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家那邊查過,陸細辛接任古家家主后,並沒有拜訪李先生,而且陸細辛只是幾歲的時候經常過去,大一點后,就不再過去了,顯然是斷了聯繫。」

聽完解釋,白芷心裏放鬆許多,但是仍舊有些疑慮。

她擰著眉頭:「李先生這邊暫時放一放,從秦先生那邊入手吧,古青葙不是倒向咱們這邊了么,讓她弄些好菜,咱們以爺爺孫子孫女的名義,去拜訪秦老。」

林景天有些猶豫:「要不要問問夜修瑾他們。」

「也好。」 於是,陳念恩眼睜睜地看着妹妹妹夫浪費時間。

洗臉刷牙吃完飯,不說來幫忙,竟有閒情逸緻地拍照。

太氣人了。

他就看到他妹妹倚著沒貼春聯的堂屋門,拍一張。

彎腰來看自己剁餃子餡,拍一張。

靠近水泥池打開水龍頭,假裝接水洗菜,拍一張。

又叫夏明星把放在東偏房的一張紫檀雕花大案拖出來放到院子裏,擺上文房四寶和裁好的紅紙,研墨時拍一張,寫春聯時拍一張,兩手舉起一張福字放在胸前,叫夏明星給她拍一張,剪窗花時也得把她的美姿容拍進去。

最後的最後,她大叫道:「哥,你來給我們拍一張!」

她站在大案後面,右手執筆,左手捏著右手衣袖,叫夏明星從她背後伸手,左手放在她腰間,右手握着她的右手一起往紅紙上落筆,就得讓陳念恩拍下這溫馨的一幕。

陳念恩總算看明白了。

「咔嚓」一聲地拍完照片,趁著李星星繼續低頭寫春聯,他問從自己手裏拿走相機的夏明星:「星星她是在炫耀吧?」

是吧?

一定是!

夏明星嚴肅地道:「怎能叫炫耀?星星本來就很美。」

陳念恩翻白眼:「我看出來了,星星調皮搗蛋,都是你慣出來的!你就慣着她,看你能不能慣到地老天荒。」

「大哥,你放心,我們一定相親相愛到地老天荒。」夏明星把相機送回卧室。

出來后,洗手開始和面。

和好麵糰放在盆里醒著,燒開水做糨糊,從正門開始貼對聯和窗花,接着是東偏房、廚房、柴房和廁所,最後貼大門,貼完回來,只餘一張橫批。

「怎麼沒貼完?」李星星問道。

夏明星笑道:「等爹回來再貼。」

隨手放到案上,用一根白玉獅頭鎮紙壓住。

李星星撓撓頭,不解,隨後道:「貼好春聯了,我是不是應該站在貼了春聯的堂屋門口再拍一張照片?我們結婚後的第一個春節呢!」

很有紀念意義。

夏明星自然是惟命是從。

拍完了,李星星心滿意足:「哥哥,你剁好餃子餡了吧?麻煩你叫伯伯來和我們一起過年,我昨天光顧著買肉買菜,把人給忘了。」

「你的記性什麼時候好過?整天忘這忘那,怎麼沒把自己忘了?」陳念恩把餃子餡裝進搪瓷盆里交給夏明星調味,「我去問問趙伯伯有沒有時間過來,再看看爹的情況,有什麼需要買的東西嗎?我順路捎回。」

夏明星搖頭:「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您請人回來就行。」

就算缺點什麼,李星星可以從神奇的星星超市裏拿出來,反正沒第三人發現。

陳念恩騎車走了。

半個小時候,趙海雲和陳向陽一起跟回來。

看到李星星的衣着打扮,趙海雲立刻道:「今天的星星可真漂亮,光彩照人!」

李星星嘴巴更甜:「伯伯,您更是寶刀未老,英姿勃發,看您,把舊舊的呢子大衣穿得十分出彩,光看背影,以為您就是年輕人呢!」

互相吹彩虹屁。

彩虹屁沒白吹出來,吹得趙海雲眉開眼笑飄飄然,直接從兜里掏出一個盒子送給她,「來來來,給你的壓歲錢。」

李星星哇一聲:「謝謝伯伯!」

浪費一點口水而已,竟有如此收穫。

開心! 為了不讓污水影響到武思暖身體的快速代謝,沈勇將浴缸的排水閥和進水閥同時打開,讓浴缸里的水流動起來,形成一浴缸的活水。

另外,沈勇拿起浴巾,用水完全浸濕,給武思暖擦拭身子。

良久。

原本長得膘肥的武思暖,如同脫胎換骨了一般,變成了一位身材勻稱,凹凸有型的美少女。

躺在浴缸裡面,就好像一條游上沙灘的美人魚!

「好美啊!」

沈勇忍不住脫口而出。

此時,沈勇才算見識到了什麼是又美又欲的身材!

看著近在咫尺的尤物,沈勇忍不住舔了舔嘴片,咽了下口水,想要伸手觸摸一下她的敏感部位。

「啪!」

「不行!」

沈勇一巴掌打在自己的後腦勺上,讓自己丟掉那種齷齪的想法。

時間飛逝,夕陽西下。

沈勇端著一杯咖啡,站在貴賓套房的陽台上,欣賞遠處天邊的火燒雲。

「啊——!」

突然,一陣刺耳的聲音響起,嚇得沈勇一激靈,差點把手中的咖啡杯摔了。

沈勇往客廳的沙發上一看,武思暖已經醒了。

「小胖妹!醒了啊!是不是很吃驚啊?」

沈勇問道。

「我、我竟然真的變回以前的樣子了?我怎麼有一種時間倒流的錯覺呢?」

武思暖從沙發上站起來,走到鏡子前面,看著自己嬌美的容顏,難以置信地問道。

「我也感覺有點不真實!小胖妹!你以前挺漂亮的啊!沒想到胖了之後,竟然也會變成恐龍妹!」

沈勇道,「你用自己的身體,切實地詮釋了一句俚語!」

「什麼俚語啊?」

武思暖問道。

「一白遮百丑,一胖毀所有!」

沈勇淡淡地道。

「嗯!你說的對!我也這麼覺得!」

武思暖俏皮地問道,「沈先生,你是何方神聖啊?竟然能讓我『返老還童』?」

「我可沒有那麼神!我只是一名山溝溝里的赤腳醫生罷了!」

沈勇淡淡地道,「那個淬體減肥藥是我們家祖傳的秘方!若不是看在你我之間有醫緣的話!我是不會費這麼大勁幫你治病的!」

「哦!原來你是隱世神醫啊!太厲害了!真是太謝謝你了!」

武思暖對著更衣鏡嘟嘟了嘴,做了兩個鬼臉,還擺出各種撩人的姿勢道,一臉幸福地道,「你看看我的腿!是不是又長又白?看看我的腚,夠不夠翹?再看看我這胸,夠不夠突出?」

「嗯!是的!又長,又白,又翹,又突出,妥妥的『四又美女』!」

沈勇喝了口咖啡道。

突然,武思暖臉色一變,瞅著自己身上穿著的小工裝,怔怔地問道:「我這身衣服是誰幫我換上的?」

「當然是我了!」

沈勇道。

「啊——!」

武思暖尖叫道,「你竟然趁我暈倒的時候給我換衣服!你這個流氓!」

「哼!我不但給你換衣服,我還給你洗澡了呢!你只注意你的身體了,你都沒注意自己的頭髮包裹著干毛巾嗎?」

沈勇淡淡地道。

聞言,武思暖這才注意到,自己的長發被仔細地盤在頭上。

「沈先生,你……!你竟然……!你要對人家負責哦!反正人家已經是你的人了!」

武思暖臉上泛著紅暈,故作矜持,害羞地道,「你在人家暈倒的時候偷偷進行,人家都不知道你厲不厲害!」

「小胖妹!你就別胡思亂想了,在我眼中你只是一個病人而已!」

沈勇淡淡地道,「你也不用在我面前裝清純!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的道理,我還是懂的!我不想知道你的過去,我只希望你能過以後的日子!」

「哦!好吧!那你能不能別再叫我『小胖妹』了,可以嗎?人家已經不胖了!」

武思暖道。

「那你喜歡別人叫你什麼啊?」

沈勇問道。

「叫我武姑娘吧!別人都這麼叫我的!」

武思暖道。

「是你太天真?還是怪我太傻啊?還讓我叫你武姑娘!你知道武姑娘啥意思嗎?」

沈勇道。

「啥意思嗎?你說明白點啊!」

武思暖道。

「我說不明白,你還是自己到網上查吧!你把武術的『武』,改成一二三四五的『五』,自己在網上搜一下看看是什麼意思!」

沈勇道。

聞言,武思暖拿出手機,搜索了一下,看著手機屏幕上的解釋,「單身寂寞男的左右手」。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