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蕾驚愕地瞪大了眼睛望着笑的邪惡無比的男人,立刻鎖住眉:“我什麼時候簽下的那份合約,怎麼我自己都不知道?”

“哦?那我不知道啊!”

男人攤了攤雙手,一臉的輕鬆無比。

夏蕾氣的身子發顫,而在旁邊已經觀看多時的夜浩已經忍不住插嘴了:“違約金是多少?我幫她付。”

“浩哥!”

夏蕾轉過頭,難以置信地望着忽然開口說要幫自己付違約金的男人,心頭沒來由的涌來一陣溫暖感。

唔……浩哥……

“你?”

左彥挑了挑眉骨,冷哼一聲,似乎對於他的話,充滿着質疑。

“對,我來幫她付。”

夜浩點了點頭,不顧左彥的神色,刷刷的拿起口袋裏的支票本,卻引來在場女人一陣的尖叫:“啊!帥呆了!”

“浩哥,我想,不用了吧。”

夏蕾難爲情的望着夜浩,不由得開口。

雖然她是想脫離這個男人,可是,她不想讓他爲她送出那麼多錢去,這根本就不值得。

他能幫自己,而且是有誠心幫自己,她已經很開心了,其餘的,她真的怕太麻煩夜浩了。

“多少。”

夜浩寵溺的望了她一眼,輕輕搖了搖頭,爾後又把目光看向左彥,問的是那樣擲地有聲。

蜜婚情深:億萬總裁寵上天 “八千萬–美金。”

“嗬!”

八千萬美金!夏蕾倒抽一口氣,一是因爲這麼多的錢,。二是因爲她根本都不知道她到底是何時簽下這樣一份賣身契,這麼多的錢財,她去搶才能搶來吧?!

“八千萬,美金?!”

夜浩挑了挑眉骨,說着就欲開支票,夏蕾眼疾手快的看到了,連忙奪了過去。

不成!她不能讓夜浩爲她揹負這麼多的事情!那樣她也太不人道了。

夏蕾搖着頭,夜浩卻是一陣的詫異:“蕾……你不希望離開他嗎?”

“浩哥,我不能麻煩你了。”

夏蕾說着,又將支票本還給了他,“不就是一年嗎?”

左彥瞥了她一眼,只是冷哼一聲,爾後不再說話,拿起她的手便將她拖着朝自己車子那邊走去,夜浩望着兩個人的身影,剛欲衝過去,可是這時也不知道從哪,來了很多黑衣大漢,將他攔住了。

夜浩自然知道這些全都是野狼家族的人,可是如今現在是在大庭廣衆之下,他根本無法出手,只能眼珠子的看着夏蕾被那個男人任由帶走!

可惡!他這是故意在跟自己炫耀呢!

夜浩雙手握的嘎嘎只響,只看到夏蕾被粗暴的扔進車子裏,緊跟着,男人也坐上了車子,車子發動,離弦之箭一般的衝了出去,迅即的消失在衆人的視線裏……就這樣,一直,消失,消失……

“嗬!”

夏蕾被扔上車子之後,甚至什麼都還沒有緩過神來,車子已經以着最極限的速度開始在車流之中不斷的遊走起來,那左搖右擺的迅速移動,使得夏蕾整個人都不禁寒顫起來。 神啊!他這是在玩命啊!

漢宮君泱傳 夏蕾瞪大了眼睛望着身側正在掌握着整個車子的男人,不禁倒抽一口氣:“左彥!你瘋了嗎?”

夏蕾大喊道,手緊緊地抓住旁邊的把手,這個男人他到底要做什麼?!開這麼快的快車,萬一翻車了怎麼辦?!神啊,她現在還不想死呢!

“夏蕾,你現在的本事是愈來愈大了啊,嗯?”

男人冷着眉眼,一字一句的問,夏蕾倒抽一口氣,連忙搖頭,一邊想阻止這個男人的動作,卻發現他的速度開的快到極點,她根本沒有任何辦法阻止–

“左彥!你這個瘋子!你想死我還不想死呢!我還有姐姐呢!”

“瘋子?”

這個詞,像是瞬間激怒了左彥,唰的一下,左彥停下車子,緊跟着,男性的身軀如同一隻野狼一樣的覆了上來,夏蕾甚至都還未看得清楚他的動作,這個男人已然伏在了她的身上,動作曖昧又危險,而這個男人此刻半眯着眼眸,眼眸裏全都是蘊藏的怒氣以及如同野狼撲食一般的危險。

夏蕾低喘着氣,欲撇開頭,跟他保持距離,可是下一刻,她的下巴便被男人死死地扣住,夏蕾的臉,立刻蒼白一分:“左彥,你要做什麼!”

“做什麼?嗯?”

男人冷哼一聲,滿是嗤笑地望着眼前的女生。

她是故意在惹惱他嗎?!她竟然敢到他的公司樓下跟一個男人談情說愛?!嗯?還說的那樣興高采烈的!她這是故意在試探他的底線?!

“大庭廣衆之下,你跟其他男人談的風生水起,你還問我做什麼???夏蕾,你的膽子是不是太大了呢?”

男人骨節分明的手緊緊握着,那凜冽的眸子幾乎要把人凌遲一樣,夏蕾一怔,爾後笑靨如花的對上他的目光,那一片如同海洋般的深沉裏不知不覺的爆發出洶涌波濤:“那麼你想怎樣?”

“夏蕾,你別忘記,現在,你是我的女人。”

“女人?嗬!”夏蕾對這個詞充滿了譏諷,“我覺得更應該解釋成你的牀上伴侶又或者是……嗯?陪睡小姐?”

骨節分明的雙手握起的拳頭隱忍不斷,似乎下一刻就會有爆發的舉動,夏蕾看了一眼男人的拳頭,又對上他的目光,處變不驚:“莫非你想打我?”

“打?”左彥突然變了聲音;“如若,我打的不是你呢?”

“什麼意思?!”

夏蕾身子瞬間一顫,她很清楚男人的潛臺詞,他的意思是值,她不怕打,然而她怕一個人被打,而這個人便是–

“夏蕾,千萬不要隨便惹惱我,懂嗎?我可以,隨時隨地的找人將夏妍趕出醫院,這個,很簡單。”

“你!”

“信不信我還可以做出更過火的事情?譬如,讓你們風餐露宿,又或者,抓你的姐姐去夜總會……”

“夠了!”

邪惡的話語近乎逼迫的目光,夏蕾只能忍痛打斷。

她認了,她的確是栽在這個男人的手裏了……除了妥協,她真的再也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了。

“你現在到底想怎樣?” “你很清楚,不是嗎?只要你聽話,主動–取悅。”

說着,左彥又將他手中的手機拿了起來,招搖似得在夏蕾跟前晃了晃:“你不要試圖求救任何人,因爲我萬一一個不高興,隨時隨地會把那視頻公佈於衆的。”

夏蕾夢寐以求想要的視頻就在眼前,夏蕾連忙起身欲夠,可是下一刻卻被男人的雙手驟然限制住:“夏蕾!沒有聽懂我說的話嗎?我說–只要你聽話。”

“還我!”

“夏蕾!”

“好……你想讓我怎麼做。”終於,她軟下來,他得意的勾了勾脣,將手中的手機理所應當似得收回自己的口袋裏:“先回家。”

雲淡風輕的說罷之後,車子便重新發動起來,望着四周那些招搖而過的風景,夏蕾突然覺得,她好冷,現在的自己,仿若就生活在一個地獄一樣……

無邊無垠,甚至看不到未來的方向……

原來,無助這個詞,真不是瞎掰的……

車子迅速地行駛到左彥的房子跟前,夏蕾坐在椅子上,望着近在咫尺的房子,又望了望旁邊臉色冷冰冰的左彥,不禁打了個寒顫。

“你……”

“下車。”

男人短短的吩咐兩個字之後率先打開車門下了車,緊跟着,目光快速地移向夏蕾的座位上,夏蕾下意識地嚥了一口口水,等到再反應過來的時候,左彥已然率先替她打開了車門,“下來!”

又是簡單的兩個字,夏蕾眼角跳動了一下,腳步卻還兀自是遲遲沒有移開。

“難道,你不想想你姐姐了?”

一句話,使得夏蕾全身立刻一顫,緊跟着,夏蕾走下車子:“你到底要做什麼?”

“跟我進來。”

男人說罷轉身朝着房子裏走,旁邊的女傭看到這一幕,不禁都率先低下了頭,畢恭畢敬的叫着;“少爺好。”

“嗯。”

左彥輕輕點頭,給了衆人使了個眼色,大家便都心照不宣的退了出去。

望着從自己身邊擦肩而過的那些女人,夏蕾心裏難免忐忑不安起來……

天啊,這個男人他到底要做什麼啊!

夏蕾現在才發覺,其實她只能表面上裝的很淡然,而實際上,心裏還是會感到恐懼的。

就譬如是現在……

凝視着男人冰冷鐵青的背影,她心不禁一陣哆嗦。

嗬!

“過來。”

左彥坐到沙發上,朝着夏蕾勾了勾手指,那動作魅惑之中且帶着一種令人無法抗拒的霸氣。

夏蕾本來不想過去的,可是一想到剛剛他所說的那句話–難道她不想她姐姐了嗎……天啊,她怎麼能不想夏妍呢?

這個該死的男人此刻就是抓住了她的軟肋,使得她根本沒有其他辦法再掙脫。

夏蕾握緊雙手,一步兩步,步伐僵硬的走了過去。

“夏蕾!“

霎時間,男人一躍而起,修長而有力的手直接扣住了她的下巴,使得她根本無法說出一句話,下巴簡直快要被眼前的這個男人給捏碎,可是夏蕾卻緊咬牙關,只是不斷蹙眉。

“夏蕾!”

男人的聲音,平穩有力,但是臉上雲淡風輕的模樣,卻不禁讓夏蕾感到心裏涌來無盡寒氣。 他到底要做什麼啊……左彥他到底要做什麼啊!

“取悅我。”

男人低呵着,夏蕾一怔,還未反應過來,男人已經放開了她的嘴巴,幽然地重新坐回到沙發上,然後挑開自己的扣子,動作極其蠱惑人心:“沒聽懂嗎?”

男人冷着聲音又問了一次。

夏蕾驟然緩過神:“嗬!混……”

混蛋兩個字還未完全說出來,左彥卻開口:“夏妍……”

該死,他抓住了自己的軟肋。

夏蕾心底狠狠的咒罵一句,卻腳步還是不受控制地朝着沙發走去……

夏蕾微微牽起的嘴角邊閃爍過一絲憤恨。

左彥的呼吸不再平穩,而是倒抽了一口氣:“嗬!”

Shit!這個小女人她到底要做什麼……嘶!

左彥直接扣住夏蕾的纖腰,緊跟着,用力地把她往上一拉……

天啊!爲什麼會這樣的痛?比起第一次來說,還要疼數倍!

夏蕾忍不住的叫了出來:“別!好痛……好痛。”

“痛?嗯?”

男人眼眸裏閃過一絲疼惜,可是稍縱即逝。

“夏蕾,原來你也會痛呢……只要你以後再跟別的男人有任何牽扯,我隨時隨地,都會把那些視頻傳給你姐姐,或者,是那個男人的手裏。”

夏蕾緊緊地咬着脣,似乎是在等待着接下來的折磨……

她已經無所謂了,反正,她的自尊,她的身體,都已經被這個男人狠狠的“凌遲”了無數次,她,現在早已不在乎這具肉體了……

可,沒有想到,在下一秒,她的身子卻被男人驟然扔了出去,肌膚跟地板劇烈的摩擦之後,緊跟着男聲響起:“給我找個女人過來。”

這句話來的太突然,以至於夏蕾根本都沒有反應過來,只是繼續呆呆的望着男人,左彥看到夏蕾這呆呆的模樣,不禁感到有些好笑,可是儘管笑意很濃烈,但是他還是硬生生的給忍住了,脣角因爲隱忍的笑意而變得一陣抽動:“怎麼,沒聽到嗎?“

“是……”

夏蕾一開始的確是沒有明白男人那話的意思,爾後反應過來之時,夏蕾先生臉上堆滿了詫異,緊跟着,夏蕾垂下頭,悶哼的應答了一聲:“我要怎麼找?”

“喏。”

左彥將他的手機扔了過來,只見LED的屏幕上閃爍着Anna這個名字,夏蕾倒抽一口氣。

嗬!這個男人他到底在想什麼?!竟然要自己給他找女人?

天啊!他是瘋了還是怎麼着?

左彥挑眉,“怎麼?”

“這……要打電話?”

“你應該好好看一看其他女人是怎樣伺候男人的。 情鎖珠玉 別再擺出這幅要死不死的模樣了。”

男人輕佻的語氣簡直快要將夏蕾的心都燙碎了一般,夏蕾緊緊地咬住脣,手指僵硬的恩下了這個所謂Anna的電話。

真是奇怪,她明明心裏是應該高興的,因爲她不用受到惡魔的凌辱了,可是……爲什麼看到他那不屑的目光,腦海裏一次次回放着剛剛的那些話,她的心竟然抑制不住的就會顫抖起來……

到底是怎麼了?

夏蕾一邊在心裏搖着頭,令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些有的沒的,一邊令自己的手快速的拿着手機放在了耳朵邊– 剛一撥通,就聽得手機裏面傳出一聲媚如黃鶯般的聲音:“啊!是彥哥……我馬上就來!等着我哦!”

根本都不等夏蕾說完後,那個女子風速一般的掛掉了電話,直到電話裏傳來忙音的三十秒之後,夏蕾這才驟然反應出來,夏蕾慢慢的掛斷了電話,手拿起旁邊破碎不堪的外套,披在身上,對視着男人那得意洋洋的目光,眼眸倏然變得黯淡起來。

她都不知道最後她是等了多長時間,只知道後來一個女子飛快的跑了過來,只是一身單薄的薄紗衣服一樣籠罩在全身,卻兀自顯得高挑妖嬈,光是那一搖一擺的身影,似乎就可以將男人的整個魂魄勾了起來,只見女人不悅地撞過她,然後徑直走到左彥的跟前,緊跟着,嬌笑起來:“彥哥你怎麼會想到我呢?“

“呵呵! 太古龍神訣 不願意嗎?”

WWW .tt kan .¢ ○

左彥餘光,有意無意的掃向夏蕾,夏蕾的臉瞬間紅了起來,簡直是下意識地,自己反應出來,避開了了男人灼熱的視線。

但是,不出一刻鐘的功夫,即使她揹着身子,身後那些嬌喘也特別清晰的傳到了她的耳朵裏,夏蕾心裏不禁一陣咒罵–

該死的!這兩個狗男女一點也不注意,這還是大庭廣衆之下呢!嗬!

聲音愈來愈大,幾乎簡直都快要震破夏蕾的耳膜,夏蕾的心也因此不受控制的跳動起來,正打算邁腿出去,倏地,左彥像是四處都長了眼睛一樣–

“不許走,就在這裏,老老實實的看着,看她們是怎樣取悅我的。轉過身來。”

男人冷冽的命令着,夏蕾雙腿僵硬,遲遲沒有挪過來,男人悶哼一聲:“你不想救你姐姐了?”

“又是這個!”

夏蕾嘴裏暗中咒罵一聲,可是還是無奈地扭過身子,轉了過來。

而轉過身所映入眼簾的第一幕卻尤爲刺激,夏蕾的瞳孔不禁立刻放大,猶如是看到了什麼特別令人驚訝的畫面一樣–

只見剛剛那個滿是妖嬈又豐滿的女子臉上一副享受。

而在看向左彥的時候,發現他竟然是一臉的安之若素,似乎根本不爲她所動。

夏蕾瞪大了眼睛望着,臉色突地漲紅,剛想要拔腿離開,可是左彥卻在這個時候一把將自己身上的女人推開,女人不解地張大了嘴巴,望着坐在沙發上,一臉冷漠的男人:“我……彥哥,怎麼了?是我哪裏服侍的不好了嗎?”

“出去!”

男人冷冷的命令着,那霸道的王者之氣,讓人感到不寒而慄。

女人身子顫了一下,見左彥的目光正放在夏蕾的身上,不禁感到憤恨。

女人拿起剛剛來時的衣服,咬住脣,離開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