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火很弱小,就像會隨時熄滅一樣。但是它卻在傀儡的身上頑強的燃燒着,一點一點的吞噬者傀儡。燃燒近十分鐘後,嬰火還是和之前一樣的弱小,但是房間之中的八頭聖級傀儡已經消失不見。

“還好嬰火有用,不然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風愈嘆了一口氣,走近房間,“問題這到底要怎麼辦啊?傀儡都死完了,爲什麼還沒有通道出現。我被耍了吧,我絕對被耍了吧?”

整個通道不斷迴盪着風愈怒吼的聲音,彷如一個魔神在耳邊低吟一般。

暴怒之下的風愈,拿出了赤霄劍,不斷劈出紅芒,轟擊在牆壁之上。轟隆自身不斷響起,整個房間不斷震動,彷彿隨時會塌陷一樣。

而無論風愈發出多強的攻擊,都無法打通那些牆壁。更讓風愈惱火的是,那些牆壁居然還會自我修復。只要他的攻擊停下,不到十分鐘就能夠完全恢復過來。


就算他將嬰火釋放出去,嬰火消耗的速度還比不過牆壁恢復的速度。

亂髮了一同脾氣,風愈冷靜了下來,看向腳下的地板,“三面牆壁沒戲,那地面還有天天花板,總不會也……”

赤霄劍劍身清顫,一絲若有若無的輕吟從它身上發出。劍身微微發紅,像是在吞吐紅芒一樣。恍然間,劍身大亮,嚇得小藍閉上了眼睛,不敢去看。

轟隆一聲,整個武神墓都發出劇烈的搖晃,就像是遲暮的老人。

小藍睜開眼睛之後,看了一眼眼前的房間後,怕怕的看着赤霄劍。只見這一擊之下, 萬界逍遙仙帝 。原本幾十平方米的房間,硬是變成了數千平方米。而那些自我修復的能力,似乎已經被風愈完全破壞了。

而在風愈的腳下,是一條已經被毀壞的通道,在碎石的阻擋下無法前行。

風愈渾身紅芒一起,那些擋在他身前的碎石,直接化作了灰燼。

進入通道之後,是一個巨大的行宮。行宮的中央,是一個六星芒陣。不管是做什麼用的,反正風愈是看不懂。而在四周似乎是和六星芒相對應,是六根巨大的石柱。

每一根石柱之上,都鑲嵌着上百顆聖獸的魔核。在石柱的最上端鑲嵌着的魔核,更是散發着恐怖的魔力波動。

“那些魔核,應該是神級魔獸的魔核吧?”風愈看着那些還散發着魔力波動的魔核,覺得他自己似乎看到了不得了的東西,“還是早點離開這裏吧,總感覺自己會……”

只是他還沒能後退兩步,一個聲音在他的身後響起,讓他感覺到有點熟悉,“這位朋友,我是神聖帝國的奧比,這裏有一封信,希望你能夠幫我……咳咳……送到神聖帝國……咳咳,去。”


聽着奧比咳嗽的聲音,風愈想起來了,“原來你就是當年那個小鬼騎士啊,我說你的名字怎麼那麼熟悉,原來是你啊。”

風愈說着奧比聽不懂的話,讓奧比疑惑不解,“不知道這位朋友……咳咳……我們以前認識麼……咳咳。”

風愈四處望着,想要找到奧比所在的地方。不過他翻遍了這個房間,根本就找不到那裏能夠存在人,“話說小鬼,你現在在哪裏?”


“這位朋友,我就在你正前方,不過你是看不到我的……咳咳……這裏……咳咳咳咳……”奧比咳嗽的越來越厲害,似乎只要再多說一句話就會下去領便當一樣。

“在我正前方?”風愈看着前面的牆壁,確定沒有什麼危險之後,走近前去摸了一下,“你是在這裏面?”

“是……咳咳。”奧比不斷的咳嗽着,“不知道這位朋友,我們以前認識麼?”

“我還記得你這個小鬼,就不知道你這個小鬼還記不記得我了。”風愈仔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牆壁,和之前那個房間一樣,擁有自我恢復的能力,“還真是麻煩啊。”

嬰火根本就沒有辦法將之燒開,而不知道這個有多厚,風愈又不敢全力攻擊。想起百多兩百年前的那個小傢伙,他還是滿喜歡的。

奧比雖然傻了點,但是性格還是不錯的。哪怕已經過去了一百多年,風愈認爲他的性格不會這麼容易變。

“你怎麼會被困在這裏面?”風愈無聊之下,在四周開始大量起來,“聽說你在這裏被困了近百年了吧,你早就成爲了武神,怎麼會被困在這裏面?”

“我已經被困了……咳咳……一百年了麼?”奧比的語氣之中帶着點緬懷,看着這個看不見自己的少年,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親切。

風愈一邊等奧比的話,一邊看着四周。他發現,這個六星芒魔陣,似乎有着吸收魔力的效果,“我說,你該不會是發現了這個禁魔谷的祕密,所以才被某些人困在這裏的吧?”

他指着地面上的六星芒魔陣,對着牆壁中的奧比說道。顯然他也發現了禁魔谷的祕密,所以纔會這麼說。

奧比沉默了一會兒,對着風愈說道,“沒錯,就是因爲我發現了這裏的祕密,所以纔會被困在這裏。”

風愈這有些驚訝了,奧比居然能夠一口氣說完一句話,還不帶咳嗽的,“難道剛剛的咳嗽都是裝潢出來的?”

風愈的低語奧比聽不到,後者卻是在說他進來這裏之後的經歷,“當初我們三十個武神接受了光明教廷的囑託,一起來調查禁魔谷的真正原因。畢竟禁魔谷實在是太神祕了,出現在大陸已經幾萬年之久,卻沒有人能夠將其中的祕密調查出來。而往年也有過許多次探索,但是無論派出來的人有多強,都沒有人能夠活着離開這裏。

而我們這一次,足足有兩名尊者帶隊,卻是……”說道這裏,奧比露出了一個艱苦的笑聲。

“等等,傳說不是隻有你自己一個人,怎麼又是三十個武神,還帶上了兩個尊者?”風愈疑惑了,雖然不知道這個世界的武神和尊者到底算什麼層次的強者,但是聽到這裏,他倒是對之前聽到的傳說感興趣了。

很快奧比就將他的疑惑給解決了,“那是爲了掩人耳目。畢竟在明面上,武神的數量不多,整個大陸的武神不會超過一百個,這是尊者協議裏面都有寫明的事情。現在突然出現二十多個不知名的武神,你說這個世界會怎麼想?”

風愈聽到他的話,也明白其中的關鍵。就像是魔獸森林裏面一樣,裏面的聖級神級魔獸,絕對不少於萬這一個級別。雖然魔獸森林夠大,但是如果真的能夠在武力上碾壓其他的種族,它們又怎麼可能只在魔獸森林裏面?

“來到這裏之後,我們發現了兩條路。一條就是你走的哪一條路,那裏的傀儡太過古怪了。殺了一次就復活一次,殺了一次就復活一次。殺到了最後,居然出現十頭神級的傀儡。而我們用三個同伴重傷作爲代價作爲交換,纔將那十個傀儡擊殺。

而簡單休息一下之後,我們就嘗試着在房間裏面尋找出路。但是無論我們怎麼找,都找不到通向這裏的路。哪怕集合我們二十多個人的武力,都沒有辦法將那個房間轟開……”說道這裏,奧比停了下來,看向了風愈。

而風愈此時正看着那些魔核雙眼發光,根本不曾搭理他。這些魔核,每一個可都是價值連城的物件。雖然他不需要,但是別人需要啊。再說以後見到什麼想要的東西,也可以用這些魔核交換。畢竟這些魔核,可都不是什麼大衆貨啊。

“禁魔谷產生的原因,就是因爲這個魔陣吧?”風愈眼睛閃過亮光,“不知道這麼做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奧比看着那個不過十八歲的身影,心中感慨無限。雖然到了聖級之後能夠保持容貌,衰老的速度大大緩慢,但是絕大多數的武者法師,都是四十歲才能夠成爲聖級。而哪怕被成爲百年難得一見天才的他,也用了二十三年的時間,才成爲聖級。可是眼前這合格不過十八所的少年,居然已經是一個神級的武神,甚至超過了尊者的實力,這樣太過難以讓人相信了,根本就不是人。


只有魔獸之類的神級,聖級,纔不會出現容貌上的變化。但是風愈身上,根本就感覺不到任何魔力的波動,雖然也感受不到鬥氣,但是他能夠肯定,風愈絕對不是一個魔獸。

這樣的事實,只要是一個人都會驚訝到吧?不過想到自己被困在這裏而發生的事情,他也想通 了,其實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整理了一下語言,他再次對着風愈說道,“當我再次醒過來後,就發現自己被困在這個牆壁裏面。剛剛醒過來的時候,我不斷的呼喚着,想要找到同伴。但是隻有我的在這裏面迴盪,我以後所有人之中,只有我活了下來。

之後我就停止了呼叫,不斷攻擊這裏眼前的這一面透明的牆壁。但是無論我怎麼攻擊,這道牆壁都轟擊不開,反而有一種越打越堅硬的錯覺。更讓我驚悚的是,我的鬥氣居然被這一扇牆壁吸收了,被傳送到那個魔陣之中。

你看到的那些魔核,那個魔陣,就是靠着我們這些武神的鬥氣來維持的。

我不知道過了多久,只看到後面又有幾個黑衣人走了過來,當聽到他們的對話的時候,我才知道,這一切都是一個拳套,一個爲了獲取我們武神的實力,過來當成養料的圈套。”

“當成養料?”風愈驚訝的看着身後的牆壁,他也驚訝了。

“是的,就是養料。”奧比說道,“這個魔陣的作用,其實是用來吸收武神墓附近的魔力,用來人工培養法神的基地。”

“人工培養法神?”聽到奧比的話,風愈震驚了。估計被任何人聽到這句話,都會被震驚到吧?

世界上最強的法神,居然能夠人工培養,量產。如果讓那些知道自己沒有能力成爲武者法師的人知道,他們有能夠快速成爲法神的機會,有誰能夠做的定?

“沒錯,人工培養。”奧比說道,“在被困在這裏的這些年之中,已經有三批法神被培養出來了。不過那些人卻空有力量,沒有境界,根本就沒有辦法走的太遠。而他們的壽命,連一個九級鬥士都閉不上。

而每一次培養法神的時候,都會抽取我們這些武神的鬥氣。前一段時間,哪一個尊者也因爲鬥氣衰竭,失去了。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人,只剩下我一個人了啊。我恨,我恨我爲什麼這麼弱,爲什麼我無法變強。”

聽到奧比的哀嚎,哭泣,風愈完全沒在意,而是目光灼熱的看向場中的魔陣,“他們一次性製造的法神,有多少個?”

奧比聽到風愈的文化,愣了一下回答道,“一次在五百個左右吧。”

“一次五百個,一次五百個。”風愈心頭火熱,看向了在他肩頭睡覺的小藍。

對於魔獸來說,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它們能夠無限吸收魔力,根本就不會出現境界不足的情況。畢竟哪怕是在睡覺之中,它們都能夠吸收魔力來增強自己。

不過很快,他就放棄了這個念頭。現在速成一個神級魔獸是不錯,但是這樣小藍的潛力就相當於被耗盡了。哪怕他有靈氣,他也沒有那個把握能夠讓小藍安全的接納那恐怖的魔力。

“算了,我還是吧這些魔覈收就行了。”風愈看向那些魔核,眼睛發出憤怒的怒火。空有寶山不能帶,那是多麼悲慘的事情?

“你要收掉這些魔核?”風愈的話讓奧比愣住了。這些魔核,可是和這個魔陣連接在一起的,如果想要得到這些魔核,就必須要將這個魔陣破壞掉。

他們三十個人,裏面還有兩個尊者都沒有辦法……“是了,他或許能夠把?”看向風愈身後的那個房間,奧比突然又覺得,他們這些人做不到的事情,他卻十分有可能能夠做得到。

“對了,你就沒有什麼想說的?”風愈沒有急着去破壞魔陣,而是看向了奧比。

“我?”奧比有些迷茫,“我現在只希望你能夠將這裏的事情帶到神聖帝國,告訴我的……”

聽到奧比的話,風愈直接打斷,“切,這麼麻煩的事情我纔不去做,要做你自己去做。我可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幫你做這些事情,真是的原本還以爲這裏用能夠讓我……又浪費了不少的時間啊。”

風愈嘆了一口氣,走到了那個魔陣的中央,“你現在恢復一下鬥氣吧,等下我把你救出來。”

他撤去了靈氣罩,瞬間就感覺到自己魔核中的魔力被抽取一空,只剩下一個空核,“嘖,不知道這裏的運轉方式還真是麻煩。”

雖然他主修的是靈氣,但是魔力被突然抽空,對他來說還是有點難受的事情。

這個時候,在牆壁之中的奧比卻驚訝的吼了氣啦,“魔武雙修,居然還是法聖?”

風愈的情況讓他如何不驚?這個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魔武雙修的可能。

魔法師的魔力之源,鬥士的鬥氣之源,鬥士仿造魔獸的魔核而修煉出來的,到現在雖然有了自己的體系,但和魔獸的修煉方式卻沒有多少區別。

魔法師利用精神力吸收魔力,在腦海之中開闢魔力之源,開闢成功的人,才能夠成爲魔法師。

而鬥士,則是激發自身身體的潛力,將之形成如同魔力一樣的能量。這種能量被稱爲鬥氣,將鬥氣匯聚起來,在丹田之中形成一個鬥氣之源。

而鬥氣之源,和魔力之源,是兩個根本不能共存的東西。若是在六級之前兩者還可能共存,但是七級之後,兩者都會發生變化,極度排外,另一種絕對沒有在存在身體之中的可能。這是數萬年無數次實驗而得到的結果,沒有任何例外。哪怕是再天才,也無法打破這個詛咒。但是現在,他居然看到了一個武神還是一個法聖,這如何讓他不震驚?

若是風愈不僅是武神,還是法神,這樣奧比還有可能接受,但是兩者完全不在一個級別……

“不要這麼大驚小怪的好不好?”風愈聽到奧比的叫聲,嚇了一跳,“真是的,現在的小孩子怎麼就不知道體諒體諒老人呢?”

奧比閉上了嘴,死死的看着張博的身影。

張博閉上了眼睛,感受着周邊幾乎不存在的魔力。精神力釋放到最大程度,隨後一個紫色的小人,在奧比驚悚的目光之下,從風愈的腦袋之中鑽了出來。

小人左看看,又看看,上看看,最後又盯着萎靡 的趴在風愈肩頭的小藍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

小人隨手一指,一道紫紅色的光芒衝向風愈的正上方,在那裏,正好有一個微小的凸起。

說實話,小人也不知道那個凸起是做什麼用的,只知道,這是唯一一個有可能是啓動魔陣的按鈕。嗯,在他心裏面是這麼認爲的,至於會有什麼樣的後果,那就不是在他考略的後果內了。

而似乎是被他蒙對了,按鈕凹陷下去之後,那些魔核開始散發出強烈的魔力波動。一道五顏六色的魔力旋風在風愈的四周形成,恐怖至極。小人一個站不穩,從風愈的頭上掉了下去。他死死的抓着風愈的頭髮,讓奧比看到後,下意識的抓緊自己的頭髮,彷彿小人抓的就是他的頭髮一樣。


“嚶”的一聲,小人發出一聲悲鳴。他抓不住風愈的頭髮,整個人被吹飛了。成螺旋狀在空中不斷飄蕩,最後啪的一聲,砸在了天花板之上。整個笑臉被撞得變形了,配上那嬌小的身軀,可愛無比。

而再看處於魔力風暴中心的風愈,他此時就像是一個魔神。萬法不動,他的額頭突然發亮,那些五顏六色的魔力風暴像是找到了宣泄口,向着風愈的額頭之中匯聚而去。

此時風愈就像是變成了一個魔力的垃圾桶,有多少就吸收多少,看的奧比心驚肉跳,生怕風愈會因爲魔力過多而突然爆掉。他每多吸收一份,奧比就心驚一分。要知道,這可是能夠製造五百名法神的魔力啊,現在就被風愈一個人吸收掉,讓他如何不驚心?

而魔力風暴被風愈吸收之後,那個貼在天花板之上的小人落了下來,只是他的臉已經癱了。但是還沒等他恢復過來,他又掉進了風愈身邊的風暴之中。

小人就像是暴風雨之中無助的小舟,在風愈的四周不斷旋轉着。他的眼睛已經變成了蚊香狀,就像是暈到了極致。

不知道過了多久,風暴終於停了下來。小人落到地上,七扭八歪的在地上走着,已經分不清上下左右了 風愈睜開了眼睛,看着地面上碎成一地的魔核有些可惜。這可是價值連城的東西啊,“真是浪費啊,着麼多魔核,夠我用多久了啊?”

不過相對的,再次看向額頭的魔核,此時從原來的單一火紅色,變成了五彩繽紛。

“還好是看不到的東西,如果頂着這麼一個東西在外面走,不得被當成怪物看待?”風愈看了一下正在沉睡中的小藍,笑了起來,“不知道會不會有影響?不過只是提升一級,應該沒有多大的問題吧?只要以後多鍛鍊就行了,應該吧?”

不過他又埋怨起來,“ 不是說能夠製造五百個法神麼?怎麼我吧這裏的魔力都吸收完了,現在還是聖級巔峯?”

風愈看向奧比所在的地方,有些幽怨。在他看來,他起碼能夠藉助這一次的衝擊,嘗試衝擊法神巔峯。可是現在卻還是在法聖巔峯,和他估計的差太多了。而且他修煉出元嬰之後,境界之上就比一般的神級強太多了,所以他纔敢這麼做。若是其他人學他這樣做,不被撐爆就不錯了。

不過讓他意外的是, 她是勾人小妖精 ,沒有一點的浪費。

而奧比聽着他的抱怨,猛吞口水,因爲太不可思議了。不說風愈接受不了,他也接受不了啊。這麼恐怖的魔力,足夠讓幾百個普通人直接到達法神的境界了。但是對於風愈,不過是從法聖中期提升到巔峯。更加不可思議的是,他居然能夠將所有屬性的魔力都接受。着讓他想起了一個恐怖的種族,罪月一族。

哪怕現在最強大的生物龍族,成年之後也不過是聖級而且。就算其中最強的黃金聖龍,成年之後也不過是神級,距離神遙遙無期。

而傳聞中罪月一族是擁有九條尾巴,一旦成年就擁有與神比肩的恐怖生物。每一條尾巴就代表一種屬性,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種能夠使用所有屬性的生物。它們的實力,比同等層次的神要強大數倍。哪怕比它們強大一倍的神,也難以擊殺它們。

而在數萬年之前,罪月一族以僅僅三百不到的族人,讓近三千萬的神隕落在血月之上,恐怖無比。

奧比心中想起至高神,讓心情不斷平靜下來。不過罪月一族早已經被至高神封印了,再不可能出現超過七級。再加上,風愈身上散發的氣息,是純粹到不能再純粹的人類氣息,根本就不可能是魔獸。

心中這麼想,他鬆了一口氣。而又想到風愈魔物雙修之後,他就更加將那一個念頭丟在了腦後。

“你還要在裏面呆多久?”風愈伸了一個懶腰,對着奧比說道。

“可是……”奧比想說他根本就出不去,而且他現在也沒有那個力量出去。雖然經過百年的時間,讓他在武神的路上再次前進了一步,但是經過百年的消耗,他身上的鬥氣已經不多了。如果不是他身上還藏有一個保留有食物的空間戒指,他早已經因爲鬥氣被抽取而死去了。不然就憑他當初步入神級不過五十年的時間,怎麼可能比一個尊者活的還久?

“有什麼可是的,現在這裏變成這個樣子,那些神祕人,嗯神祕人肯定會發現。”風愈,滿不在乎的說道,“他們一來,你肯定活不了。而且就現在的情況來看,你也不一定能夠等到他們來這裏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