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靈眼中時,張葉將靈力從丹田竅中期提升到神識竅大圓滿,尚且用了數天之久,這一次的吸取,用時自然更為長久。

於是,不知不覺中,十天的時間過去了。

在此期間,慢慢的,張葉感覺到,現在他吸取的靈力,竟然並沒有湧入到丹田竅中,而好像是在左胸口中慢慢聚集,似乎體內憑空慢慢出現了一個「丹田」。

對於這種情形,張葉心知肚明,在進入靈脈期后,靈力會再度開闢一處丹田,一旦開闢成功,便是進入了七竅境第一層,當靈力將此處丹田灌滿之後,便是達到了七竅境第一層巔峰,如此類推,在不斷的修練下,體內會再出現一處丹田,由此便是進入到了七竅境第二層。

七竅境之所以被喚作七竅境,便是在這一層境界中,會隨著靈力的增強,體內會另外產生七處「丹田竅」。不過這七處丹田竅,前三個相對來說頗為容易開啟,但是到了第四個丹田竅,就極為的難以開闢了,後面的更是難上加難。

而在張葉向七竅境第一層挺進時,虛空中眾人也已觀看了十天。

在這十天中,眾人感受著張葉氣息的慢慢變化,由突破進入靈脈期,慢慢達到靈脈期大圓滿,似乎很快就又要進入七竅境,每個人的心裡也不知什麼滋味。

尤其是那些七竅境的修士,嘴裡更是暗暗發苦。他們雖然天資卓越,但是當初修鍊到七竅境,也不知吃了多少苦頭,但是這張葉,就這麼用了短短十天,竟然就要進入七竅境,僅僅十天!

佟琦的臉色早已發青。

那兩名天凈宗核心弟子眼中的貪婪之色,隨著時間的推移,更是炙熱到了極點,雖然他們故意裝作一副靜靜觀看的模樣。

楊雄和龐虎等人似乎已經麻木了。

只有蘇荷,眼見張葉的修為極快的上漲,她的一雙黛眉卻越皺越緊:「如果真是傳說中的那功法的話,他如此吸取他人靈力,修為增加越高,弊端也就越大。如果他沒法化解的話,恐怕以後再向進入靈圖境,就是一種奢望了。」

聽著蘇荷的喃喃自語,她似乎已經看出了張葉的噬靈**,但是卻對雪魄珠能凈化提純靈力一無所知。

在張葉修為暴漲的同時,靈力層中的靈力也緩慢的減少,這一點,眾人自然也都感覺到了,但是幾乎每個人都對此視若無睹,注意力只是聚集在張葉身上。因為到了如今,他們都已差不多能夠肯定,按照這種情形下去,身外化身必會被張葉破開。

此時他們關注的,只是張葉的修為,在身外化身被破開時,能增長到哪一步?

又是三天過去了。

張葉左胸口中的丹田靈竅終於開闢成形,一舉進入七竅境第一層。

眾人靜靜的站立在虛空中,感應著張葉氣息的變化,臉色蒼白。

二十天過去了。


張葉第一處靈竅中的靈力慢慢充盈,進入到七竅境第一層大圓滿境界,開始開闢第二靈竅。

眾人獃獃站立在虛空中,臉色慘白。

十天過去了。

張葉第二靈竅開闢成功,進入到七竅境第二層。

眾人神情發怔,臉色發青。

這一次,卻是在經過一個月後,張葉才將第二靈竅中靈力灌滿,進入到七竅境第二層巔峰。

對於這種不可思議的修為提升,眾人木然站立在虛空中,臉色已經青中帶綠。 對於張葉如此提升修為,眾人已是無法保持淡定,無不又驚又嫉。

尤其是佟琦,在這些天中,他的傷勢在隨身丹藥的輔助下,已經完全恢復,眼見張葉竟然突破入七竅境,哪裡還坐得住?

其他人也都已經目露不善之色。郭魄和鐵鬼的修為也都已經盡復,看到張葉如此提升修為,心裡簡直嫉妒到了極點,恨不能吸取靈力的人是自己,怎麼能容許張葉繼續如此提升修為?

當下陰羅教、雀山莊以及眾多散修都開始緩緩往前飛去。

這種異動,立即引起了天凈宗眾人的警惕。

「諸位。」白天宇首先沉下了臉,沉聲道,「如果你們有什麼心思的話,我勸你們最好打消。不然就是與我整個天凈宗為敵。」

面對得到天大機緣的張葉,白天宇心中何嘗不是五味雜陳,但是身為天凈宗首席核心弟子,他還是以天凈宗為重。

鐵鬼冷森森一笑。

郭魄卻笑道:「白兄多慮了,現在身外化身已經降到第四層,我們只是想上前助一臂之力,畢竟儘快破開身外化身,我們便能儘快進入秘境寶藏。」

「難得郭兄如此為大家著想,不過任誰都看得出來,郭兄似乎意不在此?身外化身既然已經無法阻止我們進入秘境,何不多等上一段時間?」白天宇立即嘲諷道。

郭魄臉色當即就是一變。

只聽蘇荷忽然淡淡道:「如果誰想上前,大可一試,不過後果自負。」

蘇荷雖然入了天凈宗,但是她的身份早以外傳,陰羅教和眾多散修聞言全都變了顏色,停在了虛空中。

「蘇姑娘誤會了。」郭魄勉強一笑。

這時,那黑袍人忽然道:「這次能夠破開身外化身,全是這位張師弟的功勞,大家既然已經等了這麼多天,也不差再等上一段時間。另外雖說身外化身如今降到了第四層,但是餘威尚在,如果一旦有了不測,對各門派都不好。」

黑袍人雖然是陰羅教弟子,但是話語中卻明顯向著張葉。

不過這番話也算是給了郭魄等人一個台階下,郭魄勉強點頭說了一句「此言甚是」,便目光閃爍的停在了虛空中。

鐵鬼卻是冷哼一聲。

經過這一番騷亂,虛空中再度陷入了一片平靜。

轉眼間,又是數天過去了。

張葉已經達到了七竅境第一層巔峰。

同時,身外化身餘下的靈力已是降到了七竅境第三層。

張葉對此感應的一清二楚,心中大為惋惜。因為他發現噬靈**好像並不能將靈力完全吸取,而是有一大部分散發消失掉了,不然在身外化身如此的消耗下,自己的修為絕不可能僅僅是在第一層巔峰。

這時,虛空中眾人終於再也忍不住了。

只聽一聲冷哼,佟琦沉聲道:「諸位,只要我們聯手,頃刻間就能把身外化身破掉,還等什麼?」說完,立即向祭壇飛去,雀山莊眾人馬上跟上。

郭魄和鐵鬼早有此意,當下二話不說的也向祭壇飛去。陰羅教眾人和諸多散修也立即跟上。

按眾人這次的架勢,好像即使天凈宗再阻止,也根本置之不理了。

「你們……」白天宇臉色一變,喝道。

郭魄速度不減,截口冷笑道:「白兄,蘇姑娘,現在身外化身已經降到了第三層,已不具備什麼威脅,難道非要我們再等上月余再進入秘境不成?張葉已經得到了天大的好處,你們天凈宗莫要太自私了!」

「唉。」

就在這時,眾人忽然全都聽到一聲輕輕的嘆息聲。

這嘆息聲似乎帶著深深的無奈和憂傷,直透每個人的心底。

眾人全都吃了一驚,猛地頓住身形,扭頭看去,這嘆息聲竟然是靈力層內的身外化身發出的。

不知何時,身外化身竟然睜開了眼睛,他的眼神依然淡然,但是卻帶著一抹悲天憫人的意味,他輕輕的掃過虛空中驚詫的眾人一眼,接著目光便落在了張葉也已變了顏色的臉上。

「你們都犯了大錯。」

身外化身忽然不知頭尾的淡淡說了一句,接著雙眼緩緩閉上,然後便見他本來透明的身軀,開始慢慢的變淡,逐漸的消失不見。而祭壇周邊的靈力層,也緩緩的越變越薄,越變越淡,終於也慢慢的消失不見。

整個祭壇完全裸露了出來。

對這一過程,感受最深的莫過於張葉了,湧入雙手中的靈力逐漸弱小,直至消失,他感受的一清二楚。

他睜開雙眼,縮回雙手,皺眉看著祭壇上,他實在很奇怪,這身外化身為何要自己主動泯滅,並且他最後一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難道秘境中還藏著什麼天大的秘密?

片刻后,張葉慢慢站起身來,他霍然扭頭看向人群,冰冷的目光立即鎖定在了佟琦身上,七竅境第一層巔峰的氣息在這一剎那畢露無遺,接著身形輕輕一晃,化為一道青影,猛地便向佟琦撲去。

佟琦的命,他是要定了。

在跟張葉目光相遇時,佟琦便是臉色一變,他感覺自己就好像被一頭洪荒猛獸盯住了一樣,不過他立即反應過來,張葉雖然修為大進,但是也不過是七竅境第一層,自己卻已經是第二層巔峰,難道還敵不過張葉?當下冷哼一聲,迎上前去。

就在眾人目光全都被張葉吸引住的時候,那黑袍人卻猛地向祭壇上飛去,一拳狠狠轟出。


「蓬」一聲。

佟琦的紫色棍子登時被張葉乾脆至極的砸成兩段,佟琦悶哼一聲,如同斷線紙鳶般的向後打著滾的向後飛去。

張葉二話不說,將黑罡錘往腳下一拋,立即就要追去。

就在此時,身後忽然傳來「轟」一聲如同天崩地裂般的炸響。

眾人全都一驚,猛地回頭看去。

只見無數黑石碎片在虛空中飄蕩,祭壇已是被黑袍人一拳轟得粉碎,而黑袍人背對站在祭壇旁,一動不動,只是他的身影,似乎變得有些陰森的意味。

「喀嚓」的碎裂聲音忽然開始不斷的在虛空巨人身上各處連綿響起。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只見整個虛空巨人的表面上,條條巨大的裂紋開始不斷的顯現而出,只是片刻間,便如同蜘蛛網般的布滿了整個虛空巨人的身上。


「祭壇不是通往秘境的關口嗎?怎麼會這樣?」 眾人心中都產生一種不詳的感覺,紛紛後退。

只有那轟碎祭壇的黑袍人依然昂然站立在虛空中,一動不動,他死死盯著遍布裂紋的虛空巨人,眼中一片狂熱。

虛空巨人身上的裂紋越來越是細密,只聽「蓬」一聲,無數裂片轟然炸開,足有千丈之巨的虛空巨人頃刻間爆成億萬片碎片。

密集的碎片向四周飛射開來,眾人紛紛抵禦,好在碎片的殺傷力並不大,一磕即飛。

而在碎片完全散去后,只見在原先虛空巨人胸口的位置,赫然顯露出一個漆黑的物事來。

這竟是一個巨大無比,足有百丈大小的漆黑手掌!

四根龐大的鎖鏈圍繞著手掌,將之牢牢鎖住。而那四根鎖鏈分明是原先穿過虛空巨人四肢的。

在看清眼前的情形后,眾人全都驚愕在空中。

「原來虛空巨人不過是一個幌子,真正核心的東西,竟然是這手掌!由此看來,那祭壇……那祭壇分明是鎮壓這手掌的所在。」

目瞪口呆之際,不少人將前後對應起來,立即想到了這些,不過他們臉色卻更是難看:「這秘境中哪裡有什麼寶藏,分明是為了鎮壓這手掌而生成。那三個水靈,還有那虛空怪,乃至祭壇上出現的身外化身,都不過是為了阻止眾人將封印打開。」

但是這手掌到底是什麼存在?!

就在這時,張葉忽然聽到魔奴顫抖的聲音在神識中響起:「魔帝左掌!魔帝左掌竟然被封印在此處!」他的聲音中帶著一股無法言語的恐懼,似乎懼怕到了極點。

「什麼魔帝左掌?」

「快跑!」魔奴根本沒有做任何解釋,像是大禍臨頭般的忽然狂喝道,「離得越遠越好!」

就在這時,那一直凌空而立的黑袍人忽然仰頭狂笑起來。

同時,只見他的身軀忽然慢慢變得龐大,一張本來普通的臉龐忽然變得極為的猙獰,而一根漆黑的尖角從他頭頂慢慢生長了出來。

魔族!

眾人全都大吃一驚,霍然回頭向陰羅教眾人看去,這黑袍人本是陰羅教弟子!

但是陰羅教眾人也早被眼前發生的一切驚呆了,即使是郭魄都面如土色,顫聲道:「林師弟,你……」

「你們全都要死!」

這時,那黑袍人已經完全蛻變成了魔族,黑袍被他顯露的身軀全部漲破,他回頭看向眾人,露齒森然一笑,神情間滿是嗜血和無盡的邪惡,接著他緩緩轉過頭去,面對著被牢牢所在虛空中的手掌,以低不可聞的聲音喃喃自語,似乎在念動著什麼。

而與此同時,經過跟虛空怪戰鬥后,整個虛空中漂浮的血液,像是被某種東西召喚吸引一樣,竟然條條向那漆黑手掌處飛去。

「他在喚醒魔帝左掌!快走!」魔奴愈加瘋狂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