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秋柔驚訝的說道:「靜雯,你怎麼知道我們要來?」

「天機不可泄露。」蘇靜雯笑着說道。

胡天心想,這個女人可真會裝神弄鬼。

估計是自己剛下車,就有小尼姑去通知了她,所以她才會把茶泡好的。

這個時候,蘇靜雯對宋秋柔說道:「秋柔,嘗嘗我這裏的茶怎麼樣。」

「靜雯,我懷孕了,不能喝茶的。」宋秋柔笑着說道。

「沒事的,我這個是清茶,不會有影響的。」蘇靜雯微笑着說道。

宋秋柔點了點頭,然後拿着面前的茶杯輕輕抿了一口。

「好茶。」宋秋柔讚歎道。

蘇靜雯點了點頭,說道:「秋柔,你們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美女,你連我們會來都知道,你可以猜一下我們來找你做什麼。」胡天笑着說道。

周小碧笑着說道:「是啊。」

聽到胡天這麼說,蘇靜雯微微一笑,說道:「我怎麼知道你們要來找我做什麼呀。」

「我要是有這麼厲害,那我不成神仙了呀。」

說完后,蘇靜雯又說道:「不管你們來找我做什麼,我今年正好有點空,你們難得來一趟,我給你們每人製作一個香囊吧。」

「靜雯,你忙你的,不用這麼客氣的。」宋秋柔笑着說道。

蘇靜雯搖了搖頭,說道:「你是我最好的姐妹,這個是小事。」

說着,蘇靜雯就起身去拿了一個小箱子過來。

她從小箱子裏拿出原材料,開始製作香囊了。

見宋秋柔沒有想要說那件事的意思,於是胡天也沒有再說話,而是靜靜的看着蘇靜雯製作香囊了。

不得不說,蘇靜雯的水平很高,她製作香囊的手法相當專業,看她動手就跟欣賞藝術一樣。

很快,蘇靜雯就給大家,每人做了一個看起來很精美的香囊。

她遞給了宋秋柔一個香囊,說道:「秋柔,你懷孕了,我給你弄了個桂花香的香囊,這個可以幫助你安胎、養神的。」

「謝謝你啊,靜雯,你對我真好。」宋秋柔有些感動的說道。

看到宋秋柔這樣,胡天甚至都要懷疑,她是不是把來這裏的目的給忘了。

這個時候,蘇靜雯又遞給了周小碧一個香囊。

「周先生,這個是草本精華的香囊,對你的那方面很有幫助的。」蘇靜雯微笑着說道。

周小碧接過香囊,有些疑惑的說道:「那方面?是哪方面啊?」

蘇靜雯並沒有回答周小碧的這個問題,她只是微笑了一下。

胡天笑着說道:「美女,你給我製作的這個香囊是什麼香囊啊?」

「胡天先生,你的這個香囊是由檀香木製作的,可以讓你心情平靜如水的。」蘇靜雯邊說,邊把香囊遞給了胡天。

胡天拿過香囊聞了一下,果然聞到了一股淡淡的檀香味。

「謝謝。」胡天笑着說道。

蘇靜雯微笑着說道:「你是秋柔最好的朋友,那就也是我的朋友,不用客氣的。」

胡天看宋秋柔跟周小碧,都不太好意思質問蘇靜雯。

於是胡天打算自己跟蘇靜雯明說了。

於是胡天對周小碧說道:「小碧,你帶秋柔去外面散散步,順便上柱香,我有個問題想請教一下蘇小姐。」

「這……」宋秋柔有些遲疑。

周小碧拉住了宋秋柔,說道:「走吧。」

宋秋柔點了點頭,對蘇靜雯說道:「靜雯,那我先去上柱香。」

「去吧。」蘇靜雯揮了揮手說道。

於是周小碧帶宋秋柔出去了。

等兩人走了后,房間里就只有蘇靜雯跟胡天了。

蘇靜雯端起了茶杯,輕輕喝了一口茶,說道:「胡天先生,你想跟我說什麼事?」

「那我就直說了啊。」胡天淡淡的說道。

「說吧。」蘇靜雯笑着說道。

於是胡天有些嚴肅的說道:「蘇小姐,我想問一下你,為什麼你要用骨灰當做粉底?」

「胡天先生說笑了,我是個研究佛法的修士,怎麼可能把骨灰當做粉底呢。」蘇靜雯笑着說道。

「那秋柔用的粉底是怎麼回事呢?」胡天問道。

「這個我怎麼會知道呀。」蘇靜雯很正經的說道:「我跟秋柔可是好姐妹,我怎麼可能拿骨灰當做粉底去害她呢。」

見蘇靜雯不承認,於是胡天從懷裏拿出了那兩個粉底盒。

「這個東西你認識吧?」胡天面無表情的說道。

看到桌子上的兩個粉底盒,蘇靜雯的眼裏閃過了一絲的慌亂。

不過很快,她眼底的這絲慌亂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她臉色平靜的笑着說道:「胡天先生,你這個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不明白嗎?」胡天冷冷的說道:「這兩個小盒子是你給秋柔的吧?這裏面裝的什麼你心裏沒數嗎?」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蘇靜雯說道。

這個時候,胡天把粉底盒的蓋子打開了。

一股陰柔的氣息,頓時從小盒子裏散發了出來。

「現在知道了嗎?」胡天淡淡的說道。

「不知道。」蘇靜雯微微搖了搖頭說道。

「蘇小姐,你應該知道我不是一般人。」

「所以有什麼話,我們還是開門見山的,說出來比較好。」胡天說道。

蘇靜雯站起來,語氣有些慍怒的說道:「胡天先生,你要是再這樣,那我們就結束這次談話吧。」

這個時候,胡天走過去,把房間門給關起來了。

「你,你要幹什麼?」蘇靜雯有些失神的說道。

胡天淡淡的說道:「蘇小姐,你別裝了,因為這裏就只有我們兩個人。」

「我一直都是誠心誠意把你當朋友的,你這是想要做什麼?」蘇靜雯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

「你不是女修士嗎?怎麼心性這麼差?」胡天有些嘲諷的說道。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審神者總愛撿白毛最新章節、審神者總愛撿白毛圓羹、審神者總愛撿白毛全文閱讀、審神者總愛撿白毛txt下載、審神者總愛撿白毛免費閱讀、審神者總愛撿白毛圓羹

圓羹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在橫濱和異世界反覆橫跳、審神者總愛撿白毛、

。葉秀見大家都知道了,氣的要薅周想頭髮。

周想迅速的爬開。

正好轉過臉看到周英仨姐妹來了,太好了,好戲連台啊!

「大堂姐,二堂姐,三堂姐,你們快跟大伯娘解釋一下,我離開的時候,爺爺是好好的。」

周英不明所以,只看到這麼多人圍在走廊上,不知道是自己人在鬧。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27章田莉 「有防盜內容,請過一小時或者明早再看,抱歉!晚安啊兄弟們!」

《緣分一道橋》是著名導演老謀子在電影《長城》中的主題曲,由王力宏和譚維維合唱,結果驗證了一句話,爛片出名曲,雖然電影撲街了,但歌卻獲火得不行。長期霸佔歌音樂榜單,陳爭也是聽膩了,印象很深。

前段時間在整理他所記得的歌曲的時,也將這個歌也記錄下來了。

雖然這首歌需要一定的唱功,但是陳爭之前已經在跟方教授學唱《悟空》的時候,學到了一些假聲唱法,因此也能唱出《緣分一道橋》開頭那種戲曲腔調。

而且,現在他才是「原唱」,即便沒有王力宏那種唱功,也沒有人說他唱的不好,因為沒有對比啊!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徵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

他剛剛一開唱,戲曲風的唱法頓時讓人頭皮一陣發麻,也驚艷了到了劉姐。

陳爭繼續唱:「狼煙千里亂葬崗,亂世孤魂無人訪,無言蒼天筆墨寒,筆刀春秋以血償。」

如果說前面這兩段聽起來有些怪異,與流行歌曲風格完全不一樣,那接下來的的高朝部分,就讓人容易接受了。

「談愛恨,不能潦草,戰鼓敲啊敲,用信任,立下誓言我來熬」

「這緣分,像一道橋,旌旗飄啊飄」

「你想走,就請立馬抽刀,愛一筆勾銷」

「談愛恨,不能潦草,紅塵燒啊燒」

「以生死,無愧證明誰重要」

「這緣分,像一道橋,故事瞧一瞧」

「走天涯,你我卸下戰袍,夢回長城謠」

……

聽着這激昂的歌聲,回味這蕩氣迴腸的歌詞,劉姐內心已經被震驚地無以復加!

以前,她以為陳爭寫了《橋邊姑娘》和《悟空》這兩首不錯的歌,是有一定的運氣成分,或者有人幫他共同創作的,想要再出一首好歌很難。

可是,他拿出來的這一首《緣分一道橋》明顯不輸於《橋邊姑娘》和《悟空》啊!

她沒有想到,一個名不經傳的男生,居然有這麼強的作詞能力,幾乎完全不弱於圈內的頂級詞曲人!

陳爭唱完,除了開車的司機以及王倩倩之外,所有人都忍不住鼓起掌來。

王倩倩撇撇嘴,違心地說道:「也就,還行吧。開頭那些唱的啥玩意兒,弄得我一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前面那個開車的司機大哥忍不住插嘴說道:「我覺得唱的蠻好聽的撒,剛剛聽着入了迷,差點忘了自己在開車了!」

「確實是一首好歌!」

劉姐壓制住內心的激動,輕輕點了點頭,也替陳爭說了一句公道話。

她頓了頓,終究是忍不住說道:「你應該是我見過的,最有音樂才華的年輕人之一。」

「好歌本天成,妙手偶得之,」陳爭謙虛說道,「我只不過是歌曲的搬運工(抄襲者)而已。」

「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做一名原創歌手呢?」劉姐向陳爭拋出了橄欖枝,「簽約我美我們公司,我們可以將你打造成為一名現象級的歌手,說不定你就成了下一個刀郎或者龐龍了!」

她很激動,覺得自己遇到了一個音樂方面的不世之材。

她覺得,若是將陳爭挖掘出來,以後極有可能可以轟動整個華語樂壇!

「暫時沒這個興趣~」陳爭斷然回絕,「寫歌是一個我的一個小愛好而已,並沒有把它當成一個事業來發展,我還是更喜歡開公司賺錢。」

劉姐勸道:「當歌手也可以賺錢啊,而且賺的可能比你開公司還多呢。比如刀郎,一年上千萬收入不成問題;楊成剛,一首《老鼠愛大米》賺了上億。」

「幾千萬、上億,很多麼?」陳爭反問道。

「呃…..」

劉姐內心一陣無語,白眼幾乎都快要翻上天了。

看不上幾千萬、上億?

他這是有多壕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