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奇滿臉欣喜,毫不客氣的將那個大玉盆揣人了自己的懷抱。

而後秦長老又拿出兩個玉簡,一個給了冰雪,一個給了冷甜甜,但是玉簡併沒有被激活,所以天奇根本不那是玉簡上有什麼東西,而秦長老也沒說,只是讓冰雪和冷甜甜回去好好參悟。

獎勵完這些東西之後,秦長老順便提醒了一下天奇三人明天的實煉賽結束大會不要缺席。

天奇見秦長老說完之後,方才開口詢問秦長老,道:「秦長老,我能不能向你打探一件事情?」

「有什麼事快說吧」,秦長老繼續喝著凝神養氣茶,瞥了一眼天奇,道。

「不知這幾天有沒有一個叫做穆棱的學員在你這裡辦理了退學手續?」天奇試探的問道。

「你怎麼知道?你們兩個認識?」秦長老點了點頭,隨口問道。

穆棱雖然上一屆的學員,但也是北區的,所以天奇認識他也沒什麼好稀奇的。

天奇聞言,眉頭一皺,看來果然如同他所想,穆棱發現了護宗大陣困不住他們這一行人之後,穆棱便十分果斷的離開了學院!

「沒什麼,就是擔心他會成為自己區內賽的對手罷了」,天奇撒了一個慌,掩蓋自己真實的目的,道。


「你這小子什麼時候開始膽怯起來了?」秦長老怪異的望了一眼伊天奇,大罵道。

「嘿嘿,我這不是擔心達不到實煉賽前的承諾嗎?」天奇故作嬉皮笑臉的道。

「哼,你這個混小子,與其擔心對手強,還不如將自己變強」,秦長老哼了一聲,沒好氣的道。

「秦長老教導的極是,我這就去變強,嘿嘿」,天奇揚了揚手裡捧著的那個大玉盆,而後便一溜煙的走出去了,在經過冰雪和冷甜甜的時候,還對著二女使了一個眼色。

冰雪和冷甜甜見到天奇使得眼色,便也找了一個借口向秦長老告辭了。

愛情公寓之大力撒個嬌

天奇剛回到自己的修鍊場所,還沒有進入院門,便聽到裡面有兩個女孩的談論聲。

這兩女正是羅雨欣和秦雨涵,她們這兩個小丫頭聽到秦宇說天奇回來了,便立馬來到了伊天奇的修鍊場所。

「你們怎麼來了?難道你們不參加今晚秦宇擺的大宴?」天奇進入院門,見到兩女是羅雨欣和秦雨涵,詫異的問道。

「天奇哥哥」,秦雨涵跟羅雨欣兩女見到天奇,臉上立馬綻放出燦爛的笑容,猶如天山盛開的雪蓮花。

兩女走到天奇身邊,一個人攙著天奇的一隻手臂,滿心歡喜。

「秦宇大哥擺的大宴還沒開始呢,我們聽到天奇哥哥你回來了,所以便來看看」,兩女將天奇拉著天奇在桌前的椅子上坐下,解釋道。

「你們兩個這麼想我啊?」天奇有些寵溺的摸了摸這兩個丫頭的小腦袋,道。

「當然想啦!前些天我爺爺答應了我,等我成年之後就可以讓我自由去外面闖蕩,在過兩個月就是我的成年禮了,我想等我成年之後,便跟著天奇哥哥出去闖蕩好不好啊?」秦雨涵嘻嘻笑道。

天奇聞言,一陣心虛,自己都忘了秦雨涵成年禮的事情了,還好這丫頭今天又提醒了一遍。

「跟著我很危險的,你們還是跟著秦宇大哥吧,他比較會照顧你們」,天奇可不敢讓帶著秦雨涵出去闖蕩,實在是太危險了,所以天奇連忙搖頭否定了。

「天奇哥哥,秦宇大哥和我兩個哥哥都有女朋友了,他們都很少陪我和雨涵玩了」,羅雨欣努努嘴,咕咕的道。

這時,秦雨涵也插了一句,道:「前兩天,羅浮哥哥和羅保哥哥都跟兩個嫂子訂婚了,婚禮定在下個月同一天,羅大伯現在都笑的合不攏嘴了,天天念叨著雙喜臨門好!」


「呵呵,這麼說下個月我們還有喜酒喝?」天奇也沒想到羅浮和羅保這兩兄弟在這方面的速度發展的這麼快!也替他們高興。

「嗯,前些天,我大伯見羅浮哥哥和羅保哥哥都快要成家了,還催了秦宇大哥呢,要不是劉嫂子(劉颯兒)參加了內層弟子測試比賽,想必秦宇大哥和劉嫂子也快了」,秦雨涵點了點頭,猜測道。

「我和雨欣現在沒處可以玩,只好天天修鍊,枯燥無味」,羅雨欣有些抱怨道。


天奇望著羅雨欣,笑道:「你的兩個哥哥都在下一個月同一天舉辦婚禮,你這個做妹妹怎麼不在家裡幫幫忙?」

「嘻嘻」,秦雨涵聞言,忍不住抿嘴一笑,道:「天奇哥哥,你可別提這事了,現在雨欣最怕的就會回家了」。

天奇不信的瞥了一眼秦雨涵,笑道:「哪有怕回家的啊?況且雨欣的兩個親哥哥都快要結婚了,家裡正熱鬧著呢,你這丫頭可別在這裡瞎說」。

天奇雖然有些不相信,但是心裡也很好奇! 第四百五十五章長老有深意?

雨涵見天奇不太相信,便咯咯一笑,解釋道:「天奇哥哥,你是不知道,羅伯母見到羅保哥哥和羅浮哥哥都要成家立業了,現在天天念叨著要給雨欣找個婆家呢」。

羅家以前本一個是世俗大家族,可是後來出了個修靈天才羅通,也就是現在的羅通長老!這才漸漸走上修靈之路的,但是羅家依舊十分講究世俗規矩。

天奇聽了秦雨涵的話,倒是有些明白了,沖著雨欣笑了笑道:「女子十六嫁,男子十六娶,本就是一些普通的習俗,你也成年了,到了嫁人的年齡了,你娘這樣做也是為你好」。

「我才不想嫁人,我也不喜歡那些官宦世家的紈絝子弟」,羅雨欣板著小臉,不喜的道。

「其實雨欣姐姐也很可憐,羅伯父和羅伯母見羅浮哥哥和羅保哥哥都要娶修靈世家的女兒,便想讓雨欣嫁入世俗世家,免得羅家徹徹底底走上修靈之路!」雨涵的同情心向來都十分泛濫,說著說著便同情起雨欣了。

天奇聞言,不由得眉頭一挑,道:「羅通長老不管嗎?」

「羅爺爺說這事他不管,」要管也得讓天奇哥哥你來管!」秦雨涵雖然不是很理解羅通長老的意思,但是她依舊如實道。

呦呵,天奇這下子算是明白了,這繞來繞去,原來是秦長老和羅長老有意將秦雨涵和羅雨欣這兩個小丫頭推向自己啊!

天奇暗自忖思:「莫不是這兩個老傢伙真想讓我帶上這兩個丫頭出去闖蕩吧?」

從羅通長老非得讓自己認這兩個丫頭做妹妹開始,天奇便隱隱覺得秦風和羅通這兩位長老似乎是有意讓他們這兩個孫女多接近自己,但天奇想不出他們這樣做的目的,也不知道他們這樣做有何深意,所以天奇又覺得自己太多疑了。

對於這些事情,天奇實在是難以理清,索性乾脆不想了,順其自然!

「這些事情以後再說吧,我現在哪裡管得了這麼多啊」,天奇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苦笑道。

「天奇哥哥,你不會不管我吧?」羅雨欣楚楚可憐的道,看著都讓天奇一陣心疼。

「你爹娘不是還在忙著你兩個哥哥的婚事嗎?暫時還不會逼著你嫁人,我現在還得參加核心弟子的比賽呢,等我比賽完了我再幫你想想辦法」,天奇只好安慰道。

貼身狂兵在都市 嘿嘿,我就知道天奇哥哥最好了」,羅雨欣聞言,頓時一臉興奮。

「天奇哥哥,反正我和雨欣是跟定你了,學院太無聊了,家裡也無聊,看到雨欣這樣,我也擔心我成年之後,我爹娘也會逼著我嫁人,所以最好的選擇就是跟著天奇哥哥你出去闖蕩天下!」秦雨涵也滿懷壯志,挺著挺挺的小胸脯,嘿嘿笑道。

「這個也以後再說吧」,天奇額頭直冒汗,他還真擔心這兩個小丫頭鐵定主意要跟著他出去闖蕩了。

「對了,我這次參加實煉賽得到了一些好東西」,天奇忙轉移話題,想起自己手裡還有一些高級的魂玉和天神水,便想分給他們一些。

天神水雖然只有幾毫升,但是冰雪之後告訴過天奇,這裡足足有幾個人的量,所以天奇打算分別分一滴給秦雨涵和羅雨欣。

「這兩個藍晶玉瓶內妝有點是天神水!極其稀有,以你們現在的實力,頂多服用一滴,所以我也只裝有一滴,你們拿去好好服用!」天奇將分裝好的兩個藍晶玉瓶遞給秦雨涵和羅雨欣一人一個。

而後天奇又拿出自己乾坤戒里的魂玉來,遞給羅雨欣,道:「你走的是修魂之路,這些魂玉對你有很大的幫助,全部都拿著」。

羅雨欣見狀,十分欣喜的將藍晶玉瓶和這些魂玉收好。

為了公平起見,天奇又給了秦雨涵一些好的丹藥!

秦雨涵倒是耳尖,聽到天奇說什麼走修魂之路,她十分好奇的盯著羅雨欣,怪異的問道:「雨欣,你不修靈了,要做修魂師啊?」

「對啊,天奇哥哥已經收我為徒了,我打算轉行去修魂,順便學習煉丹!」羅雨欣笑道,不過說完之後,突然想起天奇告誡過她,不要隨意透露這些事情,所以她說完之後,不由得瞟了天奇一眼,連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小嘴,眼神中閃過一絲歉意。

天奇見狀,並沒有絲毫責備之意,反而對著秦雨涵笑道:「雨欣的體質適合煉丹和修魂,所以我建議她走修魂之路」。

天奇故意沒提及羅雨欣是純靈之體的事情。


「原來是這樣啊」,秦雨涵沒有絲毫懷疑的笑了笑,而後又一臉可愛的請求道:「天奇哥哥,你都收了雨欣為徒,不如也把我也收做徒弟吧」。

「你這丫頭,這有什麼好湊熱鬧的,你的修靈天賦極高,走修靈之路就行」,天奇白了秦雨涵一眼,搖頭道。

「反正我不管,你既然收了雨欣為徒,我也要做你的徒弟!」秦雨涵堅決的道。

「好吧,隨你吧,反正你們兩個都是我妹妹,愛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秦雨涵就是小孩子心性,所以天奇也只好答應。

「嘿嘿,雨欣,你當時行了拜師禮嗎?」秦雨涵聞言,便嘻嘻笑道。

天奇一聽,這丫頭名堂真多,不由得忙打住她道:「哪有什麼拜師禮啊?你可別再鬧了,你們兩個趕緊回去參加大宴吧,不然只能吃剩菜剩飯了」。

「天奇哥哥,你跟我們一起去吧」,羅雨欣道。

「我剛參加完實煉賽,有點累,所以今天就不去湊熱鬧了」,天奇搖了搖頭,他想今晚好好休息一下。

「嗯,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先去了,明天我們再來找你」,羅雨欣倒是十分懂事,看出了天奇眼神閃過的一絲倦意,便拉了拉還想說什麼的秦雨涵,笑道。

秦雨涵雖然十分想天奇參加今晚的大宴,但是經過羅雨欣這麼一提醒,她也明白了過來,所以沒有多說什麼,而是乖巧的跟著羅雨欣出去了。

等到這兩個小丫頭離開之後,天奇的倦意也徹底襲上來了,倒在床上便睡了過去。

第二天,這兩個小丫頭又跑過來了,不過這次秦宇他們也過來了,沒多久冰雪和冷甜甜也過來了,於是眾人便一起去了學院廣場,參加實煉賽的結束大會。

廣場上早已是人山人海,熱火朝天,極為喧囂,由於秦宇等人的安排,天奇一行人還是在北區靠前的地方坐了下來。

而不遠處的上官玉兒帶領的龍虎門以及葛友天帶領的藍幫也都在北區不遠處站立著,隱隱與秦宇帶領的兄弟門形成三股大勢力。

學院裡面,這三股勢力最大,而藍幫則主要盤踞著東區和南區,而龍虎門則主要盤踞著西區和北區,兄弟門的人員眾多,各區都有。但是這三股勢力的總壇都設在北區,所以上官玉兒和葛友天都會站在北區的位置。

至於其他一些小勢力,頂多也就幾百人左右,根本無法和這三股成員都高達幾千人的大勢力相提並論!

一般來講,藍幫和龍虎門都會在出來之前,將幫派裡面所有人的靈值都統一上交,然後再由幫派裡面掌權的大佬分發給各區最有希望成為核心弟子的成員!這樣一來,各區有希望成為核心弟子的成員就可以獲得大量的靈值,他們便能輕易的進入到區內賽。

當然,那些上交了靈值的成員也會根據所交的靈值的多少得到相應的補償,這樣一來便可使得整個幫派的利益最大化了。

也正因為如此,導致各區能夠進入區內賽的人員,要不就是一些獨來獨往的老生,要不就是龍虎門和藍幫的人,很少有除兩者以外的人進入區內賽!

天奇絲毫不擔心龍虎門和藍幫的人,唯獨那些獨來獨往的老生比較棘手!那些人絕對是令人頭疼的敵手。

對於伊天奇等人的到來,上官玉兒以及葛友天只是略微瞥了一眼,沒有多看,便各自談論起來了。

上官玉兒見散發出陣陣靈光的天靈境開始閉合,也就預示著實煉賽正式結束了,她望了一眼憂心忡忡的顧憲宗,沒有太多感情的道:「現在已經過了八點了,實煉賽也結束了,你弟弟顧憲成那一隊人至今都還沒有出來,想必是已然遭遇不測了」。

凡是實煉賽的學員,只要是還活著的,必然會被強行召喚出來,可並沒有看到顧憲成帶的那一小隊人,所以上官玉兒等人才會斷定顧憲成已死。

天奇當時正好從上官玉兒身邊經過,聽到上官玉兒和顧憲宗的談話,心裡咯噔一下!顧憲成那一隊人就是死於伊天奇之手!

而此時,劉颯兒似乎也聽到了上官玉兒的聲音,有些怪異的望了伊天奇一眼,似乎在跟伊天奇說:看吧,這事都是你惹起來的,別人恐怕要找你算賬了。

對於劉颯兒的怪異眼光,天奇直接無視,不過天奇卻暗中注意起了上官玉兒這邊的動靜。畢竟這事一旦大鬧起來了,對伊天奇來說,確實不是什麼好事。 第四百五十六章天才匯聚

「門主,這事你一定要為我弟弟做主!我弟弟死得這麼不明不白,這個仇一定要……」顧憲宗臉色猙獰,他與他弟弟顧憲成感情深厚,所以他一定要為他弟弟報仇。

但是顧憲宗話還沒說完,便被上官玉兒打斷了,「不用再說了,興許你弟弟那一隊人碰上了高級魔獸,被魔獸殺死了也未可知」。

顧憲成在龍虎門內根本就是無足輕重的,上官玉兒現在真操心眼前的內層弟子測試比賽呢,哪有閑情去調查顧憲成的死因,況且顧憲成是死在實煉賽的實煉場地,這事也沒法調查清楚!

「可我就我這麼一個弟弟!我一定要討要一個說法!」顧憲宗有些發狂的道。

「這事以後再處理,現在最重要的是內層弟子測試比賽」,上官玉兒見顧憲宗非要一個說法,只好退讓一步,答應他等處理外內層弟子測試比賽之後再討論此事。

不過在顧憲宗看來,上官玉兒根本沒將他弟弟的死放在心上,完全就是推辭!不由得有些惱羞成怒。

「上官玉兒,我看你是一心想著自己能不能成為核心弟子吧?你根本就沒有想過要替我弟弟報仇!」顧憲宗直呼上官玉兒的名字,有些怒吼道。

「你給我閉嘴!你以為你是誰?竟然敢跟我這樣說話!」上官玉兒聞言,頓時一陣惱怒,這顧憲宗太放肆了!竟然敢得罪到她頭上來!

「藍靈,之後龍虎門西區堂主的位置就由你來做,顧憲宗,你給我回去好好反省反省!」

龍虎門西區堂主本是顧憲宗,但是上官玉兒一怒之下,直接撤了他的職位,讓藍靈代替他。

顧憲宗見上官玉兒不但不為他弟弟報仇,而且還撤了他的職位,心中更是惱怒,他差點就忍不住想要對上官玉兒動手,可是他身邊立馬就有一些龍虎門的兄弟圍住了他,讓他徹底明白自己根本不是上官玉兒的對手!他心裡又氣又惱,但也只得老老實實的接受這些事實,不過心裡卻暗暗記恨起了上官玉兒!

對於顧憲宗的神情變化,上官玉兒根本沒放在眼裡。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