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看設計的新網站,發現有些問題不對,正在找設計方修改呢。只是,過了一會,她見還沒人進來面試,這才問:“還沒到時間嗎?怎麼回事?”

面試是從九點開始,她提前十五分鐘過來,坐了半天了,怎麼第一個面試者還沒進來?

翟志趕緊看看時間:“馬上就來了,我去看看。”

他有點慌亂,走的時候還是欲言又止。

難不成,顏總真不知道那個傳言?

不過想了想,他是個員工,也不該管老闆的事,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他出去跟外面的員工說了一聲,讓人先把第一個面試者帶進來。外面那麼多等着面試的,不能耽誤時間。

面試開始進行,很快就見了幾個人。顏愛蘿只是坐在一邊,大部分都是翟志做決定。

她也不說話,翟志已經習慣了她的放權,做的也越來越得心應手。

只是過了一會進來的一個人卻讓她忍不住擡頭看過來。

因爲,進來的人是沐君兮。

顏愛蘿打量了她一番,而沐君兮也看過來,然後裝作不認識的樣子。

是不想走後門嗎?

顏愛蘿也裝作不認識她,還是做出放權的樣子,讓翟志來面試。

翟志問了幾個問題,沐君兮都回答的不錯。

她是來面試前臺的,要求不是很高,最主要是說話利索形象氣質好。而沐君兮雖然性格比較軟,但這幾點都很符合。

翟志覺得可以,就看了顏愛蘿一眼。

顏愛蘿沒說話,就是同意了。

只是,她給鬱子宸發信息,問他知不知道表妹來面試的事。 鬱子宸知道沐君兮要出來找工作的事,並沒有幫她安排,但並不知道她去的是安貝。

顏愛蘿:“她裝作不認識我,大概也是不想在公司裏攀關係。不過她能力還不錯,翟志已經決定留下她了。”

鬱子宸:“嗯。”

雖然只有幾個字,但顏愛蘿能看出他心情還可以,就趁機要問點消息出來。

“對了,我今天穿的新裙子好看嗎?”

“嗯,好看。”言簡意賅,裙子是他買的。

“今天的口紅呢?新買的,經典色號,氣味很甜。”

“嗯,很甜。”早上嘗過了。

“那你到底想讓我做什麼?透露一下唄。”

“……不行。”

“……小氣鬼。”

顏愛蘿收起手機,無奈的笑。

這時候沐君兮已經出去了,現在屋裏的是下一個面試者。這是個男人,二十來歲,看着有點靦腆。見她笑的無奈,還以爲自己沒戲了,嚇得說話更結巴了。

翟志皺眉,因爲他還挺看好這個人的。

這人技術方面很強,就是性格靦腆了點。但他做的工作大部分不太需要跟人打交道,性格方面可以放寬,但要是基本交流都有問題,那就不好用了。


不過,這人技術確實好,翟志還想多給他個機會,就又多問了幾個問題。

這人還是說得磕磕巴巴的,還時不時往顏愛蘿那邊看。

而顏愛蘿此時愁眉苦臉,正走神在想鬱子宸的要求。等被多看了幾次,才注意到他的反常。

她習慣性對着年輕人笑了笑,想跟對方傳達個別緊張的意思。


她一張嬌俏的臉笑起來更加明媚,年輕人立刻紅了臉,低着頭停頓了片刻。

翟志也很無語轉頭看她。

顏總,趕時間呢,你用什麼美人計啊?

顏愛蘿更無奈的笑,她也沒想到這小夥子這麼容易害羞。

“你別緊張,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她聲音溫和的說着,不想讓他因爲面試時候的緊張就錯過這個工作的機會。

年輕人輕輕點頭,但耳朵還是紅着。好在他很快又擡頭,還紅着臉,說話卻不結巴了。

他侃侃而談,說了自己的一些建議,條理清晰還很有建設性。說完後又是臉紅紅看了顏愛蘿一眼,就又低着頭再不敢擡頭了。

翟志看了看顏愛蘿,因爲她受到的關注最多,他希望她給出意見。顏愛蘿卻是讓他決定就好。

因爲這人的資料翟志都看過,也看過他以前的作品,更清楚他的能力,所以還是他來決定的好。

翟志習慣了她的放權,就跟年輕人笑道:“你什麼時候能上班?”

年輕人擡頭,激動的笑道:“隨時都可以。”

“那就明天一早吧,歡迎加入安貝。”翟志笑着起身,還伸出手。

年輕人也趕緊過來,跟翟志激動地握手。接着又看了看顏愛蘿,手不知道該伸出去還是該收回來。

顏愛蘿也笑着起身:“歡迎加入安貝。”

年輕人看着她細膩白、皙的手,開始回想今天出門有沒有好好洗手。但是他還是趕緊伸出手來,跟顏愛蘿使勁握了握,笑着但很小聲的說:“謝謝。”

說完,自己就又臉紅紅的轉身就跑了。

翟志想跟他說一些準備事項都沒來得及,眼睜睜看着他跑了。

突然,有點後悔招聘了這個人。

看他對顏總的態度,該不會是喜歡上顏總了吧?

顏愛蘿還沒覺得什麼,見他擔心,還安慰他:“別擔心,他大概就是個比較內向的宅男,要是不上班,估計連門都不會出的。這樣的人,不會做出什麼事的。”


被人喜歡又不是什麼壞事,她不覺得有什麼需要介意的。

顏愛蘿看今天面試的差不多了,就讓翟志在這裏守着,自己跑去找沐君兮。

雖然表妹不想走後門,但她也不能裝作沒看見她。

沐君兮在外面還沒走,顏愛蘿很容易就找到她了。

她有點忐忑,站在角落裏小心翼翼的看過來:“嫂子,我,我就是想找個工作。對不起,是不是給你添麻煩了?”

顏愛蘿自認爲自己也沒對她做什麼,怎麼她就這麼怯懦呢,每次看見他們都一個很害怕的樣子。

明明剛見面的時候,鬱子宸說她性格看着很開朗的。

“沒有,你的能力跟形象氣質做前臺完全合適。招聘的事是翟志負責的,他認爲你合適,那就是合適。”

顏愛蘿跟她解釋着,也說明了沒給她開後門的事。

“謝謝嫂子。”沐君兮揚起小臉笑了笑。

因爲她現在性格偏內向,笑起來的時候還有種小心憂鬱的氣質,所以這一笑看起來就更像是沐輕雲了。

顏愛蘿只能轉頭,也不敢看她了:“那個,你的能力其實不止於此,怎麼會想到來做前臺呢?沒想過做些別的嗎?”

沐君兮更加慚愧的笑道:“我是在國外上的學,對國內環境還不是很適應。而且,讀的也是三流大學,能力實在不夠。

不過,我會努力再學習,爭取提高能力,不給表哥跟嫂子丟臉。我一定會努力的。”

顏愛蘿:“你自己努力就好。不過,你要記得,你是爲了自己努力,不是爲了別人。每個人都該爲自己而活,而不是因爲別人的期待而努力。”

一個人要是都不能爲自己努力,說起爲別人努力又能有幾分真心呢?而且,她也希望沐君兮能活出自我,不要總是一副怯懦的樣子。

因爲只有她過的好了,何伯纔會高興。

而沐君兮顯然沒想到她會這麼說。因爲以前她這麼對別人說的時候,別人都是要她加油或者是別太累了而已。

但顏愛蘿卻是認認真真的在給她建議。


“爲……自己而活嗎?”

她愣住,把這話來回回味了幾遍,越來越覺得心裏像是有什麼新的東西注入了一樣。

“可是,我媽媽一直說,我要爲了她努力,還要我爲她報仇的。”

她覺得爲媽媽報仇是應該的,爲自己而活的話,不就是違抗媽媽的話了嗎?

顏愛蘿突然覺得,表妹會變成這樣,完全是家庭教育的缺失。

什麼父母啊,太不合格了。 聽完沐君兮的話,顏愛蘿也不能勸她不爲媽媽報仇,更沒辦法再對她說什麼。

因爲,那是人家的媽媽,人家媽媽都說了,難不成你一個外人說的更重要?

要是胡菲菲這麼說,她早就大巴掌上去把胡菲菲打醒了。但她跟沐君兮不熟悉,還是別說這麼多了。

“你自己考慮吧。你大了,該有自己的考慮。不要被別人的想法左右,多想想你到底想要什麼。”

顏愛蘿讓她在公司有什麼事就跟她說,就讓她先回去了。

新員工都是明天再來報道統一培訓,面試結束後就該走了。沐君兮留在這裏,也是爲了跟她見面並說明情況的。

“那我回去了嫂子。”她拎着自己的包,轉身就走。

纖細的身材配上楚楚可憐的小臉,看着就像個風中搖曳的小白花。

顏愛蘿又叫住她,問她是怎麼來的。

“就是坐公交車來的。”

顏愛蘿:“何伯沒給你安排車嗎?”

沐君兮:“我想自己來,就拒絕了。”

倒是很自強,沒有之前那麼理所當然的接受別人的照顧了。

顏愛蘿態度也軟和不少:“這邊你也不是很熟悉,別墅區那邊坐公交也不方便,以後還是坐車來吧。 天炎地傀 ,明天一早你跟我一塊來。”

別墅區那邊距離最近的公交站點很遠,女孩子一個人走過去也不安全。就算不親近,顏愛蘿也不會眼睜睜看着她出事。

沐君兮趕緊擺手:“還是不要了。嫂子,我不能總給你們添麻煩。”

顏愛蘿:“沒關係,我這就讓人送你回去。這是爲了你的安全着想,不算麻煩。你要是個男孩子,我纔不管你走多遠去坐公交車。”

沐君兮被逗笑了,很不好意思的接受了她的好意。

顏愛蘿就讓黑奇送她回家,然後再回來。 千面嬌妃 ,順便還可以帶午飯回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