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電梯門打開的那一瞬,樓道里面的燈亮了,秦巖的心也跟着亮了。

秦巖鬆了口氣,用腳卡住門,從包裏面拿出一把金箔紙錢,一邊念動咒語一邊扔了出去:“原始安鎮,入地十丈,普高萬靈,只爲買路!開!”

隨着秦巖喊出最後一個開字,那些金箔紙錢頓時“轟轟轟”地全部被點燃了,眨眼間灰飛煙滅。

樓梯和電梯裏面的燈頓時忽閃起來,不一會兒就熄滅了。

秦巖的四周立即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唯一的亮光就是他手中的引魂燈。

引魂燈上的藍光照在趙赫慘白的臉上,顯得趙赫猙獰無比。

秦巖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生怕趙赫突然撲到他身上。

“叮”的一聲,電梯門關上了,秦巖趕快按下了十八樓。

電梯“嗖嗖嗖”地回到了十八樓。

當電梯門打開的時候,十八樓外面不再是樓道,而是一片荒蕪的田野。

唯一沒有變得是在電梯口的東邊擺着一個香爐,香爐上面插着回魂香。

回魂香已經燒掉了三分之一,只剩下了三分之二。

秦巖知道,他剛纔買通了鬼門看守,看守幫他打開了黃泉路通道。

秦巖戰戰兢兢地走出電梯,向四周望去。

四周什麼都沒有,只有透骨的陰風在不停地吹。

秦巖硬着頭皮向前走去,趙赫的魂魄木訥地跟在他身後。

走了大約上千米後,秦巖看到了一顆枯樹猶如巨人一樣矗立在大地之上,顯得滄桑無比。

這顆枯樹的一些根系裸露在地面上,蜿蜒曲折,猶如一隻只有力的臂膀深深地將手插進了泥土裏。

枯樹的樹枝同樣蜿蜒曲折,就像無數個人背靠着背站在一起,將雙手伸向了天空,似乎在控訴這天地的不公。

看到這棵枯樹,秦巖激動無比。

仙姑說過,找到這棵枯樹,就可以將趙赫送走了。

這是黃泉路上的陰靈樹,據說生而三千年不死,死而三千年不倒,倒而三千年不朽。

如此循環往復,九千年一個輪迴。

秦巖連走帶跑,不一會兒就來到了枯樹面前。

按照仙姑的吩咐,秦巖拿出一根白色的綢緞系在枯樹的樹幹上,然後將另一端系在了趙赫的腰上。

在白色綢緞繫到趙赫腰上的一瞬間,原本已經死去的枯樹居然抽動了一下,就像活了一樣。

仙姑說過,這是陰靈樹將消息傳遞給了鬼差。

不出一時三刻,鬼差就會來拿人。

秦巖做完這一切興高采烈地轉過身,小跑着向來時的路飛奔而去。

這裏雖然與電梯門相隔七八里路,但是回魂香的那一點火紅依舊清晰可見,就像一個婀娜的少女在遠處對秦巖招手一樣。

跑了十幾分鍾,秦巖終於跑到了香爐前。

此刻的回魂香只剩下不到一釐米了。

秦巖深吸了一口氣,興沖沖地走進了電梯裏。

就在電梯門快要關上的那一刻,一隻手突然插在了電梯兩扇門中間。

這隻手修長無比,指甲上還塗着指甲油。

看到這隻手,秦巖忍不住向後退了兩步,心臟更是狂跳不已,在心中暗想,不會是女鬼吧!

電梯門緩緩地打開了,秦巖看到一個花枝招展的女生邁着貓步走了進來。 這個女生長的既妖又豔,那尖尖的下巴就像錐子一樣,不過與她的瓜子臉相配,卻相得益彰。

還有那狹長的眼眉,嫵媚動人,每眨一下眼睛似乎都牽動着整個世界。

秦巖覺得她像蛇精。

不過這樣的女生絕對是世間極品,無論是哪個男人看到,都忍不住會衝動。

趙赫曾經給衝動下過定義,衝動的意思就是不但要衝上去,還要在上面來來回回地動一動,否則就不叫衝動了,應該叫心動。

秦巖雖然覺得趙赫的定義很騷很賤很顏色,但是不得不說,趙赫的解釋很高明,不愧爲辣手摧花富二代。

只可惜現在的趙赫已經被綁在了陰靈樹上。

看到秦巖,女生不由在心中暗歎起來,秦巖啊秦巖,你真傻,你怎麼誰都能相信?這電梯可是陰陽電梯,不但活人不能進來,就連死人都不能進來。

“小道士哥哥,能不能送我一程啊?”女生眯起眼睛笑眯眯地說,眼中滿是柔媚,說出的話就像唱歌一樣好聽。

女生的聲音太好聽了,聽的秦巖骨頭都酥了。

而且聲音還不是重點,重點是她穿着緊身皮褲。

緊身皮褲將女孩身體的曲線完美地勾勒出來,特別是左腿和右腿中間凸出來的那一塊,顯得特別誘人。

女生雖然漂亮,但是秦岩心中明白,出現在這裏的人絕非善類,他向後退了一步,非常警惕地問:“你是誰?你是人還是……”

最後那個鬼字,秦巖沒敢說出來,他怕惹怒了這個女生。

秦巖卻不知道,這個女生認識他,而且和他的關係非比尋常。

聽到秦巖這樣說,女生不由將眼睛眯的更細了,饒有興趣地打量着秦巖:“我還以爲是一位小道士呢!想不到你只是一個普通人,居然連我是人是鬼都看不出來!”

打量完秦巖,女生一邊搖頭一邊說:“小哥,你好厲害啊!不會陰陽術居然也敢走陰,膽子不小啊!”

秦巖不說話,提着引魂燈戒備地看着女生。

女生閉上眼睛開始唸咒。

她在幹什麼?秦巖特別想問一問,可是又不敢問。

不一會兒,女生睜開眼睛按下了電梯按鈕。

電梯當即“嗖嗖”地開始上升。

“小哥,咱們能在這裏相見也算有緣,這是我的路費,請你收下吧!”女生一邊說着,一邊將一張冥鈔塞到了秦巖的手上。

拿着冥鈔,秦巖的手都忍不住顫抖起來。

這說明女生應該是一個女鬼,否則不可能拿冥鈔當路費。

看到秦巖害怕的樣子,女生忍不住“咯咯咯”地笑起來。

笑聲清脆響亮,就像夜鶯,聽在秦巖的耳中,偏偏卻就像喪鐘一樣。

媽的,她想幹什麼?不會突然想對我先奸後殺吧!想我秦巖堂堂七尺男兒,居然會拜倒在一個女鬼的石榴裙下。

不,應該是黑色皮褲下,真是丟臉啊!

只希望她辦事的時候,能輕一點,畢竟我是人肉做的。

就在這時,“叮”的一聲,電梯到了。

電梯門開了,女生邁着貓步向電梯外面走去。

在女生快要走出電梯的那一刻,女生的頭突然旋轉了一個一百八十度,從胸前轉到了背後,笑眯眯地說:“小哥,再見!”

說罷,女生的嘴角微微翹起來,還露出了一抹妖嬈的微笑。

緊接着,女生的脖子就像螺母一樣,轉動了一百八十度,又轉了回去,然後踩着貓步慢慢地走了,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看到女生走了,秦巖立即長長鬆了口氣:“嚇死我了!”

“砰”的一聲,電梯門關上了。

在電梯門關上的那一刻,秦巖突然想起來,他也要出去,立即按下了打開按鈕。

電梯門又“叮”的一聲打開了。

秦巖提着引魂燈走出了電梯。

電梯外面一片荒蕪,什麼也沒有,秦巖詫異不已,他記得電梯外面應該是樓道,王浩應該正站在樓道里面等他纔對。

難道我走錯了?秦巖在心中暗想,頓時慌了。

當秦巖轉過身準備重新走進電梯的時候,他的後面什麼也沒有,同樣是一片荒野,電梯早已不知道去向。

秦巖驚駭無比,不知所措地看着這一切。

完了,我回不去了!秦巖抱住頭,痛苦無比。

過了好長時間,秦巖才穩定住情緒,坐在荒野中呆呆地看着這裏。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秦巖有些困了,將引魂燈放在地上躺着睡着了。

又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秦巖醒了,他抱住胳膊瑟瑟發抖地蜷縮成一團。

秦巖覺得這個地方太冷了,冷的他直打寒顫。

不知道什麼時候,之前乘坐電梯的那個女生來了。

當她看到秦巖後,驚訝無比地睜大了眼睛:“你怎麼在這裏?”

秦巖循聲望去,當他看到女生後,當即站起來,激動無比地說:“是你!”

女生似有所悟地說:“你是不是以爲你到了陽間?所以跟着我出來了?”

秦巖點了點頭。

“傻瓜!”女生笑眯眯地說,“跟我來吧!我送你回去!不過,希望你的肉身還沒有壞死!”

聽完女生的話,秦巖驚訝無比地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低下頭看向自己的身體。

女生搖了搖頭,有些無奈地說:“你難道都不知道你現在是魂魄離體?”

秦巖顧不上回答女生的話,伸出手向自己的身體摸去。

明明看起來猶如實體的身體,秦巖的手卻輕鬆地從胸口穿過去,又從後背穿出。

“好了!別試驗了,我們趕快走吧!”女生一邊說着,一邊伸出纖纖玉手在面前畫了一個圈,然後拿出幾張冥鈔默唸起咒語。

當咒語唸完之後,女生手中的冥鈔“轟”的一聲無火自燃化爲飛灰,畫過的圈突然擴大,並露出了陽間的世界。

秦巖看到圈外的街道在燈光的照耀下明亮如白晝,一輛輛車從圈外疾馳而過。

女生一步跨入圈子中,轉過頭對秦巖招了招手:“出來吧!”

秦巖應了一聲,跨過圈子,走到了陽間。

在剛剛回到陽間的那一刻,一股暖風鋪面而來,吹得秦巖差點飄起來。

重生八零:佳妻致富忙 秦巖突然感慨萬千,激動無比地自言自語起來:“終於回來了!”

女生撇了撇嘴,拍了拍秦巖的肩膀說:“你不要高興的那麼早,你現在只是魂魄回來了,什麼時候你的魂魄入體之後才叫真的回來了!”

聽完女生的話,秦巖這才意識到自己現在只是魂體。

“對了,你是從哪裏走的陰?”女生問。

“我是從宏屹小區的一棟樓裏面走的陰!”

“我是問你從哪個城市走的陰!”

“啊?我不會來到其他城市了吧?”秦巖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女生說:“這裏是石市!”

“不會吧!我是從保市走的陰!”秦巖無奈地苦笑起來。

女生聳了聳肩,無語地說:“看來你只能附身到其他人身上回去了!”

停頓了一下,女生接着說:“這樣吧!我好人做到底,就告訴你怎麼附身在人的身上。” 女生將方法告訴了秦巖,然後踩着貓步花枝招展地走了。

直到此刻秦巖才知道,人的魂魄不能離開身體二十四個小時,否則就再也回不去了。

而且此時此刻的魂魄還不能見陽光,否則三魂七魄會被陽光燒傷變成癡呆。

來到石市通往保市的省道上,秦巖安靜地等待着。

他現在還不是鬼,無法跳到飛馳的汽車上。

鬼指的是人死之後的靈魂狀態,魂魄指的是人還沒有死但是離開肉身的狀態。

一輛輛車從秦巖面前飛馳而過,吹的秦巖魂體有些不穩。

但是秦巖不敢向後站,生怕錯過了搭乘的車。

皇天不負苦心人,秦巖等了三個小時,終於等到了一輛車。

這輛車停在秦巖身邊,一個大腹便便的禿頂中年男人從車上走下來,來到路邊一顆樹下,打量了一眼四周拉開拉鍊開始小便。

秦巖趁機爬到禿頂男人的後背上。

幸虧秦巖只是魂魄離體,還沒有變成鬼。

否則以他現在的實力,早就被禿頂男子肩頭上的魂火燒壞了。

禿頂男子也不知道秦巖上了他的身,提起褲子後上了車。

車裏面還坐着一個年輕女人,這個女人濃妝豔抹,衣着暴露,嘴上面叼着一根女士香菸,騷氣更是沖天而起,聞聞味就知道是做服務行業的。

禿頂男子剛上了車,就將右手放在了年輕女子的大腿上,不停地揉捏起來。

年輕女子十分享受地閉上眼睛,輕聲地呢喃起來,聲音十分消魂。

秦巖想不到禿頂男子居然是一個色鬼,一邊開車一邊摸女人大腿,也不怕出車禍。

一路上,禿頂男子施展各種手段,五根手指就像魔法棒一樣,挑逗的年輕女人不停地呢喃。

年輕女子也不躲閃,任由禿頂男子施爲,看的秦巖都產生了反應。

三個多小時後,終於到保市了,秦巖從禿頂的身上下來跳到了車外。

再次回到保市,秦岩心中激動無比,又搭乘了一輛車回到了宏屹小區。

來到那棟樓的十八層後,不但王浩不見了,就連點着回魂香的香爐也不見了。

秦巖詫異無比,以爲自己走錯了。

他看了一眼四周,一個破沙發靠在樓道的牆上,和之前來的時候一模一樣。

秦巖在心中暗想,既然沒有走錯,王浩怎麼不在這裏了?難道王浩等不到我走了?

突然,秦巖又想到了一個更加嚴重的問題,他是來回魂的,可是他的肉身卻不見了。

一想到這裏,秦巖嚇出一頭冷汗。

秦巖離開宏屹小區,搭乘了一輛汽車直奔王浩的辦公室。

王浩沒有回家,正坐在椅子上發呆,不知道在想什麼。

“王隊!”秦巖穿過門,三步並作兩步地走到王浩面前。

看到秦巖的魂魄,王浩驚訝無比,立即從椅子上站起來:“秦巖,你沒有死啊!”

“我沒有!” 主宰三界 秦巖苦笑起來。

王浩伸出雙手,想搭在秦巖的肩膀上,可是雙手卻穿過秦巖的肩膀滑落下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