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神,阿波羅的祭品!

牛頭怪的神祗!

米諾陶!

我在龍星夜提供給我的資料中,倒還真的見到過米諾陶此人,那是一名體型極其巨大,長相粗獷的非熱大陸人,有着非熱大陸特有的黑色皮膚,但是,資料上並沒有提及米諾陶的神祗,我對他,自然也不在意……

可如今,聽卡羅爾說出了牛頭怪的神祗,那麼,我幾乎可以肯定,牛頭,應該就是米諾陶! 一想到這些,我便情不自禁的長舒了一口氣!

牛頭……我終於接近你了!

雖然我暫時還無法確定,那米諾陶就是牛頭,但是,我有九成把握能肯定,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那傢伙應該就是叛出陰間的牛頭,只不過,用了某種我不知道的祕術,變成了米諾陶而已!

既然目標已經確定,那我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找到米諾陶,然後,殺了他!

我的嘴角,不由泛起了一抹冷冽的笑容,這是出於本能的冷笑,甚至,連我自己都沒有察覺到,此時,我臉上的笑意!

“親愛的楚,你在笑什麼?”卡羅爾的聲音,將我的思緒,拉回到了現實之中。

“沒什麼……”我隨意的朝着卡羅爾擺了擺手,旋即,我便將目光投向了其他人。

爲了保護我而身負重傷的石毅,此時已經靠在巨樹下,在樹蔭的籠罩之中,沉沉的睡了過去,不過,從他那蒼白的臉色,我能看出,石毅的傷,並不輕,甚至,他已經沒有再戰之力了!

不遠處,相互倚靠,坐在湖泊邊緣的陸茗軒和石乾坤,則是在輕聲細語着什麼,二人之中,陸茗軒的身體狀況,似乎並沒有好轉的跡象,而石乾坤經過了水份的補充之後,氣色大好。

石毅和陸茗軒的傷勢,應該很嚴重,而這時候,我們隊伍之中,最需要的人,是醫生!

可是,縱觀整個神州隊,懂醫術的,也只有李靈兒一人而已,而此時……李靈兒已經被胡墨抱到了石毅的身邊,當然,胡墨的氣色很好,但李靈兒,卻仍舊保持昏迷的狀態!

如今,我們神州隊,可謂是危機重重……

唯一的醫生李靈兒昏迷不醒,而兩大戰力石毅和陸茗軒則是身負重傷,陳泰這傢伙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完全沒有迴歸的跡象,可戰之力,也只剩下了我,胡墨和石乾坤三人而已!

要知道,我們現在連第二關都沒有結束呢,隊伍便遭遇瞭如此重創,那接下來更加殘酷的第三關,我們又要如何去應對?

難道,這次的世界靈戰之行,真的打算讓我折戟教廷不成?

不行!

爲了幹掉牛頭,完成地府的委託,也爲了獲得白玉牌,我不能認輸,更加不能放棄!

我不由的緊了緊拳頭,提高了幾分聲調,對大家輕聲喊道:“各位,如果水份已經補給充足,那麼,我們便離開這裏吧,畢竟,這裏是水源,是綠洲,也是兵家必爭之地,我們不能在這裏久留,不然的話,我們很有可能會碰到敵人!”

“楚風說的不錯!”我話音剛落,胡墨便立刻附和道:“我們,的確應該儘快離開這裏,以我們現在的狀態,碰見任何一支戰隊,都是一塊難啃的骨頭,與其硬碰硬,倒不如保存實力,等待着第三關的挑戰!”

“美麗的胡小姐說到這裏,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卡羅爾突然出言,對我說道:“親愛的楚,第二關的十日之期,好像快要到了!”

“你怎麼知道?” 重生鮮妻,撞入懷 我不由的反問向了卡羅爾。

“我們血族,對於陽光是十分敏感的,因爲我們喜歡夜晚,所以,對於時間的概念,經過了幾千年的沉澱,我們血族也有了一種自己的運算方式,如果我沒有算錯的話,現在,應該是第九天了,距離第二關結束,還剩下不到二十四小時的時間!”卡羅爾頗爲自信的笑道:“我在血族之中,算是年輕人,但是,按照現實世界的時間換算,其實,我已經存活一百一十年了!” 一百一十年……卡羅爾年紀輕輕,竟然已經活了一百一十多歲?

而且,卡羅爾的年紀,在血族之中,竟然僅僅算是年輕而已!

血族……還真和傳說中的一樣,是一支生命力綿長的種族!

不過,被卡羅爾這麼一說,我倒是回憶起了我們這一路走來的大致經過……

與天照戰隊一戰,又與狼人軍團和美杜莎軍團一戰,而且我們還沒日沒夜,漫無目的的在沙漠中穿行了很長的一算時間,如果仔細算一算,我們在沙漠之中生存了九天,其實也並不算太誇張!

畢竟,我們都是術人,能夠讓我們的身體,產生對水的迫切依賴,那麼,絕對不是經過五、六天的累積,就能出現的反應!

而不久之前,當我們發現水源的時候,那種發自內心的歡呼和雀躍,都已經證明,我們所有人,都已經到達了極限,或者,諸如陸茗軒等傷員,已經超過了極限!

這就足以說明,卡羅爾對時間的估算,很準確,只是我忽略了這一點而已!

“卡羅爾說的不錯,第二關,的確快要結束了!”我緩緩的從地上站了起來,目光掃視了衆人一眼,便說道:“我們先離開這,然後繼續用老方法,由懷特和戴維斯進行偵查探路,我們在後方尾隨,避免遭遇到其他對手……不足二十四小時的時間,在沙漠中,其實很快就會過去的!”

“好吧!”

卡羅爾倒是沒有任何異議的點了點頭,旋即便招呼起了另外兩名吸血鬼,懷特和戴維斯,對二人佈置起了偵查和探路的任務,而懷特和戴維斯二人接到了卡羅爾的命令之後,便立刻變身,朝着綠洲的正前方,飛掠而去。

兩名吸血鬼離開之後,石乾坤背起了石毅,胡墨攙扶起了陸茗軒,而我,則是拘謹的橫抱起了李靈兒,再算上卡羅爾,我們這一行七人,便不緊不慢,但卻時刻保持警惕的跟上了懷特和戴維斯前進的方向……

離開了綠洲之後,我們衆人又走了很長的一段時間,雖然並沒有遭遇到任何戰隊,但是,我們同樣也沒有找到第二處綠洲,或者是任何掩體和藏身之所,無奈之下,我們衆人也只能繼續盲目的前行……

我橫抱着李靈兒,走在隊伍的最後方,但是,我卻寧願去觀望四周那彷彿永無止境的沙漠,也不願意低下頭,去看我懷中那張恬靜的絕美俏臉,因爲,我的內心中,一種叫做“內疚”的情緒,在不斷的蔓延,擴散,甚至達到了一種,我連看,都沒有勇氣去看李靈兒的地步!

李靈兒會昏迷不醒,完全是爲了幫助神州隊走出困境,也完全是爲了幫助我,走到最後,獲得最後的優勝,並且拿到白玉牌!

直到此時,我才真正的理解,當初我救了李靈兒之後,李靈兒內心中的複雜情感!

抱着這種無比複雜的內疚心情,我只是盲目的跟着大部隊,不斷的在沙漠中穿行,我也不知道我們究竟走了多久,忽然,一道突兀的聲音,猶如洪鐘,好似從天而降一般,降臨在了蒼茫無盡的沙漠之中……

“各位參賽者……十日之期已至……第二關……結束了……” 這道突兀的聲音,乍現的那一瞬間,我們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好像大腦短路似的,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相互對望着……

因爲,這道聲音雖然縹緲,但我卻能聽出,這是教皇殿中,那名垂暮老者的聲音,也就是,教皇的聲音!

時間,真的如同卡羅爾預料的那樣,在我們不知不覺的盲目前行中,十天的時間,悄然從我們身邊閃過,這也就代表,第二關,我們通過了!

而接下來,我們要面對的,便是更加殘酷的第三關了!

我的腦中,纔剛剛閃過了“第三關”這三個字,下一瞬間,一股充滿了神聖氣息的力量,便將我的周身,完全包裹了起來!

在這股神聖力量的滋養之下,我的內心,竟然前所未有的放鬆了下來,倒是與安神靜心咒那種法術,有着異曲同工之妙處!

一股安穩靜謐的感覺,幾乎充斥我的全身,然而,這股感覺還沒有消失,我的眼前,便是瞬間一黑,與我進來的時候一樣,彷彿墮入了無盡深淵,而且還在不斷的向下瘋狂墜落!

不對!

我們來的時候,就是想下墜,按理來說,我們離開這裏,應該是向上回升纔對,怎麼會繼續向下墜呢?

我想不出答案!

就在這時候,我眼前的景象,便突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一望無際的金黃沙漠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莊重熟悉的教皇殿!

無比炙熱的氣浪,也完全消褪了,這次,遍佈在我全身的,是那種非常適合居住生活的常溫!

彷彿永不落山的太陽,也不見了,此時,站在高處的,只有那名垂暮老人教皇,以及垂手立於教皇身後,我認識的紅衣大主教盧卡斯,還有一名身穿金色騎士甲,蓄着金黃色鬍鬚,面目無比威嚴,而且周身充滿了狂暴無匹的力量波動的中年大漢!

那中年大漢是誰?

我不在意!

我只在意,我的夥伴們!

略微的定了定神,我立刻扭頭,朝着四周望去,只見,我的夥伴們,一個又一個的出現在了我的身邊,包括卡羅爾三人在內!

甚至,以卡特爲首的超能力戰隊,來自北蘇國的生化戰士隊,以及從教廷走出來的聖騎士隊,包括我所在意的神祗軍團,都陸續的出現在了教皇殿之中,只是,在衆人之中,我卻依舊沒有發現陳泰的身影……

陳泰去哪了?

我依然不知道答案!

如果,陳泰沒有離開黃金沙漠,那麼,是教皇的能力太弱,不足以召喚會陳泰,還是陳泰根本就沒有打算回來?亦或是,陳泰其實已經不在那片黃金沙漠之中了?

無數謎團,瘋狂的砸入了我的腦中,讓我的神經,始終處於困惑的狀態!

也就在這時候,一道充滿了輕蔑的聲音,用美腔英文說道:“難道,只有六支隊伍,順利的通過了第二關?可是,連吊車尾的神州隊,都能活着離開沙漠,那美杜莎和蕭的戰隊,沒有理由全軍覆滅在沙漠中吧?”

這道聲音,立刻將我們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包括生化戰士隊等順利通過了第二關的戰隊!

我轉過頭去,定睛一望,說話之人,正是第一號種子隊,超能力戰隊的隊長,卡特!

而且,那卡特此時的表情,充滿了輕蔑和不屑,似乎,他真的沒有看得起我們神州隊,甚至,認爲我們神州隊能活着走出沙漠,已經算是一種奇蹟了! 聞着卡特刺耳的嘲諷聲,卡羅爾的臉上閃過一抹神祕莫測的微笑,彷彿,世人皆醉他獨醒似的……畢竟,卡羅爾兩次見識過太阿劍的威力,而且,他也知道,蕭香和美杜莎,正是死於我們神州隊之手!

而神祗軍團和聖騎士團,皆是露出了一種不敢相信的神色,貌似,在這兩支隊伍看來,我們神州隊,的確不應該再次出現在教皇殿,包括美杜莎和蕭香,好像比我們更加有資格或者離開黃金沙漠!

再說北蘇國的生化戰士隊,露出了不忿的表情,似乎,以洛夫斯基爲首的生化戰士隊,對於卡特的言論,很是不屑,甚至,還有一種想要爲我們出言爭辯的感覺!

當然了,卡特的輕蔑和不屑,倒是讓我暫時忘卻了陳泰的事情,畢竟,陳泰那傢伙向來神祕,我也曾經嘗試過追查陳泰,可到頭來,卻是一無所獲,所以,我也就很自然的選擇將陳泰的事情,遺忘……

我冷冷的注視着卡特,忽的,我輕聲一笑,道:“你是說,蕭香和美杜莎,比我們神州隊,更有資格出現在教皇殿,對吧?”

“當然!”卡特揚了揚頭,眯着雙眼,用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對我說道:“在第二關開始之前,你們神州隊不是已經自願降到了最後一名的位置嗎?其實,最後一名,與你們的實力很相符!”

“很不巧,身爲吊車尾的我們,卻偏偏活着走出了沙漠區域!”我並沒有動怒,甚至,我的臉上,依舊保持着禮貌的微笑,“而你所看中的美杜莎和蕭香,都埋骨沙漠了,包括你的犬牙天照戰隊,和苦行僧,降頭師,也都沒有活着離開沙漠區域,對此,我表示很抱歉!”

“抱歉?不!你不需要抱歉!”卡特並沒有打算停止嘲諷我們神州隊的意思,“也許,只是你們運氣好,在沙漠中,沒有碰見任何一支戰隊,這纔會活着離開沙漠……不對,你們之中,有人受傷了,應該是遇到了最弱的降頭師殘軍吧?你們,也只夠資格和降頭師殘軍一戰了!但是,接下來的第三關,卻是真刀真槍的實戰,你們,仍舊難逃死亡的命運,只不過,讓你們拿到第六名的成績,我有些不開心而已!”

通過第二關的隊伍,只有六支,卡特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我們神州隊在第三關還沒有開打的時候,就已經認定,我們是第六名,這就說明,卡特,還真是沒把我們放在眼裏!

“再次抱歉,因爲,你的不開心,還會繼續!”我仰頭大笑了一聲,“我們,不會成爲你口中的第六名,而且,你也要坐穩你的寶座,因爲,我們這次來教廷,就是想要掀翻你們,僅此而已!”

我的話音剛剛落地,那卡羅爾的眼角,立刻毫無徵兆的跳了一下,不僅如此,那傢伙的眼神,也立刻變得凌厲了起來,一股無比龐大的殺意,從卡特的雙眼之中迸射而出,彷彿刺進了我的內心中一般!

卡特,不簡單!

這是我見到了卡特的眼神之後,腦中浮現的第一個念頭!

然而,與卡特充滿了殺意的眼神不一樣的是,其餘衆人的表情和目光……

神祗軍團,聖騎士軍團,包括我的同盟者卡羅爾,都用一種震撼的目光望着我,而且,那羣人的臉上,更是露出了驚掉下巴的駭然表情,就彷彿,我剛纔所說的那番話,其實並不應該出現似的……

而北蘇國的生化戰士隊,則是全員側目,饒有興趣的打量起了我,尤其是隊長洛夫斯基,臉上更是露出了狂熱的表情,就像發現新大陸一樣!

也許,我說出了洛夫斯基沒有勇氣說出來的話,才讓他如此興奮狂熱吧?

不過,從各支戰隊的反應來看,超能力戰隊,貌似真的擁有一覽衆山小的強悍實力! 這邊,我的言論,引發了全員側目,而另一邊,卡特,以及超能力戰隊的衆人,卻是面如寒霜,殺氣爆棚!

正當卡特准備再次出言反駁我的時候,忽的,一道粗狂而低沉的聲音,卻是猶如洪鐘一般,響徹教皇殿……

“吵夠了嗎?”當即,教皇身後,那名身穿騎士甲的威嚴莊嚴,超前踏出了一步,盔甲與地面所產生的摩擦聲,也是同時襲向我的耳膜,無比的刺耳,“這裏是教皇殿,若是有人膽敢再無禮的話,別怪本審判長不客氣!”

審判長!

教廷的體系之中,地位僅次於教皇的審判長!

被審判長這麼一吼,卡特立刻無奈的閉上了嘴巴,甚至,收斂起了狂暴的殺氣,不過,他眼中的殺意,卻是絲毫沒有減弱,而且,由始至終,他的雙眼,都定格在了我的身上!

看來,我剛纔的那番宣言,對卡特的刺激的確很大……挑戰超能力戰隊的王權,這應該是卡特內心中最大的禁忌了吧?

狂如洛夫斯基,都沒有說出這種言論,而如今,卻是在我這個被認定爲吊車尾的神州隊隊長的口中說了出來,這效果就更加爆炸了,簡直是對卡特和超能力戰隊最大的褻瀆!

當然,這是卡特單方面認爲的,而在我的心中,卡特的王權,不值一提,因爲,我來了,神州隊,來了!

書歸正傳。

審判長一聲怒吼之後,整個教皇殿都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沉寂大概持續了數秒鐘的時間,穩坐在金椅上的教皇,突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又將其重重的吐了出來,彷彿,這一呼一吸,耗費了他全身的力量一般……

“各位……”教皇緩緩開口,雖然聲音不大,但卻響徹整座教皇殿,“第二關,結束了,沒有離開沙漠的人,我已經確認,全部死於沙漠之中!”

教皇這番話,並沒有引起任何的軒然大波,因爲大家都已經認定,那些被淘汰的隊伍,只有死亡一途而已!

只不過,我的心中,卻是產生了疑問,難道,陳泰也死在了沙漠之中?

這不太可能!

按照我對陳泰的瞭解,這傢伙絕對不會輕易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的!

我還沒有來得及多想,教皇便繼續出言道:“現在,我先來說一說第三關,也就是此次世界靈戰的決勝戰……六支隊伍,分成上組三隊與下組三隊,由上三隊抽籤,與下三隊的其中一隊進行擂臺戰,一輪過後,三支隊伍再次抽籤,會產生一支輪空的隊伍,等到那兩支隊伍分出勝負,便可直接進行最後的總決戰!”

“上三隊,有認輸的特權,綜合第二關的戰鬥成績,我會評選出上下三隊,上三隊中,排名第一的隊伍,擁有三次認輸的權力,排名第二的隊伍,兩次,第三名,則只有一次!”

“一旦上三隊啓動了認輸的權力,那麼,任何人不允許再動手,否則,我會親自出手干預,並且對違規的人,進行制裁!”

“至於規則,很簡單……非死不得下擂臺!”

“沒有認輸特權的下三隊,只能戰至最後一人,不出現團滅的情況,便沒有資格退賽!” 教皇說完了最後一句話之後,那雙渾濁的雙眼,便一一的掃過了我們這羣參賽者,雖然教皇並沒有太強大的威勢,甚至,就像是風燭殘年的老者,但是,我們所有人,卻是沒有一人敢出言打斷教皇的話……

“至於上三隊,排名第三名的是,卡羅爾領軍的吸血鬼戰隊,他們戰勝了除美杜莎之外的所有成員!”

“第二名,來自北蘇國的生化戰士隊,他們團滅了人造戰士隊,以及苦行僧戰隊的所有人!”

教皇不緊不慢的說起了我們在第二關之中的戰績,當然,對於生化戰士隊和吸血鬼戰隊的表現,衆人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彷彿,這兩支戰隊的表現,並沒有偏離他們的勢力範疇,直到教皇說出了第一名的歸屬者之後,所有人,都傻了……

“第一名,神州隊!”教皇刻意的頓了頓,然後,將目光投向了我,就在這時候,我能明顯的感覺到,教皇那雙渾濁的雙眼之中,突然出現了一絲讚許的神色。

而這時候,教皇話音落地,教皇殿內的一衆參賽者,也顧不上那麼多了,當即便嘰嘰喳喳的竊竊私語了起來……

“神州隊?怎麼可能是神州隊?我以爲會是聖騎士團!”

“你看亨利的臉都綠了!”

“吊車尾的隊伍,搖身一變,成爲了領頭羊?這太不可思議了!”

“難道,神州隊真有那麼強?”

“不可能!就憑那幾個人,他們根本無法拿到第一名的成績!”

“說的對,一定是運氣!”

之前,教皇的話,無人敢打斷,直到教皇說出了我們神州隊,獲得了第二關中的第一名,並且擁有三次保命的認輸權力之後,其餘戰隊的人,紛紛出言私語,由此可見,我們神州隊拿下第一名的事實,是多麼的打臉,甚至,打到他們無法接受,無法認同,無法忍受,更是情不自禁的打斷了教皇的說話聲!

意外嗎?

不意外!

驚喜嗎?

不驚喜!

對於我們神州隊來說,這第一的稱號,實至名歸!

吊車尾,爲什麼就不能擔當領頭羊?

難道,光憑“運氣”兩個字,就能拿下領頭羊的位置嗎?

無知至極,愚蠢非常!

不過,對於領頭羊和第一的稱號,我倒是沒什麼感想,唯一讓我興奮的,是那三次保命的認輸特權!

這樣說來,我們之前在沙漠中的分析,完全正確,而且,獎勵也是出乎意料的好!

有了這三次保命的特權,我們的損傷,絕對會降到最低,甚至是,無人會再離我而去!

最終,面對教皇公佈的排名結果,卡特還是沒忍住……

當即,卡特朝前邁出了一步,畢恭畢敬,但語氣中,卻是充滿了不甘的對教皇說道:“尊敬的教皇大人,神州隊,有資格擔當領頭羊,並且獲得三次認輸的特權嗎?”

教皇淡淡的撇了卡特一眼,但他卻並沒有回答卡特的問題,而是繼續自顧自的說了起來,“神州隊在第二關中,團滅了天照軍團,降頭師戰隊,又以一敵二,對抗美杜莎戰隊和狼人軍團的同盟,最終,將美杜莎戰隊和狼人軍團的所有參賽者,團滅!”

教皇此言一出,偌大的教皇殿,立刻陷入到了死一般的沉寂,所有人,都長大了嘴巴,瞪起了雙眼,無比駭然的將目光,投向了我們神州隊這邊,包括卡特和洛夫斯基,甚至,連紅衣大主教盧卡斯與審判長,都是震驚的凝視着我們神州隊……看來,盧卡斯和審判長,並不知道第二關中的戰局,只有教皇,能夠通過上帝的視角,來關注整個第二關的進程!

當然,衆人雖然不敢相信,也不願去相信最終的排名結果,但教皇的話,無人敢質疑,卡特不敢,亨利不敢,審判長也不敢!

教皇淡淡的掃視了一下下首衆人,便繼續開口說道:“上三隊和下三隊,已經產生,分別是神州隊,生化戰士隊與吸血鬼戰隊,而下三隊,則沒有排名,分別是超能力戰隊,神祗軍團和聖騎士團,現在,請上三隊的隊長出來,進行第三關的抽籤……” 抽籤……

上三隊對下三隊,也就是說,我們的對手,只能是超能力戰隊,神祗軍團和聖騎士團的其中之一!

這三支戰隊,可都是難啃的骨頭!

不過,還好,我們有三次認輸保命的機會!

我定了定心神,先是仰頭,看了一眼氣定神閒的教皇,又看了一眼滿臉驚駭的審判長與盧卡斯,隨即,我轉過頭,將目光望向了身後那羣與我出生入死的夥伴……

除了仍舊昏迷不醒的李靈兒之外,我們神州隊的所有人,包括胡墨在內,臉色都漲的通紅,很顯然,大家都很興奮!

沒錯!

我們之前,的確被人看不起,被人當成吊車尾,甚至,還被說成,沒資格活着走出沙漠的隊伍!

但是,我們用實際行動和斐然戰績,強勢打臉!

卡特口中,比我們神州隊更有資格從沙漠中走出來的蕭香戰隊和美杜莎戰隊,卻是被我們以一敵二,直接團滅!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