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還有什麼資格和月沉在一起?

她的身體已經……已經給了莫晉北,她已經配不上霍月沉了。

她搖頭,表情痛苦無奈:「不,我不會和他在一起了。」因為,我已經髒了。

聽到她這麼說,莫晉北陰沉的臉色稍稍轉晴。

他的語氣緩了緩:「念念,我現在沒有離婚的打算。你莫太太的位置穩得很,你不要胡思亂想。」

他頓了頓,像是做出了最大的讓步一般說:「要是你不喜歡,以後我都不碰那些女人了。」

夏念念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抬眸不冷不熱地看了他一眼,一臉的不相信。

整個T市誰不知道莫晉北的花心風流?

甚至有人說,御尊集團旗下的娛樂公司,就是為了給莫晉北擴充後宮才成立的。

現在他竟然說他以後不碰那些女人?

當她是智障嗎?

夏念念只是淡淡地說:「隨便你。」

莫晉北生平第一次在一個女人身上吃癟,使出的力氣全都像打在了一團棉花上,無處著力。

他就不相信了,一向對女人無往不利的他,會搞不定她!

「少夫人,少爺請您下樓去選衣服。」傭人恭恭敬敬地說。

夏念念蹙眉,莫晉北又想玩什麼花樣?

「少爺說您下樓就知道了。」

自從劉碧麗來帝苑作死後,所有的傭人都知道夏念念這位少夫人在少爺心裡的地位,全都對她畢恭畢敬,小心伺候。

夏念念走下旋轉樓梯的時候,結結實實愣住了。

在大廳里整齊劃一的站了一整排的傭人,每個人手裡都拿著一件最新款式的大牌衣服。

一眼看過去,每一件衣服都精美得讓人愛不釋手,任何一個女人都受不了這樣的誘惑。

莫晉北勾了勾唇角,親熱地摟住她的細腰,得意地說:「老婆,你喜歡哪件,隨便挑。」

夏念念抬眸平靜地掃了他一眼。

心裡想的卻是,這麼大的陣仗,莫晉北做的如此熟練,可見得平常來帝苑的女人不少。

而且這些衣服,恐怕都是別人選過的吧?

夏念念眸光中全都是淡淡的嘲諷。

莫晉北挑了挑濃眉,捏了下她白皙的臉頰,彷彿知道她在想什麼似的,寵溺地開口:「這些衣服全都是新的,剛剛叫人送來的,你看連吊牌都還在。」

夏念念淡淡地說:「我不想選。」

莫晉北黑眸半眯,意外的沒有生氣,只是非常淡漠地開始數數:「一」。

夏念念一聽他數數,立刻全身發顫。

她幾乎是條件反射的,一把從離她最近的傭人手裡把衣服搶了過來。

她上一次鬧絕食,莫晉北那個變態居然數了三個數之後就強了她。

現在她只要一聽到數數,就無條件繳械投降。

莫晉北太無恥了,可這個辦法還偏偏能治得了她。

莫晉北勾起唇角,幾乎是貼著她的耳朵,用只有他們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老婆,我其實很期待你不選,你在床上之後是最聽話的。」

夏念念又羞又怒地瞪著他,手裡的那條高檔裙子幾乎要揉碎!

莫晉北笑得春暖花開,抽出她懷裡的衣服,搖頭:「這件不好。」

他隨手扔給傭人,落選的傭人立刻抱著衣服,麻溜滾蛋。

夏念念又拿起了一條藍色的裙子,莫晉北還是搖搖頭。

一連選了好幾件,莫大總裁都表示不滿意。

最後好不容易選了一件紅色的齊膝連衣裙,搭配了一雙黑色的魚嘴高跟鞋。

不得不承認,莫晉北真的很有眼光。

裙子有一點蓬蓬裙的感覺,配上那雙細高跟鞋,將她的氣質瞬間提升了一個檔次。

莫晉北非常滿意地扣了一個響指,立刻有化妝師上來給夏念念做頭髮和化妝。

造型完成後,莫晉北輕佻地吹了個口哨。

夏念念穿上他看中的衣服,紅衣黑髮,美得驚人。

她本身的五官就很精緻,不需要過多的裝飾,只是打了一層蜜粉和腮紅,再塗上一點唇彩。

她從骨子裡透出來的溫婉端莊,一看便知道是出自有教養的大家閨秀。

這樣的她,比他以往身邊任何一個女伴還要美麗。

「我們要去哪裡?」看著窗外的景色不斷倒退,夏念念忍不住問道。

「你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莫晉北挑眉。

「無聊!」夏念念扭頭不理他。

莫晉北大手將她拉近,親昵地親了親她的唇角:「帶你去個好地方。」

智障!

跟沒說一樣!

夏念念索性不問,閉目養神。

汽車開到了私魅,這個城市最頂級的富豪夜總會,T市最著名的聲色場所。

有人說你要愛一個人,就送他去私魅,因為那裡是天堂。

也有人說你要是恨一個人,就送他去私魅,因為那裡是地獄。

夏念念跟著莫晉北走進私魅。

他顯然是這裡的常客了,門口的服務員見到他立刻恭恭敬敬地行禮:「莫總好!」

莫晉北摟著夏念念穿過一樓的大廳,走過一小段全是鏡子鑲嵌的通道。

走到盡頭的地方,有兩個人恭敬地鞠躬,然後按下了一個按鈕。

聽到一個機械響動的聲音,原本是一片完整的牆面竟然從中間分開了!

夏念念驚訝的發現,原來這裡面別有洞天,甚至裝飾比外面奢華了許多倍。 莫晉北輕車熟路的帶著夏念念走了進去。

裡面的女人,衣服簡直少得不能再少,有的甚至只堪堪遮住了重要部位。

最叫夏念念驚訝的是,這些女人的脖子上都掛著一根像是狗項圈一樣的東西。

上面連著一根皮質的繩索,而繩索的另一端則牽在男人們的手裡。

而那些女人沒有半分的不願意,反而還一臉心甘情願的被男人像狗一樣的牽著走。

夏念念正在愣神,突然路中間衝出來一個醉鬼,一見到她立刻兩眼放光:「好漂亮的美女!」

他從身上扯出來一個連著繩索的項圈,流里流氣就想往夏念念脖子上帶,嘴裡還無恥地說道:「隨便多少錢,你開個價,今天你就跟本大爺了!」

嬌妻女王 「啊!」夏念念嚇得一聲尖叫,想也不想的就跳到莫晉北的身後,還死死揪住了他的衣服。

醉鬼當然沒有得逞,旁邊秒速竄出來兩個安保人員,一把把醉鬼給架了起來,嘴裡還不停地給莫晉北彎腰道歉:「莫總,不好意思!」

莫晉北本來想教訓那個不識泰山的醉鬼,可低頭看到夏念念難得的服軟,像個掉入狼窩的小白兔一樣,緊緊抓著他的衣服。

他突然就覺得心情大好,勾唇攬過她的細腰,在她耳邊說:「靠近點,別跟丟了,不然我可不能保證你的安全。」

聞言,夏念念果然狠狠地打了個寒顫,索性直接抓著他的手臂,再也不敢放開。

莫晉北心情愉快地帶著她繼續往裡走。

再往裡面走了一段,穿過喧鬧的人群,是一部電梯。

上了電梯,直達二樓。

二樓是個賭場,這裡不像一樓的酒吧那麼喧鬧,檔次明顯高了不少。

有一個經理模樣的人,見到莫晉北來了,立刻點頭哈腰地上前招呼:「莫總好!」

說完朝著莫晉北身邊的夏念念掃了一眼,頓了頓,從身後取出一個項圈遞過來:「莫總需要這個嗎?」

莫晉北把夏念念往懷裡一摟,沒好氣地說:「拿走,這是我老婆!」

經理倒抽了一口冷氣,立刻收起項圈,輕輕朝自己嘴巴打了一巴掌,滿臉堆笑:「原來是莫太太!」

說完抬眸偷偷打量夏念念。

莫晉北以前可沒少帶女人來,各種女明星,嫩模都有。

那些女人表面光鮮,其實一個比一個放得開。

全都遵守私魅的規矩,像狗一樣的帶著項圈,給男人牽在手裡。

眼前這位突然說是莫太太,叫經理實在有些意外。

夏念念黑眸低垂,看不清她的表情,不過明顯不高興就是了。

莫晉北湊到她耳邊說:「你不是說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嗎?那麼,歡迎你來到我的世界!」

包間的大門被推開,有幾個男人正在裡面喝酒談笑,見到莫晉北紛紛跟他招呼。

在聽他介紹說是他妻子時,都紛紛打量夏念念。

夏念念被那些人的眼光看得很不舒服,微微不耐煩地說道:「你自己玩吧,我坐著休息下。」

說完她看也不看莫晉北,直接推開他,朝著沙發走去。

「莫總,要打牌嗎?」有人問。

「行啊,今天正好手癢。」莫晉北笑道。

「莫總今天手氣肯定好,你可小心褲子都輸掉了。」有人笑道。

那幾個男人身邊都有女伴,見莫晉北老婆沒跟來,便紛紛把女伴打發到一邊去坐,美其名曰陪嫂子聊天。

夏念念坐在沙發上,和那幾個女人涇渭分明。

莫晉北之前對她說,歡迎她來到他的世界。

呵呵,他的世界就是女人和玩樂么?

她垂眸坐在那裡,一聲不吭。

幾個女人圍在那裡聊天,她們心裡是看不起這位莫太太的。

誰不知道莫晉北出了名的花心,大家都說莫太太早晚得讓位。

夏念念坐了一會兒,覺得有些口渴,伸手打算去拿桌上擺著的乾淨的杯子。

突然有一個女人搶先一步搶過了杯子,輕蔑地看了夏念念一眼,沒有半分誠懇地說著道歉的話:「不好意思,莫太太。」

那女人刻意咬重了「莫太太」三個字,語氣里全都是譏諷的意味。

夏念念微微垂眸,伸手去拿另一個杯子,誰知道另一個女人也有樣學樣的搶走杯子。

桌上剛好放著一壺水果花茶,那女人搶杯子的時候,手臂故意掃過茶壺,滾燙的茶壺啪的一下就落在了夏念念的身上。

「啊!」夏念念被燙得跳了起來,她白皙的腿上立刻紅了一大片。

原本正在打牌的莫晉北一愣,立刻甩了牌,大步沖了過來,想也不想的一把橫腰抱起夏念念往衛生間沖。

他擰開了水龍頭,不住的把冷水往夏念念的腿上澆。

神情裡帶著一絲從未有過的緊張:「怎麼樣?疼不疼?」

還好那壺茶水已經放置了一會兒,溫度已經適中,否則夏念念的腿肯定就完了。

夏念念沒好氣地推開他,臉色倔強地說:「你出去。」

莫晉北臉色沉了下,緊抿著薄唇走了。

他的世界?

呵呵!

還真是精彩啊!

夏念念敷了好一陣的冷水,腿上的灼熱感才好些。

婚色無涯:總裁適可而止 莫晉北陰沉著臉從衛生間出來,視線宛如含著刀片射向那幾個女人:「誰幹的?」

幾個女人哪裡想得到會這麼嚴重?

嚇得臉色發白,沒人敢說話。

「不說是吧?」莫晉北冷冷地說:「叫人送幾壺燒開的開水進來,讓她們當場喝下去!」

經理不敢怠慢,立刻就有人送上來一排剛剛燒開的開水。

這滾燙的開水要是喝下去,非把嘴巴燙爛不可!

幾個女人嚇得把求救的視線投向在場的男人們。

那些男人是和莫晉北有生意往來,但是莫晉北在T市號稱「黑帝」,手段狠辣,向來無情,誰敢招惹他?

這幾個女人自己作死,莫太太縱然不受寵,好歹也是正房妻子,哪裡輪得到她們來欺負?

夏念念走出來的時候,就看到幾個服務員正扳著女人的下巴,在一個個地灌她們喝開水!

「夠了!」夏念念愣了下,立刻出聲制止道。 「老婆,我在給你報仇,她們居然敢欺負你!」莫晉北理直氣壯地說。

夏念念抿了抿唇,冷笑著說:「她們為什麼欺負我,難道你不知道?」

「我……」莫晉北默。

是啊,她們為什麼欺負她?

還不是因為她是不受寵的下堂妻。

莫晉北朝著包廂里的人怒吼道:「看什麼看,通通給我滾出去!」

瞬間,包廂里的人全都散了個乾乾淨淨。

只剩下莫晉北和夏念念兩個人還在倔強的對峙。

「我說了,我以後不碰外面的女人,讓你做名正言順的莫太太,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莫晉北冷冷地說。

這個女人簡直反了天了!

軟硬不吃。

他拿她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夏念念冷笑:「你要我走進你的世界,我來過了,可我根本就適應不了。放我走吧!」

她動不動就說要走,要離婚。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