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蓋蟲族沃利斯撐起蟲軀,無瞼眼球倒映着維多身影,尤其是那一盞馬燈,顯得格外明亮。

難怪他視各勢力於無物,原來是掌握了諸方命脈!

人心惶惶的赴死者成員們,面面相覷之餘,看向寧修遠的眼神,亦發生微妙變化。

在敬畏中,多麼一抹傲然和狂熱。

——維多,終究是他們的首領!

在眾人尊敬目光中,維多先生好像隨手驅趕了一群惱人的蒼蠅,提着馬燈,走向殿後,重回王座。

敬畏於穹頂殿柱之上死物雕像的赴死者成員們,不敢大聲議論,但那竊竊私語的低噥,依舊喧囂了主殿。

回到偏殿,寧修遠長長噓了一口氣,一屁股坐在石座上,臉上揮之不去的疲憊之色。

這次緝捕命運之蛇行動,結果是好的,但過程卻一言難盡。

作為曾經交易短暫擁有命運能力的寧修遠,深知命運之蛇對命運變化的敏銳嗅覺。

前往巴伐利亞之時,他不停交易自己的殺心念頭,令自己保持在一個「無目的」靠近狀態,從而防止命運之蛇命運之線憑生波瀾。

在成功靠近命運之蛇后,他果斷一個「禁止超凡」,沉默命運之蛇能力。

結果就是這般,命運之蛇還是依靠強大軀體本身力量,生生逃出「禁止超凡」範圍,逃出生天。

『如果說我們就是容器,那麼超凡特性就是盛放於容器之中的水、岩漿、石頭、甚至風。不是我們融合它們,就是它們改造我們,如果淪為後者,即為失控。』

寧修遠驀然想起第一次接觸神秘學知識時,奧蘭多舉過的例子,心中對失控有了更為深刻的理解。

「換個角度來看,失控狀態下的超凡者,其實才是超凡特性最完美狀態!如此也難怪命運之蛇軀體十分強大。」

「然而『自我』、『本我』本身就包含軀體,所以雖然失控為最強狀態,但我們超凡者永遠也不可能達到這個狀態,達到則意味着徹底向超凡特性妥協,喪失本我。」

「那些形象猙獰可怖的舊日支配者們,會不會就是達到完美狀態的超凡者?」

「如果是的,他們是如何在維繫軀體完美狀態的情況下,又保證自我不失的?」

寧修遠揉着眉心,將這個問題拋擲腦後,目光落在永固空間中的命運之蛇身上。

是的,縱然命運之蛇肉身十分強大,但面對寧修遠的緝捕,最終還是淪為傀儡僕從。

它的能力十分強大,奈何作戰環境十分不利。

如果它在人口密集的大都市,縱然寧修遠有指引之燭追蹤,也只能疲於奔命。

偏偏這裏是伊基爾斯,人口稀少。

大部分人口還聚集在各大勢力總部,命運之蛇無論怎麼逃,也就在那方框之內,加之寧修遠已經了解它的能力範圍,因此被抓獲不過是遲早之事。

「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寧修遠吐了一口氣。

一切如他推演,他完全可以藉助命運之蛇的力量,替換范倫汀娜的命運。

屆時一旦本體死亡,他即可在范倫汀娜的副體上重生。

現在唯一不確定因素是,大冰山伊基爾斯凍結的空間,是否連命運維度也一起凍結?

所以為了保險起見,寧修遠決定等到白色蠕蟲沉睡,克圖格亞降臨,伊基爾斯崩壞,再竊取范倫汀娜的命運。

……

……

在寧修遠為逃離大冰山伊基爾斯做準備之時,伊基爾斯各大勢力也隨着奎勒的逐一拜訪,沸騰起來!

奎勒走後,各勢力首腦紛紛暗中聯繫,探討奎勒計劃的可能性!

在思維碰撞中,大家達成一致。

一,奎勒的計劃是可行了。

前提是他真的掌握召喚禱文,同時算到北落師門星的降臨時間就在白色蠕蟲沉睡之時。

二,如果奎勒是借一個真實謊言,行其他目的,他們也必須得參加,至少去看一看。

因為沒人能拒絕離開伊基爾斯的誘惑。

不過,眾人還是針對這些極端情況,做了一些預案部署。

在討論進入尾聲時,巴伐利亞首領——摩爾根,環顧四周,冷笑道:

「諸位,我聽說,維多不僅在我巴伐利亞鬧事,好像也在你們的領地鬧事,這可是真的?」

聲落,會議室驟然安靜下來。

來自六個組織的首腦們,對視一眼,眸光閃爍。

「摩爾根,看來你對維多有想法?」

「不不不,談不上想法。只是奎勒走後,我一直在想,當白色蠕蟲醒來,發現祂的羊圈破了一個窟窿,羔羊盡數逃走,你們說,祂會不會飢餓憤怒的牽上獵犬,追擊而去?」

摩爾根的話,令眾人悚然一驚。

「我聽說,維多靈魂極為純凈,若是羊圈附近就能發現一隻羔羊,我想偉大的白色蠕蟲肯定會十分欣慰。」

摩爾根這段話說的有些語無倫次,但眾人聽懂了。

彼此對視一眼,皆從對方眼中,看到幾分若有所思之色。

……

……

時光如水,潺潺而逝。

逐漸被冰棱覆蓋的赴死者老巢,今日突兀喧囂起來。

無數人匯聚在主殿門前,大包小包,拖家帶口。

有人背着不知從何處搜集而來的魔法典籍;

有人腰間系著瓶瓶罐罐;

還有人抱着鼓囊囊叮噹作響的背包,從那縫縫補補的縫隙中,隱隱約約能看一抹黃色。

所有人都在儘可能的將自己認為的最重要之物帶走。

白色蠕蟲的改造,令最孱弱的人類,也能在銀白凍原上輕鬆跋涉,但這些物資,卻令人群的腳步笨重而緩慢起來。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選擇離開。

有一小撮人,選擇留了下來。

他們站在主殿錢,看着大冰山·伊基爾斯百年來規模最大的人口遷徙,目光複雜。

沒人知道,這場越獄計劃,將會以怎樣的結果呈現。

有人願意奮力一搏;

有人已然放棄,甚至將伊基爾斯視為新的生存之地。

寧修遠提着馬燈走在人群最前,幽幽燭火,在周圍晶瑩剔透的冰晶中反射出點點光芒。

古革巨人四肢並用,好像巨型獵犬,走到寧修遠身旁。

張開的巨口中,夏蓋蟲族沃利斯發出嘶啞聲音:「殿下,長途漫漫,請坐在我肩頭為隊伍指引方向吧!」

寧修遠扭頭看着身旁的龐然大物,正要頷首,命運蜘蛛在周圍編織的命運之網,驟然崩斷。

他臉色驟變,駭然仰頭,看向天空。

「白色蠕蟲來啦——」

歇斯底里的示警聲,傳遍隊伍。

只見原本還寒風颯颯的天空,驟然安靜起來,風被凍住了,甚至包括空氣。

在浩瀚星空下,一團無以名狀的膏脂狀巨物,從天而降,無牙無舌巨口,吞向遷徙隊伍。

7017k 血,無情的奔流出體外。

六人瞬間被斬殺。

「反應太慢了,雖然欺負普通人已經足夠了。但是螻蟻就是螻蟻。數量再多也能一腳踩死。」

段強心中不知道為何,感受到了強烈的危險。

眼前這個少年很危險。

段強怒吼著壓制自己心中的恐懼。

「給把他剁成肉泥。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厲害的地方。」

段強話音剛落,『噗呲』一聲,搶先近了羽塵身邊的一個土匪,突然間像是被什麼東西劃了一下。

緊接著,這小土匪的身體開始碎裂,被徹底分屍。

其他人全都嚇住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這是個妖怪?」其中一個土匪尖叫著喊,想要往回跑。

『噗呲』往回跑已經來不及了,這人同樣也無形劍氣切成了三段。

因為,他們已經進入到了羽塵劍氣布成的劍陣之中。

銀亮的劍氣盤根錯節,密密麻麻得布置在周圍。

當這幫土匪圍住羽塵時,自己也已被羽塵的劍氣圍住了。

羽塵淡淡得說:「這兵荒馬亂的時候,這偏僻山路上,最適合殺人了。既然來了那就誰也別走了。各位,可有什麼遺言嗎?」

這幫土匪哪見過那麼恐怖人物。

人的身體脆弱得跟螞蟻一樣,說撕碎就撕碎。

「哀嚎吧,螻蟻們。像豬一樣哀嚎」

羽塵手指輕動,又有好幾個土匪被劍氣切下了人頭。

所有人驚恐萬分,額頭的冷汗直冒。

段強嚇壞了,一邊後退一邊說:「兄弟,大家無冤無仇,有話好好商量。我認識好多大人物,我是劉知府的朋友。你現在收手還來得及,否則。。。。

他已經被嚇得語無倫次了,褲襠都尿濕了。

在羽塵面前,他突然感覺自己是那麼得渺小。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