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的髒東西和衣服讓人打掃一下!

然後把這個蠢女人送回她自己的房裏!

這些事統統交給你了,我去沐浴!」

齊驍占汗顏,在其他下人面前,他也不屑於解釋太多,只丟下這麼幾句話,就瀟灑地走去放置浴桶的那道屏風后。

「……是!」

胡叔聞言,應答的語氣里明顯帶着遺憾和失望,看來齊家的香火,還是不可能這麼快就會往下傳啊。

幾個小廝繼續將熱水往屏風后的浴桶送去,而後,胡叔留了兩個人收拾林小芭的嘔吐物和齊驍占的臟衣服,又差使了一個小廝去傭人館女院叫了兩個婢女來把林小芭抬回她自己的房去。

於是,待到第二日,關於林小芭爬床的流言蜚語就在府中二次炸開了鍋了!

。 葉浮生沖著對方勾了勾手指頭。

對方特么的都氣笑了好么。

這個該死的,竟然是沖著他勾手指頭?

這是明顯就是沒有想過要好好過的這麼一種感覺啊。

不行,不可忍受啊,一定是要將這個該死的給弄死才行。

一定啊。

刷!

來了!

攻擊已經是到來了。

這一刻,這是要讓你知道知道誰特么的才是冷兵器的行家,你這是能的不行,是吧?你非常的嘚瑟,是吧?看你特么的是不是還有這樣子的能力嘚瑟下去啊。

叮,叮!

抵擋了下來!

來一次抵擋一次。

連續不斷的來,連續不斷的抵擋。

你當然是可以這麼的繼續的攻擊下去了,反正,最終的結果也就是失敗而已,你也不會是有成功的可能,死心了吧你。

就這樣,叮叮叮的聲音持續的響起了不知道是多少次,這感覺,這麼的一直的響起下去,那也不是個事啊。

「我,我希望你真的是不要太過分了,有什麼事情,你特么的說出來,我們就這麼的談清楚就好了,別特么的是將事情發展到了不可逆轉對你對我對大家都不好的地步,這對大家都不會好啊,你知道么?」

「我知道什麼?」

葉浮生問道。

「跟我裝傻充愣呢,是吧?現在這麼的一種情況你跟我裝傻充愣,合適么?我們之間需要溝通才能是解決了問題你知道不知道啊!」

「我知道這玩意幹什麼?我不知道啊,嗯,完全是不知道啊!」

「我此刻此時很是很是不高興!」

「你不高興就不高興啊,我還能是管你高興不高興啊?你愛高興不高興!」

「我,我真的是要你死!」

「嘴遁?漩渦鳴人?嘴遁三兩下就要將我給拿下?你真的是好天真的一個人啊,我會將你當做是一盤菜么?你就算是一盤菜,頂多也就是一盤子的黃花菜,嗯,我就是這麼的來認為的!」

葉浮生點頭說道。

不說話了。

從身上拿了出來一顆藥丸子。隨後呢,這是嘴巴張開,再然後,這是直接就是將藥丸子給吞咽了下去。

這一刻,真的是整個人的感官感受,那是完全不一樣了。

這是馬上就是要崛起,馬上就是要爆發,爆發出來這不是人的戰鬥力來給你帶去了這致命的傷害。

「我要殺了你!」

對方指著葉浮生。

葉浮生呢,淡然的看著對方。

嗯,你要殺了他就殺了他唄,你倒是動手啊,你就用嘴巴殺了他啊?你就會是嗶嗶啊?那你沒有用啊,你要是就這麼的一點能力那是完全不將你當做是一回事啊。

就是這麼的簡單的一個設定。

這份輕佻真的是徹底的刺激到了對方。

對方在徹底的被刺激到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下朝著葉浮生就幹了過去。

「死!」

一聲大喝,身形到來!

到來了以後,徹底的就是展開了攻擊,這攻擊一展開,叮叮叮的聲音就響起了。

多簡單的事情呢,嗯,抵擋了下來。

可以看得出來,你這是不放棄的繼續的展開攻擊,然後,在這不放棄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下,最終,那是沒有成功命中的任何可能,就是這麼一種情況了。

「少年,死,死,死!」

隨著這死死死,叮叮叮的聲音不絕於耳。

就是攻破不了這防線。

「我特么的,不跟你玩了,再見!」

轉身就跑,這就是對方此刻此時的抉擇,跟你玩耍不下去了還跟你玩耍幹什麼?這麼的下去,這是早晚要被你給弄死,算了,還是不跟你扯犢子這些有的沒的比較好,哪裡好玩,哪裡去。

而,此刻葉浮生追擊么?

不追擊呀,幹嘛要追擊,你追人家這是幹嘛呢,對不對?就這麼的淡然的看著對方的背影,正經的就沒想過是要將對方當做是一回事,對方呢,愛怎麼地就怎麼地。

對方,的確是跑了,但是,跑到了安全的地方以後,他的雙眸就這麼的虎視眈眈的盯著這葉浮生的方向看著,他的心裡也是這麼的默默的發狠,他告訴自己,這件事情,不會是這麼的簡單的就算了,這個人找死,是吧?

招惹到了他的頭上,是吧?

行,他要打電話叫人,他特么的要將對方給徹底的拿下,就是這麼的簡單的一回事。

一個電話下去,這不,兄弟們瞬間就是集結了起來。

集結了起來就這麼的一個目的,一定一定是要將對方給送上了黃泉路,就是這麼的簡單的一回事,還能是讓你有活下去的這麼一種可能?哪怕是想多了吧,真的是。

時間一晃!

這邊,這葉浮生已經是上車了。

至於剛剛的那個小插曲,講真的,他是沒當做是一回事。

走就走唄,哪裡好玩哪裡去唄,哪裡開心去哪裡唄,還能是管你這些。

但是,葉浮生連順利的到市區都沒有辦法辦到,因為,人家追來了。

人家還直接就是發現了車子上的你,人家這是窮追不捨的這麼一種感覺,這是將你給鎖定了,今日,這是不將你給拿下了那是絕對不放棄。

這感覺,真的是非常的不好。

葉浮生盯著車窗之外,怎麼就來了呢?

對於對方的這種送死行為,他真的是不知道是應該說些什麼了,他希望對方真的是特么的可以正經點,是正經點的搞清楚是不是他的對手然後不要特么的這麼的繼續的送死下去了,不合適知道不知道啊。

這樣子很不好啊,他可不是好招惹的啊。

對方將車窗放下了。

「下來,下來送死啊!」

對方沖著葉浮生就這麼的咆哮了起來,這感覺,簡直就是有著十足的把握,一定是要將葉浮生給徹底的拿下了才行。

再看葉浮生。

神態淡然,鎮定得很。

這是就沒有要搭理對方的意思。

「你就是無膽匪類,你就是廢物,你就是不敢下來,你不敢,你不行啊!」

對方指著葉浮生大喝。

葉浮生聳聳肩,管你這些呢,你愛怎麼地就怎麼地唄,隨便你怎麼說,氣人不氣人吧。 「什麼?你說,有人包圍了袁家?」

袁成剛皺着眉頭問道,「你說那什麼境外獄神殿?那是個什麼東西?」

「回袁少爺的話,境外獄神殿,是境外戰場的一個超強勢力。」

袁家派來的那個人回答道,「他們的殿主叫獄神,獄神手底下,有五大獄神衛,十八戰神衛,還有三千精英戰士,據說很牛逼。」

袁家派來的這人,他對獄神殿的認知,還停留在很久以前。

他根本就不知道,獄神殿,近期又發生了很大變化,尤其是人事方面。

獄神麾下,已經不是五大獄神衛,而是六大獄神衛,除了原來那幾位,還多了個人猿泰山。

至於獄神殿的精英戰士,也沒有三千那麼多。

經過幾次的生死大戰之後,獄神殿現在,也就剩下兩千多名精英戰士了。

不過,就在不久前,獄神殿又增添了四大長老,四位戰尊級強者。

「呵呵,他再牛逼,也是個凡夫俗子,能有我們隱世宗門這麼強嗎?」

袁成剛根本沒把獄神殿放在眼裏。

甚至,他就連獄神殿這個勢力都沒有關注過。

畢竟,他們袁氏是隱世宗門,能夠引起他們關注的,只有其他的隱世宗門。

至於獄神殿這樣的俗世勢力。

隱世宗門,可沒有興趣去關注他們,也可以說,是懶得去關注。

在隱世宗門這些人的眼裏,世俗世界的那些人,弱小得很,就如螻蟻一般。

根本就不足以引起他們的重視。

袁氏能有現在這樣的成就,離不開袁家在背後的支持。

有了袁家,在背後,源源不斷地,給袁氏輸送各種資源。

袁氏的發展,才能如此迅速,袁氏這些人的實力,才能夠不斷得到增強。

獄神殿要對袁家不利,就等於是要切斷袁氏的資源供應鏈,袁氏當然不同意。

袁成剛幾乎沒有猶豫,就開口說道:「你先回去,告訴你們家族,我袁成剛,馬上就到。」

「那個什麼狗屁的獄神殿,不用怕他們,等我下山,勢必將他們徹底剿滅。」

「多謝袁少爺!」袁家派來的那個人,得到袁成剛的承諾之後,就匆匆地離開。

迅速返回袁家,去向袁家的家主彙報這個情況。

而這時,獄神殿的眾人已經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地獄使者巴雷特的性子最暴躁。

他忍不住開口說道:「大人,您還在等什麼啊?就袁家這些雜碎,我一個人就能把他們屠殺一個乾淨了。」

「不要急,等袁氏的人來了再動手。」

李初晨語氣淡淡地說道,「袁家這些人,太弱了,欺負他們沒什麼意思。」

「要打,那也是和袁氏的人打,強對強,那才有意思,不是嗎?」

李初晨的聲音不小,在場這些人,全都能聽到他的話。

袁凱鮮血被氣吐血!

袁家在南雲這邊,好歹也是超級大家族,沒有任何一個勢力剛招惹袁家。

可這樣一個超級家族,在李初晨嘴裏,卻是垃圾一般。

袁凱敢怒不敢言。

他知道,境外獄神殿,確實很強。

在袁氏的人還沒有趕來之前,袁家,不能和獄神殿發生肢體衝突。

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