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三喜,沒有拒絕的理由。

宋三喜淡笑道:「如果說,在過年期間,給其他人做飯,時間又不確定,影響我與家人的團聚、過節,可能500萬我都不會做。」

「五百萬都不做?」韓發明不禁笑了,有點陰陰的感覺,「年輕人,大話,不是這麼說的。我要給你五百萬,你不心動?」

宋三喜搖頭,「不心動。」

「嘿?你小子」

崔永年倒是對宋三喜有些了解,趕緊笑道:「韓三叔,您還真別懷疑。三喜兄弟是有個性的人,他並沒有說大話。」

韓發明心裏,略有點不爽,也不服。

但他只是點點頭,「行,算我不了解你宋三喜吧!但今天,免費做飯,又是個什麼講究?」

「為韓老和崔老做飯,不一樣。聽崔哥說,年輕時,兩位老人為國家立下赫赫戰功,力挽狂瀾,保我邊關太平,子民生息,免於戰火毀傷。居功至偉,我等後輩,做區區幾頓飯食,力所能及,談錢就沒有意義了。」

宋三喜,神情嚴肅,娓娓而言,發乎情,也止乎情。

崔家父子聽來,暗自受驚。

崔永年暗贊一句:三喜兄弟,漂亮!

韓發明,面色一震,不禁一笑,「行!宋三喜,你小子行,說得好!那這卡,我就收回來了。」

宋三喜一副遞手狀,「請收,正應該收回去。」

韓發明拿了卡,道:「大海哥,走吧,我們先回去陪兩位老人家。宋三喜,永年,你們11點45分,出菜。永年,到時候忙完了,一起吃。」

「好的,韓三叔。」

很明顯,韓發明並沒有邀請宋三喜一起吃午飯的意思。

走到外邊的時候,崔大海還有點感嘆:「永年這個朋友,思想覺悟很高嘛!」

韓發明有點驕傲的笑了笑,「這小子挺會說話。場面上,也波瀾不驚,有點道行的樣子。」

韓發明,當然驕傲。

父親的榮耀,讓他們兄弟姐妹,這些年得到了莫大的好處啊!

崔大海點點頭,「宋三喜的確有些與眾不同。要不,發明,咱邀請他回頭,一塊兒吃午飯?」

韓發明眉頭一皺,淡道:「大海哥,說白了,那也就是一廚子,和兩位老人家共進午餐,不像話吧?」

崔大海笑笑,點點頭,也沒再爭辯什麼。

他人老心思老,知道這些年,跟韓發明辯解的人,哪個能討到好果子吃的?

但心裏,暗自還說:你韓發明這就瞧不起人了?好歹老韓叔當年在軍營里,跟我爸還不是廚子?你爸是炊事班長,我爸是副班長。

這邊,崔永年笑道:「三喜兄弟,你可真會說這麼大,漂亮!這精神境界,高啊!」

宋三喜說:「別誇了老崔,人,家國情懷,始終要有的。當年,沒有韓老、崔老這樣的邊關猛士,能有家國安寧?」

「說的也是。不過,韓三叔沒請你一起吃飯,你可別介意。主要是」

宋三喜拿起菜刀,揚了揚,「老崔,不嗶嗶這些了,沒意義。趕緊伺候灶里的火,蒸飯的火,這會兒我一看水汽,就知道火力過猛了,趕緊退火!」

「啊?」崔永年驚了,一看飯鍋,趕緊去灶后,「牛批呀我的三喜兄弟,這都能發覺出來。得得得,我好好燒火得了」

他,做着這粗活,花臉貓一個,還挺開心。

到出菜的時間,崔家院子,香氣更濃。

崔永年趕緊起身,收拾一下,洗洗臉什麼的,渾身弄個乾淨。

然後,一道菜一菜的端起來,向外面出。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大哥,快過來!」

清理墓碑的工作還沒開始多久,雷恩那裏就有了發現。

艾嵐頓時明白,這個方向他走對了。

「有什麼發現!」

「這些文字有問題。」

雷恩在清理角落裏的一塊墓碑時,突然觸發了鷹眼術的效果。

墓碑上模糊的字體驟然閃爍了一下,變成了幾行排列有序的魔法文字,漂浮在了空中。

「這是什麼,好像是一行詩?」

「不認識的文字,反正不是矮人文,嗯,也不是侏儒文。」

卡卡抓了抓自己的腦門,朝艾嵐攤了攤手,示意自己無能為力。

「也不是精靈文,更不是大陸通用文。」(日常交流使用的是通用文和通用語。)

艾嵐沒想到,這個任務竟然會這麼複雜。

「軍團長你不用看我,這肯定不是鴉人文。」

灰鴉走到魔法文字前定睛注視了好一陣,突然想起了什麼。

「我記起來了,這是魚人文,我以前在沙灘上看到那些魚人使用過。」

「魚人文!?」艾嵐驚了,這裏可是森林,為什麼會出現魚人的文字。

難道這片墓地是魚人的墓地嗎?這不合理啊。

「灰鴉,來,趕緊給我們翻譯一下。」

「軍團長,我只是見過這種文字,但沒說我懂啊。」灰鴉趕緊擺了擺手,表示自己也無能為力。

「不過我聽說,漁夫西德曾經在海上漂泊過一段時間,他說不定能看得懂。」

「那還等什麼?」

一聽到有線索,艾嵐立刻就坐不住了。

這個任務如此複雜,背後肯定藏着什麼大秘密。

虛擬遊戲的底層規則,難度越大,收穫越大。

要是能解開這片墓地的秘密,最後的收穫一定能讓他們滿意。

不管怎麼說,艾嵐對這個任務的興趣開始越來越大了。

「西德在翡翠湖是吧?」

「走走走,灰鴉,你在前面帶路。」

「等一等老大!」見艾嵐如此着急,灰鴉連忙拉住了他,「西德這個傢伙,脾氣非常火爆。」

「我們就這樣找上門,他恐怕不會有什麼好臉色給我們。」

「脾氣火爆?」這還真是個問題,「那麼他喜歡錢嗎?」

「當然喜歡,誰會不喜歡錢呢?」灰鴉有些疑惑,錢和脾氣火爆有什麼關係?

「哦,那就沒事了。」

「走吧,等會讓你見識一下我的鈔能力。」

「超能力?」卡卡和雷恩對視了一眼,心中都有些不解,「老大,你還有什麼隱藏能力沒有使出來嗎?」

艾嵐朝他們笑了笑,也不多解釋,「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

————————

翡翠湖。

這是一座位於千葉森林南部,距離鐵木村大概三個小時路程的小湖。

說是小湖,那是對比整個千葉森林。

如果按照人類的體型來對比,這座湖可一點都不小。

「前面那座小屋,就是漁夫西德的住處。」

翡翠湖附近就是鐵木村,正常人不會閑的沒事,把家搬到這裏來。

「漁夫西德在家嗎?有朋友來訪。」

到了地方后,艾嵐也不敲門,直接在外面大聲叫喊了起來。

「誰啊!」

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人類壯漢一把推開大門,從屋內走了出來。

「剛才誰在叫老子!」

這傢伙的語氣不是一般的沖,說話跟吵架似的,卡卡和雷恩的臉色當即就難看了起來。

「是我找你。」艾嵐也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主,不過他跑到這裏可不是來吵架的。

「500金幣,回答我一個問題。」

他直接從錢袋子裏拿出了五百金,當場就丟在了西德的面前。

「想好了再說話,如果我不滿意,這錢你可拿不走。」

500金幣能在村子裏招募幾個一階兵了,回答一個問題而已,西德怎麼可能不心動。

「你想問什麼。」此時,西德的語氣明顯變軟了許多。

「你懂不懂魚人的文字?」

「我只是一個漁夫,怎麼會懂魚人的文字?」

「問題答完了,這錢??」

「拿走吧。」艾嵐擺了擺手,示意這500金幣歸他了。

「再問你一個問題,」艾嵐又拿出500金幣丟在了他面前,「鐵木村附近有沒有懂魚人文的傢伙?」

「沒有,這種冷門的文字,森林裏怎麼可能有人懂。」

「糟糕,線索又斷了。」

西德的這條路子似乎是死路,他該去哪裏尋找懂魚人文的傢伙。

鐵木村附近,還有什麼和魚人相關的地方?

「等等,和魚人有關的地方!」

這一帶就一個湖泊,附近也沒有河流經過。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