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的黑血流了出來。

她拚命擠壓黑血,對旁邊的人說道:「拿點清水過來。」

「好。」馬上有人去盛清水。

清水來后,她用清水沖洗傷口。直到傷口變成紅色了,這才對旁邊的陳瑾說道:「你們剛才有看見毒蛇的樣子嗎?」

發出尖叫聲的男人說道:「我見過。它的體形並不大,是彩色的,但是它是我們從來沒有見過的毒蛇。」

「在附近找找有沒有蛇洞。要是找到了,不要破壞,那裡有可能藏著解蛇毒的草藥。」蘇雯瀾說道。 經理辦公室門口。

咚咚。

中年領班敲了敲門,道:“經理,人我已經帶過來了。”

“進來。”裏邊傳來了一道柔媚入骨的聲音。

白小鳳一下子驚訝起來,這聲音聽得他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就跟過電一樣。

推開門,他跟着中年領班走了進去。

這辦公室很大,得有個一百多平,三面都是巨大的落地窗,能清晰地看到外邊的夜景。

但,辦公室裏卻很昏暗,還瀰漫着一股濃郁的香味,沁人心脾。

此時,一道婀娜高挑的倩影正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眺望着外邊的夜景。

烏黑如瀑的波浪捲髮垂落香肩,s型的背影曲線在燈光下彷彿有魔力似的,牢牢的吸引着眼球。

極品!

簡直極品啊!

白小鳳登時眼睛就亮了,盯着這個背影,心跳嘭嘭加速跳動着,光是這背影,就足夠甩村裏小翠一百八十條街了!

但,一想到被綁票的陳靈兒和宋楠楠,他的心情一下子平復下來,冰冷着臉,冷聲道:“你知道綁我的人後果是什麼嗎?”

“什麼?!”落地窗前的倩影顫抖了一下,驚訝道:“綁人?什麼意思?”

話音剛落,中年領班就茫然地說:“經理,不是你說要給先生來點刺激的嗎?所以我就直接把他同行的兩個女伴綁了呀,爲了完成你的任務,我可是下了大決心吶,那兩位小姐,一個是陳氏集團的千金大小姐,一個是經常來我們這的宋大小姐呢。”

轟隆!

這話宛若驚雷一般,站在落地窗前的倩影猛然一震。

綁這兩位大小姐?這混蛋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嗎?

情深不壽:言總寵妻無度 緊跟着,她嬌軀顫抖了起來,撐在玻璃窗上的玉手狠狠地下壓,都快變形了,抓着玻璃發出刺耳的“吱呀”聲。

中年領班當即神情驚恐起來,他可是知道經理的脾氣的,一旦經理這樣,那就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徵兆了!

可到底做錯什麼了啊?

經理說要來點刺激的,我把兩位濱海市的千金大小姐都給綁了,難道還不刺激嗎?

白小鳳在旁邊看的一臉懵,撓撓頭,這節奏,貌似有點不對勁啊!

但他也沒說話,只是靜靜地看着,神情冰冷。

以他的實力,他有絕對的自信保住陳靈兒和宋楠楠。

要是兩位大小姐今天真的出什麼事了。

那今晚,皇家娛樂就等着承受他的怒火吧!

下一秒,站在落地窗前的倩影陡然怒喝起來:“老孃說的刺激?是這麼個刺激嗎?綁那兩位大小姐,你怕是來給我找刺激的吧?立刻給我把兩位大小姐放了,送她們回家,然後,你給老孃準備一下,明天早上下海餵魚!”

中年領班登時都快哭了,身體顫抖着,哀嚎道:“經理,是你要說刺激的一下的,我……”

沒等他說完呢,女人就怒喝打斷:“給老孃滾出去!”

“……”

中年領班眼中泛着淚光,一下子絕望到了極點。

到底作錯了什麼?

什麼也沒做錯啊!

但爲什麼又要下海餵魚了?

雖然絕望,但他知道經理的脾氣,現在也不敢多問,忙含着淚光退了出去。

“鎖門!”倩影再次厲喝,“誰都不準靠近辦公室十米距離!”

中年領班愣了一下,旋即像是想起了什麼,含在眼睛裏的淚水終於忍不住流了下來,一巴掌拍在腦門上。

啪嗒!

辦公室的門關上。

屋子裏,只剩下了白小鳳和這個婀娜極品的女人。

白小鳳緊盯着這女人的背影,摸着鼻子笑了笑:“剛纔這事,我給你一次解釋的機會,要是解釋不清楚,本大爺可就要動手了。”

開什麼玩笑?

莫名其妙動了他的女人,他要是善罷甘休了,以後還怎麼混?

之前那些想動陳靈兒的,可都是被他一巴掌拍翻了的!

“抱歉,剛纔讓你受驚了。”

柔媚入骨的聲音再次傳來,緊跟着,白小鳳就看到落地窗前的女人緩緩轉過身。

嘶!

一看到這女人的臉蛋,白小鳳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極品,這女人簡直極品啊!

這女人的臉蛋精緻到了極點,五官完美的分配在標準的瓜子臉上,大大的眼睛,泛着一抹水波,無比魅惑。

烈焰紅脣和白皙的皮膚更是相互輝映到了極點。

昏黃的燈光照在她的臉頰上,都泛起了瑩瑩光輝。

再配上高挑婀娜的身材,一身黑色貼身的連衣長裙,極品,完美!

饒是白小鳳已經見過陳靈兒和宋楠楠這樣的極品美女了,可依舊看得一陣失神。

這是和陳靈兒宋楠楠那樣的極品美女完全不同的風格。

成熟的氣質,嫵媚的風情。

如果說陳靈兒和宋楠楠是迎着朝陽含苞待放的花骨朵,那這女人,就已經是盛開的鮮花,嬌豔欲滴!

甚至成熟的氣質上,這女人比陳靈兒宋楠楠擁有更強的吸引力!

感受着白小鳳火熱的目光,女人臉上洋溢起了自信的笑容,還從來沒有人能擋得住她的魅力的。

那些縱橫商場的大鱷不行,面前這個土裏土氣的小雛鳥,就更不行了!

好久沒有嘗過小雛鳥的味道了呢。

想着,她伸出嬌小的舌頭舔了舔紅脣,同時右手輕輕撩撥了一下烏黑的波浪長髮,嫵媚的笑道:“我,美嗎?”

“美!”白小鳳脫口而出。

這句話可沒有違心,即便這女人綁了陳靈兒和宋楠楠,但她確實很美!

這時,女人搖曳着腰肢,宛若慵懶的小貓,緩緩地走了過來。

白小鳳的心跳噗通噗通加速着,這一刻,在昏黃的燈光調動下,視線裏,只有這女人,甚至腦子裏都變得一片空白。

“跟我過來。”這女人修長的玉手在白小鳳的胸口上滑動了一圈,弄得白小鳳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宛若過電一般。

然後,這女人就輕輕拽着白小鳳的衣服,將他帶到了辦公桌前。

她坐在了辦公桌上,修長的玉臂環繞住了白小鳳的脖子,絕美的臉蛋上散發着無限的嫵媚,雙眼中更是水波粼粼。

白小鳳癡愣愣的和女人對視着,甚至還聞到了一股撲面而來的香氣,是從這女人身上散發出來的。

他下意識地伸手環繞住了這女人的腰肢,很滑,很彈手,很極品。

這觸感,厲害了啊!

感受着腰間傳來的觸感,女人臉上的笑容越發的自信,還從來沒人能擋得住她的魅力。

超級私服 “小弟弟,你可以叫我蘭姐。”這女人紅脣微翹,呼出一股熱氣。

白小鳳就感覺口乾舌燥的,身體都緊繃起來,眼睛更是變得無比火熱。

“想要刺激嗎?姐姐給你。”這女人見白小鳳完全懵掉了,嫵媚的笑着,紅脣便是朝白小鳳的嘴脣靠了過去。

然而,

就在她即將碰觸到白小鳳的瞬間。

Wωω✿тt kǎn✿¢O

白小鳳忽然擡起一隻手,食指輕輕攔在了她的紅脣上,冷冷一笑:“你的魅術很厲害,但本大爺配合你演戲,你一言不合就想睡我,這就很過分了。” 四周的人連忙散開。

因為那蛇太小了,所以陳瑾讓他們五人為一小隊,分開尋找附近有沒有類似的蛇洞。

「找到了。」有人高聲喊到。「這裡有一個蛇洞。快來看啊!」

陳瑾和其他人馬上朝那裡趕去。

蘇雯瀾剛好處理完那人的傷口,也朝那裡趕過去。

「是不是這個蛇洞?」那人用期待的眼神看著蘇雯瀾。

蘇雯瀾點頭:「是。不過……」

「不過什麼?」陳瑾皺眉。「你不是說這附近有解毒的藥草嗎?可是這裡只有一片雜草。」

「雜草之中就有解毒的藥草。我已經看見了。這倒不是難題。真正讓我為難的是這附近還有蛇,而且不止一條。」蘇雯瀾指著草叢中的動勁說道:「沒有看見嗎?悉悉索索的,明顯有蛇在裡面活動。」

「這還不簡單嗎?剛才是被那蛇偷襲了。既然知道它在這裡,我們怎麼可能還會犯同樣的錯誤?當然是直接把它打死了。」有人說著,朝草叢揮出手裡的鐵劍。

「別動。」蘇雯瀾推了那人一把,阻止了他犯蠢的行為。「你想死,不要連累其他人。蛇是非常記仇的生物。你要是得罪了它,只怕很快就有它的同類來報復你。」

「那現在怎麼辦?」那人說道:「我們要采那個葯,必須得趕走它。再說了,我們以後要在這裡長期居住,要是一直有蛇在這裡,那不是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嗎?」

蘇雯瀾看了看四周,撿起一根樹枝,朝草叢敲打著。

她的動作特別快,拍打的地方也是邊緣,不像是打中蛇的位置。

陳瑾讓其他人退後,他去撥開草叢。

「走了。」

蘇雯瀾停下動作,走向草叢,摘下了幾株草藥。

「好了,就是這個。」她遞給陳瑾。「找個人嚼爛敷在他的傷口處。」

陳瑾接過來,遞給旁邊的人:「沒聽見嗎?拿過去敷藥。」

旁邊的人馬上把草藥帶到了中毒的那人那裡處理。

「你就不怕我們對付你?居然真的敢救我們的人。」

「難道多死一個人,我的下場就能好些嗎?」蘇雯瀾淡淡地看著他。「既然不能,幹嘛不救他?救了他,還能和你們交易。」

「我們羅煞族還缺個族長夫人。要不要留下來?」陳瑾朝蘇雯瀾伸出手。

蘇雯瀾後退一步,淡淡地說道:「只怕你留不下我。還是像你剛才說的那樣,用我換點銀子,說不定還能多買幾個女人回來。」

「說不定你男人根本不想用銀子換你呢?你們中原的男人哪個不是妻妾成群?你們這些女人還不如銀子重要。」陳瑾嗤笑。

「不要一杆子打死一船人。又不是每個中原男人都是這幅樣子。再說了,中原女人的價值與她們的身份地位相等。出身好的,她的價值自然就高。你怎麼知道這次招惹的是不是不該惹的女人呢?」

陳瑾嘴角上揚,朝蘇雯瀾伸出手。後者退了一步,避開了他的魔爪。

「你跟那些喜歡哭哭泣泣的中原女人大不一樣。」陳瑾說道:「我說話算數。既然承諾了你什麼,就會遵守什麼。只要你不出羅煞族,我的族人不會為難你。」 什麼?!

這女人嬌軀一顫,美目圓瞪,驚駭地看着白小鳳:“你,你沒事?”

白小鳳說對了,她的確會魅術,而且剛纔也確實使用了魅術,自從她學會魅術後,每一次施展都無往不利。

可現在,卻在白小鳳這……失敗了!

“你的魅術太低級了,本大爺要是中招了,那就太丟人了。”白小鳳冷冷一笑,環繞着女人腰肢的雙手微微一用力,捏了一把,嘖嘖……這手感,真特娘帶勁!

他在山裏的時候,可是有無數山精妖怪的,那些狐妖女鬼用的魅術可比這女人的高級多了,一言不合都是能直接讓人噴鼻血的。

比較起來,這女人渾身散發着若有似無的魅氣,簡直太小兒科了。

從一進來的時候,他其實就已經發現女人的異常了,只不過一直沒有拆穿而已。

他就是想看看這女人要幹嘛,但……啥都沒幹就要睡他,這就非常過分了。

開玩笑!

真當本大爺是這麼沒有抵抗力的嗎?

抓了陳靈兒和宋楠楠,就想睡我?

我不要面子的啊?

女人滿臉不敢相信地看着白小鳳,整個人都已經呆了。

感受着腰間傳來的微痛感,她柳眉一蹙,問道:“既然你沒事,那你爲什麼……”

“爲什麼要裝作中招的樣子?”白小鳳搶先打斷,然後摸着鼻子笑了笑:“這個事情就非常嚴肅了。”

聞言,女人一下子緊張起來。

她可是知道白小鳳的實力的,也正是因爲白小鳳的實力,所以纔會被boss看上,企圖招攬。

爲了完成boss的任務,所以她剛纔纔不惜使用魅術,就是爲了儘快招攬到白小鳳。

但,這傢伙早就看穿了她的魅術,而且現在還露出了這樣的神情。

一旦這傢伙動手算賬,她一個弱女子,可沒有半點反抗之力。

然而,

就在她忐忑的時候。

白小鳳忽然咧嘴一笑:“我師父教過我,有便宜不佔王八蛋,既然你誠心誠意的魅惑我,那我不配合你佔點便宜,不就喪良心了嗎?”

“……”女人。

混蛋啊!

禽獸啊!

重生未來之諾哈星 都知道有便宜不佔王八蛋了,幹嘛不多佔一點?

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讓老孃睡服你,你會死啊?

女人凌亂了,她感覺自尊心受到了極大的侮辱,恨不得把面前這小雛鳥的腦殼掰開看看,裏邊到底裝的是什麼,看看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這時,白小鳳鬆開了女人,往後退了一步,摸着鼻子笑了笑:“便宜也佔了,就該說正事了,你對本大爺做這些,到底有什麼目的?”

諸天神話之主 從小到大和山精鬼怪打交道,對人心的事,他比誰都看得透。

這世上可沒有免費的午餐,一個極品大美女,啥都沒幹,突然一言不合就想睡他,這事想想都覺得很方。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