他是不會相信自己說的話的。

在他的心裡,已經認定了她懷的不是他們兩個的孩子。既然如此,她就只能強硬自己的態度了,無論如何,她一定要保住自己的孩子。

「可歆,你聽我說……」顧遲試圖再次的勸說著蘇可歆,但是蘇可歆卻又一次打斷了他的話。

「顧遲,你什麼都不用說了,我的態度很明確,你不同意,我們就離婚。我會自己把這個孩子撫養長大的。」

看著蘇可歆眼神中的堅定,顧遲久久無言。

「好,我讓你留住這個孩子。」良久的沉默之後,顧遲終於鬆口答應了這件事情。

「真的?」上前一把抓住顧遲,蘇可歆不敢置信的問道。

她沒有想到,在以為自己懷的是別人的孩子的情況下,顧遲竟然會答應留下這個孩子,她剛才都已經做好顧遲要和自己離婚的心理準備了。

面色沉重的點了一下頭,顧遲沒有再開口說話。剛才那句話已經用光了他所有的力氣,他這輩子都不想再重複那句話了。

在說出剛才那句話之前,顧遲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竟然會為了一個女人退讓到這個地步。可是不答應他又能怎麼辦呢,難道真的要和蘇可歆離婚嗎?

剛才僅僅是聽到蘇可歆說離婚兩個字,他就已經無法忍受了。在腦海中想象著以後沒有蘇可歆的生活,顧遲發現自己心中竟然浮現出了害怕的情緒。

他害怕以後每天都見不到她;害怕她離開自己的生命;害怕她把自己當陌生人一樣對待;害怕她就在自己的眼前,自己卻再也找不到理由去觸摸……所以他只能答應她。

算了,顧遲心想,就算蘇可歆肚子里的不是自己的孩子,但是畢竟還是蘇可歆的孩子。自己以後儘力的去愛這個孩子就是了,以前的事情就當是沒有發生過吧。

他愛蘇可歆,這件事情他認了。

看到顧遲真的點頭答應了,蘇可歆感動的抱住了他,「謝謝你,顧遲,謝謝你……」

之前蘇可歆對顧遲所有的怨恨和不滿在此刻都煙消雲散了,原來顧遲竟然可以為她容忍到這個地步。

顧遲是愛自己的,蘇可歆此刻又一次在心裡確定了這個被自己推翻過無數次的命題。他的心裡是有自己的,不然的話,他不會為自己退讓到這個地步。

眼眶中泛著淚,蘇可歆語帶感激,「顧遲,你相信我,我懷的真的是我們兩個的孩子,以後你就知道了,你不會後悔現在的決定的。」

蘇可歆在心裡發誓,自己一定會找到證據證明程若兒在說謊誣陷自己,到時候看到證據,顧遲自然就會相信自己的清白,相信這是他們兩個之間的孩子。

退一步來說,如果自己找不到證據證明自己的清白,那麼等肚子里的孩子,稍微大一點,他就可以說服顧遲去醫院做親子鑒定。到時候事實擺在眼前,顧遲的心結自然就會解開了。

聽到蘇可歆說的話,顧遲只能在心裡苦笑一聲。是不是他們兩個的孩子都已經無所謂了,既然他已經答應了蘇可歆,他就一定會做到。雖然自己不能保證以後會對這個孩子視如己出。但是也不會虧待了他就是。

收緊了自己的胳膊,顧遲緊緊的抱住了蘇可歆,在她的耳邊低聲呢喃道:「可歆,以後不要再說離婚了。」

聽到顧遲微微帶著些許顫抖的聲音,蘇可歆的心裡很是酸楚,他是被自己剛才的話給嚇到了嗎?原來這個男人是這麼不捨得和自己分開。

「嗯。」蘇可歆狠狠的在顧遲的懷裡點著頭,眼淚沾染在了顧遲的襯衣上。在這一刻,蘇可歆又感受到了久違的幸福。

重生做只妖 「顧遲,我今天……」微微用力睜開顧遲的懷抱,蘇可歆想要告訴顧遲有關自己身世的事情,可是卻在看到顧遲面上苦澀的表情時停住了自己的話。

「怎麼了?」顧遲問道。

「沒事了。」搖了搖頭,蘇可歆重新抱住了顧遲。 顧遲現在還不相信是程若兒誣陷的自己,如果再告訴他這件事情的話,很難確保顧遲不會再對自己產生什麼不好的想法。

現在他們兩個人的關係好不容易緩和了一點,她不想再和顧遲因為程若兒的事情吵架。這件事情還是過一段時間再和顧遲說吧。

也沒有追問什麼,顧遲緊緊的抱著蘇可歆,靜靜的感受著他們兩個人之間很久都沒有了的溫暖。

不知不覺,距離顧遲答應留下孩子的日子已經過了好幾天。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