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姐出了什麼事……”溫旭不敢再想下去了,急忙打開手機,順着手機的亮光,一邊找尋,一邊不斷地呼喊秦怡的名字,“姐,你在不在這兒?”

夏雨薇坐在那裏,手腳受了傷,雖然行動不便,但還是一邊用目光搜尋秦怡,一邊朝秦怡喊道:“秦老師,秦老師……”

很快,夏雨薇就在洞邊的角落處發現了躺在地上的秦怡,立刻朝溫旭喊道:“親自,我找到秦老師了,秦老師在這兒!”

溫旭趕忙順着夏雨薇指的方向走來,只見秦怡躺在地上,衣服褲子早就沾滿了泥土,目前還處於昏迷當中,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泥人。

溫旭見到秦怡,心裏既驚又喜,驚的是秦怡現在還處於昏迷狀態,不知道她有沒有事,喜的是秦怡現在的呼吸平穩,身上的傷口沒有出血的跡象。

溫旭想去扶秦怡,立馬被一旁的夏雨薇阻止了。

“不要!”夏雨薇大聲叫道,“秦老師現在處於昏迷狀態,我們不知道她哪裏受傷了。如果你貿然去移動她的身體,牽動了傷口怎麼辦?”

“嗯!”溫旭覺得夏雨薇說得有理,便放棄了移動秦怡的打算,準備找些乾草生活。畢竟,只有生出火來才能確保有持續的熱量和光亮,也有效地可以防止蛇蟲的襲擊。

雖然上面下着大雨,但漏到洞裏的水卻很少,除了一些上面的草是溼的外,其他的草都乾燥得很,完全可以作爲燒火的材料加以利用。

“可是,我們沒有打火機啊!”夏雨薇失望地嘆道。

“沒有打火機,我一樣可以打起火來,你幫我拿着手機照亮,在一旁靜靜地看吧。”溫旭眯着眼睛神祕地笑了笑,然後把手機交到夏雨薇的手裏。

夏雨薇撲閃着大眼睛望着溫旭,準備看他是用石頭大火還是用一些奇怪的方法時,溫旭卻把褲腿往上面一拉,赫然露出了一把黑漆漆的手槍,頓時張大了嘴巴。

“別擔心,這只是一把玩具打火槍。”溫旭一邊解釋,一邊把槍從腿上卸了下來,然後再慢慢地操作。

夏雨薇自然不會天真地認爲溫旭手裏的那把槍真的是一把玩具槍,雖然此時對溫旭的身份感到十分好奇,但還是乖乖地閉着嘴,靜靜地看溫旭如何操作。

首先,溫旭打開槍把,把裏面的**抽了出來,然後取出一枚子彈。接着,溫旭摘掉子彈頭,把裏面的**倒在準備好的乾草上。然後,溫旭重新把**裝入槍膛,拉好槍栓。最後,溫旭見槍口瞄準那堆**處開了一槍。

只見子彈擊中那堆**,草上的**頓時就燃了起來,然後又瞬間把這堆乾草引燃,一堆火就這樣升了起來。

夏雨薇看着這神奇的手法,一邊拍手叫好,一邊向溫旭問道:“你是跟誰學的這些求生技能?”

溫旭笑道:“這些求生的技能是我從《十萬個爲什麼》裏面學的。校花同志,你有什麼時間也可以看看,不是每次都這麼幸運,能攤上我這樣一個完美的護花使者。”

溫旭半開玩笑的話稍**淡了些許壓抑的氣氛,夏雨薇剛想還擊溫旭“沒有你,本小姐纔不會這麼倒黴倒在這個破山洞裏來”,但又想到這次事件好像真的不關溫旭的事,完全是自己任性造成的,所以只好把掛到嘴邊的話又重新嚥了下去,靜靜地看着溫旭那張被火光照亮的臉,良久輕輕地問道:“你願意一輩子當我的護花使者嗎?”

我靠,這個小妞這時候來一句這種話,不是在引誘老子犯罪嗎?要知道,老子可是正經人啊!溫旭想到這裏,就當沒聽到夏雨薇的話,轉頭朝昏迷的秦怡望去。

夏雨薇見狀,朝溫旭說道:“你過來扶我一把,我過去給秦老師號脈。”

溫旭這纔想起夏雨薇是藥學院出身的,應該會一些中醫知識,連忙走過來扶起夏雨薇,慢慢地朝秦怡的方向走去。

夏雨薇坐在秦怡旁邊,輕輕地拉過秦怡的手,仔細地把起脈來。

老實說,溫旭雖然身爲中醫大學的學生,但對把脈這種專業知識卻是一竅不通,只是看着夏雨薇時而眉頭緊蹙,時而沉吟思索,心裏也不禁被她的表情牽動着。

良久,夏雨薇才把手從秦怡的手上拿開。

這時,溫旭迫不及待地朝夏雨薇追問道:“我姐到底怎麼樣了?”

夏雨薇白了溫旭一眼,緩緩地說道:“根據我剛纔把脈的狀況來看,秦老師的脈象平穩,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至於她現在還在昏迷中沒醒,我想是因爲她本身就很累,正好趁這個機會休息。”

“還有這個說法?”溫旭張大嘴巴,驚訝地望着夏雨薇。

夏雨薇朝溫旭翻了翻白眼,沒好氣地說道:“怎麼沒有這樣的說法?前不久,電視上報道了一個人遇到車禍,生命體徵各項都很正常,但卻很久都醒不過來。這就是潛意識的自我催眠,也就是他可以醒過來,但他自己不願意醒過來。”

“他爲什麼不願意醒過來?”溫旭接着朝夏雨薇問道。

“或許是因爲他在現實中有不想去面對的事情吧。”夏雨薇說到這裏,輕輕地嘆道,“生命中,每個人都會遇到無奈的事,逃避則是最捷徑的方法。或許秦老師也有她不願意面對的事吧?”

聽到夏雨薇的話,溫旭心裏猛然一震,忽然聯繫到秦怡準備去非洲搞研究的事。


“難道就是因爲姐不願意面對這件事,她纔會這麼一直處於昏迷當中?”溫旭想到這裏,臉上忽然露出了一抹苦笑,“如果這真的是姐的夢想,那自己爲何又要去阻攔呢?或許自己這麼做是因爲關心她,但好像卻成了她的負擔。” 第二百六十二章 被蛇咬了

隨着時間的推移,山洞裏的氣溫驟降,又加上衣服被雨水打溼的原因,每個人都感覺到了寒冷在侵蝕。儘管溫旭努力地把火加大,但還是沒有多大的效果,夏雨薇時不時地打幾個寒顫。

“很冷嗎?”溫旭不小心摸到了夏雨薇的衣服,發現她的衣服到現在還是溼的,不禁對她說道,“要不你把衣服脫下來,我幫你烤乾?”

儘管知道溫旭沒有惡意,但要她在溫旭面前脫光衣服,夏雨薇還是做不出來,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花花的臉上染上一縷紅暈,倒真有點關公的味道。

溫旭不禁把臉板了起來,嚴肅地朝夏雨薇說道:“夏雨薇,現在到了這種地步,麻煩你收起你的矜持和羞恥,ok?這裏這麼陰冷和偏僻,我們能不能出去都還是問題,你就不要想這麼多了。”

夏雨薇知道溫旭說的是大實話,但讓她一絲不掛地面對溫旭,心裏還是接受不了,紅着臉搖頭拒絕。

溫旭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朝夏雨薇說道:“這樣好了!我去做一個架子,你把衣服放在架子上烤,這樣就能遮住你的身體,不用擔心我會偷看了。”


夏雨薇聽到溫旭這麼說,好像也只有這麼一個兩全其美的好辦法了,想了一會兒,輕輕地點頭道:“好吧,就這樣。”

溫旭從身上摸出匕首,把長在牆壁上的小樹枝砍斷,然後剝去上面的枝葉,削成幾根長短不一的竹棒,最後再把它們搭成一個燒烤架,放在火上面。

溫旭試了試這個架子,見搭得還算牢固,便示意夏雨薇可以脫衣服了。

“你……把臉轉過去。”夏雨薇微紅着臉,朝溫旭喊道。

溫旭笑了笑,依言把身子轉向對面,背對着夏雨薇陶侃道:“虧你還算學醫的。難道你以後幫病人檢查身子,也這麼忸怩嗎?”

夏雨薇看着溫旭的背影,心裏倒沒有剛纔那麼緊張了,一邊把衣服脫下來,一邊向溫旭反駁道:“哼!看別人和被別人看能一樣嗎?”

聽到夏雨薇的回答,溫旭頓時啼笑皆非,喘着氣說道:“沒想到你還會算這筆賬。我今天算是看出來了,你們女生也很好色。”

見溫旭笑得這個樣子,夏雨薇就氣不打一處來,連忙反擊道:“廢話!你以爲就你們女生喜歡美女啊?告訴你,我們女生不僅喜歡帥哥,還喜歡美女,兩樣通吃,你們男生敢嗎?”

溫旭一想到兩個男的激情四射的樣子,身上的雞皮疙瘩頓時掉了一地,連忙轉移話題道:“這麼說,你在你們女生中比在男生中更受歡迎了?”


夏雨薇沒想到溫旭會拿她來舉例,一時之間倒不知道怎麼回答了,最後只好把女生的特權搬了出來,刁蠻地朝溫旭喝道:“要你管!”

夏雨薇脫衣服的時候,心裏本來非常尷尬,但經剛纔這麼一斗嘴之後,尷尬之色反而少了許多,並沒有覺得有什麼異樣。而且由於被火拷着,儘管夏雨薇光着身子也沒有覺得有多冷,反而因爲脫了溼衣服,比剛纔暖和多了。

“夏雨薇,麻煩你把我姐身上的衣服脫了。”溫旭說着,又補充道,“脫衣服的時候,小心一些,別碰到她的傷口了。”

“嗯!”聽到溫旭對秦怡的關心,夏雨薇不禁好奇地問道,“溫旭,你和秦老師不是親姐弟吧?”

“不是!”溫旭答道。

“哦!”夏雨薇聽到溫旭的回答,輕輕地應了一聲,便不再說話了,溫旭在外面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良久,衣架上又多了幾件秦怡的衣服。

“溫旭,你也把衣服脫了吧。”夏雨薇在衣服後面對溫旭說道。


溫旭搖頭道:“我就算了。”

“哼!剛纔誰說要收起矜持和羞恥,現在輪到自己就忘了?”夏雨薇此時剛好把溫旭剛纔說的話說了出來,正好報了剛纔的一箭之仇。

夏雨薇見溫旭沒反應,立馬又說道:“行了,行了!你也別封建了,現在非常時期就應該非常對待。你把衣服脫了遞給我,我幫你烤乾了再穿。你放心,就你那幾塊肉,就算放在本姑娘眼前,本姑娘還不屑於看,免得污了自己的眼睛。”

夏雨薇把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溫旭若是再矯情,那就不是男人了,把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遞給了夏雨薇。

夏雨薇從衣服後面伸出手接過溫旭的衣服,一邊幫溫旭掛在火上,一邊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朝溫旭埋汰道:“你這件衣服真的好臭,比你的被子還臭。”

“你們女生不是常罵我們男人是臭男人嗎?我的衣服不臭,還真就對不起這個稱號。”溫旭想到夏雨薇幫自己洗被子的事,不禁笑着問道,“我的被子那麼臭,你是怎麼幫我洗的?”

夏雨薇沒好氣地回答道:“美得你,你還以爲我真的幫你洗被子啊!老實告訴你,我把被子往洗衣機一扔,讓洗衣機洗的。”

說到這裏,夏雨薇又笑着繼續說道:“事後,你知道我用了多少漂**來爲洗衣機消毒嗎?說出來恐怕你不信,所以我就不說了。”

溫旭估計夏雨薇用洗衣機洗被子可能是真的,但用漂**爲洗衣機,那就不太靠譜了。所以也不跟她爭論,順着火光瀏覽起這洞裏的構造來。

火光在洞中發散,不僅把洞中照亮了,還在陰暗的牆上留下了一道道黑影。其中,有一道就是夏雨薇苗條的身影。

夏雨薇的身材非常完美,上下身的比例十分勻稱,高聳的玉峯彰顯着青春的魅力,豐滿的翹臀訴說着成熟的風韻,秀髮如瀑布一般披在腦後,雙手和大腿修長而筆直。

她是那樣的美,溫旭看得有些呆了,始終無法把眼神從她的影子上移開。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黑影卻蓋住了夏雨薇的秀髮。

溫旭轉頭朝夏雨薇背後望去,只見一條蛇掉在牆頂上,正朝夏雨薇吐着猩紅色的紅芯。一股危險的感覺瞬間衝到了溫旭的腦海裏。

“夏雨薇,你不要動,你的後面有一條蛇。”溫旭一邊對夏雨薇說道,一邊從身上摸出了那把鋒利的匕首,做好隨時撲上去的準備。

大部分女孩兒在遇到這種習慣,做出的第一反應就是尖叫。夏雨薇也不例外,她剛開始還以爲溫旭在嚇唬她,把頭轉向了背後,沒想到上面果然掛着一條半米長的尖頭蛇。

“啊……”夏雨薇嚇得尖叫了起來,她此時完全忘記了一個道理,尖頭的蛇都是有毒的,而她這聲尖叫則很有可能遭到毒蛇的攻擊。

果不其然,毒蛇在夏雨薇的尖叫聲中,亮出它的兩顆毒牙,直接朝夏雨薇撲了過來。

溫旭眼見形勢不妙,立刻也朝夏雨薇撲了過去,企圖在毒蛇咬到夏雨薇之前,解決掉這個危險的生物。

溫旭的動作快如閃電,形如流水,直接一刀削在了毒蛇的七寸上,把毒蛇一分爲二:蛇身垂落在地上,而蛇頭卻依然朝夏雨薇飛了過去。

如果你以爲蛇死了,就不會有危險,那你就大錯特錯了。因爲蛇一類低等動物的神經中樞分佈在全身,它們的各個器官單獨維持動作的時間就更長,所以斬下的蛇頭還會出現條件反射,還會把人咬傷。

所以,當蛇頭飛向夏雨薇時,在神經系統的條件反射下,依舊張開嘴,朝夏雨薇的身上咬了下去。

“啊!”夏雨薇發出一聲痛哼,顯然是被蛇咬住了。

“你怎麼樣了,夏雨薇?”溫旭朝夏雨薇問道。

“我被咬了一口。”夏雨薇看着身上的兩個小黑點,意識到自己真的被蛇咬了,一邊對溫旭說道,一邊趕緊伸手擠壓,試圖快速地把毒液給擠出來。


溫旭從那條蛇的樣子來看,判斷出這條蛇很有可能是一條毒蛇,立刻朝夏雨薇提醒道:“那你趕快把毒血擠出來,我去外面給你找一些清水來。”

這山洞是上面有洞,四周封閉的死洞,根本無法找到清澈的水源,溫旭轉了一圈,只得又走了回來,朝夏雨薇問道:“你把毒血擠出來了沒有?”

“沒有,我擠不出來。”夏雨薇低聲對溫旭說道,語氣中透着一股焦急。

“怎麼會擠不出來?”溫旭納悶地問道。

“因爲……因爲它咬在了我那個地方。”夏雨薇小聲地說道。

女生身上有很多“那個地方”,溫旭哪裏知道是哪個地方,沒好氣地朝夏雨薇問道:“那個地方到底是哪個地方啊?”

“是……”溫旭見夏雨薇吞吞吐吐,不禁生氣地吼道,“現在生命攸關,就算咬在了你的大腿根部,你也沒什麼可害羞。”

夏雨薇聽到溫旭的話,臉更紅了,小聲地對溫旭說道:“那倒沒有,它咬在了我的兩胸之間。”

“兩胸之間?不就是乳*溝上嘛?你直說不就完了。”溫旭頓時恍然大悟,心道難怪這個小妞怎麼擠也擠不出毒血來。 第二百六十四章 屬狗的

很快,溫旭就把蛇肉烤好了,洞裏頓時瀰漫着肉香的味道。

儘管夏雨薇剛纔吐得很狼狽,但面對誘人的香味,肚皮還是情不自禁地叫了起來,在寂靜的洞裏顯得格外的刺耳。

看到溫旭臉上泛起的壞笑,夏雨薇惱恨地往溫旭的胸口上來了一拳,視線卻貪婪地停留在那塊焦糊的蛇肉上面。

夏雨薇一動不動地盯着蛇肉,如同小孩兒看到櫥窗裏的洋娃娃一樣,一邊流露出擁有的渴望,一邊明知故問道:“蛇肉是不是好了?”

溫旭狡黠地轉了轉眼珠子,朝夏雨薇說道:“夏雨薇,你知不知道什麼時候你看起來最可愛?”

“什麼時候?”夏雨薇下意識地反問道。

“口是心非的時候。”溫旭笑道。

夏雨薇狠狠地瞪了溫旭一眼,直接跳過與溫旭的爭辯,朝他問道:“蛇肉到底好了沒有?再烤的話,可能全都糊了。”

溫旭看着夏雨薇着急的樣子,不禁好笑道:“剛纔不是和你說了嘛,因爲上面沒有放油,所以被烤糊很正常。不過,只要剝開外面糊了的地方,裏面的肉卻非常鮮嫩。”

溫旭一邊說,一邊輕輕地把糊了的地方剝開,然後從裏面捏下一小塊鮮嫩的肉朝夏雨薇遞了過去。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