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在斗靈世界是獨一無二,甚至在星空世界都有著不菲的價值。

然此刻,在林風眼中,它卻只是一顆攔路的石頭。

除之而後快!

殺戮過後的妖皇島一片消極,如蒼茫的大漠般,林風的進入未引起任何妖族強者的襲擊,事實上也看不到哪怕一個妖族強者。幾天前的那場殺戮刻骨銘心,殺的妖族膽寒三尺,至今在妖皇島上仍殘餘著濃濃血腥之味,未是散去。

錚!

林風手中幻槍霎時成形,濃郁的天地之力宣洩而出。

「哧!」速度之快更是到達極限,七寸拳的運用隨心而動,天地之力的彙集與幻槍完美融為一體,林風凌空踏定,瞬間爆發出了極致戰力,那一槍的威力引得空間都是震動。

然……


「蓬!」林風腦袋轟隆,整個人一懵。

噗!喉嚨一甜鮮血頓時吐出,林風悶哼一聲,強烈的衝擊之力使他猛的被彈開,胸口如遭雷殛。天地之力渙散,林風右手臂完全發麻,緊抿著雙唇,眼中流露出一分驚然。

好強的防禦!

後退中,林風目光緊盯上品靈尊玉,光亮依舊絲毫未損半分。

「啪!」止住退勢,林風擦去嘴角鮮血,胸口起伏陣陣。儘管自己未小覷過大型聚靈陣半分,然依舊被其強悍的防禦力震驚。剛才的一槍雖非自己最強力量,然…卻連碰都碰不到上品至尊玉!

的確,沒有碰到。

自己的攻擊。並未破開大型聚靈陣的防禦。

「果然,就算只是輔助型的靈氣吸收陣法,但畢竟也是星空級別。」林風心之暗凜,握了握拳,發麻的手臂此刻已是復原。自己受的傷只是剎那之間,並不重。在被反作用力彈開的瞬間自己便已是撤去幻槍,傷害減弱起碼七成。

目光落向四處,除去這『上品靈尊玉』外,整個大型聚靈陣自己看不到任何實體之物。

再者,就算是其它中介物體,要破開起碼也同上品靈尊玉一樣,先要破開大型聚靈陣的防禦,畢竟陣之本身便是一個整體。

「再試一次。」林風閉上眼,心之若定。

霎時間。濃郁的天地之力從四面八方彙集而來,林風心神凝聚,整個人彷彿與天地融為一體,盤古決極限的運轉讓的一道道氣流匯聚成一體,如江河匯流成海洋,林風的氣勢猛然暴漲。

最強一擊!

直接爆發力魄所有威能,將七寸拳最強威力發揮。

幻槍?

並不需要。

「呼,吸~~」林風調整著呼吸。此刻心無雜念,所有力量都凝聚在拳上。雖習得七寸拳。然此刻僅是入門級別,尚無法使用槍招將七寸拳全部威力發揮,拳或許在境界上及攻擊範圍等方面差了一籌,但眼下並不重要。

畢竟,上品靈尊玉是一個死物。

它,不會動。

「啪!」林風眼眸的睜開。氣息凝聚瞬時攀至巔峰,再一次衝出如電光幻影,盤古決瘋狂運轉,全身天地之力霎時流入手臂之中,一道璀璨白光閃亮。力魄能量完全發揮而出。

力道由手臂入至力魄,再由力魄傳至拳中,林風的攻擊如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七寸拳,100%威力!

「轟!」林風這一拳,令的天地都為之崩裂。

巨響轟隆,天地之力與大型聚靈陣相碰撞,爆發出恐怖力量,整個大型聚靈陣劇烈震動,甚至整個妖皇島就彷彿地震那般,地動天搖,氣流四處而散。

林風,成功了么?

激烈碰撞產生的氣霧徐徐渙散,漸露出那淡淡精光,散發出光芒陣陣,就彷彿那璀璨的星辰依舊亮眼,上品至尊玉宛如高高在上的玉皇,俯瞰天地,未有半點損傷。

林風,失敗了。

遠處那道身著古樸鎧甲的黑色身影面色蒼白,虛垂著手臂,嘴角殘留著血漬。林風緊盯上品至尊玉,心中冉起一分無力,耗盡全力卻僅僅只是觸摸到破開大型聚靈陣的邊緣,再難進一步。

而這觸碰的邊緣,沒有半點意義。

等他力魄恢復,再能轟出100%力量一拳時,大型聚靈陣早已自我修復完畢。


更何況,就算破開大型聚靈陣,剩餘的力量能擊碎上品靈尊玉么?

不能。

答案,很明顯。

「果然還是不行。」林風心中微嘆,在第一次攻擊后其實自己便有感覺,結果果然如此。哪怕自己的攻擊力已是在星空層次,但大型聚靈陣同樣是星空級別的陣法,哪怕只是防禦力最弱的輔助型陣法,然……

破不了,就是破不了。

差一點跟差很多,在眼下並沒有區別。

想法雖好,但無法實施的想法又有什麼用?破不開大型聚靈陣,談何絕了死亡之氣源頭?林風英眉緊鎖,好不容易在一片黑暗中找到一條路,但這條路卻被封的死死,這種感覺…異常壓抑。

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倏地——

「嗯?」回過神來,林風猛的轉過頭,只見遠方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是緩緩疾馳而來,速度並不快,似乎有傷在身。林風雙瞳精光一閃而過,來者正是之前放了他一條生路的血虎皇『奎天遠』。


看他的樣子,顯然已和狐姬交了手。

「怎麼,是來阻止我的么?」林風淡然而笑。

大型聚靈陣是妖族的命根,自己早料到剛才的劇烈波動會驚動妖皇島剩餘妖族強者。

然,並無所謂。

奎天遠眼瞳閃過一絲血色,颯然大笑:「我可沒這能力。」

聲音微顯嘶啞,氣息忽有忽無。奎天遠受傷儼然不輕,然其精神頗佳,心情看起來…卻相當不錯。


「狐姬死了?」林風問道。

奎天遠嘴角揚起一抹冷笑:「讓我逮個正著,狹路相逢她沒的走,死了。」話音雖平淡,但林風完全想像得到在秘密空間那一戰定然驚心動魄。狐姬一直隱藏著實力並不弱,以奎天遠之前的實力未必能穩勝過她,不過……

經魔神化身一役,奎天遠的實力又提升一層,儘管如此…他似乎也付出了不菲代價,才是報了仇。

「恭喜。」林風淡然道出兩個字,再見奎天遠雖非敵人,也算不得朋友,自不會深交。

況且。眼下百事糾結於心,自己也沒空與其閑談。

奎天遠眼瞳一閃,以其閱歷經驗很快便是明白林風所為,猶豫了一下,開口道:「要我幫忙么?」

林風轉過頭望向奎天遠,四目相對,哂然而笑:「你幫我?」


大型聚靈陣是妖族的命根,毀了大型聚靈陣就相當於毀了妖族根基。奎天遠不阻止自己已經不錯,還自告奮勇的幫忙?林風望著這個昔日的敵人。頗感幾分好奇。

奎天遠自嘲一笑,「難不成你認為經此一役,妖族還有復興可能?」目光掃過整片妖皇島,再是落向林風,其意很明顯,妖族後代精英都被你殺的七七八八。加上三千魔神之死,妖族早就完蛋了。

「你既知此地奧妙,他日必遣人類精英進入,我妖族大勢已去,已然回天乏力。」說話中。 逍遙小道士 ,卻是看的很通透。

「再者,就算我妖族還能保留這妖族禁地又有何用?」

「待到魔神出世,一切都將化為烏有。」

聲音顫抖,奎天遠的眼中透露著濃濃恐懼。

身為祭奠一份子,身為知曉最多秘密的妖皇之一,對於滅世魔神,他是發自心底的恐懼,靈魂深處的顫慄。

「我知你想對付滅世魔神,雖然不自量力了點,但……」奎天遠似笑非笑,直視林風,「起碼在一點上,我支持你。失去祭奠能量源泉,眼下滅世魔神必會瘋狂的想要掙脫禁制,降臨的時間….只怕比原先的六個月還要提早不少!」

「提早多久?」林風眼眸一灼。

「我不知道。」奎天遠面色木然的搖了搖頭,「儘管能量吸收未足夠,無法誕生完美的魔神身體,但以我估算其能力少則一至兩成,多則三四成,甚至五成都可能,不過……」

「不過什麼?」林風追問道。

奎天遠沉吟少許,猶豫道:「祂的狀態,有些怪異。」

「噢?」林風雙眸微聚,盯著奎天遠,徐徐開口道:「你恢復記憶了?」

奎天遠點了點頭,並不隱瞞:「自被你探魂后,那五個月的記憶陸陸續續已是能見,祭奠的過程看似完美,實則和我所知卻有些不同。我思索許久,這怪異之處很可能是…因為喚醒滅世魔神之靈的第一步出了問題。」

林風面色未變,靜聽著奎天遠所言。

自己的判斷亦是如此,顯然並非妄加推測,奎天遠亦是發現。

「不止是祂的身體,祂的『靈』也很不正常,尤其是……最後那幾天。」奎天遠目光爍爍,徐徐道:「似是很痛苦,那種痛苦我們隱約能感覺得到,就好似受了重創般。」

林風心之一凜。

奎天遠此次所言, 星際迷情:萌寵上位指南

他口中的『我們』顯然是三千魔神,而滅世魔神所謂的痛苦,如果自己推敲沒錯的話,應該便是其依附在大聖身體重新被奪回,一部分蘇醒已久的『靈』消失的緣故。

果然如此!

「我知你想法。」奎天遠話音一轉,直視林風,「你想斷其能量,只要祂無法補給能量, 妖鳳嫁到:邪王請接招 。單憑身體力量,其實力必定大打折扣!」

「你有辦法?」林風雙瞳亮起,心之一動。

…(小說《火煉星空》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d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天靈靈,地靈靈!……」在不遠處的另一個房間里,墨玉已經察覺到他布的下「混元無炁陣」有被人破壞的風險,所以一個勁地念念有詞。希望滿天神佛能夠保佑他的陣法不破。

「你在禱告什麼呢?」梁雨也陪伴在墨玉的身邊,對墨玉的的禱告又好氣,又好笑。

「我布陣的法器被人動了!如果再動幾個,我的陣法就不靈了!」墨玉雖然離他布的陣不近,但是陣中的每一個法器都與他的心法相連。法器動,心必動。

梁雨說道:「我早就說過,讓我用無影手將這兩個吸血鬼搦死,你們都不同意。你看看,你布個陣還這般麻煩!」

墨玉說道:「侄女婿說了,這兩個吸血鬼與之前你搦死的湯姆.德古拉不同。他們在天獄森林中歷練了幾十年,體內已經積聚了真氣,他們的修為也達到了先天境界,你傷不了他們,還有可能被他們所傷!」

梁雨質疑道:「吸血鬼也能煉成真氣嗎?」

墨玉說道:「我聽侄女婿說,那個天獄森林有點邪門,裡面的普通人都有成為高手的潛質,可能是那裡面的靈氣很足,人在不知不覺間就凝成真氣了。要不然,這兩個吸血鬼明明不會我們修鍊的法子,怎麼凝成真氣了呢!」

梁雨問道:「之前那個湯姆.德古拉都已經伯爵了,難道他的修為還不如兩個子爵嗎?」

墨玉雙手一攤:「這是侄女婿說的,又不是我說的!」

「什麼都是你侄女婿說的,拿個小輩來壓我,不理你了!」梁雨故作生氣地說道。

「誰讓人家的修為比你我都高出那麼大一截呢!」墨玉笑道,說到這裡,他突然驚喜地說道:「好了,好了,我的陣終於保全了,獵物已經進入陣法中了!」

說到這裡,墨玉雙手做出種種印法,最後以食指點在自己的「印堂」穴上。梁雨知道墨玉的陣法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候,她立即住口,看著丈夫全力催動「混元無炁陣」的最大威力。

「好,陣法啟動!」在王府的內宅中,郝仁突然感覺到一股壓力驟然降臨,就好像身邊上突然加了幾百斤的擔子。

郝仁急忙把宣萱和那個嬰兒往陣法的中間推去。墨玉在那裡設了一個陣眼,陣眼中沒有絲毫壓力。而陣眼外面,則人能感受以的壓力是自己體重的數倍,就好像身上背了好幾個人。

這麼大的壓力就連普通的成人都受不了,更不用說一個嬰兒了。弄不好,他的小命就沒了,那強大的強力能把他的骨頭都壓碎。

「哥哥,你沒事吧!」宣萱剛才在陣眼外面那一瞬間,也感受到那種壓力,雖然那種感覺與當初她在龍城機械廠的感覺如出一轍,但是這一次的壓力明顯比那一次大得多。她擔心郝仁受不了這種壓力,所以才關心地問了一句。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