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這邊,林楠一邊說教著,一邊收了足足二十件至寶,有些是這些人打出來的攻擊寶物,還有些則是輔助類至寶,饒是先前退出一些的那兩人也未能倖免,被林楠收走了寶貝。

「好了,現在該談談你們活命的問題了,給你們一個選擇,各自通知各家來領人,同時表明態度,是繼續和我作對,還是想活命。」林楠開口,很是淡定。

這道光的禁錮效果,超過半日,足夠等到各方趕來了。

既然做了,索性就更大一些,再度震懾一番。

讓各方都看看個真切,就是讓他們懼怕。

想殺我林楠,是需要代價的。

十幾名化靈境高手,十幾條人命,在各大秘境小世界之中也是稱尊作祖的存在,死了著實浪費。

真若是能夠化解,林楠還是願意當個和事佬。

自己不懼這些人,但一次次的被襲殺,終究不是辦法,除非斬盡殺絕。

再或者,就是這般和平解決。

話音一落,眾人只覺得精光再度微微一閃,身上的壓力陡然間小上不少,雖然依舊無法動手,被壓制的很厲害,但至少能動,能開口。

「林楠,你動了什麼手段?」古皇朝一位王者臉色漆黑如墨,開口問道,滿是難以置信。

其他所有人都看向他。

「手段?我手段多的是,只是不想斬盡殺絕,否則滅殺你們,輕而易舉,這次出來也不過想看看到底多少人想對我出手罷了。」林楠不屑說道。

「給你們兩個小時的時間,無法給我滿意的結果,終究還是要死人的。」林楠開口威脅。

眾人一聽,臉色頓時微微一變,隨即快速各自展開傳訊,務必要將這裡的一切傳回去,等待各家定奪。

一個不慎,他們要死的。

沒人想死。

林楠環顧一圈,心情頗為不錯。

這些人此刻在眼前就是砧板上魚肉,任林楠宰割。

轉頭,林楠看向另外三波人,三名外國佬,林楠認識其中兩位,一位不認識,都是化靈境強者。

阿薩德神庭神使西洛,華納神庭神使納爾多。

「兩位神使先生,這次你們可不夠明智。」林楠輕笑,毫不客氣的將二人手中的須彌戒指摘下,先前其他人手上的須彌戒指也一個不落的落到林楠手中。

這東西,很值錢的。

也就這些人身份足夠高,竟然大部分都擁有,此刻連同須彌戒指里的東西,也一併歸林楠所有,成了他的戰利品。

最後,林楠看向第三個不認識的中年外國佬。

天地復甦,華夏大量高手出世,全世界各地也都有,歐洲這邊的高手可能僅次於華夏大地,尤其是以兩大神族為首,其次還有大大小小的秘境小世界冒出,自然也有化靈境強者。

但是這位,林楠感覺有些異樣。

化靈境實力,很強,一聲白色長袍,顯得有些神聖之感,但林楠在他身上感覺到一股熟悉的味道。

邪靈教!

「大教宗,久仰大名,沒想到竟然這麼年輕。」林楠開口笑道,著實有些意外。

這位大教宗,估計並不會比林楠大上幾歲,顯得極為年輕,俊俏。 重生之藥醫 路彥琛的一番解釋,讓葉一朵的小臉紅了紅。

她也意識到,自己剛才的反應,有點太激動了。

畢竟,路彥琛也沒有直接說,讓她不要加入暗夜組織。

他只是說了,加入暗夜組織的辛苦和一些危險。

而且,他說的也只是一些很表面的東西,如果自己連這些都克服不了,那還有什麼資格說加入暗夜組織。

再說了,就算是路彥琛說了,她也不一定非要打退堂鼓啊。

說起來,在這件事情上,她的確是太敏感了。

葉一朵看著路彥琛,深吸了一口氣:"路彥琛,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剛才的確是我自己一點就炸了,你也別放在心裡,我知道你擔心我,你放心吧,無論什麼苦,我都能吃,遇到危險,我也會很機智的躲開的,你放心吧,我會好好的,努力不讓你為我擔心,當然了,你也要好好的!"

葉一朵認真的看著路彥琛,說著掏心的話。

路彥琛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嗯,我知道了,好好吃飯吧,我一會還要出去見秦未央!"

葉一朵瞪大眼睛:"你要去見秦未央,我可以去嗎?"

路彥琛笑了笑:"你想去嗎?"

葉一朵想了想路彥昭昨日的反應,又想到路彥琛壓抑沉悶的心情。

她搖了搖頭:"算了,我去了也幫不上忙,你自己去吧,小心點就好,記得好好跟秦未央說話,她也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人,如果你態度好的話,說不定她會跟你說實話,我在家裡打遊戲,等你回來!"

路彥琛笑著點點頭。

飯後,葉一朵就抱著手機去玩遊戲了。

她今天下午才有課,所以,上午也沒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而路彥琛,從公寓出來,他才打電話給秦未央。

秦未央接到電話的時候,剛剛吃完早飯不久。

路彥昭下樓去古堡的花園裡散步了,因為昨天的事情,他心情並不好。

雖然他選擇留在了自己身邊,可明顯,他的情緒不高,心也不在這裡了。

秦未央站在古堡的窗戶邊上,看著樓下散步的路彥昭,神色有些恍惚。

電話聲響起的時候,她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她下意識的伸手去捂手機,似乎生怕路彥昭聽到手機鈴聲一般。

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這才發現,自己只不過是站在樓上,看著樓下的那個人。

自己這裡的任何動靜,可能都打攪不到那個人。

她自嘲的笑了笑,伸手拿起手機。

看到是個陌生號碼,秦未央皺了皺眉,最終還是接起:"hello,whoareyou?"

路彥琛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我是路彥琛!"

秦未央的臉,一下子僵住,她絕色的容貌,似乎都變得有些不自然。

她的嘴巴動了動,半天才開口:"你找我有事嗎?"

路彥琛"嗯"了一聲:"我有一些問題,想跟你當面聊聊,當然了,如果你有時間的話,什麼時候都可以,如果你沒有時間,那我願意等,隨時奉陪!"

秦未央聽到路彥琛的話,她扯了扯嘴角:"你覺得,你這樣的態度,我能拒絕跟你見面嗎?更何況,你堂弟還在我這裡,我要是不去見你,你是不是得覺得,我做了什麼虧心事,心虛了!"

路彥琛的聲音聽起來硬邦邦的,冷冰冰的:"你想多了,我的確是想見你,跟你當面聊聊,只不過,我這樣說話,只是因為朵朵說,讓我對你態度好一些,僅此而已!"

秦未央諷刺的笑了一聲:"看來,葉一朵比你更會做人啊!"

路彥琛的俊臉沉了沉:"這是我跟你之間的事情,也可以說,這是路家跟你之前的事兒,跟朵朵無關,我不希望我們的話題提到她!更甚至,把她牽扯到這樣的事情中來!"

秦未央的眸子閃了閃:"可不是我主動提到她的,是你自己提到的,我什麼都沒有,希望你能搞清楚!再說了,我也沒有把她牽扯到這件事中!我甚至不希望任何人被牽扯!"

路彥琛冷哼了一聲:"所以,你就只希望你跟路彥昭置身這件事中,將他從我們家人身邊帶走,讓我們都以為他死了,這就是你的做法嗎?你明明清楚他的身份,卻不告訴他真實身份,秦未央,你儘管沒有傷害他,但是,你這樣做,居心何在,你讓我們做親人的如何想!"

秦未央聽到路彥琛的脾氣,似乎已經隱隱不好了。

她的眸子閃了閃:"路彥琛,你還想跟我見面,繼續聊嗎?如果你想跟我見面繼續聊,那我不得不勸你,對我的態度好一點,畢竟,我沒有你想的那麼好說話,我能答應見你,已經是看在阿昭的面子上了,路彥琛,就算是你是阿昭的堂哥,我也希望你說話能注意點,畢竟,我不是你的手下,更不是你的傭人,沒有任何義務受你的氣!"

聽到秦未央冰冷的聲音,路彥琛的眸子閃了閃,他嗤笑了一聲:"果然是路彥昭喜歡的脾氣,你放心,我也沒有想讓你受氣,你只需要見我一面,我了解到自己想知道的情況就好!"

秦未央冷冰冰的開口:"時間地點!"

路彥琛挑眉:"待會發給你,我會先過去等你的!"

路彥琛說完,將附近的一家咖啡廳的地點,發給秦未央,自己直接過去等了。

他沒有跟秦未央約在郊區附近,畢竟,他今天見秦未央,是不想讓路彥昭知道的。

路彥昭現在是鐵了心的,不想起以前的事情,就不打算回到以前生活的態度。

路彥琛拿他也沒有辦法,只能從秦未央這裡下手,看看能不能套出一些有用的東西。

秦未央下樓出門的時候,路彥昭剛從花園那邊散步回來。

他看見秦未央,眸子閃爍了一下,開口道:"你這是要出門嗎?"

秦未央看了他一眼,點點頭:"嗯,有點事情,需要出門一趟!"

路彥昭看著她,沉默著,一言不發。

秦未央想了想,主動問:"你想跟我一起出去嗎?"

路彥昭想到昨天的事情,他悶悶的搖搖頭:"我不去了,你自己去吧,我先上樓了!"

秦未央點了點頭,轉身就要走。

結果,她剛走了幾步,路彥昭就喊住她:"未央!"

秦未央轉身看向他:"怎麼了?"

路彥昭想了想,很認真的開口道:"別再跟昨天一樣那麼生氣了,你的身體本來就不好,生氣不利於調養身體,還有,如果你不想待在倫敦的話,我可以陪你回米國繼續調養身體!"

秦未央沒想到,路彥昭會這樣說。

說實話,如果這件事情放在昨天之前的話,秦未央肯定會很開心的答應了。

可是,現在她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因為她已經不想走了。

她現在走不走,已經沒有區別了,路彥琛已經知道路彥昭在她身邊了,她現在躲都躲不開了,去了哪裡都一樣,除非他們一輩子隱藏起來,再也不出現。

可是,如果她真的帶著路彥昭藏起來,路彥琛肯定不會罷休的。

那樣的話,沉風就要遭殃了。

沉風是不可能讓黑黨徹底隱藏起來的,所以,她也只能硬著頭皮去面對路彥琛所有的問題。

她看著路彥昭,神色有些複雜:"阿昭,昨天的事情,其實我也沒有生氣,你能回到我身邊,我已經很開心了,真的,我現在唯一遺憾的就是,我們之間……不知道還有多少時間,如果你真的恢復記憶,是否還真的願意留在我身邊,你現在也別信誓旦旦的說,你會留下來,因為那一天沒有到來,你根本無法確定,現在,就這樣吧,我今天出門一趟,你好好待在家裡吧,最後,我不會再生氣了,只要你還在我身邊,我就不會讓自己的身體,變得糟糕起來!"

聽到秦未央的話,路彥昭的神色變了又變。

霸道總裁濃濃愛 最終,他沉默的嘆了口氣,看著秦未央:"未央,如果我真的想起以前的事情,不願意繼續留在你身邊,那你就這輩子都不要再喜歡我了,因為我如果輕易放棄自己的感情,那這樣的我,也不值得你喜歡,還有,不論什麼時候,都要愛護自己的身體,就這樣,你出去吧!"

路彥昭說完,深深地凝視了秦未央一眼,就轉身上樓了。

看著路彥昭的背影,秦未央沒忍住,紅了眼。

她很想說,阿昭,你現在別這樣說,無論什麼時候,我都會喜歡你的。

只不過,我們之間背負的無辜生命太多,你不會原諒我的,可是,這並不代表,你不值得我喜歡。

我自私了這麼久,就算是你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真的到來了,我也不會不喜歡你。

最後,謝謝你的喜歡和關心,儘管這是失憶的你說出來的,那我也知足了。

秦未央在原地站了一會,就轉身出門了。

路彥琛到了咖啡廳,他等了二十分鐘,秦未央才姍姍來遲。

路彥琛坐在那裡,面無表情的看著秦未央走過來。

秦未央在路彥琛面前坐下,眸子微微沉了沉:"路彥琛,不知道你今天叫我過來,究竟有什麼事情?如果是昨天的事情,那真的很抱歉,那是阿昭自己的選擇,跟我無關!" 「我哪敢闖禍。」現在只有他們兩個人,不必藏著掖著,木兮摟著紀澌鈞,昂頭看著這張有些憔悴的面容,「不是說要去出差一周,怎麼那麼快就回來了,你這出差去的是哪兒啊?」

還是那句話,他不是紀優陽,那個手指被文件紙劃破,都要讓人送去醫院,拍個躺著穿病號服就差打氧的照片發給木兮博取同情的幼稚男人,「我不早點回來,你是不是就打算讓梁帥住進來了?」

吃飯的時候,就因為她過多關心簡渙之吃醋,現在又因為梁帥了,「我幹嘛讓他住進來?」紀澌鈞的人都在家裡盯著,怕是從梁帥出現在家裡一公里以內的範圍內,紀澌鈞都能收到消息。

「我看你,跟他聊得挺合得來,客廳聊完不夠,還要去書房。」他還以為梁帥如此有骨氣的一個人,會無視他的話,沒想到,隔天就直接殺到家裡來了,看來,他要是再晚個一年半載回來,他女兒是不是都要叫梁帥爸爸了?

墊起腳尖的木兮,胳膊環繞在紀澌鈞脖子上,說話時,手指捏著紀澌鈞的耳朵提醒紀澌鈞一句,「好像是你叫他照顧我的吧,你還真膽大,叫你的情敵照顧你老婆。」她懷疑紀澌鈞是故意在釣魚,找機會回來教訓她。

這個梁帥,還會打小報告了?

怎麼就說了這些,不直接把她身份也說出來?

盡會挑對自己有利貶低他的話說,「我讓他在外面照顧你,沒說照顧到家裡來。」還有,梁帥也不是白照顧的,「走的時候,不是拿了幾本書走了,我付過他報酬了。」

昨天晚上,肯定是沒睡好了,這臉色那麼憔悴,木兮動手給紀澌鈞解著領帶,想讓他洗個澡,再休息一會,梁帥的事情,就不再談下去,不然紀澌鈞鐵定找機會吃醋教訓她,「老公,我問你個事。」

影后重生:最強逆襲系統 看在她如此主動的份上,不管她要問什麼,他都會照回不誤,「嗯。」低頭看著木兮的肚子,手落在肚子上輕輕摸著,像是在安撫肚子里的孩子。

「姜女士剛剛給我打電話,讓我替她向你轉達謝意,你幫她什麼忙了?」看到紀澌鈞湊過來的臉,木兮立刻用手擋住,「別想躲過去,不回答我的話題,今天晚上你就跟小寶一塊睡。」

真是個小悍婦,霸道又不講理,動不動就拿要命的事情威脅他,「我幫了她一個小忙,僅此而已,沒有別的。」待會,還得教訓一下,這個居然沒把自己照顧好讓他跟著著急的女人,等的不耐煩的紀澌鈞,催促問了句,「還有什麼要問的一次性說完,別妨礙我跟我老婆獨處的時間。」

「她說一筆勾銷,沈東明不會再找咱們麻煩,會不會有假?」沈東明可是反悔過,拿喬隱的事情要挾她。

「她要敢騙你,我饒不了他。」誰讓他家兮兮失望,那是要付出代價的!

紀澌鈞也不肯定,那這件事還是得抱著否定態度靜觀其變,解開的領帶,掛在紀澌鈞脖子上,木兮抓住領帶一端輕輕打著紀澌鈞的臉,「還有一件事。」紀澌鈞不想說,事情也已經解決了,她也沒必要刨根問底。

還敢打他臉,一晚沒教訓就沒規矩了,「有話快說,等久了,我怕我惱起來,待會你吃不消。」

她家紀先生就喜歡裝模作樣嚇唬她,「就是和夏明義有關的事情,紀心雨不能生了,秋姨打算從紀家裡,找個孩子給他們兩個人養,我想跟你商量一下,如果非要領養一個孩子,是不是可以幫著找個。」

駱知秋的盤算,他已經從那杯果汁中看的一清二楚,「拿我們的錢,替那群狼心狗肺的人養孩子?」這種蠢事,他不想做,「這事,交給費亦行他們幾個去辦,讓他們挑個好的讓夏明義撫養。」

「去哪兒找?」

「底下那些跟著出生入死的兄弟,有犧牲留下孩子的,從裡面挑些一個。」

她聽費亦行說,這些跟著紀澌鈞的人,都有得到很好的福利保障,紀澌鈞雖然待別人嚴厲了一些,卻是個重情義的人,不會虧待那些替他賣過命的人。「要養那麼多人,養得過來嗎,需要幫忙嗎?」

「一個合格的男人,是不會讓自己的妻子擔心他。」

黑道豪門:冷少,放過我 哎,江哥他們就是不夠了解她家鈞哥,聽聽,多好的人啊,「老公,你真好。」 長生大秦 不止對她好,對別人也好。

現在知道他好了?

昨天晚上,是時隔多年以後,他第一次跟大哥一塊休息,聽大哥說了不少事情,百分之一是遺憾,剩下的九十九都是妒忌,他不是一個能容忍自己的東西被人擁有過的人,「兮兮,我對你好,還是我大哥對你好?」

她家紀先生,總是突然就吃醋……

「當然是你好了,你比深哥對我好千萬倍。」

「敷衍。」他可沒忘記,這丫頭有本書,裡面寫了一些他的壞話,估計這丫頭還沒看到他在那本書上的留言,否則怎麼敢在他面前面不改色敷衍他。

說不好,又說她沒良心,說好,又敷衍?

他家紀先生,閑下來的時候,就是不好伺候。將紀澌鈞脫下的外套丟到一邊,再伸手去解他的襯衫紐扣,「那人家待會給你擦擦背,給你捶捶肩向你賠罪。」

意思就是要一塊進浴室?

嗯,這個誠意他很滿意。

「那就看在你如此誠心誠意的份上,同意你接近我。」

父子倆,一個秉性。

木兮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將紀澌鈞的衣服脫下后,抱著紀澌鈞的衣服,比了一個請的手勢,「老公大人,這邊請,人家現在馬上就為你拿衣服過來,今天難得高興,要不要喝點酒?」

呵呵——

當他高興到沖昏腦袋了?

他要點頭了,他家兮兮絕對趁機發飆扭頭就走,有了借口不進來,「我戒酒了,兮兮。」說完后,頭也不回進了浴室。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