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辰輕輕一笑,現在他自己還有一大筆錢,對於這個問題還真不怎麼在意,能回本就行了。

「看來董事長這次去媽港的收穫不錯啊。」楊欽聽出姜辰話里的意思,不由得滿臉笑意。

「什麼意思啊?」高娃有點不懂楊欽在打什麼啞謎。

「你是豬嗎,剛剛辰娃子他都說了,除了這個合同,他還搞到錢了。」黎胖子也反應過來了。

「說了嗎?我怎麼沒聽到。」高娃一懵。

「我跟你說個鎚子,腦袋裡都是漿糊。」黎胖子翻了個白眼,逗得姜辰一樂。

「好了好了,今天蘇家那邊應該就要來人了。我們把滯在手裡的新能源產品全都賣出去以後,邊準備大刀闊斧的剪掉那些多餘的經營項目了。」

姜辰出聲打斷了黎胖子兩人的拌嘴,安排起接下來的事宜。

「這個你放心吧,你當初說的時候,我就在慢慢動手了。現在已經拿掉一些不賺錢的項目了。」

黎胖子一臉認真的回答道。

「不光要拿掉那些不賺錢的項目,另外那些跟我們公司接下來發展方向不符的項目也都要摒棄。尾大不掉對公司的發展不利。」

姜辰一臉嚴肅的看著三人,這將有關公司的發展,容不得馬虎。 「你放心吧,我們知道該怎麼做。」看到姜辰嚴肅的臉色,黎胖子三人也認真的保證到。

看到三人的樣子,姜辰微微點頭。

「只有精簡了以後,我們才不會被鑽空子。造成這種事情的再次發生,等到公司以後做大做強了。我們在插手其他的項目,那時就能遊刃有餘了。」

姜辰的臉色頗為亢奮,他相信經歷了這次的事情以後,公司絕對會迎來一場華麗的蛻變。

「你們就去忙吧,需要錢的話,過來找我就行了。」姜辰輕聲道。

「是。」三人應道,便起身離開了會議室。

「對了,辰娃子。」黎胖子剛離開會議室,又推開門走了進來。

「怎麼了?還有什麼事情?」姜辰看著去而復返的黎胖子,一臉好奇的問道。

「我是想告訴你,許氏集團現在的股票已經跌落谷底了。許志業現在還沒放出來,你要不要去主持一下許氏集團的事宜。」黎胖子輕聲說道。

「許氏集團?嘿嘿,現在輪到我來收取我的報酬的時候了,畢竟一半還多的股份呢,可不能浪費了。」

聽到黎胖子的話,姜辰才想起還有這件事情,頓時一臉古怪的笑意。

「你要是想做什麼事情,還是儘快吧,銀行好像要申請破產清算了。」黎胖子沉聲道。

「放心吧,我心裡有譜。」姜辰輕輕頷首。

「對了,你笑的是真猥瑣,跟你氣質很搭。」黎胖子吐槽了一句,不等姜辰反應過來,便直接離開了。

姜辰聞言臉上的笑容微微一僵,繼而一陣惱怒。

「死胖子,你是不是覺得最近過得太安逸了?」

姜辰怒罵著追出門去,但是黎胖子已然逃之夭夭了。

此時在蓉城東鴻集團的董事長辦公室里,曾明耀臉色平靜的站在落地窗前,曾永亮則跪在他的身後。

曾永亮臉上的汗珠冒個不停,臉上的肌肉和挺拔的身軀更是在不停的顫抖。從早上趕回來,他便一直跪在這裡,已經跪了一個多小時了。

曾明耀則一直忙著自己的事情,沒有對曾永亮說一句話。

邪皇禁寵:絕世美妃似毒藥 「說說吧,出了什麼事情。」曾明耀的聲音淡淡響起,不夾雜一絲感情。

聽到曾明耀的聲音,曾永亮的行不由得微微一抖。在曾明耀沒有理他的時候,他一直期待著曾明耀能說句話。當曾明耀開口的時候,期待卻頓時沒了,他反而更加惶恐起來。

曾永亮沉聲講述了媽港發生的事情,隨著他的講述,曾永亮只覺的氣氛越來越凝重。眼前的曾明耀身上的傳來壓迫感越來越強,曾永亮只覺的自己越來越難維持身形。

萬古第一戰神 「你是說,除了你之外,其他人全都死了。包括曾永斌?」

聽完曾永亮的講述,曾明耀的眉頭一挑,沉聲問道。

「是……!」 戰雛 曾永亮的頭趴的更低了,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那你還回來幹嘛?」

曾明耀陡然轉過身來,看著跪在地上的曾永亮,臉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眼裡則是一片冰冷。

聽到曾明耀的話,曾永亮的心裡頓時一顫。

「家主,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真的不知道那艘船居然還有全副武裝的人,這次吃了大虧啊。」

曾永亮猛然抬起頭來,一臉驚恐的乞求道。他知道此時的曾明耀已然是動了殺心了。

曾明耀聞言臉上居然浮現出一抹笑容,只是眼裡的冷意讓曾永亮明白,這笑容絕對沒有絲毫善意。

「你不知道?你怕是不太想知道吧!」曾明耀臉上的笑容陡然一收,冷冽的聲音隨即傳出。

聽到曾明耀的話,曾永亮哪裡還不知道自己心裡的小九九,早就被曾明耀猜測出來了。

「家主,我這絕對是最後一次了,你就饒了我吧。」曾永亮開始不停的磕起頭來。

曾明耀轉過身去,不發一言,房間里頓時只有曾永亮磕頭的聲音一直響起。

「你陽奉陰違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以前那些不太重要的事情,你這個樣子,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但是這次的事情,我三番五次的提醒你,沒想到你居然還辦成這樣。」

良久,曾明耀的聲音響起,語氣平淡至極。但是曾永亮反而更加膽寒。

「這次的事情,我不會再給你機會了。回去給你家人道個別吧,免得族人說我不近情面。」

曾明耀淡淡說道,已然宣判了曾永亮的命運。

「家主,饒了我這一次吧,我還可以的。我絕對可以把姜辰給抓回來的。」

曾永亮臉上頓時流露出驚恐至極的神色,不停的磕著頭求饒。

「滾!別讓我動手髒了我的辦公室。」曾明耀冷冽的聲音響起。

曾永亮聞言頓時明白家主已經是鐵了心不會放過自己了。咬咬牙站起身來,步履蹣跚的往辦公室外走去。

「廢物東西!」曾明耀轉過身來看著曾永亮的背影,臉上的殺意再也不作掩飾。

曾永亮渾渾噩噩的離開辦公樓,他知道自己最多活不過一天了;一天過後,曾明耀就會派人殺掉自己。現在就算是想逃也逃不掉,不出意外的話,他現在已經被緊緊盯著了。

「姜辰……姜辰!」曾永亮的臉色陡然猙獰的可怕。「老子要死了,你也別想好過。」

曾永亮回頭看著身後的辦公樓,眼裡的怨毒一閃而逝。

「既然你要活的姜辰,那我就出手把他弄死!」曾永亮呢喃道,臉上陡然升起一股瘋狂的神色。

此時的曾永亮自知難逃一劫,赫然動了出手刺殺姜辰的心思。

曾永亮對自己的身手還是頗為自信,從小習武的他,對付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年,簡直不要太容易。

「現在得想辦法繞過曾明耀的眼線,趕往華陽市,抓住姜辰逼他交出錢來,再幹掉他。」曾永亮暗暗盤算著。

「到時候當曾明耀發現自己失蹤以後,定然會馬上派人來找自己,留給我的時間並不多。」

曾永亮的臉色微微有點難看,他不是沒想過擺脫監視的人以後,便直接跑路。但是與其身無分文的跑掉,過著東躲西藏的生活,還不如賭一把。

萬一自己成功了,那就即報了仇,還能拿著錢在國外過的逍遙。 「喲,這不是許華升嘛!」

姜辰來到許氏集團的董事長辦公室,推門后便看見原本屬於許志業的位置上,正坐著他的親生兒子許華升,頓時一臉驚奇。

「姜辰!」許華升聞言抬起腦袋,當看到眼前的熟人後,頓時一愣,半天反應不過來。

「怎麼,現在你是公司的主事人了?」姜辰走到許華升的面前,臉上帶著一絲古怪,打量著一臉憔悴的許華升。

「你踏馬的怎麼跑進來了,快給老子滾出去。」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看到眼前的姜辰,許華升也沒作多想,便打算直接把姜辰趕出去。

「我怎麼就不能來了,我可是公司的一號股東。公司現在面臨危機,我當然得出來管管才行。而且,你好像沒有資格趕我出去吧?」姜辰輕輕一笑,臉上帶著一絲不屑。

現在的許華升,已經沒了跟自己角力的資格!姜辰對此點分為清楚。

「一號股東?」許華升聞言一懵,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情況。

許華升是今早上被自己老爸的私人秘書帶到公司來的,按照許志業的吩咐,他將暫時坐陣公司。

由於剛來的緣故,許華升對公司的事情還不清楚,並不知道姜辰是公司的一號股東。

「好了,我也不想跟你說那麼多。」姜辰打斷了許華升的沉思。

「許志業因為販毒被抓,估計一年半載是出不來了。而你……」姜辰看了一眼許華升,臉上帶著一絲笑意。「恕我直言,你不是管理公司的這塊料。」

「你胡說,我爸他怎麼會販毒,你踏馬的敢血口噴人。」許華升聽到姜辰的話后,陡然暴怒,站起身來就要動手。

姜辰的臉色微微一凝,眼裡閃過一絲冰冷,對於許華升欲要打人的動作不做絲毫躲閃。

看到姜辰眼裡的冰冷,以及毫無反應的身體。許華升猛然想起在學校的時候,自己是跟姜辰打過的,而且手臂還差點被姜辰給打斷了。

於是心裡一驚,猛然站起的身子微微一凝,沒了動作。

「怎麼不動手了?」姜辰看見本欲動手的許華升猛然止住了身形,頓時一愣。

「我還說等他動手以後,我就可以直接以毆打股東的罪名來剝奪他的權力。沒想到幾天不見這小子居然還有點不一樣了。」

姜辰心裡暗暗想到,完全誤會了許華升。這也是因為姜辰記不得在學校打贏了許華升的事情,故而沒想到這一點。

「我可沒血口噴人,到底事情的怎麼樣的,等到你老爸被起訴了你就明白了。我們現在還是先談談公司的事情吧。」

姜辰咧嘴一笑,自顧自的在許志業對面坐下。

「公司的事?」許華升眉頭一皺。「你想要談什麼?」

「現在公司瀕臨破產,為了我的股權不受到破產的影響。我要求立馬進行破產清算!」

姜辰看著神色複雜的許華升,一臉淡然的說道。

「破產清算?」許華升臉色一沉。「不可能!我不可能讓老爸的心血就這麼沒了。」

「不是我打擊你啊,以你的本事,我不覺得你還有辦法讓公司起死回生。與其公司破產後,你背負一大筆債務。還不如破產清算,說不定還能給你留點錢。」

姜辰無奈的搖搖頭,他實在是不明白許華升哪裡來的自信。盲目自信那叫愚蠢!

聽到姜辰的話后,許華升的臉色一陣難看。確實如姜辰所說,要讓公司起死回生他並沒什麼辦法。

但是他實在是不能忍受從一個家財萬貫的富二代,變成一個負債纍纍的窮光蛋。這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

「踏馬的,老子的事情不要你管,你說你是公司大股東就是大股東了?老子現在才是公司的法人,你就算真是大股東也得聽老子的。」

許華升的臉色陡然猙獰起來,對著姜辰嘶吼道。

「我今天跟你來,不是來跟你商量的,我只是來通知你一下。」

姜辰聽了許華升的話也不生氣,許華升的表現不過是垂死掙扎罷了。

「你要明白,除了你這個公司法人可以提出破產清算外,銀行也是可以向法院申請破產清算的。」

姜辰站起身,輕笑著看著許華升,心中竟有些許感慨。

曾幾何時,自己還需要各種提防許華升,小心翼翼的應對許華升的挑釁。

現在許華升成了姜辰可以隨意揉捏的存在了。

「儘快吧,最多三天時間法院的傳令就會下來,到時候你就算是不想清算,也不行了。」

姜辰往辦公室門口走去,邊走邊說道。

緩步走到辦公室門口,姜辰突然停住了腳步,回頭看了眼臉色難看的許華升。

「本來我是想來落井下石的,但是看在同校一場的份上,我就放過你這一次,希望你不要不領情。」

說完這番話后,姜辰便直接離開。本來姜辰是打算召開一下董事會的。

但是當看到許華升以後,姜辰突然熄了這個心思,現在的許氏集團已經不值得他出手對付了。

姜辰就算是把股權全拋也賺不到幾個錢,乾脆破產清算好了,能得多少是多少。

「艹!」

待到姜辰離開以後,許華升突然怒罵一聲,拿起辦公桌上的煙灰缸,狠狠的扔在地上摔得粉碎。

許華升的胸膛劇烈起伏。少頃,許華升頹然的坐在癱倒在椅子上。

他明白姜辰說的話雖然不好聽,但是確實是實話。

「對不起老爸,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

我在東京真沒除靈 許華升頹然的低下頭來,一向囂張要強的他,此刻居然覺得鼻子發酸,有種想哭的衝動。

對於許華升如今的情況,姜辰並沒有絲毫憐憫。當初是許華升主動沖著自己來的,想廢了自己。

許志業也派人暗殺過自己。對於許氏父子,姜辰除了說一句罪有應得,並沒有其他的看法。

「要不還是去買輛車吧,順便探探東弘集團的底。」

姜辰來到樓下,看著自己騎過來的自行車,微微沉吟道。

對於這個東弘集團,姜辰還是有點懷疑,於是便打算乾脆趁著買車的由頭到東弘4S店去探探。

說做就做,姜辰打定主意后便直接騎上車子,打開手機地圖往東弘4S店趕去。 等到姜辰來到東弘4S店的時候,黎胖子已經在這裡等著了。

黎胖子早就想買車了,所以姜辰特意給黎胖子打了電話,讓他趕過來。

「終於等到你買車了,你看看我這身家百萬的公司經理,天天騎著摩托到處跑,多磕磣。」

黎胖子看到姜辰到來以後,連忙迎上來,嬉皮笑臉的說道。

「你都說你是年薪百萬的人了,你自己掏錢買一輛不就行了,又不是買不起。」

姜辰翻了個白眼,對於黎胖子說的的這番話,頗為不屑。

「你看這些豪車動輒就是好幾百萬,我可捨不得。一般的車子也配不上我的身份啊,要是開著幾萬塊錢的去跟客戶談生意,客戶也看不起我啊,對吧。」

黎胖子咧嘴一笑。真要他掏幾百萬出來買車,目前他還真掏的出來;但是經歷過以前的事情,他現在已經是窮怕了,花幾百萬來買車,他還是捨不得。

「就你理由多。」姜辰一陣無語。「走吧,進去看看。」

姜辰抬腳往4S店裡走去,黎胖子則嬉皮笑臉的跟上。

「歡迎光臨!」

姜辰兩人一踏進4S店,店裡的女店員便一臉微笑的迎了上來。

「卧槽,這裡的豪車還真多,真不愧是專賣豪車的4S店啊。」

黎胖子看到店裡各式各樣的豪車后,頓時一陣驚嘆。裡面各種車型都有,無論是超跑還是商務,無一不是最頂級的豪車。

「兩位先生是要買車嗎?」

女店員看到黎胖子一副沒見過市面的樣子,眼裡閃過一絲鄙夷,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換上一副漫不經心的神情。

姜辰的打扮還是一身普通的地攤貨,黎胖子雖然都是定製的衣服,但是奈何這店員認不出來。故而女店員直接把姜辰二人當成那種來這裡拍照裝逼的人了。

「對啊,不知道你們有什麼好的車子介紹一下。」

姜辰倒是沒多大反應,臉勞斯萊斯銀魅他都坐過了,這店子里的車還真算不得啥。

聽到姜辰的話,美女店員微微一愣,這是真要買車?

「不知道你喜歡什麼類型的車?」

女店員調整了下思緒,臉上重新掛上微笑,看著姜辰問道。

「有沒有FXXK啊,我覺得這個車相當不錯。」

黎胖子一臉興奮的問道,作為忠實的跑車擁簇者,他對這個世界知名的跑車更是格外的喜愛。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