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人,秦穆然現在絕對已經被秦霜那凌厲的目光給亂箭穿心釘死在了牆壁上。

秦穆然注意到了秦霜的目光,全身忍不住哆嗦了幾下,雞皮疙瘩都不由自主地泛起了一身。

被秦穆然這麼一提醒,身為秦霜父親的秦衛國也是想了起來,他將目光看向秦霜,慈祥地說道:「小霜,你比穆然也大不了多少,你看穆然都結婚了,你這個姑姑還不結婚?」

「爸,你怎麼突然說起我來了!再說了,咱們秦家又不是我一個人單著,你看看老大,再看看老三!」

秦霜理直氣壯地說道。

原本坐著看好戲的秦文武和秦先兵怎麼都沒有想到會禍水東引,他們都知道秦霜和秦穆然喜歡鬥嘴,但是也沒想到會將他們拖下水啊。

「咳咳!小妹,你瞎說什麼呢!」

秦文武乾咳了一聲,有些尷尬。

「就是,我們能和你一樣嗎?大哥操持整個家族,我是經常在部隊裡面,而且你還是個女孩!你不知道男的越老越吃香,女人越年輕越吃香嗎?等你七老八十了,誰還要你!」

秦先兵看著秦霜理直氣壯地說道。

「怎麼三哥,你還歧視我們女的了?」

秦霜可謂是牙尖嘴利,立刻盯著秦先兵問道。

「我沒有!」

秦先兵反駁道。

「好了!你們別吵了!今天過年,這些事,我們都不要提了,來!一家人一起喝個酒!」

秦衛國看著再這麼下去,自己的這幾個兒女可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連忙制止道。

「就是,來,老爺子,喝酒!」

陸天龍幾杯酒下肚,臉上也是泛起了微紅的酒暈,笑道。

「新年快樂!」

眾人的酒杯碰在了一起,外面也是響起了煙花。

「走,出去看煙花去!」

秦穆然拉起陸傾城的手,便是帶著她向著外面走去。

走出餐廳,來到四合院的露天部分,秦穆然帶著陸傾城抬頭仰望著夜空中的煙花。

有如火樹梨花般的煙花在漆黑的夜空中綻放,將一方天地照亮。

在平常,京城是禁止燃放煙花爆竹的,但是今天,在新年即將到來之際,破天荒的允許了。

無數的煙花,將京城照亮,那美輪美奐的場景,伴隨著節日的喜慶是那麼的舒心。

看完煙花炮竹,秦家眾人便是開始喝起酒來,而李媽則是離開的席位,去包餃子了。

看著電視,吃著面前熱乎乎的餃子,這個年,過的有些不一樣。

秦穆然吃到一半,便是走了出去,開始給龍天正這個老首長打電話。

電話撥了大概十幾秒,龍天正接通了。

「老首長,祝你新年快樂,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秦穆然臉上帶著笑容,祝賀道。

「你小子今天倒是能夠想起我?”龍天正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從聲音中可以聽出,他還是很開心的。

秦穆然是他看著成長起來的,對秦穆然的用心,龍天正可以說比對自己的兒女都要上心。

他是自己最優秀的部下。

「你少做點事情氣我,我就阿彌陀佛了!」

龍天正開了個玩笑道。

「那哪能啊!這不是提前跟你打個電話嘛!等過幾天,我帶傾城去你拜訪你!」

秦穆然直接笑道。

「我看你小子是想帶著媳婦來拿紅包吧!」

「我是這種人嗎?」

「你不是誰是?」

龍天正沒好氣地說道。

「好吧,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就不來了!」

秦穆然無奈地嘆息了一聲。

「你小子敢不來!我家那口子可是已經跟我抱怨很久了,說你回京城來也不去看看她,說你這個白眼狼,當初吃她做的菜的時候可不是這樣子的。」

龍天正笑了笑道。

「都是我不好,老龍,你跟我嬸娘說,過幾天我一定過去給她拜年,到時候我要吃酸菜燉豬肉!」

秦穆然直接不客氣地說道。

「行,我跟她說一聲,這菜管夠!」

龍天正開心地笑了笑。

「好!那我記著了,老龍你先忙,我得給我師父打個電話去。」

秦穆然說著,便是掛斷了電話,然後撥打了老道士的電話。

至於能不能夠撥通,秦穆然的心裡也沒底。 胡籽愣了一下,只見白霧人影散開,化爲無數隻手臂將胡籽包裹起來。

“雖然我現在只有一部分力量,但是拖住你一段時間還是不成問題的!”

白霧中傳來一陣輕笑。

胡籽臉色驟變,感受到自己體內的力量漸漸開始流失,開始不斷地掙扎起來。

可是不論他怎麼掙扎,他的身體總是擺脫不了白霧的束縛,而且隨着時間的增加,他的身體像是灌了水泥一樣,越加的沉重。

“不要妄想地掙扎了,沒有用的!這可是我專門爲你準備的!”

那聲音再次響起,胡籽聽到後漸漸停止了掙扎。

“你到底要第十世做什麼?難道你真的想要第十世來複活王雅婷麼?你要知道那不過一種傳說!”胡籽怒道。

“不,那不是傳說,那是真的!”白霧中傳來幽幽的聲音。

胡籽知道這人一向理智,不會隨便信口開河,所以聽到他的話後,不由心頭一愣,驚訝道:“怎麼可能?他。。”

“冰翎,去找趙小川吧!把他帶回來,我允許你解開封印!”白霧中傳來的聲音打斷了胡籽。

旁邊的冰翎發出一陣詭異的笑容,微微點頭,然後倏然消失在原地。

胡籽神情有些發愣,幽幽的嘆息一聲,放棄了掙扎,頹然道:“你爲什麼那麼執着呢?”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傳說既然存在,那就代表一絲可能!只要有一絲可能性,我便不會放棄!”白霧沉默一會兒後,堅定地說道。

另一邊,趙小川此時吞了骷髏頭和金劍後,身體膨脹了一圈,一個個微型的骷髏頭拖着黑煙在趙小川的身體周圍不斷圍繞着,而在他的身後,那團黑霧再次出現,一張張人臉獸面不斷地沉浮着。

諸葛第一臉色難看,怒視着蘭天,喝道:“蘭天,你強行提升詛咒之子的進化速度,到底想要做些什麼?”

“做什麼?呵呵,詛咒之子可以說是六道輪迴意志的代理人,你說我想要做什麼?”蘭天輕聲笑道。

“你想整合這裏的輪迴碎片?”諸葛第一驚訝道。

“不愧是諸葛世家的後人,果然聰明!”蘭天感慨道:“等我把這貴族學校的輪迴碎片集合後,便會去別的地方收集其他的輪迴碎片!只要我收集到所有的輪迴碎片,組合成六道輪迴後,我就是真正的神明!”

“你妄想,沒有輪迴者的輔助,你根本不可能集齊所有的輪迴碎片!”諸葛第一臉上的黑霧一陣顫抖,大怒道。

蘭天譏笑的看着諸葛第一,沒有回話,但視線卻落到了趙小川身上。

“難道說他不僅是詛咒之子,還是輪迴者不成?”諸葛第一看到蘭天的目光,驚呼道。

“哈哈哈哈~”蘭天沒有回答,但卻發出一陣狂笑。

周圍人的看着天空中的諸葛第一和蘭天相互交談,但卻聽不到兩人說的話,然後便看到蘭天在空中發出一陣狂笑,不由臉上露出了疑惑。

“爸,他們在做什麼?那是蘭校長吧?他那是怎麼了?”歐陽琪琪驚訝的問道。

歐陽凝重道:“兩人相互之間的交談用奇特的鬼道手段遮掩了,所以周圍才聽不到他們的身影,不過從現在的局勢來看,恐怕是蘭天佔了上風了!”

“蘭天佔了上風?那小川呢?小川他是怎麼回事?”郝大寶的聲音響起。

歐陽轉頭,看到賈志文帶着郝大寶走來,而郝大寶一臉焦急地看着歐陽。

“大寶,你沒事吧?”歐陽琪琪見到郝大寶,驚喜道。

郝大寶沒有理會歐陽琪琪,而是盯着歐陽,這讓歐陽琪琪癟起了嘴。

賈志文一臉凝重的盯着歐陽,心中暗自嘀咕:“我果然猜測的沒錯!這貴族學校中隱藏了不少的祕密,這歐陽也不是那麼簡單!”

正當賈志文胡思亂想時,歐陽開口道:“你就是郝仁的兒子郝大寶?”

郝大寶一愣,沒想到歐陽會這麼問,還沒等他反應過來,歐陽繼續道:“你和小蘭什麼關係?”

“小蘭?小蘭是誰?”郝大寶好奇道。

“歐陽若蘭,我姐姐!”歐陽琪琪小聲道,

郝大寶身體一顫,眼中閃過一絲悲傷,沉默了下來。

“果然,你知道小蘭的下落!”歐陽喃喃道,隨即眼神一凝,道:“告訴我,小蘭是不是死了?”

“不可能?姐姐怎麼會死呢?”郝大寶還沒說完,歐陽琪琪驚呼一聲。

“你到底是什麼人?”郝大寶臉上一顫,冷聲盯着歐陽問道。

歐陽扯着嘴角,難看地笑道:“我是小蘭的父親,一個不負責任的父親!”

郝大寶震驚的看着歐陽,半天不語。

一旁的賈志文更是疑惑,關於歐陽若蘭他也是知道的,畢竟歐陽若蘭三年都沒有轉正,還是沒有成爲正式老師的名聲在貴族學校中還是相當的出名。

只是賈志文沒想到的歐陽蘭若和歐陽是父女關係,更沒想到歐陽若蘭和郝大寶之間還有牽扯。

“這郝大寶看起來並沒有我帥啊!怎麼會和歐陽若蘭有關係?莫非這死胖子是個隱藏的情聖不成?”賈志文完全忽視了自己也是個胖子,同時看到郝大寶的表情,心中越發的肯定了這一點。

噗通!

正當賈志文思考時,郝大寶突然跪倒在地上。

“對不起!對不起!我對不起若蘭,我,我是個懦夫!”郝大寶哭泣道,一句句重複道。

歐陽琪琪身體一晃,隨即衝到郝大寶面前,罵道:“郝大寶,你在幹什麼?起來,起來啊!我不要你說對不起!我要我姐姐,告訴我,我姐姐沒有死!她沒有死啊!”

郝大寶緊緊咬着牙齒,雙手緊緊的握着拳頭,任由歐陽琪琪怎麼叫喊,也沒有半點反應。

直到賈志文看不先去,給身後的手下使了個眼色,纔將歐陽琪琪和郝大寶拉開。

“告訴我,沒有死!我姐姐沒有死!”歐陽琪琪哭泣道。

歐陽幽幽的嘆了口氣,原本失去天眼珠的他看起來越發的蒼老。

正當場面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時,一旁的小寶身體一顫,清醒了過來。

“咦?小寶怎麼會在這裏?小寶的媽媽在什麼地方?還有小川哥哥呢?”

小寶醒來,推開旁邊的攙扶的人,迷茫的打量着周圍,驟然看到黃泉上浮現的趙小川,驚喜的大叫一聲,身體化作流光向着趙小川飛去。 電話撥打了過去,足足等待了半分鐘也沒有人接通,就在秦穆然打算將電話掛斷的時候,電話那邊被接通了。

「喂,臭小子,什麼事?」

電話那邊傳來了老道士懶散的聲音,聽起來相當厭惡秦穆然的來電。

「老不死的,今天可是過年啊,我給你打電話拜年,你怎麼一副不情願的樣子?」

秦穆然皺了皺眉頭,有些不爽地說道。

「廢話,老頭子我能爽嗎?我正在嗨皮呢,你丫的一個電話打擾老子的好事!」

老道士聽到這話頓時就不樂意了,直接一頓爆罵。

「額…….老不死的,你也不看看你什麼歲數了,還玩?你的腰還行嗎?你的腎還好嗎?」

不愧為秦穆然的師父,這大年三十的也不忘了出去嗨皮。

只是,他這個年紀……..真的還行?

「怎麼?你小子現在翅膀硬了,看不起為師了?不是我吹牛逼,老頭子我一個人晚上對抗五個都不是問題!」

老道士牛氣哄哄地說道。

「這大過年的,我可不想詛咒你,但是我作為你徒弟還是要說一聲,老傢伙,你可悠著點,你是駐顏有術,可是你的腰子並不是啊!」

秦穆然無奈地說了一句。

別看老道士在其他的人眼中那都是被崇拜的對象,可是他卻是有這麼一個癖好,估計除了秦穆然,其他的人也都不知道了。

「小子,是你飄了還是我提不動刀了?別以為擁有化勁大圓滿的戰力我就拿你沒辦法?在我面前,你永遠都只有跑的份,你信嗎?」

老道士聽到秦穆然這麼說,冷哼一聲,不帶任何掩飾地說道。

「別!您老人家還是好好享受生活吧!」

秦穆然一聽老道士要收拾自己,立刻就不皮了。

雖然他不知道老道士在哪裡,但是真的惹惱了自己這個師傅,那絕對是要吃不了兜著走的。

而且無論是從南宮正還是從葉孤城那邊,秦穆然都不知道老道士具體的實力,他很可能都已經踏入先天之上的境界了。

這麼一尊大佛過來,自己不是被吊著打是什麼?

「小子,昨天晚上我夜觀星象,最近,京城會有一場大麻煩,但願你到時候能夠度過去!」

突然,老道士目色凝重地對秦穆然說道。

「什麼大麻煩?我靠!什麼情況?」

秦穆然聽到老道士這話,頓時就不淡定了。

雖然世界之人不太相信堪輿之術,可是秦穆然見識到老道士的厲害那是萬分相信的。

老道士可以說是算無遺漏,只要他說的,必然會發生。

既然他現在說京城近日會有大麻煩,那就肯定會有大麻煩。

而且這件事肯定跟他沒什麼關係,但是卻從他的口中能夠感覺到會涉及到他。

「天機不可泄露也!老道我告訴你了這麼多,今天怕是要遭受天譴了!不好,我先去找幾個漂亮的小妹妹切磋切磋,讓她們幫我渡劫!不說了,我掛了!」

老道士話音落下,電話那邊便是傳來了忙音。

秦穆然聽著電話里的「嘟嘟」聲,臉苦的跟豬肝色一般。

不過很快,秦穆然就從被掛電話的鬱悶情緒中走了出來,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憂愁。

老道士說了京城會出現大麻煩,那肯定就會有大麻煩,這件事,等過了十二點再跟爺爺說一下吧。

能夠被老道士稱為大麻煩的,定然不是小事,尤其還在皇城,這件事,必定要讓爺爺早知道,早做準備。

回到餐廳裡面,熱氣騰騰的餃子已經上了桌,秦穆然坐下來,眾人都發現秦穆然的神色有些不對勁。

新郎換人做 「怎麼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