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意外了!蔣斌深深地陷入了巨大的震撼之中,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一生崇敬的人此刻會成爲叛國的逆臣賊子,這樣巨大的反差讓蔣斌實在是無法接受,同時他也明白,不管自己願意與否,都已經深深地捲入了這一個看不到底的漩渦之中。

蔣斌跟隨姜維多年,在他的身上已經深深地刻上了姜系的烙印,不光是他,還有王舍、柳隱,還有駐守在洛南的八萬漢軍,他們都是姜維的嫡系部隊。多年以來,一直跟隨着姜維轉戰南北,對姜維是忠誠不二。

當然,這種忠誠,是建立在季漢王朝的旗幟之下的,首先蔣斌這些人是忠於季漢的將士,然後纔是姜維的部屬,聽從姜維的命令,如果這個前提條件不存在的話,那麼他是否還能對姜維一如既往地忠誠不二,那則是要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了。

蔣斌剛一聽到姜維叛亂身死的消息,第一時間就懵了,他確實想不到對季漢忠心耿耿的姜維會謀逆叛亂,這些年來姜維的功勳那都是有目共睹的,爲了興復漢室,屢屢地出兵北伐,憚精竭慮,肝腦塗地,蔣斌想不通姜維爲什麼背叛亂朝廷。

但現實就是這麼的殘酷,姜維謀劃了開陽門兵變,試圖挾持聖駕,但最終卻是功敗垂成,身死當場。

蔣斌已經無力去求證姜維是如何走上這條路的,現在包括蔣斌包括整個洛南的漢軍,都陷入到了一個信任危機之中,他們做爲姜維的部屬,是否會受到姜維的牽連,受到朝廷的懲治和貶謫。

在沒有接到朝廷的任何命令之前,洛南漢軍的八萬人都深陷於惶恐之中,他們在焦灼不安之中等待着,等待着朝廷對他們的命運裁決。

蔣斌也深陷於不安之中,他考慮的是,如果朝廷不分青紅皁白,將他們歸於姜維一黨而進行懲處的話,那他們該何去何從?是甘心伏法,蒙受這般的不白之冤還是奮起抗爭,乾脆走上叛逆朝廷的道路?

蔣斌陷入了糾結之中,雖然從他的內心深處,從未生過謀逆反叛的想法,但別人的刀架在脖子上的時候,真的就這般任人宰割嗎?

蔣斌私下和王舍柳隱交流過,雖然沒有明說,但王舍和柳隱一樣露出一絲的不甘,但現在朝廷那邊沒有消息,誰都不好多說什麼,他們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了。

還好這個等待的時間並不太長,新皇繼位之後,馬上就是是大赦天下大封羣臣。令蔣斌和王舍他們意外的是,此次晉階的名單之中,他們三人都榜上有名,蔣斌以前是綏武將軍,王舍以前任職漢中監軍,柳隱擔任的騎都尉、黃金圍督,此番蔣斌被封爲後將軍,王舍爲平東將軍,柳隱爲安北將軍,皆爲名號將軍。

這樣的晉升結果,讓一直處於惴惴不安之中的蔣斌等人是驚異不已,按理說朝廷不追究他們的罪責就已經是燒高香了,他們此刻從未奢求過加官晉爵,而此番如此厚賞,着實出乎他們的意料。

尤其是蔣斌,此番升任後將軍,如此顯赫的位置,可是他多年求之未得的。聽到這個好消息,他臉上多日的陰霾是一掃而光。

不過老將柳隱卻有些擔憂地道:“無功不受祿,此番朝廷如此厚賞,難不成是別有他意?”

柳隱的話倒是提點了蔣斌,讓蔣斌心生警覺,是啊,他們現在手中握有兵權,朝廷是投鼠忌器,如果將來他們入朝之後,朝廷那邊一變臉,不管是後將軍也好,平東將軍也好,一擼到底,就什麼也不是了。

但這是否就是朝廷的緩兵之計呢?蔣斌一時之間也拿不定主意,他還是聽從了柳隱的建議,靜觀其變爲好。

如果朝廷沒有任何動作的話,那就證明朝廷確實沒有治他們罪的意思,如果朝廷此刻徵召他們入宮的話,那就表示危險了,很可能朝廷先剝奪他們的兵權之後再動手。

等待的日子是如此地煎熬,如此地度日如年。

就在蔣斌百無聊賴之際,忽然中軍來報:“雍王大司馬駕到。”

蔣斌吃了一驚,趕忙出營迎接。

來的人果然是劉胤,他一襲錦衣,都未穿戎裝,只帶了幾十名的隨從,與蔣斌相見,微笑地道:“與蔣將軍漢中一別,已經是七八年的時間了,時光如此之快,想不到我們在洛陽重逢之時,蔣將軍可是年老了不少。”

蔣斌沒有想到身居高位的劉胤還是一如當前那般謙和知禮,平易近人,當年在漢中時,劉胤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光是劉胤收復漢中的壯舉,更是劉胤那和藹可親的態度。

一晃七八提的光景,蔣斌覺得自己真的有些老了,剛剛過知天命之年的蔣斌這段時間來是心力交悴,更顯得有些老了,不過劉胤的到來讓他的心情大好,敢忙地將劉胤迎入到了大帳之中。

“大司馬光臨寒舍,令敝處是蓬壁生輝。”蔣斌很不營養的說着客套話,在沒有摸清劉胤的真實來歷之前,蔣斌只能是先打哈哈,說一些不疼不癢的客套話。 “什麼?放棄虎牢關?這是真的是雍王的命令嗎?”黃崇用不可思議的眼神望着前來傳令的參軍何攀。

由於這次的命令特殊,劉胤沒有委派普通的傳令兵,而是派出了大司馬首席參軍何攀親自前去虎牢關。何攀任參軍多年,當年北伐之時,就已經追隨劉胤了,從鎮北將軍的參軍一直做到了大司馬參軍,和一直就擔任中軍團副都督的黃崇關係非常的近,他的到來,讓黃崇不會產生任何懷疑。

否則的話,黃崇很可能會將傳令之人先捉起來審問一番,以確定這道命令的真實性。

畢竟這道命令太匪夷所思了,虎牢關可謂是洛陽東面的唯一屏障,黃崇率領着漢軍五個軍在這裏堅守了十餘天,仗打得十分地慘烈,漢軍傷亡累累,不過讓他們自豪的是,吳軍雖然兵多將廣攻勢猛烈,但就是無法逾越虎牢關半步。

而現在劉胤突然下令讓他們放棄虎牢關,黃崇等人全懵了,劉胤這唱得是那一出,如果放棄虎牢關的話,洛陽城就無險可據了,拿什麼來抵擋吳軍的進攻?

如果放棄虎牢關,那麼他們先前的所有努力,所有的犧牲豈不就是變得毫無價值了嗎?

儘管何攀的到來,已經讓黃崇不再懷疑這道命令的真實性,但黃崇還是忍不住出言反問了一下。

何攀平靜地道:“雍王的字跡黃副督應該不會不認識吧,這封手諭可是雍王親筆所書,爲了慎重起見,還特意地加蓋了雍王的私人印章。”

黃崇無語了,跟隨劉胤多年,劉胤的筆跡黃崇自然是識得的,就算有書法高手來僞造其筆跡,但這枚印章卻是僞造不了的,因爲劉胤除了特殊的場合之外,根本就沒有用過這枚印章,也就是說除了劉胤身邊關係特殊密切的人,根本就沒有機會接觸到這枚私章,所以,這封手諭的真實性,是無可質疑的。

“那大哥是不是昏了頭了,會下達這樣的命令?”張樂把腦袋探了過來,看了一眼手諭,也確信無疑是劉胤的字跡,不過對劉胤這道莫名其妙的命令,張樂也表示自己看不懂。

何攀一臉嚴肅地道:“張將軍,請不要質疑雍王的謀略,這道命令是雍王深思熟慮特意爲消滅逆吳兵馬而下達的,後續雍王還有諸多的手段,請黃副督和諸位將軍依令行事,不得有誤!”

一聽這話,黃崇所有疑問都瓦解冰消了,是啊,跟隨劉胤作戰多年,難道他們還不明白劉胤的作戰風格嗎?循規蹈矩,按步就班,那絕不是劉胤的風格,無論是北伐,還是東渡,那一次不是神來之筆,想常人之不敢想,行常人之不敢行,正是因爲劉胤每一次不按常理出牌的令人匪夷所思的手段,季漢纔會有今日的輝煌,此次放棄虎牢關,又必將是劉胤一個大手筆。

“何參軍,雍王還有何吩咐?”黃崇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任何的疑問了,唯有無條件徹底執行劉胤的命令即可。

何攀道:“雍王有令,在接到命令之後,虎牢關的守軍必須在兩日之內逐步撤離虎牢關,不得耽擱一刻。而且,主動撤離的痕跡不能太明顯了,必須要讓吳人相信,虎牢關是他們拼盡全力才攻克的,並不我們主動放棄的。”

黃崇臉上露出了笑意,道:“何參軍放心吧,這種手段黃某還是有的,保證可以做到天衣無縫。”

何攀和黃崇共事多年,相互之間還是很熟悉的,黃崇的能力何攀還是很清楚的,當即拱手道:“既然如此,何某便回洛陽覆命了。”

黃崇道:“何參軍何必如此急着回去,在下略備薄酒,爲何參軍餞行。”

何攀呵呵一笑,道:“喝酒的話,就不必了,等打敗了吳人,何某在洛陽置酒,再與黃副督一醉方休吧。”

黃崇也不便挽留,與何攀拱手作別,何攀徑直離去,回洛陽覆命了。

何攀傳令之時,也只有張樂、趙卓在場,黃崇當即召另外三位領軍將軍羅襲、高遠、羅尚到場,共商軍事。

這幾日來,吳人的攻勢始終沒有任何的衰減跡象,他們甚至加強了夜間的進攻,試圖用輪番的強攻來摧毀漢軍的防守意志,從而拿下虎牢關。

兵力上的劣勢讓漢軍的守城變得異常地艱難,現在虎牢關在吳軍的連續攻擊之下,已經是殘破不堪,許多地段的城牆出現了倒塌的現象,若非漢軍奮力地堵住缺口,恐怕吳軍已經是從這些缺口一擁而上了。

饒是如此,整個虎牢關的防守已經是千瘡百孔,芨芨可危了,在吳軍的連番攻勢之下,漢軍只能是憑着堅強意志來抵禦,勉強地支撐着局勢。

爲了對抗吳軍的連番進攻,漢軍也是分做兩班來作戰的,白天在關上指揮戰鬥的,正是羅襲、高遠和羅尚,他們被召下來的時候,還是一臉的詫異,不知道發生了何事。

黃崇也沒有扯其他的,而是直接下令道:“傳雍王諭令,我軍即刻放棄虎牢關,退守洛陽城。”

三人俱是一怔,羅襲道:“現在局面雖然艱難,但再守個十天八天是不成問題的,如果雍王那邊能再派些援兵來的話,守住虎牢關絲毫沒有問題,雍王怎麼會在這個時候下令撤軍呢?”

黃崇沉聲地道:“雖然我們立誓於虎牢關共存亡,但雍王的命令絕不容違抗,兩日之內,必須全部撤出虎牢關,諸軍不得有任何延誤,否則按軍法從事。”

既然是劉胤的命令,羅襲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黃崇旋即做出了詳細的佈署,何支軍隊先撤,何支軍隊斷後,都做了妥善的安排,撤退和潰敗那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而且要把有序的撤退做出潰敗的樣子,讓吳人相信漢軍是真正的不敵才放棄的虎牢關,這裏面還有很多的文章要做,好在黃崇領軍多年,作戰經驗豐富,這點手段還是有的。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

由於這次的命令特殊,劉胤沒有委派普通的傳令兵,而是派出了大司馬首席參軍何攀親自前去虎牢關。。何攀任參軍多年,當年北伐之時,就已經追隨劉胤了,從鎮北將軍的參軍一直做到了大司馬參軍,和一直就擔任中軍團副都督的黃崇關係非常的近,他的到來,讓黃崇不會產生任何懷疑。

否則的話,黃崇很可能會將傳令之人先捉起來審問一番,以確定這道命令的真實性。

畢竟這道命令太匪夷所思了,虎牢關可謂是洛陽東面的唯一屏障,黃崇率領着漢軍五個軍在這裏堅守了十餘天,仗打得十分地慘烈,漢軍傷亡累累,不過讓他們自豪的是,吳軍雖然兵多將廣攻勢猛烈,但就是無法逾越虎牢關半步。

而現在劉胤突然下令讓他們放棄虎牢關,黃崇等人全懵了,劉胤這唱得是那一出,如果放棄虎牢關的話,洛陽城就無險可據了,拿什麼來抵擋吳軍的進攻?

如果放棄虎牢關,那麼他們先前的所有努力,所有的犧牲豈不就是變得毫無價值了嗎?

儘管何攀的到來,已經讓黃崇不再懷疑這道命令的真實性,但黃崇還是忍不住出言反問了一下。

何攀平靜地道:“雍王的字跡黃副督應該不會不認識吧,這封手諭可是雍王親筆所書,爲了慎重起見,還特意地加蓋了雍王的私人印章。”

黃崇無語了,跟隨劉胤多年,劉胤的筆跡黃崇自然是識得的,就算有書法高手來僞造其筆跡,但這枚印章卻是僞造不了的,因爲劉胤除了特殊的場合之外,根本就沒有用過這枚印章,也就是說除了劉胤身邊關係特殊密切的人,根本就沒有機會接觸到這枚私章,所以,這封手諭的真實性,是無可質疑的。

“那大哥是不是昏了頭了,會下達這樣的命令?”張樂把腦袋探了過來,看了一眼手諭,也確信無疑是劉胤的字跡,不過對劉胤這道莫名其妙的命令,張樂也表示自己看不懂。

何攀一臉嚴肅地道:“張將軍,請不要質疑雍王的謀略,這道命令是雍王深思熟慮特意爲消滅逆吳兵馬而下達的,後續雍王還有諸多的手段,請黃副督和諸位將軍依令行事,不得有誤!”

一聽這話,黃崇所有疑問都瓦解冰消了,是啊,跟隨劉胤作戰多年,難道他們還不明白劉胤的作戰風格嗎?循規蹈矩,按步就班,那絕不是劉胤的風格,無論是北伐,還是東渡,那一次不是神來之筆,想常人之不敢想,行常人之不敢行,正是因爲劉胤每一次不按常理出牌的令人匪夷所思的手段,季漢纔會有今日的輝煌,此次放棄虎牢關,又必將是劉胤一個大手筆。

“何參軍,雍王還有何吩咐?”黃崇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任何的疑問了,唯有無條件徹底執行劉胤的命令即可。

何攀道:“雍王有令,在接到命令之後,虎牢關的守軍必須在兩日之內逐步撤離虎牢關,不得耽擱一刻。而且,主動撤離的痕跡不能太明顯了,必須要讓吳人相信,虎牢關是他們拼盡全力才攻克的,並不我們主動放棄的。”

黃崇臉上露出了笑意,道:“何參軍放心吧,這種手段黃某還是有的,保證可以做到天衣無縫。”

何攀和黃崇共事多年,相互之間還是很熟悉的,黃崇的能力何攀還是很清楚的,當即拱手道:“既然如此,何某便回洛陽覆命了。”

黃崇道:“何參軍何必如此急着回去,在下略備薄酒,爲何參軍餞行。”

何攀呵呵一笑,道:“喝酒的話,就不必了,等打敗了吳人,何某在洛陽置酒,再與黃副督一醉方休吧。”

黃崇也不便挽留,與何攀拱手作別,何攀徑直離去,回洛陽覆命了。

何攀傳令之時,也只有張樂、趙卓在場,黃崇當即召另外三位領軍將軍羅襲、高遠、羅尚到場,共商軍事。

這幾日來,吳人的攻勢始終沒有任何的衰減跡象,他們甚至加強了夜間的進攻,試圖用輪番的強攻來摧毀漢軍的防守意志,從而拿下虎牢關。

兵力上的劣勢讓漢軍的守城變得異常地艱難,現在虎牢關在吳軍的連續攻擊之下,已經是殘破不堪,許多地段的城牆出現了倒塌的現象,若非漢軍奮力地堵住缺口,恐怕吳軍已經是從這些缺口一擁而上了。

饒是如此,整個虎牢關的防守已經是千瘡百孔,芨芨可危了,在吳軍的連番攻勢之下,漢軍只能是憑着堅強意志來抵禦,勉強地支撐着局勢。

爲了對抗吳軍的連番進攻,漢軍也是分做兩班來作戰的,白天在關上指揮戰鬥的,正是羅襲、高遠和羅尚,他們被召下來的時候,還是一臉的詫異,不知道發生了何事。

黃崇也沒有扯其他的,而是直接下令道:“傳雍王諭令,我軍即刻放棄虎牢關,退守洛陽城。”

三人俱是一怔,羅襲道:“現在局面雖然艱難,但再守個十天八天是不成問題的,如果雍王那邊能再派些援兵來的話,守住虎牢關絲毫沒有問題,雍王怎麼會在這個時候下令撤軍呢?”

黃崇沉聲地道:“雖然我們立誓於虎牢關共存亡,但雍王的命令絕不容違抗,兩日之內,必須全部撤出虎牢關,諸軍不得有任何延誤,否則按軍法從事。”

既然是劉胤的命令,羅襲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黃崇旋即做出了詳細的佈署,何支軍隊先撤,何支軍隊斷後,都做了妥善的安排,撤退和潰敗那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而且要把有序的撤退做出潰敗的樣子,讓吳人相信漢軍是真正的不敵才放棄的虎牢關,這裏面還有很多的文章要做,好在黃崇領軍多年,這點手段還是有的。 “大司馬,恭喜恭喜啊!拿下虎牢關,這洛陽可是指日可待了。”陳騫含笑着向陸抗道賀道。

陸抗蒼白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的紅潤之色,呵呵一笑道:“同喜,同喜。”

拿下了虎牢關,陸抗是心情大好,只要邁過這道坎,剩下的就是一馬平川了。從虎牢關向西,直到洛陽,再無任何的險要了,吳軍便可以長驅直入,直取洛陽。

也難怪陸抗激動和興奮,攻取洛陽,那可是吳國幾輩人夢寐以求卻又求之不得的夢想,但無論是周瑜做大都督的時候,還是陸遜做大都督的時候,這個夢想都是遙不可及的,別說是兵敗洛陽城下,那怕就是跨過淮河漢水,那夠踏足中原大地,對他們而言,都是一種奢望。

那時的洛陽,畢竟是曹魏的國都,攻取洛陽,那就等同於是要滅掉曹魏,以吳國的軍力國力,充其量也就是想想而已,就算是有人提出來,估計也要被周圍的人笑掉大牙。

但現在,美夢就要成真了,儘管當初以洛陽爲國都的曹魏早已不存在了,就連纂權奪位的司馬晉也國破家亡,洛陽的主人如今換作了當初三國之中實力和地位最爲羸弱的蜀國。就算蜀國現在野雞變成了鳳凰,那也脫不了野雞的本質,也許陸抗對曹魏對司馬晉會心生忌憚,但對於蜀國,他從心理上,還真沒有發怵過,如今打下了虎牢關,陸抗更有理由相信,拿下洛陽,不過是彈指揮間的事。

陳騫、石苞和馬隆也對拿下虎牢關欣喜不已,給司馬氏報不報仇已經變得不太重要了,復辟晉國也不是他們現在的心中所想,在他們的心目中,沒有什麼比他們現在所控制的一畝三分地更重要的了,反攻洛陽,就是爲了能鞏固他們的領地,只要能拿下洛陽,那他們在關東的五州之地必將是安穩如山。

陳騫和石苞都老了,都再沒有了進取天下之心,馬隆雖然年輕,但爲人更加地務實,割據一方做一個諸侯,是最爲現實不過了的,如果真有心思爭霸天下的話,必然會成爲衆矢之的,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關東三王他們的目標其實再簡單不過了,只要沒人再來爭他們的領地,那就相安無事了,但季漢強勢滅晉,佔據洛陽,無疑讓他們梗刺在喉,寢食難安。

如果季漢軍隊向東而進的話,陳騫他們自然感覺到無力抵抗,但真要放棄他們已得到了領地和權力,卻是一萬個不甘心。陸抗反攻洛陽的計劃讓陳騫他們看到了一絲的曙光,蜀人剛剛進入洛陽就分崩離析,把握住這樣的機會反攻倒算,或許真有希望把蜀人逐出洛陽,逐過黃河,如此他們關東三王的地位,便是安穩如泰山了。

連續攻打虎牢關十餘日不下,陸抗那邊焦灼萬分,陳騫他們也是着急不已,如果連虎牢關都攻不下來的話,那麼他們這次的行動必將淪爲天下人的笑柄,以後的處境則會更爲地艱難。

所以,在攻打虎牢關的時候,吳軍和關東軍都同樣的賣力,並沒有因爲彼此屬於不同的軍系就各懷心思,保存實力,拿不下虎牢關的話,對誰都沒有好處。

陸抗和陳騫相偕入關。

首席冷愛,妻子的祕密 此刻虎牢關內一片零亂,關內的房舍大部分的被火給焚燬了,很顯然季漢的軍隊在撤離的時候,縱火燒城,試圖用火勢來阻擋吳軍的進攻。大火燒過之後,處處焦土,殘垣斷壁,一片狼籍。

先期入城的朱琬正指揮部下的士兵撲滅殘餘的火源,打掃和清理着戰場。由於漢軍撤離地非常迅速,在城內陣亡的漢兵人數並不太多,反倒是吳軍追擊心切,不少人遭了漢軍的冷箭和阻擊,橫死當場,這城中的屍體,十具倒有六七具是吳軍的。

朱琬牢騷滿腹地道:“這些蜀狗也太奸滑了,先前還死守着虎牢關不放,這會兒剛剛破城,跑得比兔子還快,追都不追不上!”

陸抗剛入城就聽到了朱琬的牢騷,不禁微微一笑道:“城未失之時蜀人當然要死守,城一破,他們自知不敵,自然逃得要快了,難不成還能伸直了脖子讓你去砍不成?”

朱琬臉一紅,訕訕地道:“還以爲蜀人多有氣節,也都不過是些貪生怕死之輩,還以爲他們要與虎牢關共存亡,原來也不過如此。”

陸抗道:“黃崇倒也是明智之人,明知不敵,自然不做無謂的掙扎,留下人馬去守洛陽,纔是真正的明智之舉。”

吳軍此役殲敵並不多,總體下來,吳軍的傷亡反倒是漢軍的五六倍,不過陸抗顯然是不在乎的,殲敵多少並沒有什麼實際意義,自己二十多萬的從軍,就算是傷損幾萬,也無關緊要,關鍵之中的關鍵,是拿下了虎牢關,這比什麼都重要。

在虎牢關,吳軍尚來不及進行任何的休整,陸抗就已經發布了新的命令,除了留下一部分的兵力來守虎牢關之外,二十萬大軍全部揮麾西進,直指洛陽。

虎牢關只是打開洛陽的門戶而已,如果最終拿不下洛陽來,攻克虎牢關便變得毫無意義,只有攻克了洛陽,虎牢關戰鬥的價值纔會體現出來,所以陸抗纔不敢有半點的懈怠,準備趁熱打鐵,進攻洛陽。

虎牢關距離洛陽,也只有百八十里的距離,如果戰馬跑得快的話,半天時間,已經足夠往返一次了,就算是步兵行進的慢的話,兩天之內,也足夠吳軍從容地抵達到洛陽城下了。

最關鍵的是,從虎牢關到洛陽,再無任何的險要可御,這也是陸抗當初選擇進攻虎牢關的重要一點,那就是虎牢關到洛陽一馬平川,只要拿下虎牢關,洛陽幾乎是唾手可得,如果從南線進攻洛陽的話,重關險隘,那纔是真正頭疼的事,就算能拿下一兩座關隘,卻也未必能拿得下所有的關隘,洛陽可是可望而不可及也。

接到命令的吳軍,火速開撥,望着洛陽城就殺了過去。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左右…………………上浮現出一絲的紅潤之色,呵呵一笑道:“同喜,同喜。 .”

拿下了虎牢關,陸抗是心情大好,只要邁過這道坎,剩下的就是一馬平川了。從虎牢關向西,直到洛陽,再無任何的險要了,吳軍便可以長驅直入,直取洛陽。

也難怪陸抗激動和興奮,攻取洛陽,那可是吳國幾輩人夢寐以求卻又求之不得的夢想,但無論是周瑜做大都督的時候,還是陸遜做大都督的時候,這個夢想都是遙不可及的,別說是兵敗洛陽城下,那怕就是跨過淮河漢水,那夠踏足中原大地,對他們而言,都是一種奢望。

那時的洛陽,畢竟是曹魏的國都,攻取洛陽,那就等同於是要滅掉曹魏,以吳國的軍力國力,充其量也就是想想而已,就算是有人提出來,估計也要被周圍的人笑掉大牙。

但現在,美夢就要成真了,儘管當初以洛陽爲國都的曹魏早已不存在了,就連纂權奪位的司馬晉也國破家亡,洛陽的主人如今換作了當初三國之中實力和地位最爲羸弱的蜀國。就算蜀國現在野雞變成了鳳凰,那也脫不了野雞的本質,也許陸抗對曹魏對司馬晉會心生忌憚,但對於蜀國,他從心理上,還真沒有發怵過,如今打下了虎牢關,陸抗更有理由相信,拿下洛陽,不過是彈指揮間的事。

陳騫、石苞和馬隆也對拿下虎牢關欣喜不已,給司馬氏報不報仇已經變得不太重要了,復辟晉國也不是他們現在的心中所想,在他們的心目中,沒有什麼比他們現在所控制的一畝三分地更重要的了,反攻洛陽,就是爲了能鞏固他們的領地,只要能拿下洛陽,那他們在關東的五州之地必將是安穩如山。

陳騫和石苞都老了,都再沒有了進取天下之心,馬隆雖然年輕,但爲人更加地務實,割據一方做一個諸侯,是最爲現實不過了的,如果真有心思爭霸天下的話,必然會成爲衆矢之的,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關東三王他們的目標其實再簡單不過了,只要沒人再來爭他們的領地,那就相安無事了,但季漢強勢滅晉,佔據洛陽,無疑讓他們梗刺在喉,寢食難安。

如果季漢軍隊向東而進的話,陳騫他們自然感覺到無力抵抗,但真要放棄他們已得到了領地和權力,卻是一萬個不甘心。陸抗反攻洛陽的計劃讓陳騫他們看到了一絲的曙光,蜀人剛剛進入洛陽就分崩離析,把握住這樣的機會反攻倒算,或許真有希望把蜀人逐出洛陽,逐過黃河,如此他們關東三王的地位,便是安穩如泰山了。

連續攻打虎牢關十餘日不下,陸抗那邊焦灼萬分,陳騫他們也是着急不已,如果連虎牢關都攻不下來的話,那麼他們這次的行動必將淪爲天下人的笑柄,以後的處境則會更爲地艱難。

所以,在攻打虎牢關的時候,吳軍和關東軍都同樣的賣力,並沒有因爲彼此屬於不同的軍系就各懷心思,保存實力,拿不下虎牢關的話,對誰都沒有好處。

陸抗和陳騫相偕入關。

此刻虎牢關內一片零亂,關內的房舍大部分的被火給焚燬了,很顯然季漢的軍隊在撤離的時候,縱火燒城,試圖用火勢來阻擋吳軍的進攻。大火燒過之後,處處焦土,殘垣斷壁,一片狼籍。

先期入城的朱琬正指揮部下的士兵撲滅殘餘的火源,打掃和清理着戰場。由於漢軍撤離地非常迅速,在城內陣亡的漢兵人數並不太多,反倒是吳軍追擊心切,不少人遭了漢軍的冷箭和阻擊,橫死當場,這城中的屍體,十具倒有六七具是吳軍的。

朱琬牢騷滿腹地道:“這些蜀狗也太奸滑了,先前還死守着虎牢關不放,這會兒剛剛破城,跑得比兔子還快,追都不追不上!”

陸抗剛入城就聽到了朱琬的牢騷,不禁微微一笑道:“城未失之時蜀人當然要死守,城一破,他們自知不敵,自然逃得要快了,難不成還能伸直了脖子讓你去砍不成?”

朱琬臉一紅,訕訕地道:“還以爲蜀人多有氣節,也都不過是些貪生怕死之輩,還以爲他們要與虎牢關共存亡,原來也不過如此。”

陸抗道:“黃崇倒也是明智之人,明知不敵,自然不做無謂的掙扎,留下人馬去守洛陽,纔是真正的明智之舉。”

吳軍此役殲敵並不多,總體下來,吳軍的傷亡反倒是漢軍的五六倍,不過陸抗顯然是不在乎的,殲敵多少並沒有什麼實際意義,自己二十多萬的從軍,就算是傷損幾萬,也無關緊要,關鍵之中的關鍵,是拿下了虎牢關,這比什麼都重要。

在虎牢關,吳軍尚來不及進行任何的休整,陸抗就已經發布了新的命令,除了留下一部分的兵力來守虎牢關之外,二十萬大軍全部揮麾西進,直指洛陽。

虎牢關只是打開洛陽的門戶而已,如果最終拿不下洛陽來,攻克虎牢關便變得毫無意義,只有攻克了洛陽,虎牢關戰鬥的價值纔會體現出來,所以陸抗纔不敢有半點的懈怠,準備趁熱打鐵,進攻洛陽。

虎牢關距離洛陽,也只有百八十里的距離,如果戰馬跑得快的話,半天時間,已經足夠往返一次了,就算是步兵行進的慢的話,兩天之內,也足夠吳軍從容地抵達到洛陽城下了。

最關鍵的是,從虎牢關到洛陽,再無任何的險要可御,這也是陸抗當初選擇進攻虎牢關的重要一點,那就是虎牢關到洛陽一馬平川,只要拿下虎牢關,洛陽幾乎是唾手可得,如果從南線進攻洛陽的話,重關險隘,那纔是真正頭疼的事。

接到命令的吳軍,火速開撥,望着洛陽城就殺了過去。 羅憲選擇的渡河地點是懷縣南面的廣武渡,此渡口因黃河南岸有廣武城而得名。

提起廣武城,那可是大名鼎鼎,天下皆知。廣武古城位於廣武山上,分爲東西二城,中間隔着一道深澗,乃當年劉邦、項羽對峙處。

廣武山山勢自河邊陡起,由北而南,綿亙不斷,峯巒尖秀,峭拔數十丈,朝霞暮煙,變態萬狀。北面,滾滾黃河緊貼山腳而過;西南,萬山叢錯,羣峯崢嶸。這裏,不僅谷深坡陡,崖壁參差,而且西有成皋之險,東北有敖倉之粟,南有重鎮滎陽,爲古代的交通咽喉、兵家必爭之地。

當年楚漢相爭之時,漢軍趁項羽東擊各地之機,出兵奪取成皋,後屯兵廣武,阻楚西進。楚王項羽急忙率兵西來,亦屯兵廣武,和漢軍隔澗對壘,兩軍在此連番爭奪,相持數月,最終因楚軍缺糧,軍心渙散,加上韓信也出兵擊楚,項羽被迫與漢約和,以“鴻溝”(即廣武澗)爲界中分天下。中國象棋盤上的“楚河、漢界”即指此鴻溝。

陸抗沿着黃河西進,自然不可能不考慮黃河北岸漢軍的威脅,但黃河千里防線,陸抗根本無法預知漢軍會從那一個渡口渡河,如果全面沿河防禦的話,吳軍的兵力又顯得不足,更何況陸抗最主要的進攻目標是洛陽,對於黃河北岸之敵,也只能是略加防範,在幾個重要的地方佈置重兵在行防守,比如虎牢關和滎陽,處於東西通道之上的要鎮,自然得重點防禦。

而且滎陽是吳軍的屯糧之所,吳軍從各地調集來的糧草都集中屯放在滎陽,然後再向前線轉運,滎陽之重要性,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蛇打七寸,劉胤選擇的攻擊點自然是吳軍的要害之處,滎陽是聯結東西的通道,更是吳軍的屯糧之所,如果漢軍拿下滎陽的話,吳軍不光是退路被掐斷那麼簡單,一旦失去了糧草供應,吳軍將會不戰自亂。

不過陸抗又焉能不重視滎陽的防禦,黃河防線太長吳軍兵力有限無法兼顧,但守住滎陽一城,陸抗卻是有信心和把握的。

陸抗安排平東將軍張象爲滎陽守將,平寇將軍蔡敏率兵三萬駐守滎陽,而虎牢關與滎陽相距不遠,一旦滎陽有事,駐守在虎牢關的鎮南將軍伍延便可隨時增援,互爲呼應。

羅憲接到命令之後,立刻佈署渡河作戰之事宜。

既然確定要從廣武渡河,羅憲首先就派出了斥侯兵,乘着小船,連夜潛渡過河,探明南岸的狀況。

斥侯兵很快地就傳回了對岸的消息,吳軍受困於兵力不足,只能是重點防禦滎陽和虎牢二城,至於黃河南岸的廣武,吳人壓根兒就沒有派什麼人馬駐守,只是留有一支數十人的巡哨隊伍。

羅憲哈哈大笑道:“真乃天助我也!”於是下令派一支精銳的斥侯小隊過去,首先將吳人的這一支巡哨給幹掉,而後調集渡船,晝夜不停地運送人馬過河。

張象派出一支巡哨的隊伍在黃河南岸監視漢軍的動靜,憑着這幾十個人,擋當然是擋不住的,不過張象可以在第一時間內掌握漢軍的動向,以做好應對之策。

羅憲自然不可能讓吳人掌握自己的動向,偵察到吳軍在南岸有巡哨之時,首先便派人將這支巡哨的隊伍給幹掉了,這下張象就成了睜眼瞎,對漢軍的渡河行動是一無所知了。

儘管沒有吳軍阻攔,但右軍團可都是騎兵,人馬俱渡,所耗費的時間就要長得多,日夜搶渡,也用了兩天兩夜的時間,方纔全部渡過了黃河。

這兩天的時間內,吳軍已經從虎牢關向前推進了八十里,已經可以遙遙地望到洛陽城巍峨高聳的城牆了。

羅憲在廣武城集結起軍隊之後,兵分三路,東面一路由盧遜率朱雀軍趕往隴城,切斷滎陽之敵向東退卻之路,西面一路由鄧樸率領青龍軍,攻佔虢亭,切斷滎陽和虎牢之前的聯絡,中間一路由羅憲親自率領白虎軍、玄武軍、麒麟軍,直取滎陽。

右軍團全部是騎兵隊伍,來勢極快,萬騎攢動,氣勢滔天,滎陽守將張象聽到漢軍已渡過黃河向滎陽殺來之時,頓時便有些發慌,急忙與副將蔡敏商議:“蜀人來勢洶洶,這該如何是好?”

蔡敏道:“蜀人雖衆,但盡皆是騎兵,騎兵利於野戰而不利於攻城,我們只需死守拒戰即可,另外火速派人通知駐守虎牢關的伍將軍前來增援,亦可稟報陸大司馬,我們只需堅守數日,援兵到來之時,滎陽之圍便可解矣。”

張象也深知漢軍騎兵的厲害,如何還敢出城交戰,立刻下令駐守滎陽的軍隊全部上城守禦,城門緊閉,吊橋高懸,沒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出城應戰。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