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無端繼續說道:“你們家主,除了是陰司的轉輪王之外,手裏還掌控着八萬的鬼軍,另外還有一支一萬陰魂組成的隊伍。”

“什麼?”衆人尚在恍惚,沒能反應過來,不過幾秒後卻大驚,“你是說,八萬人的鬼軍和一萬人的陰魂?”

孔無端點點頭:“他比你們想象得要厲害得多,除了這兩樣,他還是七殺總會的監察,少將軍銜。”

原先不管服我還是不服我的人,這會兒都呆住了,有些事情太誇張了,反而失去了判斷真假性的能力。

他們現在就在懷疑,孔無端是不是故意來跟我造勢的。

“怎麼可能?他還這麼年輕。”陳家之人問道。

孔無端笑了笑:“強者不在乎年齡,陳將軍,還請拿出您七殺總會的勳章吧。”

我明白他們的意思了,七殺總會想要在我羽翼豐滿之前,讓我的陳家變爲七殺總會的陳家,因爲我是陳家家主的同時,還是七殺總會的成員。

如果外人聽見,陳家家主原來是七殺總會的監察,他們會怎麼想?肯定會認爲陳家已經是七殺總會的囊中之物了,不管事實如何,輿論是最恐怖的東西。

明白之後,我拿出了拿枚勳章,勳章展示出來,孔無端和晉悅二人立馬敬禮,七殺總會想要控制我,我可不會答應,不過暫時沒解釋什麼。

心中多了一個願望,那就是,讓七殺總會變成陳家的七殺總會。

“這是真的嗎?”自然是有人質疑的。

陳文此時說了句:“是真的。”

陳文是何等人,陰司鬼帝,他的話是不會有人質疑的。

這次他們都相信了:“原來你隱藏得這麼深。”

李小青一直站在我面前,吞了口口水:“原來,你,你是少將,還是轉輪王……”

陳家那些人看我目光,再也不同。

我不是爲了他們的目光,而是爲了陳文,是他託付我照顧好陳家,我既然答應了就一定要做到。

回頭看了看陳文,說道:“你給我的,我也可以給你,至少今後有危險的時候,不總是你站在我前面,我也希望偶爾能站在你前面。”

陳文點點頭:“恩,我等着那一天。”

陳文說完,伸手摸了摸張嫣腦袋:“走吧,你相公有正事要辦,我們先不打擾他了。”

張嫣臉唰一下紅了,侷促不安,她在衆人面前始終與我保持若有若無的距離,現在陳文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說出這樣的話,她臉皮薄,根本受不了。

陳家人也有些詫異,在他們眼裏,張嫣不過是我的護身鬼魂,沒親密到那個地步。

張嫣感受到了來自陳家人詫異的目光,自卑心理作祟,眼裏柔弱乍現,目光不敢看在場任何一個人,緩緩低頭說:“我只是陳……家主的護身鬼魂而已。”

陳文此時對我使了使眼色,我馬上走過去,雙手搭在了張嫣肩膀上,將她帶到了衆人面前,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下,我說道:“對,她叫張嫣,是我一直喜歡的女孩子,在我眼裏,她不是鬼魂,只是我心愛的人。在場長輩不少,我現在不是陳家家主,也不是轉輪王,更不是什麼

少將,我只是陳浩,希望各位長輩作證,我陳浩向陰司鬼帝,七殺總會成員,世家陳家,以及諸天神靈宣告,我今生一定要娶張嫣爲妻,不管付出什麼代價,都可以。”

他們不知我突然來的深情是爲了什麼。

而我只是因爲看見了張嫣閃躲和侷促的目光,心疼了。我喜歡她,她喜歡我就夠了,何必在乎什麼鬼魂活人之差。她應該如女神般被人仰望,而不是在我有危險時才站在我前面的護身鬼魂。

張嫣愣住了,如木頭人,看起來是被我的話嚇到了,陳家人聽了我的話後,全都不語,這裏死寂了下來。

不過隨後這宗祠發出了掌聲,陳文笑了笑:“你們在我眼裏如弟弟妹妹,若能看見你們修成正果,也了了我一樁心事。”

喧鬧之後,張嫣才微微擡頭:“可是我是鬼呀。”

“你是張嫣吶。”我說。

張嫣湊近我,在我耳邊低聲說:可是,我不能跟你牽手,不能和你親吻,也不能和你生寶寶,趙小姐,蘇蘇妹妹,她們都比我好。”

張嫣說完,我忍痛咬破嘴脣,一口就親了上去。

我就秀恩愛,怎麼着吧,我就肉麻,怎麼着吧。

張嫣安靜了下來,我雖回味無窮,卻是真心實意,說道:“她們不如你一個人重要。”

張嫣呆若木雞,我掐破了手上傷疤,拉着她離開了陳家宗祠,張嫣低頭跟在我身後,影子拉得老長,十分和諧美好。

停下回頭說:“我們能牽手,也能接吻,至於生寶寶,你還小,以後說。”

“謝謝。”張嫣說了句,依舊低着頭,“我愛你。”

“我也愛你。”我說。

平時連喜歡都說出不口的我,今天是我做的最肉麻的一次了,回想起來,自己都會打冷顫。

在外面呆了一陣,陳家人跟了出來,卻不見陳文。

二人世界被打擾,我有些不快,不過卻不好發作,走上前去對九爺輕聲說道:“過幾天李小青去奉川的時候,您跟着一起去,在清平那裏有一處山洞,東路軍司令陳靖的屍體在那裏面,將那具屍體帶回陳家,放入養屍地中。”

必須要爲陳文做另外一手準備了。

九爺嗯嗯點頭。

朱允炆也在此時過來了,看着我和張嫣笑了笑,見張嫣低頭:“嘿,女人,擡起頭來給寡人看看。”

張嫣站我身後,我虎視着朱允炆:“你要做什麼?她可不是李盧萍。”

朱允炆甩甩袖子,負手而立:“你如今是春風得意,不過似乎忘記一件事情,朕的龍鱗,還在你那裏。”

果然還是說到龍鱗了,這是他的東西,而且我們現在算是朋友了,我不能硬搶,就用商量的語氣說:“這龍鱗,你真的非要不可?有人比你更需要。”

“在你眼裏,你兄長破一塊皮,都比朕掉腦袋重要,快將龍鱗交出來,你我緣分也就盡了,我想了很久,你我適合做朋友,不適合做君臣,不過朕乃天子,不能與你這種平民做朋友,這份情誼自然需要隱藏起來,拿到龍鱗我就返回鎖龍井,今後互不相干。”朱允炆說道。

而此時陳文聲音傳來:“陳浩,龍鱗給他,我的事情自己會想辦法,我們該準備準備去陰司上任了。”

(本章完) 我跟朱允炆之間的緣分不過只是偶然產生的而已,我們種下的因是龍鱗,現在龍鱗已經取回,果已經得到,可以結束這段緣分了。

我着實不願意將這龍鱗給他,即便是陳文如此說了之後,我也十分不樂意。

朱允炆面帶微微笑意,等待着我的迴應,我將龍鱗拿給了他,這龍鱗是可以讓陳文恢復如初的寶貝,這樣交還回去,頗爲不甘心。

將龍鱗遞還給朱允炆,同時面帶苦笑說道:“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你與我關係漸漸好了起來,有些後悔,不然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將龍鱗搶奪過來了。”

朱允炆卻狂笑了兩聲:“你是第一個敢在朕面前說搶奪朕的寶貝的人,不過,此一別怕是永遠,朕原諒你了,從此各安天涯,諸位保重。”

說完甩甩袖子轉身離去,不過隨後卻回身過來:“向你借一個人。”

“誰?”我問。

朱允炆說:“那無禮的女人,朕要教會她什麼纔是九五至尊。”

“我跟你去。”李盧萍不知何時出現在了朱允炆的身後,對我眨眨眼,我不太明白她是什麼意思。

心裏暗說:難不成這兩個人眉來眼去,生了情愫?

朱允炆哼哼笑了兩聲:“鎖龍井乃是朕的領地,你可要想好。”

他這表情有夠猥瑣的,很明顯表示李盧萍如果去的話,他不會讓李盧萍好過。

“我已經想好了。”李盧萍回話。

朱允炆隨即離去,李盧萍在這裏等了會兒,停下後先看了陳文幾眼,而後纔將目光落定在我身上:“我幫你哥哥拿回龍鱗。”

重生之蘇晨的幸福生活 我明白她對我眨眼睛的原因了,合着是想要從朱允炆那裏拿回龍鱗。

不過,我既然已經給回了朱允炆,就不會再用這種手段拿回來,說:“如果只是這個原因的話,你就別跟着去了,沒有龍鱗,我可以找到一千種辦法解決這事兒。”

“得了吧你,誰不瞭解臭小子你。”李盧萍鄙視了我一句,側身看着站在數十米之外的陳文,很意外地跟陳文做了個拜拜的手勢,離開了。

等他們走了之後,我到陳文面前:“李盧萍喜歡你?還是喜歡朱允炆?不對,她是想從朱允炆那裏拿回龍鱗而已,應該是喜歡你的。”

陳文呵呵一笑,伸手搭在了我的肩上:“收拾東西,馬上出發。”

……

收拾好東西已經快到天明瞭,不過陰司是沒有晝夜的,我與陳文直接到了陰司的酆都城,到酆都城後,陳文將我帶到了鬼帝殿,進入後,依舊是之前那個女侍官接待我們,鬼帝殿人不多,但見了陳文,皆下跪行禮。

進入其中,陳文說:“我去酆都殿準備這些事情,你先呆在鬼帝宮。”

我能理解,總不能一來就直接上任吧,那樣還不如直接把任令書和大印給我。

陳文隨後離開,那女官走上前來:“陳先生,請隨我去客堂歇息。”

我恩了聲,往客堂去時問道:“爲什麼鬼帝宮的人還不如閻王殿多?”

這女官回答:“鬼帝閒暇時喜歡一個人,不喜別人打擾,原來這裏鬼魂不少,不過大部分被鬼帝辭退了。”

我恩了聲,進入客堂等待。

女官離開,我將‘治都總攝印’和‘靈寶大法師印’,這兩樣東西算是我最強大的底牌了,但是卻不能隨便使用,有些無奈。

在客堂呆了不到一個時辰,那女官敲門進來,我忙收起了這兩個大印,問:“怎麼了?”

女官恭敬回答:“外面有人拜訪鬼帝,鬼帝不在,我來詢問先生,是否要會見他們。”

“都是些什麼人?”我問。

女官面色有些猶豫,隨後說:“玄部尚書和走獸部的尚書,他們是酆都大帝的人。”女官特意表明瞭他們的立場。

我這還沒上任,他們就找上門來了,這是什麼意思?

“走,去見見他們。”我說。

起身跟女官一起前去大殿,他們二人已經在等待了,見我後先後站起身來呵呵一笑,我也微微一笑:“我兄長不在,兩位有什麼事情,跟我說就是。”

玄部尚書原本是禪宗的高僧,入了陰司之後成了玄部尚書,地位顯赫,僅次於鬼帝和閻羅,我之前還冒充過他。

玄部尚書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不知你是以什麼身份跟我對話的?”

女官在旁邊對我使眼色,讓我先離開,因爲看出了,他們來者不善。

不過這裏是鬼帝宮,我要是認輸了,就等於陳文認輸了,來都來了,哪兒有這樣走的道理,我現在還沒接任陰司的轉輪王,按道理說沒有和他們平等對話的資格,不過,自信的人最牛,昂首挺胸,負手而立:“你們又是以什麼身份來的?”

“玄部尚書。”

“走獸部尚書。”

兩人先後回答,而後玄部尚書又說道:“我們有重要的事情要與楚江鬼帝說,你不過是一介平凡鬼魂,這等機密,怎可告訴你,快退下,你沒資格我們平等對話。”

那女官看不下去了,走上前來:“大膽,這是轉輪王,你們敢跟他這

麼說話?”

“你大膽!”玄部尚書怒喝一句,“什麼轉輪王?轉輪王什麼時候是他了?也罷,這次來這裏,剛好也是爲了這件事情,酆都大帝在之前已經確認好了,任命原‘掌生死司’爲新一任轉輪王,明日舉行上任大典,鬼帝宮也要參與。”

我聽後暗覺不對,不過也不擔心,轉輪王我根本就沒想當過,有大印在,一個轉輪王算什麼。

超級撿漏系統 “你說完了嗎?”我問玄部尚書。

玄部尚書哼哼笑了起來:“陳浩,即便是你兄長,在陰司也要步步爲營,更別說是你,就憑你,還想要當轉輪王,做……”

那個夢字還沒講出來,我已經提着他們兩人,將他們丟了出去。

剛出去,他們兩人身上白色的天罡戰氣轟然展露了出來,我也將身上藍色的天罡戰氣表露了出來。

“藍色天罡戰氣也敢對我們動手。”這兩人說完就要撲上來。

自從吸收了那薛家將軍的靈魂之後,我雖然身上氣息是藍色的,但是早就不止這個等級了,見他們過來,並指念道:“天靈靈,地靈靈,定身祖師來降臨,謹請南斗六星,北斗七星,二腳入地不動搖,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定!”唸完爆喝一句。

他們幾乎已經靠近我了,在最後接近我的剎那,不動了。

這就是茅山的定身咒,唸完後,對他們二人說道:“當轉輪王,是因爲我哥要我當,不是我想要當,即便我不是轉輪王,也可以揍你們。”

之後各自一腳,將他們二人再次踢飛出去,左右看了看,提起了旁邊的椅子,往外走了出去。

無魂之物可以觸碰到他們,出去咣咣咣就往他們身上打了起來。

“陳先生,別打了,他們畢竟是尚書。”那女官在我打了將近一分鐘後才提醒我。

剛好這個時候定身咒也要失效了,我放下了椅子,他們兩人能行動了,哀嚎痛呼了起來,馬上對我喊道:“陳浩,我要殺了你。”

堂堂兩個尚書,位高權重,竟然被我這麼一個毫無身份的人給打了,換做是誰都受不了,現在他們殺了我的心都有了,還別說,之前我只是運氣好才能得手,要是他們兩個認真起來,還真不大好對付。

陳文此時邁步走了進來,他們兩人忙跪了下來,見他們兩人慘狀,問道:“怎麼了?”

這兩人哭訴:“鬼帝,我們來傳達消息,您弟弟不分青紅皁白就毆打我們,您可一定要爲我們做主。”

陳文看了看我和那女官,低頭問跪在地上的兩人:“你們兩人是尚書,他打你們兩個人?”

九轉神龍訣 這兩人十分不好意思,不過還是答應:“是的,是的。”

陳文又問那女官:“陳浩打他們了嗎?”

“打了。”那女官竟然說了實話,我瞪了她一眼。

陳文恩了聲,再次低頭問這兩個尚書:“身體打出問題了嗎?”

我只想安靜的畫漫畫 這兩個尚書目光漸漸改善了,因爲陳文說話太溫柔了,他們肯定認爲陳文會幫他們做主,或許跟他們預料的不一樣,所以有些發愣。

“那倒沒有。”這兩人猶豫了一下。

陳文面色嚴肅說:“那你們還說什麼?給我滾,少在我鬼帝宮礙眼。”

這兩人愣住了,這纔是陳文的真面目,之前在閻王殿應該就有見識的,那件事情出了名的不講道理,現在也一樣,馬上應是,然後一瘸一拐離開了鬼帝宮。

陳文走了進來,坐在了上面的椅子上,沉默了一陣,他應該已經知道消息了,我說:“轉輪王我不稀罕,在陰司掛這麼一個職位,我可以在陽間得到同樣價值的東西。”

陳文卻搖搖頭:“他搶先我一步,不過我想要的東西就一定要得到,明天隨我一同前去,我說過要給你什麼,就要給你什麼。”

陳文這話很認真,我只能說好。

……

在鬼帝宮歇息一陣,也不知過了多久,房間悉悉索索的聲音將我驚醒,睜眼看,卻是那個女官正在給我準備衣物,絲毫沒有男女之別。

我坐起身來,看她動作嫺熟,問道:“你不會覺得彆扭嗎?萬一我什麼都沒穿多尷尬。”

那女官面色不改:“你可以把我當成男人。”

“可是你是女人。”我站起身,前去拿衣服。

她說:“我幫你換。”

我只得平擡起了雙臂,她將這身古代衣物全都穿戴在了我身上,同時回答說:“鬼帝都沒曾在乎過。有朝一日,你如果到了這個位置,你也要習慣,鬼魂只是活人和強大的人的玩物和工具而已,工具是沒有性別的,也是沒有尊嚴的,你不用在乎我們的感受。”

我看了看她,問道:“我哥對你不好?”

女官嫺熟幫我束上了腰帶,動作就好似機器一般,熟練得很,以前沒少做這樣的事情,束腰帶同時說:“鬼帝對我很好,不過從我剛來這裏開始,就是我幫鬼帝更換衣服,鬼帝就從來沒有在乎過男女之別,你也不應該在乎,你應該跟他一樣強大,無論衣食住行,都應該向他那方面發展,至少他沒曾把我當成女人。”

穿戴完畢,陳文從門外走了進來,也同樣身着漢服。

女官對陳文行禮:“鬼帝。”

陳文淡淡恩了聲,隨後對我說道:“走吧,酆都城參加上任大典。”

我深吸了口氣,跟隨陳文一同離去了,在鬼帝宮外,有巨大輦車等待了,上次那些閻羅出現在陽間的時候,也是這種輦車。

輦車仿照的是秦朝的模式,不過牽引輦車的不是馬,而是九頭碩大無比的白色老虎,前面還有百十個陰兵等待。

陳文出來,陰兵下跪:“參見鬼帝。”

原本趴在地上的白色老虎也都站了起來,我問:“陰司都是在哪兒弄到這些東西的?”

陳文回答:“陽間死掉的東西都會到陰司來,很多稀奇古怪的東西,你根本沒見過,等你以後有機會了,可以自己來見識一番。”

跟隨陳文上了輦車,直接往酆都進發。

酆都殿是碩高的大樓,十殿閻羅全都身處其中,在酆都殿外,有上萬平米的開闊之地,平時由重兵把守,不過,今天人全都撤走了,沒有重兵,只有外面的陰魂,以及陰司的各大官吏將軍。

我們到來,這些人自行讓路。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