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小白原本只是試一下,卻萬萬沒想到,這黑蓮,居然連佛光,都能夠吸收!

看來,佛和鬼,在某種程度上,本質,是相似的啊。

到了這時候,姜小白也不用顧忌什麼了,管他是佛還是鬼,手中力量捲動,用了數十秒的時間,硬是將眼前的佛靈,吸入了黑蓮之中。

隨着佛像的消失,整個棋陣,發出一陣地動山搖,緊跟着,大地裂開,發出嗆然之聲。

再看時,姜小白已經從棋盤之中,脫身而出,依舊在法空的面前。

只是,法空面前的那個棋盤,已經碎裂,中間有一道巨大的裂痕,從正中破開。

除此之外,上面的棋子,也是碎裂。

而法空,則滿臉憔悴,嘴角隱隱溢出鮮血來。

“施主,果然……強大。”法空的聲音,帶着幾絲沙啞,看着姜小白:“施主不但法力……高強,棋術,也是如此的精妙,老僧,佩服。”

額。

法空這說的,姜小白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準確的說,他還是靠着“作弊”,才破了法空的棋盤。

法空的棋陣,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並不弱於百花陣,甚至比起百花仙子的百花陣,還猶有過之。

只可惜,姜小白之前經歷過一次百花陣,有了經驗,在加上上網查了棋譜,所以居然能夠在短短的時間裏,就把這法陣,給直接破除。

法空身體微微一側,讓出一條路:“既然敗了,老僧也不多言,請吧。”

姜小白也沒有客氣,當即往前走去。

藏經塔,顧名思義,是一座寶塔,而寶塔之中,安置着諸多的經書。

才踏足其中,姜小白便感覺到,耳邊盡是佛經的聲音,此起披伏,一時間,猶如萬佛誦經。

處身於這種環境之下,自然而然,便讓渾身,產生一種飄然的感覺,就好像世間的諸多煩惱、痛苦,悉數忘下。

每前行一步,姜小白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裏面,有一個聲音,在告訴自己:不要走了。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世間萬物,本是虛妄,何必執着?

是心魔。

準確的說,應該是“心佛”。

每個人,都有心魔。

只是正常情況下,心魔是貪、欲、罪等的化身,將人類的某些欲.望,無限的擴大,從而讓人,得不到滿足。

但眼前的心佛,卻能夠讓人,自然而然,對生活的一切苦難、悲傷,都逆來順受,願意承擔下來,以換取來世的安寧。

在這種極端的善念之下,姜小白只覺得每邁出一步,都需要,消耗掉身上,全部的力量。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手背上,黑蓮圖案,自動亮起。

一種黑色氣息,將他籠罩,瞬間,讓他醒悟了過來。

真的有來世麼?

別人,或許有來世,但我姜小白,執掌冥寓,不入生死、不歸陰陽,何有來世一說?

姜小白恍然大悟,一時間,只覺得渾身輕鬆,身體裏的佛障,瞬間破除。

然後,大步往前。 藏經塔,一共有三層。

谷歌的9527 每一層,都是遍佈經書,佛音不絕。

姜小白心智堅定,一路往前,來到第三層。

原本他以爲,這藏經塔的第三層,應該和下面一樣,有個老和尚之類的守着。

但進入一看,卻只見裏面,空空如也。

只有一個小小的石臺。

石臺之上,安置着頁泛黃、僅有半本的經書。

除此之外,並無他物。

姜小白來到這經書的面前,本能感覺到,眼前的經書,有些不同。

經書的名字,是梵文,他看不懂。

想了想,姜小白決定,翻開經書。

手指按在經書的上面,傳來一種祥和、無爭、安然的氣息。

正是佛門特有。

但經書一翻開,姜小白卻吃了一驚。

經書的裏面,並不是梵文經文,而是畫。

沒錯,正是一副副筆墨逼真的山水畫。

每一幅畫,都是一間房子,而每一個房子,都是一個獨特的環境。

有鐵匠鋪,有飯館,有裁縫店,有雜貨店,有藥店,等等不一。

而每一幅畫的裏面,又是有不同的人,或拿着剪刀、或掄着鐵錘、或燒水,等等不一。

但有一點,這些人雖然在各自勞動,但臉上,卻都無一例外,浮現着熱情、安和的笑容。

顯然,他們都很滿意自己的現狀,是典型“安居樂業”的象徵。

他們身上的衣物,並不是現代人的穿着,反而是長袍也有,馬褂也有,幾乎包含了唐、宋、元、明、清數個時期的打扮。

便猶如來自不同朝代的人,忽然之間,在一個地方,彙集了一般。

難道,這本經書,和冥獄一樣,也是具有關押的作用?

而這些人,是被關押在裏面的?

姜小白心中想着,一直翻到最後一頁。

那一頁中,有一個繡樓,繡樓的裏面,有一個女子,身穿古裝,也不刺繡,只是靜靜坐在那繡臺前,愁眉緊鎖。

是秀秀!

只是一眼,姜小白就認出來,這個繡樓之中的女子,正是他一直苦苦尋找的夏秀秀!

在秀秀的旁邊,還站着一個女子,女子身穿白衣,手裏握着一朵玫瑰,手指按在玫瑰的花瓣上,似乎是打算把花瓣摘下來。

是百花仙子。

秀秀和百花仙子,居然同時,被困在了這經書之中!

再翻看時,那經書的後面,便是一片空白,再也沒有其他的東西。

重生夏琉璃 姜小白想要伸手,把那經書拿起來,但他卻發現,眼前的經書,居然重若萬均!

猶如,和這石臺,生根了一般,任憑他如何用力,就是拿不動。

不行!

這經書和石臺,其中顯然暗藏玄機奧妙,單憑依靠蠻力,是沒辦法救出秀秀的。

從經書裏反應的情況來看,秀秀應該是被困在了經書裏,他也不能毀了這經書。

若是毀了,只怕秀秀,也會跟着灰飛煙滅。

只有一個辦法。

是誰把秀秀關入經書的,那麼誰,就能夠把她放出來。

這麼一想,姜小白轉身下了藏經塔。

塔下,法空依舊閉目坐在那裏。

聽到腳步聲,法空緩緩開口:“施主,想必已經找到,想要找的人了。”

姜小白思索了一下,說:“老和尚,你別和我繞彎子了,你就說說,要什麼條件,才能把秀秀,給放出來。”

法空沒有阻止他進入藏經塔,並且讓他見到秀秀,說明,這老和尚,肯定是有預謀和打算的。

聽到姜小白的話,法空搖了搖頭:“請恕老僧無能,無法將秀秀姑娘,從藏經塔中,釋放出來。”

姜小白覺得,這老和尚說的都是廢話,已經在爆發的邊緣,又問:“那誰,才能夠釋放她?”

“阿彌陀佛,只有本寺主持,佛法深奧,才能夠釋放秀秀姑娘。”法空繼續回答。

“那你們的主持,又在哪裏?”

“回稟施主,本寺的主持,已經圓寂了。”

“圓寂?”

法空緩緩開口:“沒錯。在百花山,秀秀姑娘,差點落入帝星之手。

本寺的主持,早已算準帝星舉動,故搶先出手,將秀秀姑娘,利用本寺至寶,般若輪迴經,將她,收入了其中。

但帝星的身邊,有一位強大至極的修士,主持不敵重傷,帶着秀秀姑娘回來白馬寺後,便已圓寂。”

哦?

聽法空的意思,當時,朱厚照也在場?

按照法空的說法,朱厚照當時打算抓秀秀,是主持救了秀秀,然後和朱厚照的一個手下交手,主持重傷圓寂,這纔出現了秀秀被困在白馬寺的結果。

“出家人,不打誑語。”法空說了一聲,目光落到眼前、破裂的棋盤上,說:“施主能夠通過藏經塔中的萬卷經書,心智足以抵抗般若輪迴經。

可將這棋盤拿去,將般若輪迴經,帶走。”

帶走?

姜小白一時愣住了。

就算是傻子,也知道,那般若輪迴經,必然是白馬寺,至關重要的寶物,要不然,也不可能這麼重重守護。

而此時,這個法空和尚,居然讓他把這東西帶走。

姜小白,隱隱猜到其中的一絲意義:“難道,這經書,放在白馬寺,有危險?”

“沒錯。”法空點點頭:“施主可知,帝星,爲何要找百花仙子?”

這個,他之前就聽過,答:“龍脈?”

“沒錯。百花仙子的百花圖,乃是尋找龍脈的關鍵。”法空解釋:“此刻,百花圖,已經落入帝星之手,想必不日,他就能找到龍脈。

一旦龍脈在手,再有皇后的話,陰陽共在,那這個天地,只怕真的,要大動盪了。”

“所以,朱厚照,還回來找秀秀?”

“真是如此,我白馬寺,才佈下重重佛兵,準備攔他。”法空苦笑:“但如今,白馬寺的兩重關口,都被閣下破除,那自然,是攔不住他了。

故,還請閣下,將般若輪迴經收下,依然由你,還守護皇后周全吧。”

果然。

對於安全,姜小白倒是不擔心——只要把這般若輪迴經放入冥寓中,任憑朱厚照有通天法力,也拿不走的。

他關心的,是另一件事。

“那,到底要怎樣,才能夠,把秀秀,從這般若輪迴經中,釋放出來?” 聽到姜小白的話,法空繼續解釋:“般若輪迴經,是佛門至寶,專爲消除人心中的諸多怨恨之意,憎惡之意。

當初,住持見秀秀姑娘,身上怨恨之意太過強大,這纔將她關入般若輪迴經中。

一來,是爲了保護她,防止她落入帝星之手;二來,則是想要消除,她身上的怨恨之意。

而想要從般若輪迴經中出來,同樣,也必須滿足兩個條件。”

“哪兩個條件?”

“第一,她心中的怨恨之意,盡數消散;

有無上佛法大能者,方能開啓般若輪迴經,將其中之人釋放。”

“無上佛法大能?”姜小白不解:“修佛,修到什麼境界,纔算是大能者?”

法空宣了一聲佛號:“佛法,體現在人身上的,除了佛力之外,還有舍利。佛之大能者,即肉身之中,擁有佛骨舍利,是爲大能。迄今爲止,我白馬寺,只有住持一人,修出過舍利。”

這……

法空說完,雙手合十,閉上雙眼,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言盡於此,老僧該說的,都說了。施主若是不滿,儘可斬殺老僧,助老僧,先一步,登西方極樂。”

看着眼前的老和尚,姜小白嘆了口氣。

他雖然恨和尚,關了秀秀,但關押秀秀進入般若輪迴經中的,並不是眼前的法空,他自然不可能,殺了法空給秀秀出氣。

出家人不打誑語,法空應該不會說謊。

解決的辦法,法空已經說了,如果按照法空的說法,秀秀不可能釋放出來。

畢竟,白馬寺千年古剎,才住持一個大能,住持既然已經隕落,其他的地方,哪裏去找佛法如此精通的大能?

但終歸,有辦法的。

冥寓那般強大,大花那般強大,或許,把般若輪迴經,帶回去,能夠找到另一條,救出秀秀的辦法。

姜小白想着,蹲下身,拾起那塊已經裂開的棋盤,繼續往佛塔之中走去。

走過二樓,來到般若輪迴經的面前,對比了一下,姜小白赫然發現,手中的棋盤,和這石臺的凹陷處,居然完全吻合。

他當即拿起棋盤,放在了石臺之上。

就聽到一聲輕響,手中的棋盤,猶如一個蓋子一般,將石臺給蓋住,同時,石臺的周圍,石塊分裂,出現了一個石盒子。

不大,剛好和棋盤大小相似。

盒子裏面裝着的,想必就是般若輪迴經了。

姜小白伸出手,拿起石盒。

石盒的重量,並不重,拿在手中,甚至猶如一個木盒般輕盈。

但打開的話,卻能夠清楚見到,般若輪迴經,就安置在裏面。

隨着石盒被拿走,就見到腳下的石臺,轟然之間,化作陣陣金光消散。

整個藏經塔的三樓,空空如也,再無一物。

與此同時,藏經塔中,之前那無數的佛音梵文、誦經之聲,也是盡數消失,不見了蹤跡。

下了樓,就見到之前的法空老和尚,同樣消失。

原本寶相莊嚴的藏經塔,似乎在忽然之間,失去了法力,變成了佛門之中的普通建築一般。

出了白馬寺,姜小白立即給耿小麗打了個電話,讓她給自己訂機票,隨即返回冥寓。

好在他手中的石盒,也不知是什麼材質製成,居然能夠順利通過安檢,倒是讓他省下很多麻煩。

回到首都,耿小麗已經開車在機場等候。

回冥寓後,姜小白也顧不得吃飯,抱着石盒,直接將其打開,露出其中的般若輪迴經,將其翻到秀秀的那一頁。

令姜小白沒想到的是,秀秀的姿勢,居然發生了變化,她換了一個方向,手裏已經拿着一方絲巾。

房間還是那個房間,而百花仙子,此時則正拿着針線,在繡花。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