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來的潛修,在這瞬間他大徹大悟,終於解開最後一著死結。

孫恩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長笑,一個驚人的景象,在山峰展現。

如夢幻一般,是如此的不真實,但又如此的清晰可見,如此的真真切切……

這一幕,不僅任意與孫恩看見了,在他們二人之外,還有一人瞧見了這一幕,來者正是向雨田。

在向雨田心顫神盪,目瞪眼呆中,孫恩消失得無影無蹤。

天地倏地暗黑下來,緊接着一切靜止下來,既如死一般的寂靜。

可在黑暗之中,天地之中忽然出現一股無比蕭煞悲涼的氣息。

這股氣息是如此的不可思議,這股氣息也是如此的熟悉;黑暗中,一道劍光亮起,在靜止的天地中,劍光掠了出去。

這一劍的風韻,這一劍的絕世,這一劍的可怕,彷彿已超越了天地,超脫了生死。口子越來越小,不是五林施展的角度不對,而是不死屍在有意摸索破解刀鋒的方法。

怪我發現的太晚,現在場上的局勢,又進入了白熱化階段。

兩者勢均力敵,誰也奈何不了誰,誰也無法從對方身上佔取優勢。

五林已經把渾身解數都發揮出來了,這次弄不死對方,絕不……

《控魂》第三百五十八章三下真要打起來,十一翼的洛塵絕不是這條金龍的對手,即便這裏的光明氣息對洛塵增益極大。

但如果是要跑的話,應該沒有問題吧?!

不過在逃之前,洛塵也想好好試一試自己的新能力,金龍無疑是一個極好的對手。

或許它都有可能將洛塵一巴掌拍死或者一口吞掉,但強者往往都是向死而生!

《全職法師之從亡靈開始》第247章虛空人眼 那位毒王人送外號:花仙子。

就是留有遺作《我做毒王的那些日子》,自己把自己毒死的那位毒王。

她是個極具天賦的毒修,二八年紀便以成名。

可她為求毒功速成,每天把毒藥當飯吃,喝毒水,沐毒浴……積年累月下來,她把自己煉成一具毒人,真氣、血肉、骨骼、皮毛等等都含有致命劇毒。

短短十年,她還不到三十歲,就已經成為江湖上公認的毒王之一。

她想成為當世第一毒王,就加大服用毒藥的劑量,卻是把自己毒死了。

雖然死的像個笑話,可她的這種服毒練功之法卻流傳了下來。

「你是食毒蟲?」唐宇皺眉打量著老者。

躲在遠處的雪納瑞和怪咖,臉色瞬間大變,緊張到差點忘記呼吸。

只因食毒蟲,是四十多年前就名震江湖的毒王。

老者聞言卻是憤怒的咆哮。

「你罵誰呢,老夫不是食毒蟲。」

唐宇眉頭瞬間皺的更緊,目光中也多出幾分質疑之色。

雪納瑞和怪咖卻是不由得鬆口氣。

幸虧不是凶名赫赫的食毒蟲,不然今天得交代在這裏。

可老者的下一句咆哮,瞬間就讓二人雙腿發軟,差點就一屁股跌坐在地。

「老夫是食毒龍,不是食毒蟲。」

他人送外號食毒龍,只不過很多人都叫他食毒蟲。

「你果然沒死。」

唐宇雙眼眯了眯,眼中閃過一抹冰冷殺機。

食毒蟲和自稱是花仙子弟子,將《我做毒王的那些日子》捐贈給六扇門的那位毒修一樣,當年都是花仙子的記名弟子,說白了就是打雜跑腿干粗活的下人。

可跟着花仙子時間久了,多少也能學到點東西。

其中最有天賦的就是食毒蟲,而且也夠狠夠拼,和花仙子一樣每天服毒,還得到花仙子的指點,在花仙子將自己毒死後,食毒蟲只用幾年時間,就在江湖上闖出毒王之名。

心狠手辣,殺人如麻。

被六扇門追捕的走投無路時,食毒蟲投靠了修羅門。四十多年前六扇門剿滅修羅門,食毒蟲毒死不少六扇門的捕快和江湖名宿,是六扇門通緝榜上前十的人物。

六扇門的資料上記載食毒蟲生死不明,因為剿滅修羅門時沒有發現食毒蟲的屍體,有可能是葬身於火海,也有可能是逃出生天後隱姓埋名,因此食毒蟲的一直在通緝榜上。

通緝榜上前十的人物,都是至少十年以上沒有露過面的存在。

五十年音信全無,才會被判定為死亡。

食毒蟲距離被判定為死亡的時間,也就還剩下兩三年。

「前輩,救我。」

梁俊豪被秦素貞和火熊聯手攻擊,已經支撐不住了。

他只是先天境中期,用的還是下品短劍,面對配合默契的秦素貞和火熊,他只有不斷閃躲的份,幸虧身法不俗,勉強支撐到現在。

可接下來不出三招,他不死也必定挂彩被擒。

「六扇門也就只能以多欺少了。」食毒蟲冷哼一聲,看都沒看一眼,抬手對着那邊的梁俊豪三人一揮……就像是普通人揮下手而已。

可唐宇臉色驟然大變。

「小心。」

唐宇大叫一聲。

不過他的擔心明顯是有些多餘。

秦素貞和火熊都不是初入江湖的雛兒,梁俊豪出言求救,二人就有所防備食毒蟲,畢竟是凶名赫赫的毒王,下毒手段防不勝防。

發現食毒蟲抬手揮動,二人就急忙閃身後退。

梁俊豪也閃身後退,對食毒蟲的手段同樣忌憚。

事實證明,他們閃身後退是明智之舉。

之前交手的地方,被他們踩踏的青草快速變黑枯萎,最後化為黑灰。

像是被焚燒過一般。

三人心頭一凜,食毒蟲不愧是凶名赫赫的毒王。

「前輩,您保重。」

梁俊豪摸出顆丹藥吞下,而後就毫不猶豫的轉身飛掠而去。

食毒蟲多年不問世事,不清楚新六扇門有多恐怕,可他知道,而且還知道官州執法隊的捕頭秦素貞出現在這裏,絕對是已經查到武村了,食毒蟲哪怕將唐宇和秦素貞幾人全殺了,也逃不過六扇門的追捕,他留下只會跟着倒霉。

只要現在能逃出生天,他就算是躲過這一劫了。

至於六扇門追到梁家……嘿嘿,那就和他沒有關係了。

「你留下。」秦素貞看了眼唐宇,對火熊交代一句便追着梁俊豪而去。

唐宇死盯着食毒蟲,不敢挪開視線,「別管我,快去追。」

「你自己小心。」火熊看了眼食毒蟲,立刻提刀而去。

俗話說窮寇莫追,秦素貞一人去追梁俊豪,說不準會發生什麼意外,他跟上去能多一份照應,而唐宇敢讓他去幫秦素貞,足以說明唐宇至少有自保能力。

雪納瑞臉色發白的看向怪咖,「咱倆怎麼辦?」

「當然是留在這裏。」怪咖不加思索的回答,又補充道:「支援應該很快就到了。」

雪納瑞緊張的看了眼和食毒蟲對峙的唐宇,「我們要不要過去幫忙?」

「幫個屁,過去只會送死。」怪咖怒瞪雪納瑞一眼。

雪納瑞回瞪,「你怕死,你不是好漢。」

「你不怕死,你去做好漢。」

「我……我還是留下陪你等支援吧」

唐宇和食毒蟲都有聽到二人的對話,唐宇沒什麼反應,他可不希望二人做好漢,而食毒蟲卻是桀桀怪笑道:「原來六扇門,也有貪生怕死之徒。」

雪納瑞和怪咖血氣頓時上涌,就要為了個人的面子,為了六扇門的名譽而衝出來。

可這時唐宇冷笑一聲,「激將法沒用,他倆不是傻子。」

二人對視一眼,心安理得的留在原地。

嗯,他倆不是傻子,不吃激將這一套。

「他倆不是傻子,但你是。」食毒蟲怪笑着看着唐宇,「已經知道老夫是何人,可你還不逃命,不是傻子是什麼?」

「該逃命的人應該是你。」唐宇冷笑道:「不過就算你逃也逃不掉,四十年前你逃過一劫,今天有我在,你絕對逃不掉。」

「就憑你?」食毒蟲很是不屑,而後咬牙切齒的說道:「當年若不是老夫身受重傷跌境了,不然早就重出江湖滅了六扇門,哪還有你在老夫面前叫囂的機會。」 「冰天雪地,一片混亂啊!」

二十年沒有回到地球,回來之後,走在熟悉的城市裏,所見所感,已經完全不是當年能比。

當年的汪洋大海已經結冰。

當年的摩天高樓已經變成冰雕。

甚至當年熟悉的地形也都發生了變化。

往昆崙山飛,葉晨想要問問那個未知的存在,他當年不是說地球不會毀滅嗎?可這次卻是遇到了真正的危機。

可來到昆崙山的方位,這裏一片平坦,葉晨已經完全找不到當年那個山谷山洞的存在了。

喊了一圈也沒有任何的回應,只能離開。

「難以想像這裏還是地球。」飄零半空,感受着零下八九十度的溫度,葉晨忍不住感嘆道。

「這裏的的空氣含量在發生變化,氧氣濃度在降低。」突然,頭頂的阿青開口說道。

身為植物,它對氧氣非常的敏感。

「現在地球要藉助木星的引力作用,算是成為了木星的衛星,受到木星的引力作用大氣自然會有些變化,估計等到正式脫離木星就好。」葉晨開口道。

「時間很短,問題不大。」

「走吧,到處都是冰天雪地也沒什麼可看的,還是去地下城看看吧。」微微搖頭,葉晨往地下城的入口飛去。

偌大的金屬門緩緩打開,通過長長的安全通道,然後才正式進入地下城。

這裏葉晨是來過的甚至還督建過,只是相比當年空無一人的狀態,觸目望去,各種設施,各種人,很熱鬧,也是截然不同。

只是色調多少有些偏暗,沒有真正的太陽光自然。

「先祖。」新任不良帥彭格列如今已經從當年的小帥哥變成了老帥哥,正恭恭敬敬地迎接着葉晨。

「彭格列?」

看着面前的人,葉晨想了好半天才想起來。

「當年在太空中看到過你的照片,挺帥氣的一個小伙,怎麼二十年不見就變得這麼老了?」

聞言,彭格列金色刺蝟頭一陣搖晃,苦笑道,「先祖,可不是所有人都和您一樣永生不死。」

「二十年,對於我們這些普通人來說已經是小半輩子了。」

「尤其在這地下,民心混亂,不良人身為地下勢力,承擔了前所未有的壓力,實在是…累人啊!」

「先祖,這不良帥的位置,我能不能讓給別人?」

看着面前突然話癆起來的彭格列,葉晨愣了一下,實在沒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回一趟地球,最先聽到的竟然是想要辭職不幹的抱怨。

「我無所謂。」聳聳肩,葉晨輕聲道,「事實上,這些都是你們自己的事情,自己交接就好。」

「我就是旁觀而已,只要不良人還能發揮出它該有的作用,只要你們沒有腐爛到根子上,那我就不管。」

這也是葉晨這麼多年來的原則。

管那麼多,他真沒那個心力。

「只是…你真的放得下嗎?」

葉晨有些好笑地看向彭格列。

別看一臉的不願意和嫌棄,可真要讓他放權,他也是不會放手的,這與自己的私心有關,也有環境有關,總之…這麼多年葉晨就沒見過幾個真正主動放權的人。

「接班人還太廢物,我已經讓人去訓練了,希望能早日成才吧!」

彭格列的回答和他以前的很多任並沒有多大的不同。

「這個話題就不用說了,我不感興趣,這次回來就是下來看看而已。」彭格列帶着葉晨走在地下一號城的街道中,所謂的街道,鋼鐵長廊而已。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