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廳裡面,珈藍趕到的時候已經亂作一團,沉香的手裡拿著一把劍,劍身上面沾滿了血,而她卻不顧危險,四處張望,顯然是在尋找什麼人。

「沉香姐姐。」人群中,有人帶著哭腔喊道。

沉香一驚,急忙朝著聲音的發源地而去。

當看到雪兒手裡拿著一把匕首的時候,沉香蹲在了她的面前,抓住她的手,說道,「雪兒,雪兒,不要害怕,姐姐一定會保護你的。」

「沉香姐姐,我好害怕,我找不到哥哥。」女孩在沉香的懷裡顫抖著說道。

「沒事了,沒事了,我們去找他。」沉香說完,牽著那小女孩的手,往後院裡面走去。

珈藍看著這一切,雙手緊握,為什麼還要感受一次這樣的痛苦…… 為什麼要這麼看著,讓她看著自己是多麼的無用……

雖然心痛,珈藍還是跟著沉香她們往後院走去。

等到了後院的時候,珈藍看到,一身大紅色喜服的男子對付著一群官兵,當時在哪裡的,還有一個男人。

那個男人珈藍並不陌生,她從三生石上面看到過,叫龍傲天。

當時三生石的畫面上也說了,是龍傲天殺了九紫,所以沉香才會成為風西國的將軍,征戰龍陵國……

「是你。」沉香牽著雪兒的手,一手拿著劍,朝著九紫走去。

喜服的裙擺拖了一段在地上,沉香拿劍,割斷了拖在地上的那一段,帶著雪兒快速走到了九紫的身邊。

「龍傲天,果然是你,我當初就不應該救你。」沉香的語氣,帶著憤怒,儘管看到那些黑衣人和官兵的時候就想到了,但是,但是她沒有想到,真的會是這個男人。

「沉香。」龍傲天溫柔的喊了一聲,卻不知道說些什麼。

「你別這麼喊我,你走,馬上離開這裡。」沉香看著龍傲天冷漠的說道。

「沉香,只要你願意跟我走,我馬上讓他們撤離這裡。」

一直沒有說話的九紫在聽到這句話之後,說道,「沉香不會跟你走,她是我的妻子。」

「妻子?」龍傲天冷笑一聲,「你們還沒有拜堂不是嗎?」

「沉香。」九紫看了沉香一眼,還有一旁的雪兒,說道,「沉香,你帶著雪兒離開這裡,我來攔住他們。」

「不。」沉香搖頭,「我不會走,我要和你在一起。」

她不能把九紫一個人丟在這裡,絕對不能,十幾年了,她好不容易才盼到了和他成親的這一天,就算是死,她也要和他在一起。

九紫聞言,微微一笑,說道,「沉香,聽話,你帶著雪兒走,你和她都是我唯一的親人了。」

「那你等我。」沉香看了雪兒一眼,說道,「我把雪兒送離這裡,就回來,九紫,你一定要等我。」

「還。」九紫點頭,溫柔的揚起一抹笑容。

「哥哥,你一定要活著。」雪兒哭著說道。

「走。」九紫落下一字,就朝著攻擊他的那些黑衣人和官兵而去。

沉香見此,帶著雪兒快速從後院裡面離開。

「你們去追她們,切記,不能傷了沉香,我來對付他。」龍傲天看著沉香離開的背影說道。

「是。」那些人之中,立刻有二十人左右的人去追沉香她們。

珈藍沒有離開,她親眼看著九紫拼盡所有攔住那些人。

她看著那些人的兵器最終刺進了九紫的身體,而她卻無能為力!

當九紫倒下的那一瞬間,珈藍覺得心口一陣疼痛,明明就只是靈識,為什麼還會疼?


龍傲天看了九紫一眼,帶著勝利的笑容說道,「九紫,沉香必定會是我妻子,窮其一生,就算是把她禁錮在身邊,她也只能是我的女人。」

龍傲天說完,就帶著剩下的人離開了後院,朝著沉香離開的方向追去!

珈藍走到九紫的身邊,蹲下身子,靜靜的看著他! 當珈藍蹲下身子的時候,也許是人之將死,珈藍感覺到,九紫似乎看見她了。

沾滿鮮血的手放在臉龐,九紫輕聲問道,「你是誰?」

熟悉的感覺,有點像他的沉香,卻又不像,不是他的沉香吧……

因為他的沉香不會用這麼悲傷的眼神看著他,因為沉香終於可以嫁給他了,一定是高興的!

珈藍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靜靜的陪著他,看著他最後閉上眼睛的那一刻。

當九紫閉上眼睛的那一瞬間,珈藍覺得好疼,九紫在最後一瞬間,都喊了沉香。

他一定非常愛沉香!

「九紫,對不起。」珈藍說完之後,就消失在了原地。

當她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不再九紫的身邊,而是在一個湖泊的下面。

抬起頭,珈藍看到了沉香和雪兒的身影。

「沉香,別亂來,我不會傷害你的。」龍傲天追上來,小心翼翼的說道。


沉香牽著雪兒,站在邊上,看著龍傲天,問道,「九紫呢?你把九紫怎麼了?」

「他死了。」龍傲天直接說道,並沒有隱瞞沉香。

「死了?」沉香睜大眼睛,彷彿覺得天都塌了。

怎麼會,九紫,你怎麼可以死了,你明明就答應要娶我的啊!

「哥哥,哥哥。」雪兒一下子就哭了起來,看著沉香說道,「姐姐,哥哥死了。」

沉香的眼眶裡面全是淚水,看著雪兒說道,「雪兒,不哭,九紫一定想我們活著,只有我們活著,才能幫九紫報仇。」

沉香說完,看著龍傲天,手中的長劍指著龍傲天,說道,「龍傲天,今日之仇,他日,我要你的國家來還。」

話落,沉香看著雪兒說道,「雪兒,怕嗎?」

雪兒搖頭,說道,「雪兒只剩下姐姐了。」

「那好,我們跳下去。」沉香說完,和雪兒一起,縱身一跳,從上面跳了下去。

「沉香。」龍傲天大喊一聲,顯然沒有想到她就那麼跳了下去。

珈藍站在下面,看著沉香和雪兒落入了水裡,隨即兩人往另外一個方向游去。

緊接著,珈藍就看到三名黑衣人也從上面落了下來,打算去追沉香。

沉香是百花谷的谷主,對百花谷的環境都很熟悉,這裡想必有其它的道路,所以她才會帶著雪兒跳下來。

百花谷,屍體橫放,沒有人收拾,龍傲天沒有找到沉香,也直接離開了這裡。

一天過後,一直陪伴在九紫身邊的珈藍卻看到沉香帶著雪兒回到了這裡。

當沉香看到九紫屍體的時候,面色平靜的嚇人,可是珈藍卻清楚的看到,她的雙手在顫抖。

將九紫下葬以後,沉香帶著雪兒離開了百花谷。

坐在馬背上,沉香回頭看了一眼,心中暗暗說道,「九紫,等我,我一定會為你報仇,等報完仇,我就回來陪你,然後我們就會永遠在一起了。」

隨即駕馬帶著雪兒離開。

即使這樣,珈藍也沒有消失。

一年之後,風西國迎來了一位女將軍,她驍勇善戰,用兵如神,打的龍陵國節節敗退。 大家都喊她沉香將軍。

「將軍。」軍隊安札的帳篷裡面,一名士兵拿著一樣東西走了進來,放在了沉香的書案上面。

沉香見此,拿起來看了一眼,當看到落筆之人的姓名時,沉香面色一白,周身散發出強大的殺意。

縱容知道沉香冷漠,卻也沒有士兵見過她這個樣子,宛如殺神。

「明日我親自帶兵攻城。」沉香只說了這麼一句,並沒有多說。


那士兵說了一聲是,便離開了帳篷。

沉香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龍傲天,兩年了,我終於等到你了。

珈藍站在她的身邊,親眼目睹著這一切。

她並不知道沉香到底有沒有殺了龍傲天,但是她知道的是,沉香到最後,自殺了!

第二天一早,沉香穿上將軍的服飾,帶兵到了一座城池下面。

兵臨城下,龍傲天也帶兵出來迎戰了。

雖然早就知道敵軍的將領是自己深愛的女人,但是在看到沉香的那一瞬間,龍傲天還是有些悲傷。

「沉香,你為了他,要毀掉我的國家嗎?」

珈藍在不遠處觀看著這一幕,這就是她在三生石上看到的畫面。

最後的戰役,沉香沒有殺了龍傲天,卻砍下了龍傲天的一隻手臂。

那一戰,死了很多人,龍傲天從沉香的手裡討回了龍陵國,而風西國也撤退了。

三年過後,沉香辭去了官職,去見了雪兒。

那時候的雪兒已經十七歲了,有了愛護她的人,沉香和她聊了許久,最後便離開了。

珈藍一直跟在她的身後,看著沉香回到了百花谷。

五年沒有人打理的百花谷,荒涼,外面長滿了野草和鮮花,房屋也結了許多的蜘蛛網。

沉香帶著包袱,不在意的走了進去。

先是去了埋葬九紫的地方,然後回到了五年前她梳妝打扮的地方,換上了鮮紅的嫁衣,給自己畫了精緻的妝容,戴上鳳冠,走到了埋葬九紫的地方,最後在哪裡,自殺了。

沉香死去的時候,懷裡抱著一幅畫,珈藍知道,那畫上面的人,正是九紫。

鮮紅的嫁衣,一切事端從百花谷開始,最後在百花谷塵埃落定,就像是宿命一樣。

後來,珈藍看到了一行人來了這裡,有雪兒,還有一人就是風西國的現任皇帝。

當看到沉香的屍體時,雪兒什麼都沒說,只是靜靜的抱著沉香的屍體,最後說了一句,這樣,姐姐和哥哥就在一起了,再也不會分開了。

後來,誠如風城所說,他的父皇厚葬了沉香,將她和九紫葬在了一起。

沉香和九紫,終究沒有走到一起……

—–

「星辰,你有線索嗎?」黑漆漆的地方,小黑看著星辰問道,兩人的身邊,都有光芒照耀。

「沒有。」星辰搖頭,「不知道幻境的源頭在什麼地方,這裡又有這麼大。」

小黑有些著急,往星辰的懷裡看了看,卻看到珈藍的臉上一片晶瑩。

「等一下。」小黑將星辰喊住,走過去用手摸了摸珈藍的臉,濕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