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出意外,三十多萬有了準備的聯軍士兵排成的陣線絕對可以防止十萬敗軍的衝擊,當然,只是不出意外的情況下的判斷。

蓬!

就在敗軍已經在慢慢的開始恢復理智,夾在中的一些小隊長開始有秩序的指揮身邊的戰士們組成小隊時,一個個深坑出現在了敗軍的腳下。

正是張小邪用靈氣佈下的陷阱!

雖然陷阱中並沒有加上什麼尖銳的竹刺或者什麼毒物之類具有殺傷力的佈置,但是這許多的陷阱卻是讓已經開始逐漸恢復秩序的敗軍再次的亂了起來。

最可怕的是在敗軍即將衝到三十萬防守隊伍面前的時候,防守部隊的腳下也出現了一個個深洞,將本來鐵桶一般的陣形搞的七零八落。

當然,這也是張小邪故意引動的陷阱。

完全的亂了,一心只想逃離戰場的敗軍狠狠的衝擊着想要攔住他們的同胞軍隊的戰士們,甚至有的無法移動的戰士開始攻擊起攔住自己去路的聯軍戰士。

因爲身後已經傳來了那些彷彿死神的騎兵們的吶喊聲。

一把把長刀狠狠的斬擊在幾乎沒有反抗,瘋狂逃竄着的聯軍戰士身上,闢珀帝國的騎兵們口中發出了一陣陣的嗜血的吶喊,手中的長刀幾乎是立刻的加速了少許。

一場一萬帝國戰士對四十萬宙斯大陸聯軍的屠殺就這麼上演了,而在艾瑪城的城門大開,又是數萬騎兵衝出後,宙斯大陸聯軍的前軍終於垮了。

被親衛軍簇擁着,十位將領都無奈的撤退了。

現在的軍隊已經不是他們可以控制的了,只能希望敵人不敢一直追擊,因爲強大的中軍即將到來。

在讓敵人留下了一萬多具屍體後,追擊的騎兵們才意猶未盡的退回了艾瑪城。

將艾瑪城城牆堆得幾乎降低了四分之一高度的屍堆已經被城裏的平民推倒,就地焚燒。

屍體焚燒的臭味讓城頭上的守軍即使蒙上了布條都無法忍受。

“這次能夠重創敵人五十萬的前軍,讓敵人的傷亡數字達到十萬之巨,而我們只損失了二萬戰士,已經算是大勝”朱可夫元帥彷彿絲毫沒有聞到空氣中那濃郁的屍臭,笑着站在城牆之上,對着張小邪說道。

“但是敵人馬上會派來更多的敵軍,不是嗎?”張小邪望着城下那一座座的屍體之山,感受着城牆下那沖天的怨氣,回道。


“五百萬…”朱可夫臉上的那絲自得立刻的消失:“我們拼死的戰果卻是連敵人的根本都沒有撼動。”

月色撩人,但是無論是艾瑪城中的帝國戰士還是城外駐紮的宙斯大陸聯軍戰士們都沒有心情來賞月。

整整五百萬的大軍,夜晚駐紮所燃起的營火將整個天空渲染的如同白晝。

十位前軍將領垂頭喪氣的在巨大的主營帳中,面對着十位真正的聯軍元帥,默然不語。

丟下了十萬具屍體在艾瑪城,而且還損失了十幾位天使與一個四翼天使,十位前軍將領此刻還能站着沒有被剝掉身上的盔甲被拉到軍師法庭上還是因爲教皇的恩赦。

“看來這個艾瑪城中有大量的敵人援軍,應該是從闢珀帝國的帝都而來”月之國的元帥盯了一眼自己頗爲賞識的前軍將領,對着另外九位元帥說道。

“這麼說來闢珀帝國已經知道了我們的虛實了”飛鳥國元帥微微皺眉。

“恐怕這片大陸的所有的國家的國王都已經收到了闢珀帝國的求援信了”在分列兩邊坐着的十大元帥之上,高坐着一位白髮白鬚的老者,溫軟白玉製成的頭冠和手中那根一人高的白玉法杖無不顯示着這位老者的尊貴身份:教皇:“現在我們必須用最快的速度解決闢珀帝國。各位元帥,你們應該知道光明之神的神諭是要我們在三個月之內統一我們腳下這片大陸。”

“敵人那邊有一位劍聖以上的高手,天使長和天使大人們都是死於他手”十位前軍將領中,月之國的將領小聲的說道。

“放心,明天,將會有六翼天使降臨”教皇嘴角浮現出了一個與他那慈祥面容絕對稱不上相稱的笑容:“我們只需要配合着降臨的天使,佔據這些異教徒的土地,讓他們歸順光明之神的神光之下。”

“明天,一定要拿下艾瑪城!”隨即,教皇嘴角的笑容消失,冷冷的說道。

當第一縷陽光灑在艾瑪城的城頭時,在艾瑪城頭的帝國士兵們赫然瞪大了自己的雙眼,甚至有的士兵開始揉動着自己被薰了一晚上有點酸漲的眼睛,難以置信眼前所見到的一切。

從遠遠的地平面上,密密麻麻的黑點彷彿流動的洪水,朝着艾瑪城涌來。

宙斯大陸聯軍。

整整五百萬的十國戰士!

與現在出現在艾瑪城守兵們的眼前的洪流相比,昨天那五十萬人的前軍簡直就像是一顆大樹上的幾片小樹葉。

很快一個個戰陣在艾瑪城前排的密密麻麻,足有百萬之巨。

而後,十位身着乳白色光芒閃爍盔甲的元帥簇擁在教皇的身邊,乘坐着巨大的白色戰車上,出現在了百萬聯軍士兵的身後。


得到了從神界中來的,可以媲美神器的光明戰甲,十位元帥都帶着滿足的笑容與教皇輕聲的說笑着,彷彿今天只是來艾瑪城郊遊一番。

“他們怎麼還沒有攻擊?”朱可夫看着百萬的聯軍士兵所組成的浩大方陣,皺眉自語道。

“這些聯軍也不是傻瓜,我想他們肯定是在等待着那些天界的天使們來攻破我們的城門,然後再撿便宜”張小邪想了想,肯定的點頭:“昨天的戰鬥已經讓他們知道了艾瑪城現在的實力,那些十國聯軍可並不是鐵桶一般,讓他們當炮灰可不容易。”

“只要城不破,那麼今天我就有把握守住,大祭祀,一定要保住城牆,不然城牆被破的艾瑪城根本不可能撐下去”朱可夫望着張小邪,深深的說道。

“我會盡力”張小邪對於今天會出現多少天使也是心裏沒有把握。

雖然已經到達了外相的中階,但是張小邪的實力也並無法讓他面對太多的六翼天使,除非能夠進階到外相的頂階,纔可能與八翼天使這種終極天使對決。

既然昨天的四翼天使被滅,那麼今天肯定會有六翼天使的出現。希望這次降臨的六翼天使不要太多吧,張小邪心中暗自想到。

一道乳白色的光柱在宙斯大陸聯軍的面前驟然出現,無數的光之花瓣與光幻小天使在光柱內外浮現,一陣陣微弱的吟唱聲從光柱之中飄出,卻讓每一個宙斯大陸的聯軍士兵們聽的清清楚楚。

頓時,所有的宙斯大陸戰士,包括十位元帥都跪拜在了地面,就是教皇也半跪於地,一臉虔誠的望着空中那道巨大的光柱。

沒有人注意到,張小邪的身影悄悄的消失在了艾瑪城的城頭上。

終於,一個有着六隻羽翼的俊美天使出現在了光柱之中。

菲戈馬奇裏!

這位當初與剛剛附身在巫妖之王體內的張小邪一戰,差點幹掉張小邪的六翼天使此刻心內正充滿了一種巨大的優越感。

看着因爲自己而拜服的百萬低賤生命,菲戈馬奇裏那在天界之中一直平靜無波的心緒也忍不住泛起了一絲小小的自得。

萬人之上的這種感覺,真好!

(熱情推薦:**老狼的新作:17k.com/html/bookAbout.htm?bid=24765) 就在這不過千分之一秒的感慨之中,一道微小的金色光點轉瞬落在了菲戈馬奇裏的額頭之上。

弒神之指!

不知道這道直接破開了空間通道的天界光柱會傳送多少天使過來,張小邪直接集聚了身體內接近一半的靈氣,發出了靈門最強的一擊。

轟!

金色光點入腦,頓時爆炸。

就在百萬宙斯大陸上對光明之神最忠實的信徒們的注視中,菲戈馬奇裏這位天界六翼天使,在光明之神所在的天界降臨光柱之中,全身炸開,化爲了最虛無的粒子。

微微喘息着,張小邪身上的隱身之符也被一陣陣的能量波動毀掉,在光柱之旁露出了身形。

一道巨大的神念從光柱盡頭,天界所屬的空間中直掃而來。

幾乎是瞬間就將張小邪的身體掃過,然後收了回去。

後背幾乎被冷汗所侵溼,剛纔掃過的這股神唸的強大讓張小邪心裏幾乎都泛起了一股無力感。

突破天人之境的境界啊,果然不是現在外相中階所可以抵禦的。

已經清楚了張小邪所有實力的神念調動中,三個背後飄揚着六隻光翼的天使與十幾個四翼天使在光柱之中閃現,同時光柱也同時的消失在了空中。

看來這就是所有的降臨天使了。

苦笑着,張小邪手中的誅邪從手中脫手而出,在空中猛然白芒大漲,而同時張小邪的身上也浮現出了三根藍色的符籙與一根紫色的符籙,在空中散發着巨大的符籙之力波動。

哈!

一聲吶喊,也顧不得再隱瞞實力,張小邪身上六隻黑色光翼冒出,巨大的黑暗魔力在身上形成了一股龍形的黑色火焰,手中一個足球大小的黑色光球逐漸壓縮,最後在壓縮到只有小豆子一般大小後,從張小邪的手中扔向了光柱。

幾乎所有的靈氣與黑暗魔力都被抽調一空,巨大的能量呼嘯着將空間撕碎,衝向了三位六翼天使。

三把金色的光劍從三位六翼天使的手中幻出,組成了一個三角形的陣形,揮動着的光劍也同時的組成了一個三角形的光幕,攔在了這三個六翼天使的身前。

剛纔菲戈馬奇裏是因爲連身體內的神力都沒有調用就被張小邪一指毀滅,而現在,三位得到了光明之神神恩的六翼天使合力發出的神力三角盾將誅邪本體帶出的萬道靈氣之劍死死的擋了下來,硬是沒有破碎。

啪!

在誅邪耗盡了所有能量後無力的落下時,三道藍符轉化的,將外相中階的靈氣轉變爲了少量的外相頂階的靈氣,發出了符籙上刻上的高級符籙之術,幾道金色的刀芒閃爍着斬在了三角光盾上,頓時三角光盾發出了一陣劇烈的搖晃,光亮更暗。

最後的一擊是由紫色符籙帶出的無數電弧、風刃和土刺發出,將三角光盾徹底的擊碎。

而所有黑暗魔力所轉化的黑色小球直接越過了三把揮舞攔截的金色光劍,直接讓首當其衝的一個六翼天使汽化。

汽化了六翼天使的黑色小球猛然的爆了開來,將剩餘的兩個六翼天使炸成了兩隻烤雞。

兩個遠遠躲在了一邊的四翼天使迅速的接住了兩個全身焦黑,直落而下的六翼天使,剩餘的四翼天使則是惡狠狠的全身冒出了劇烈的乳白色光芒,衝向了六隻光翼消失,落向地面的張小邪。

吼!

一聲龍吟響起,小龍女化身的骨龍直飛而起,托住了張小邪下落的身體,一口晶瑩的吐息朝着幾個追過來的四翼天使衝去。

小骨與花間風也同時的發出了攻擊,朝着空中的四翼天使猛攻擊。

進攻!

看到十幾個四翼天使將小龍女與花間風和小骨打的連連後退,教皇手中的白玉法杖高高的舉起,大聲的叫道。

十位元帥在巨大的戰車上同時的對着戰車旁的傳令官下達了攻擊的命令。

由宙斯大陸聯軍們組成的人形洪流開始狠狠的朝着艾瑪城衝了過來,而艾瑪城頭也冒出了無數的弩箭,城牆後的投石車也將一個個巨大的石塊放置在了投石車的車籃之中。

一陣悠揚的歌聲在艾瑪城的牆頭響起,正是一邊用手中的紫刺對着空中的四翼天使亂刺的花間風一邊用豎琴在彈唱着。

高級吟遊詩人的增幅歌聲讓小骨與小龍女的身形頓時加快了不少,同時也讓那些受到波及的艾瑪城的士兵們精神大震。


“我們在這裏誕生

我們在這裏懂得懂得生命的意義

當災難侵蝕母親的肌體

我們依然愛你永不分離

真英雄不言敗

萬衆一心凝聚愛的力量

真英雄不言敗

萬衆一心凝聚愛的力量

真英雄不言敗……”

半跪在小龍女背上着勉強站立起來的張小邪在花間風那高級吟遊詩人的旋律引發下,也在口中慢慢的哼唱了起來。

一陣陣澎湃的歌力突兀的從張小邪的身體內涌出,在花間風失聲的叫聲中,小龍女全身晶瑩的骨骼再次鍍上的一層彷彿結晶似的外層,而小骨身上的骨頭也慢慢的變成了赤金之色。

“歌之聖者!”

這是花間風的尖銳叫聲。

吟遊詩人這個職業向來進階都沒有任何的規律,而超越了高級吟遊詩人後的歌之聖者更是隻有在傳說中出現過。

花間風在偶然遇到了一個落魄的吟遊詩人後,在吟遊詩人的說法中是具有極高的音樂天賦,加上花間風希望通過吟遊詩人的那種歌力加幅可以增強自己的實力纔會跟隨着那個賞識自己的吟遊詩人一路上學習。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