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宇努力操控著冰線寒域,呼,冰藍色絲線迅速匯聚,在天宇掌心凝聚成一個小型龍捲風,這龍捲風雖小,但威力可比卡迪的厲害多了。

「去!吞這個吧!嘿嘿···」天宇甩出手中的龍捲風,心中得意的嘿嘿直笑,對付這種有實力沒腦力的傢伙太簡單了。

十米距離,瞬間即到,但令天宇咋舌的是那巨蛇根本就沒打算躲,大嘴一張,噗!直接就把龍捲風給吞了,咕嚕一聲咽了下去,彷彿還很享受似的。

天宇一看,驚的下巴差點掉地上,「擦!不是吧,這麼**,看來想輕鬆搞定是不可能了。」

「這個火靈獸不會是乾坤級的吧!這,這裡能孕育出乾坤級的靈氣獸!」

乾坤級靈氣珠的價值天宇雖然知道的不是很清楚,但裡面蘊含的能量天宇能猜的出來,如果有足夠多的乾坤級靈氣珠,天宇敢說在十年之內自己絕對能踏入星主級。

天宇看著巨蛇,眼中毫不掩飾對它體內靈氣珠的渴望,如今外星生命即將降臨,如果地球能再多出一個星主級高手,那便有了底氣。

天宇對這火靈珠志在必得!

巨蛇也饒有興趣的圍著天宇轉著,感到剛才的攻擊沒吃夠,如今它正望著天宇,看那眼神很是希望天宇多發出一些攻擊。

對於這個要求天宇自然是有求必應,「行!你厲害,那就試一下『法』的境界吧!」 想罷天宇目光一凜,右掌攤開。

「嗡···」

這一片空間一陣輕顫,水流彷彿跳舞般的顫動。巨蛇也察覺到一絲危險的氣息,遊動的速度陡然停止,連忙把頭縮了回去。

天宇一下子就看不見巨蛇了,但在周圍三百米內,景象如同印在天宇腦海一樣,那巨蛇並未離開,而是停在百米外的地方。

「嘿嘿···知道怕了吧!晚了。」天宇嘿然冷笑,右掌搖搖對著巨蛇的頭部,一個冰形巨掌在天宇身前緩緩生成,足有數十丈高,散發著濃濃的霧氣,甚至周圍的火系天地靈氣都遠遠避開。

「去!」天宇猛的向前一推。

「呼!」冰掌快如奔雷,盪開四周的水流,急速拍擊向巨蛇。

此時的巨蛇眼中露出些許害怕,但性子高傲的它卻不肯輕易認輸,猛的扭動龐大的蛇身,蛇尾如閃電般抽擊向冰掌,這一抽足有開山裂石之力,盪開的水流如箭矢一般射向兩邊。

「嘭!」

巨尾抽在冰掌上發出一聲悶響,「噝···」痛的巨蛇發出陣陣慘叫,再看冰掌,只是稍微偏了一點方向而已,於此同時冰掌也到了巨蛇面前,根本就閃避不及。

巨蛇強忍疼痛,大嘴一張,一團暗紅色火焰噴薄而出,瞬間便包裹住冰掌。

冰掌和火焰一接觸,發出嗤嗤的聲響,顯然是在相互消耗。

天宇右掌一握,輕聲念道,「爆!」

「轟~~~」冰掌猛然爆裂,但爆裂開后卻不是冰屑,而是化為了一支支冰箭,穿透火焰射向巨蛇,巨蛇也沒想到還有這一手,頓時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噗!噗!噗!噗!噗!噗!噗······」

隨著第一支冰箭射中巨蛇,幾百支冰箭紛紛射中巨蛇的軀體,巨蛇痛的四下翻滾,把四周的水流攪動的彷彿沸騰一般。

「那立在自己面前螻蟻般的存在,怎麼能發出如此可怕的攻擊!」巨蛇實在是想不通。

「趁你病,要你命!殺!」一擊得手,天宇毫不遲疑,朝巨蛇暴掠而去,十把飛刀瞬間飛出,化為十道黑色流光射向巨蛇頭部。

雖然知道這飛刀對巨蛇構不成致命,但這十把飛刀只是前奏,真正的殺招在後面。

一秒不到, 超級玩龜師 ,此時的巨蛇相當狼狽,早就縮成了一團,滿身如同刺蝟布滿著冰箭,而冰箭由於沒了天宇的操控,已經在慢慢淡化,但天宇現在已經不需要冰箭了,因為十把飛刀同時飛入了巨蛇巨大的嘴裡。

「這麼順利!」天宇也沒想到飛刀竟能直接飛入巨蛇嘴裡,「嘿嘿···給我死吧,火靈珠是我的。」

天宇一聲狂笑,不給巨蛇絲毫喘息的機會,舉起飛天神梭怒劈而下。

巨蛇望著面前不斷變大的人影,嘶吼一聲,巨尾攜著滿腔怒火抽擊向天宇,那聲勢,比剛才抽冰掌那一下更加用力,恨不得將面前的螻蟻抽成一團肉醬。

失憶總裁狠狠愛 ,本來天宇也看不見,只是憑藉現在的領域才能發現,但天宇仍然不管不顧,對著巨蛇的脖子怒劈而下,同時心中冷冷的聲音響起,「給我斷!」

「嗤~~~」

一道長長的聲音響起,彷彿刀子劃破玻璃般的聲音,那抽擊向天宇的巨尾應聲而斷,十把飛刀在斷尾處一閃而逝,又沒入巨蛇體內,而那斷尾在不受巨蛇的操控下,遠遠的拋飛開去。

這一幕自然也落入巨蛇的眼中,還不待它有什麼反應,那斷尾處的疼痛便轉移到了頭部。

「噝······」一聲無比凄厲的慘叫響徹而起,巨蛇尚還有些清醒的神智告訴它,「完了!徹底完了,沒想到一時託大把命給送了,關鍵還是一個螻蟻般的存在。」

螻蟻?真是螻蟻嗎?在最後一刻,巨蛇終於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完蛋了······

「噗嗤!」飛天神梭一下子劈如巨蛇脖子上,同時天宇心意一動,百道意念力同時加持在飛天神梭上。

「咻!」飛天神梭一下子沒入巨蛇頭部,在裡面一陣攪動,巨蛇的氣息瞬間消退。

沒過十秒鐘,飛天神梭從巨蛇體內飛出,天宇重新背好,又控制十把飛刀在巨蛇大腦中尋找。

約莫過了三分鐘,才從那碩大的頭顱內將一顆乒乓球大小的火紅靈珠送到天宇面前

「果然是乾坤級火靈珠。」天宇伸手拿過,入手溫熱,又看了一眼巨蛇那龐大的屍體,伸手按在蛇身上,泥丸宮中的五行之力暴涌而出,瞬間包裹住蛇屍體,用力擠壓。

「噗!」蛇屍被擠壓的爆裂,化為一大團純凈的火系天地靈氣,上下翻滾。

看到如此濃郁純凈的火系天地靈氣,天宇心中高興的很···光這一大團火系靈氣,便能頂自己好幾年的吸收煉化量,別看在外面看沒多大面積,一旦進入泥丸宮那將會呈幾何倍數增長。

天宇非常滿意此次的收穫,二十幾顆星主級水靈珠,一顆乾坤級火靈珠,也算有了一些資本,摸了一下背後的獸皮包,天宇心中高興不已,沒想到地球還有這種寶物。

「不知道還有沒有別的火靈獸!」天宇呆在原地等待了一會,確定沒有別的火靈獸之後,又往下潛入,同時心中也期待萬分,希望會有新的驚喜出現。

但期待中的驚喜並沒出現,天宇一路下潛,四周除了靈氣之髓外,沒有任何異動。

······

「嘩嘩······」

四周一片寂靜,只有天宇下潛時帶動的細微水流聲,幾不可聞。

如此下潛了大半天,天宇都懷疑自己是不是都沒有動,在看了通訊器后,才確定自己一直是在下潛,兩千九百公里!天宇暗自咋舌,如此深的地下,按照地球人的說法,自己已經潛入到液態層了。


距離地心都不遠了吧!

地球的構造簡單分為外球,液態層,和內球三大部分,內球也就是地心。當然這是簡單的劃分。

這些東西天宇都了解過,但很明顯,地球人的認知很有限,也不一定全對。

又下潛了一百多公里,此時距天宇進入靈氣湖已經過去了一天多的時間,但還沒到底。

隨著越往下深入,天宇發現靈氣之髓又發生了變化,水流之中的火系天地靈氣已不是很充足,反而金系天地靈氣充裕了起來。

有了前兩次的經驗,天宇已有了警覺。

「嗯?」天宇突然覺得前面的靈氣之髓有些淡化的跡象,「怎麼回事?」


「竟然可以看見一百米內的景象了?」隨著天宇不斷下潛,靈氣之髓越來越淡,到得後來,靈氣之髓已經淡化到霧氣的形態,而且各種天地靈氣不再相容,化為五顏六色的各系天地靈氣在空中飄蕩。

「四千六百多公里了,已經快到地心了!」天宇心中默默想到。

「噗!」一聲輕響,彷彿觸碰到了什麼東西一樣,天宇下潛的身形停了下來,此時天宇已經可以看清五百多米內的景象了,再也沒有了那靈氣之髓的影子,只有淡淡的天地靈氣呈各種顏色如波浪一般上下浮動。

五顏六色,異常壯觀!

踩了踩阻礙自己的東西,軟軟的,似乎很有彈性,天宇眉頭微皺,慢慢加大力氣,但這層東西完全不受力,你用力,它下陷,你收力,它就反彈,忙活了大半天,天宇也沒想出辦法進去。

「切!什麼玩意兒?都到這裡了,還進不去,太坑爹了吧!」眼看著走到了這裡,但卻進不去,急的天宇抓耳撓腮。

天宇眼珠一轉,從背後抽出飛天神梭,慢慢刺向那透明阻礙物,剛一接觸,「嗡···」那透明阻礙物一陣顫動。

「咔咔······」一道道細小的裂縫如蛛網一般向四周裂去。

「有門!」天宇心中狂喜。

臉上的笑容還未盛開,突然間——從裂縫中透出一股力道奇大的吸力,比那巨蛇吞吸的力道強上千倍不止,天宇根本就抵擋不住。

「嘭!」一聲炸響,那透明阻礙物被炸開一個直徑三米多的洞,呼···天宇的身形不受控制的一頭栽進那洞里,如流星一般墜落。


在天宇墜落的一瞬間,那裂開的洞口就快速的修復完成,彷彿從沒裂開過一樣。

「呼······」天宇感覺到自己好像被扔進了火爐里,渾身燙的厲害,天宇知道這是由於自己在高速的下墜,和空氣摩擦造成的,努力的睜開雙眼往通訊器一看,嚇的魂都快沒了。

那下墜的速度比流星還快,通訊器顯示自己離地面已經不足五百公里了,而且那數字還在不斷減少。

面對這種情況天宇已來不及多想,以這種速度墜落地面,即便以天宇的身體強度也不一定抗的住,當務之急是穩住下墜之勢,但天宇並不是星主級高手,泥丸宮中根本就沒有結星,怎麼和這種引力抗衡。

天宇一直都是腳踏飛刀飛的,這個時候也只有用這種方法了。

天宇深吸一口氣,心中猛然喝道:「給我停!」

「轟!」三百六十道意念力同時加持在飛天神梭上,「嗡···」飛天神梭在意念力的加持下往反方向拖拽,天宇雙手牢牢抱住飛天神梭,近七億公斤的意念力力可不是擺著看的,天宇的速度慢慢降了下來。

天宇懸著的心剛鬆一口氣,往下一看,已經看清楚地面了,「哇塞!沒這麼快吧!剛才還有五百······!」

心裡的話還未說完,天宇的身體就如一發炮彈一樣落在了地面。

「轟!」一聲巨響,地面出現了一個深幾十米的深坑,塵土飛揚——但令人奇怪的是塵土還沒飛起多高就又快速的掉落地面,好像被磁鐵強行吸回來的一樣。


「疼!好疼!」

天宇發誓像這種全身劇烈的疼痛自己就算加上前世也不會超過十次,甚至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了,要不是飛天神梭減緩了一下速度,飛摔個大半死不可。

「咦?通訊器呢?」天宇往手臂上一看,差點氣暈,通訊手錶徹底碎了,本來有火紅戰甲保護根本就不會碎,但現在天宇的這種情況連火紅戰甲形態都維持不了了,早就現出了原形。

再用力看看看身上,背包也沒了,就連三十六把飛刀都碎的沒了殘渣,能把飛刀都震成粉末,可想而知這一次的情況有多慘。

但令天宇奇怪的是,那一枚火靈珠和二十幾枚水靈珠還完好無損,天宇不認為這火靈珠和水靈珠能硬的過飛刀。

天宇強忍著全身的巨痛,想站起來,但剛一直起身子,就又倒了下去,呼哧呼哧直喘粗氣,好像用盡了全身力氣一樣,天宇現在才發現,這地面引力奇大,初步估算,這裡是外面地球標準引力的萬倍不止,打個比方,在外面地球標準引力下,一公斤重的東西到了這裡就會有一萬多公斤重。

這就是引力的作用!

「真他媽倒霉!這地球竟然還有這種鬼地方!」

天宇咒罵了一聲,感覺到全身癱瘓了似的,動都動不了,這個時候的天宇狼狽至極,全身一絲不掛不說,身上還有一些摔傷,但這還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內傷,這一摔之下,幾乎把天宇的骨頭都摔散架了,渾身的肌肉,血液在這種引力下連運行都出現了阻礙。

如果是普通人早就被撕碎了。

「睡一覺吧!也許,睡一覺就恢復過來了。」天宇的腦袋有些暈沉,甚至都有些不清起來。

「啊!啊不能睡!」天宇心中一聲怒吼,用力一咬,舌尖流出了殷虹的血液,神智也恢復了一些,「陳天宇!你怎麼能睡,你忘記了嗎?你媽讓你回家,你答應媽媽了的,你快做起來,快!快!快!」

天宇的心中有一個聲音在咆哮!

「媽媽!」天宇喃喃道。「轟!」大腦一陣轟鳴,神智徹底恢復了過來,天宇雙目之中閃過一絲倔強,「給我起來!」雙手用盡全身力氣撐起身子,但天宇卻覺得身上彷彿負了億萬斤重量一般,一波接一波的眩暈襲上天宇大腦。

「堅持住,一定不能暈!」

天宇的意志不是一般的強,拼勁最後一點力氣,雙臂猛的一撐,身子一個半旋,嘭!一屁股坐了起來。

「啊···」天宇忍不住喊了一聲,身上的痛楚讓天宇忍不住呲牙咧嘴。

「呼·呼·呼······」天宇努力的調息,胸口的沉悶幾欲讓天宇無法呼吸,雙手快速的結出修鍊的印結。


隨著天宇進入修鍊狀態,身上的疼痛感彷彿也減輕了一些,泥丸宮中的五行之力暴涌而出,但剛一衝出天宇體外,便受到引力的強大作用圍繞在天宇周圍三公里內盤旋。

天宇也有所感覺,心裡驚訝的很,這引力有古怪,連五行之力也無法擴散出去,之前天宇修鍊用過丹田內的先天罡氣,但這種情況下只好直接用五行之力了,如果是先天罡氣估計會被壓制的更厲害。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