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睡着的時候,就如一個睡美人,她醒來的時候,那天真的面孔,就如他心中的天使,她就是他心中的女神。

“安,你來了?”小笑躺在那,看着他就站在她的牀邊。

在他進來的時候,她就知道了。在那個男人的身邊呆久了,她總該學到一些警惕之類的東西,包括那個男人的血性,還有殘忍。安城軒站在她的牀邊,她看着他,那面容,那眼神,是她最喜歡的。

“還痛不痛,要不要叫醫生?”安城軒坐在牀邊,扶着她坐了起來。

剛纔進來的時候,他發現小笑在發呆,而且,他很不喜歡她遊離的眼神飄湯在虛無的世界,好象她人在這,但是心好象離得他好遠好遠的。

“不疼了,知道嗎,有你在,真好。”她半躺在那,拉起安城軒的左手,她喜歡握着他的手。

只有十指緊扣的時候,她才知道,原來安城軒一直在她的身邊,不曾離開。 她醒來的時候,心好慌,她在害怕自己會不會失去安城軒。

她一直在想,自己經歷了這麼多,還配擁有着安城軒的愛嗎?或沈說她還配愛安城軒嗎?他是這麼的神李,可是,今天早上看到他與別的女人在一起的時候,她的心很難受,她不想安城軒跟別人在一起,那麼,她要做的就是重新回到他的身邊。

她一定會贏,一定會把安城軒重新要回她的身邊。

“你終於回到我的身邊了,以後只准想我。”安城軒****的語氣在小笑的耳邊響起。他喜歡命令人,在他的眼前的人,是他想珍惜的女人。

他不開口問她這三年是怎麼過的,也沒有問她三年前的事情。在他進入房間之前,李澤給予他的資料,他全部一一的看了。讓他驚訝的是她根本就…三年前的那個,根本就不是小笑,而她爲什麼在三年前消失了,這三年可以和他斷了所有的聯繫。

這到底是爲什麼?李澤在繼續調查中,而他可以無視這一切,與她再度回到從前的時光嗎?

“安,這些年來,真的好想你。”小笑說着,身子往前一傾,她將雙手環住安城軒的腰,頭靠在他雄健的胸膛上,閉上雙眼。

她喜歡貼在他的身上,聽着他的聽跳,那爲她而跳動的心。她不知早上爲什麼安城軒要那樣做,但是,他做是有他的理由,她只要他就夠了。

她倒在他的懷中,腦海裏閃過的是那個男人的身影,她不知道爲什麼突然想到他,他就像魔鬼一樣纏着她不放,不管是現實還是夢。

“爲什麼不問我早上的事?”安城軒問她,知道她的心裏一定不舒服,和她這麼多年,他是最瞭解她的人,她嘴裏不說,但心裏總會想。他不想她在心裏把他抹殺掉了,雖然他現在的心裏也很糾結。

安城軒轉身,爲她披上一件毯子,雖然是秋天,這裏靠山,霧氣比較重,雖然已快中午了,這裏依然有些涼。

在安城軒的懷中,小笑身子有不適合,這個男人太沈靜初了,這麼多年過去了,她的心理和身體上,還是依賴着他。

“我尊重你的選擇,不管你做什麼,我都會在你的身邊。”她依在安城軒的懷裏,微張星眸,悄悄擡起眼,只見安城軒抱着她的身子,閉眼沉思些什麼,而他聽到她的話,只是攬緊她身子的雙臂顯示出他的清醒。

這個男人,永遠是這樣沉迷,也同樣讓她爲他着迷。她伸手輕輕的摸着他的臉盆,下巴長了少沈的鬍渣,他心情不好的時候總是喜歡喝酒,昨晚喝酒了麼?她心疼的摸着他。

安城軒就像是頭高危險性的黑豹,全身上下都散發着罌粟般致命的迷魂力,會讓人不由自主爲他着迷。

而自己,在三年之後當再次見到他時,心是的痛和疼都涌上,還有更多的是對他的思念,她****夜夜在別的男人身下,想着的是他。她以爲這一輩子再也再不着他的時候,突然,她發現她的生命中永遠存在着奇蹟。

“安,可不可以陪我走走?”她很想出去走走,在這裏,她能看到窗外的景色很漂亮,這裏就是安城軒的天地。

她很渴望在安城軒的陪同下,看望着屬於安城軒的江山。只有這樣,安城軒纔會真正屬於她,不管這些年來他有多少個女人,她相信安城軒只會是她的。

對於安城軒對小笑那曾經眷戀、讓他情不自禁的爲她找了藉口,因爲她的選擇,還有事情讓他覺得她是無辜的,但是,疼痛的心總是忍不住沉迷。

“好。”安城軒應着她,他將她橫着抱了起來,小笑環着他的脖子。這麼熟悉的動作,是習慣,是他們彼此最熟悉的感覺。

以前,安城軒喜歡抱着她,走出房間,一路上來到了花園裏,這裏都是安城軒精心設計的,當時按着小笑喜歡的風格,還有喜歡的花種而設定。

阿蘭站在偏廳的另外一處,看着安城軒與小笑這一幕,她輕輕的搖了搖頭,她以爲沈靜初就是這個宅子的未來女主人了,卻沒有想到如今殺出一個女人,聽蒙實說是安城軒心愛的女人。

年輕人,瘋狂過後,以爲愛情是人生最美妙的東西,卻不知在心動過後,其實心淡纔是最真的。

安城軒的心太狂了,卻忘了沈靜初給予他的真實。

安宅的白天,因爲小笑在,因爲安城軒的心,兩個人恩愛的身影成爲了安宅的一道美麗的風景,也爲這增添了曖昧的氣氛,幸福在陽光的在彩光的映襯下顯得充滿柔情,隨處都可以感受到幸福的氣息四處瀰漫。

小笑站在高高的陽臺上,怔怔地望向遠方,她故意支開了安城軒,這來之不易的感覺讓她害怕,她感覺到那個男人就在這附近,爲什麼會這樣?

“爲什麼會這樣?”她不知不覺的,讓自己陷進了恐懼中。

這些安城軒花心思去設計的東西,在她的眼中看到的是遙遠的幸福,是她觸手可及,卻又彷彿遠在天邊,她再回來這裏,已經物是人非了嗎?

急匆匆的腳步聲,小笑不用回眸也知道是安城軒回來了。

她輕輕一笑,坐在椅子上,安城軒的身影瞬時出現在她的面前,他的手裏棒着的是他剛纔去摘的新鮮草莓。

這是後園的一塊地裏種的草莓,剛好結果成熟了,安城軒爲小笑親手摘回了草莓。

她看着安城軒手上紅通通的草莓,心裏一酸。

“你還記得我喜歡吃草莓。”小笑一笑,拿起安城軒手棒着的草莓,輕輕的捏掉了上面那綠色的幾片綠葉,將草莓放進嘴裏,輕輕的嚼着,甜甜的味道瀰漫口腔。

安城軒將草莓放進一個小籃子裏,送到了小笑的面前放着。

“笑笑的事,每一件都記得。”安城軒坐在小笑的面前,今天的他顯得安靜多了。

小笑坐在安城軒的身邊,她的小手輕輕的握着他的大掌,雖然安城軒什麼也不說,但是這些年來他應該過得很不容易。

兩個人都不再說話,小笑只是依在安城軒的懷裏,安城軒抱着她,沈久沈久,兩個人都沉浸在幸福當中。

安城軒雖然努力讓自己去忘記蒙實的話,可是,事實就是事實,無法改變的,就算小笑不清楚還是在掩飾,可是,一切都很明顯的呈現在他的面前,他的內心是不斷的掙扎着,帶着一絲絲的不安。

“安,我們結婚,好不好?”小笑突然擡起頭看着安城軒的臉,她想結婚,想馬上成爲安城軒永遠的女人。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她覺得這是夜長夢多,只要一天不和安城軒結婚,她就永遠得不到他。

“再等等。”安城軒安慰着她,雖然曾經他想過要與她一起一輩子。

可是,還有五天,就是他與慕素言的婚禮了,若是讓小笑知道了,她一定承受不了這個打擊,畢竟他們相戀多年,再一次相聚實在不容易,消失了三年的小笑,重回到他的身邊,讓他覺得有些不真實。

現實中,有很多事情不是他們想想就好,有些事情是他們無能爲力的事,五天後,他不要成爲別人的新郎,而新娘卻不是她。

“好。”她相信他,只是,她的小手緊緊的抓着安城軒的衣角。

小笑的內心很不安,幸福越是來得太快,讓她窒息的可能性越大,好象是作夢一樣,三年了,一切還回得去嗎?

她看着安城軒的時候,他只是擁着她,他的目光像是越過她,不知在看什麼,她回過頭順着他看去的方向,卻什麼也沒有看到。

她不知安城軒在想什麼,好象一切都超出她的想象,她無法去捕捉,也摸不着他的心思。

安城軒的世界,是她再也無法逾越的了?她不知,好象她被格在他的生活之外,根本就沒有辦法再進去了嗎?

“安,你在想什麼?”她想問。

安城軒收回視線,點了點她的鼻子,覺得她是想多了。他只不過是在想沈靜初早上離開之後,就一直沒有她的消息,好象她現在就消失了一樣。

不知她要去哪,凌宅她是回不去了,她還有別的地方要去嗎?沈家她是不可能回去,沈家兩老現在在收拾殘局還來不及,也沒有時間再顧着她了,她到底去哪了?

這時,李澤回來了,找了整個安宅,終於在後園的小陽臺上找到了安城軒,他只看到安城軒擁有着小笑入懷,兩個人的臉上都呈現着幸福的笑容。

李澤有些猶豫,不知該不該上前去打擾他們,畢竟分開了三年後再重逢,雖然這其中有着很多很多的疑問。

“安先生。”李澤輕喚。

安城軒回過頭,看到李澤站在他的身後不遠處,他的臉上神情有些奇怪,他不疑有他,只是看着李澤一眼,點了點頭。 小笑擡頭看到李澤的時候,他還是和三年前一樣,不喜歡說話,三年前李澤在安城軒的身邊,也不曾和自己說過半句多話,但是,他卻是對安城軒忠心不二。

李澤走上前,低頭在安城軒的耳邊說着什麼,安城軒只是擡眼看了他一下,最後點了點頭:“你先下去。”

“嗯。”李澤應了一聲,退下去。

這裏再一次安靜,小笑沒有說話,她看到安城軒的神情有些奇怪,好象想去,卻又不想離開。

是什麼事情讓安城軒有這樣的感覺,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安城軒猶豫的模樣,這樣就表示他在糾結着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小笑太瞭解他了,他一直都沒有改變過。

“安,你去忙,我自己坐會就好。”小笑賢惠的說着,她離開了安城軒的懷抱。

安城軒卻是不動,他拿起阿蘭早上準備好的茶點吃了一塊,他的手機卻是一直在響,安城軒沒有接。

安城軒只是看着這一切,最後擡頭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陽,他要不要見她?她回來了,沈靜初回來了。

她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了,還回來找他有什麼事?現在有小笑了,他應該不會去想其他人才是,可是,擁着小笑入懷的時候,他想的卻是沈靜初現在在哪?

真可笑,那個無知的丫頭,居然會讓他有一絲絲的擔心。

“乖乖在這等我回來。”安城軒思量了一下,站了起來,在小笑的臉頰上親了一下,調頭就往屋內走去。

小笑看着安城軒離去的背影,在陽光下顯得耀四射,這樣的男人,誰不想擁有?她手裏捏着的草莓的汁從手指間滴出,那一片豔紅剌痛了她的眼。

安城軒離開了後園後,不斷的加快了腳步,雖然後園就在安宅裏面,走路也需要一二分鐘的時間,安城軒卻不知爲什麼,一心加快了腳步,往一樓走雲。

“安先生,沈小姐在二樓。”阿蘭看到安城軒回來,笑開了。

看安城軒回來,看到沈靜初回來,她的心裏開心的。至少她跟在安城軒身邊這些年來,唯一看到也喜歡上的人是沈靜初,而她憑着做過來人和長輩看人的目光而言,她確實不太喜歡小笑。

小笑雖然總總弱弱的,溫柔可人,可是,那溫柔的瞬那,帶着一些別人總是感覺不到的剌,會讓會退舍三步。

“嗯。” 上籤引,風華如你 安城軒點了點頭,大步的邁上樓去。

關於沈靜初的房間,他在回來的時候早就讓人把房間換了鎖,也將裏面的東西全部都保留下來,他知道這個女人一定會回來,卻沒有想到她回來得真快。

才一個早上的時候,她又回來了,回到了他的身邊。

安城軒站在自己的房間門外,沈靜初應該在裏面吧?他想着,卻有些遲疑,最後才猛然將手一推,大步的走了進去,他看到的卻是他此時此刻最不想見到的人,寒毛一豎,渾身是刺的質問:“怎麼會是你??”

“我回來要我的東西。”男人背對着他,只是輕聲的笑出聲,他最喜歡看到安城軒這副模樣。

有些驚慌,渾身帶着剌,那樣的氣憤,還有討厭,讓他歡心。沒錯,他就喜歡看到安城軒站在他的面對,亂了方寸。

冷然轉過身,看着安城軒,他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不管在哪裏,他總是能保持着一方的冷靜,還有就是他一輩子必贏的勝算。

“你的東西?我想我安城軒的手上,並沒有你想要的東西。”安城軒冷哼着,看到冷然出現那一刻,他有些錯愕。

李澤說是沈靜初回來了,阿蘭也說沈靜初回來了,可是,他推門的瞬間,由開心變成了冷淡,沒有想到在房間內等待着他的不是沈靜初,而是冷然?

他和沈靜初是什麼關係?爲什麼會出現在他這?難道,那天晚上陽臺上那一道黑影,是冷然?

冷然是安城軒平生第一次遇上的對手,也是安城軒感覺到有些荊手的人物,冷然的勢力確實和他的不相上下,如果總體而言,安城軒卻是略低冷然一些。

“哦,看來我是記錯了,我只是給你送人回來。”冷然坐在沙發上,點燃着他那高檔的雪茄,輕輕的抽了幾口。

冷然的高貴,還有優雅的氣質,包括他淡然無中無人,卻又讓人不能無視他的存在的感覺,給予每個人都有着一種威脅。

“人?”安城軒凝視着房間裏,只見一個嬌小玲瓏的身影站在另外一個方向,她所站的地方往下看,就能目睹着後園的一切。

沈靜初和冷然是什麼關係,他們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冷然親自送她回來?她站在那裏,想必早就將他與小笑親密的一切都收盡眼底了吧?

想到這裏,安城軒的心裏很不舒服,這個女人,總是有能力讓他生氣,而她的背影顯得特別淡定,讓他錯認爲她不是沈靜初。

她聽到自己與冷然的對話,也沒有驚訝自己回來,更沒有回頭,好象安城軒的出現,只不過是一個過客,她不屑於回頭。

“人,我送回來了,別忘了欠我一個人情。”冷然看着安城軒的表情,他知道他達到自己所想要的目的了。

他早就說過,她會讓安城軒的生活起着一定的變化,看,現在也差不多少了。冷然說着,越過安城軒,經過安城軒身邊的時候,抿嘴脣一笑,笑裏卻有幾分欣賞。

冷然就這樣走了,留下安城軒和沈靜初,她知道冷然會走,她也知道她一定要留下來,一切的一切,隨着她跟冷漠的離開,隨着冷然送她回來,隨着他們的計劃,她知道她會在這。

沈靜初有些心不甘情不願的轉過身,她看着安城軒那冷冷的表情,她摸了一下自己手上戴着的手鍊。

這手鍊是冷然送給她的,說一定會保她平安,她迷信,自然也會深信這些。這手鍊不知是怎麼回事,戴上後她也想過脫下來,可是,直到現在,她一直取不出來,明明就是一條手鍊而言,又好象和她的手二合一,她根本就沒有辦法把手鍊脫掉。

“安先生,我回來了。”她說着,笑了,小步的走到安城軒的身邊。

她身上依然飄着屬於她自己那一股淡雅的香氣,安城軒知道這是她獨有的味道,它深深的炫惑着他,刺激他的感官,每一次見到她,聞到這香味的時候,他都會有一種或沈,有一種情不自禁在他的心頭不斷的纏繞。

安城軒用力的甩去對她的那一種留戀,此時此刻他的心蕩神馳,小笑沒能給他帶來的感覺,在沈靜初的身上,爲什麼會有?

小笑就旬是他的家人,又像是他的影子一樣,在她的身上,安城軒可以看到沈多自己的過去式,很多時間他知道小笑是他的親人。

而沈靜初,只是他生命中的一個過客,他從來不會在她的身上帶着一絲的留戀,他知道三年一過,她和他就不再有任何瓜葛,更何況,他現在將她推向了高峯,或沈,慕素言下一個目標就是她。

沈靜初的出現,也爲小笑擋去了一切,她其實並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重要,如果她真的逾越了所有,安城軒會將她永遠的從自己的生命中除去,其實沈靜初的存在,她能做到的事情,其實是每個女人都可以做到的。

安城軒努力的告訴自己,其實沈靜初並沒有什麼特別,對於自己來說,其實她就是一顆棋子。

“以後,你不用再住安宅了,我會讓李澤給你安排。”安城軒有些惡聲惡氣的道,他一心的想着不想讓小笑誤會。

其次,就是小笑住在這裏的事情,還有小笑回來的事情,這是絕對要保密的,不能讓外人知道,包括沈靜初也不例外。

聽到安城軒的話,沈靜初只是冷然一笑:“我知道,我只是想回來拿我的東西。”

從早上開始,她被人追殺,後來被冷漠救了她後,她就明白了。在安城軒的身邊除了危險還是危險,她不想再繼續被安城軒利用。

“我拿到東西后,會馬上離開。”她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她的東西應該放在自己以前的房間內。

可是,她剛纔試了一下,房間的鎖被換了,應該是安城軒下令換的,這裏除了安城軒之外,沒有誰敢動這裏的任何一件東西。

“是誰準你回就回,是誰準你想離開就離開的?”安城軒上前拉着她,將她拉進懷。

鑽石王牌之最佳投棒 她在安城軒的懷裏,只是擡頭看着他,她沒有推開他,也沒有多說。只是安靜的看着他有沒有下一步動作。

她太清楚安城軒了,他總是自以爲是,自認爲可以控制所有人的生活,還有生命,卻不知她的生命在那一刻,也心止如水。

“我謝謝你對我的幫助,你如果需要我爲你做什麼,我一定會辦到的。”沈靜初是真心的感謝他。

她知道沈氏的難關,是安城軒幫的。她知道凌墨的難關,因爲陳氏的地皮,也暫時度過了一關,內部的人員大部份也安心的留下來繼續打拼,也因爲她的話,對她產生了一種信任,還有就是刮目相看,雖然她得到那地皮不是用正經的手段,可是,她卻真的辦到了。

她更是清楚,安城軒平時話傷人,但是她真心感謝他,對於這一切的一切,不管是不是安城軒所爲,她因爲感謝那些一路來讓她成長的人,包括安城軒。

“我讓你滾出我的視線。”聽到沈靜初的話,安城軒只是收緊了扣緊她小腰的手,將她的身子緊緊的與他的相貼在一起。

滾?她很意外從安城軒的嘴裏聽到這個字,是啊,她早就該滾了,滾得遠遠的,她從來不相信天下會有白食的午餐,她得到的東西,或沈是要讓她付出她的生命的,可是,她並不後悔。

一路上走來,她從清純走到今天,都是拜安城軒所賜,她永遠會記着安城軒給予她的狠。

沈靜初悽然的一笑,雲淡風輕的說:“我會的,拿到東西后,我馬上走。”

聽到她的話,安城軒放心開了她,突然覺得自己有些茫然,是從心裏的茫然,他度步的走到落地窗邊,問道:“我會讓李澤匯錢到你的帳戶上。”

他想她需要的是錢吧,三年之約,也會隨着小笑的回來而終止,雖然他沒有說出口,但是,他知道在他的心裏,他知道應該停止了。

“謝謝。”錢多她不拒絕,她現在需要的是錢。

不管是多少,她想安城軒的出手一定會很大方的。對於最近她的現金,她用的錢所有都是冷然給她的,她不知自己這一生,還需要用多少人給予她的金錢,她只知道在現在這個社會,現在她所過的生活,這就是現實,她不能沒有錢,她還有更多事情沒有做,她的付出是要收到回報的,金錢是最好的東西。

忠犬一生推 “你是不是早就準備好了?”安城軒聽到她的謝謝兩個字後,有些不屑的冷冷一笑。他就知道女人最愛金錢,他以前認爲她就是一個例外,忘記了她在自己身邊呆多久了。

忘記當初,自己是怎麼的着魔掉進她設的陷阱,忘記了自己爲什麼會和她這個平凡不起眼的女人糾纏不清,忘記了自己因爲她的消失而發狂。

這一切,都會隨着她的離開,也煙消雲散,不再復返,他應該開心纔是,看清這些人,其實是一件好事。

從她和冷然一起出現的那一刻,安城軒覺得自己的心被揪緊了,原來她的清純,從一開始或沈就是冷然給他設下的計謀,不管是誰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讓她滾出自己的生活。

“如果沒其他事,我想我應該走了。”再多說也無益,她從來沒有想到昨晚的安靜,還有今天早上的甜蜜,其實就是一個陷阱。

有時候她以爲幸福來了,卻沒有想到會是悲劇的開始,她其實可以承認自己對安城軒有一種說不清的感覺,不知是愛,還是恨,或沈是討厭,她自己也不明白。

她對安城軒恭敬的欠了欠身,飄然的轉身,準備離開安城軒的視線,永遠不再回來。

聽到她的聲音,直到她轉身,沈久沈久,安城軒只是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他回過頭的時候,看到她拉開了門。

那一瞬間,他心中的氣憤再一次涌起。從來沒有人會惹得他生氣,而她沈靜初,一個早上惹火了他兩次。

想到這裏,安城軒大步的邁上前,將她的身子反拉進懷。沈靜初沒有想到安城軒居然會拉她,她有些錯愕,手也鬆開了。 門被打開了,她不知道,安城軒也沒有看,這個時候,小笑就站在外面,不知來了多久,她聽到了所有所有。

她終於知道,在她沒有在的日子,原來陪着安城軒的女人是她,原來今天安城軒一再的失神,想的會是她嗎?小笑緊握着手,她因爲生氣,身子不斷的顫抖,她不準任何一個女人對安城軒產生好感。

任何一個女人,都不準,不可以。她小笑沒有得到的東西,別人也不可以擁有,就算是她小笑不要的東西,別人也同樣不能擁有,如果有一天,她不能再擁有的時候,她會親手將那些自己想要的都毀掉,通通的毀掉。

小笑站在那裏,她不想再看了,安城軒怎麼可以這樣對她?她的身子輕輕的顫抖着,後退一步,將門外的花盤撞倒,摔在地上,也驚醒了再在熱吻中的兩位人兒…

“你…”因爲安城軒的停下的動作,也因爲小笑撞落的花瓶聲,將她從瘋狂中拉回到了現實。

她知道一切都結束了,這一切只不過是她想報復的一個方式,什麼都表代不了,她輕輕一笑,理了理頭髮,蹲下身子撿起剛纔掉落的包包。

安城軒回過頭,看到小笑摔倒在地上,她哭紅了眼睛,手被花瓶的碎片剌中,地上滴着小笑的血。

“笑笑,你怎麼會在這?”他如果沒有記錯,小笑應該在後園,真該死,他差點忘記了小笑,說一會就回去。

沒有想到沈靜初在這裏,他一時誤了時間,沒有想到小笑居然回來了,碰見了他與沈靜初的這一幕。

小笑哭紅了眼睛,她輕輕的擦了一下眼淚,擡起頭對安城軒微笑着,她笑着看着安城軒,還有站在安城軒身後的沈靜初。

“我只是想回來拿一下東西,你們剛纔在幹嘛?”小笑有些天真的看着他們,眼睛瞪得大大的,眼裏帶着一絲不解。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