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通天塔裡面的張楠,並不知道外面的情況,這通天塔十分奇怪,連精神力都不能釋放到外面的查探情況,想來或許是他只打開了第一層的原因。

所以,張楠傷勢好了之後,並沒有立即出去,而是一直修鍊讓自己調整到了巔峰狀態,甚至在裡面沒事兒就睡睡懶覺,練練自己的靈武技,讓自己的靈武技更加的熟練。

他在這裡日子很是逍遙,唯一無聊的是找不到人說話,而且心急,心急這麼久沒有出去,不知道外面又有多少寶物被人發現和搶走了。

「哎!該出去了,諸葛補天,你給我等著!」

張楠站了起來,伸了一個懶腰。

「大大大!」

通天塔很是神奇,雖然無法用精神力窺探外面情況,但是還是可以視力看清楚外面的情況,張楠發現外面漆黑一面,自然知道自己還在這個石頭裡面。

隨著張楠的心意一動,通天塔猛地變大,要自己從中間把這個被壓縮的密度極大的球給撐爆開,密度極大的石球,而通天塔四周都被封的嚴嚴實實,可以想象要把它撐開,需要多大的力量。

但這一切在通天塔面前似乎就不是一回事兒,它要變大,又豈是一塊石頭能夠阻止的。

「狗蛋兒,哎,幾番兇險啊,控靈境的我們要進來找點寶物,還真是不容易啊,不過,還好,你我運氣都不錯,頗有收穫!」

石胖子圓乎乎的腦袋,看起來傻頭傻腦,坐在石頭上休息,雖然經歷了好幾番驚險,但總算是活了下來,想著自己的收穫,他不由一臉的笑意。

「砰!」

然而,猛地一震炸裂聲響起,自己把他轟飛出了十幾米遠,摔了一個狗吃屎。

「我擦,什麼情況?」

石胖子只有一米六,由於身形顯胖,看起來就是一胖墩兒,他從地上爬了起來,吐了一口嘴裡的泥,忍不住轉身想要罵人,但是,他一轉身,卻是立即驚呆了。

之前靠在一棵樹上正悠閑和石胖子聊天的狗蛋兒,此時已經嚇的直接四肢無力般順著樹榦滑下,癱坐在了地上。

兩人皆是對望一眼,吞了吞口水,在石胖子剛才坐的黑塔位置,那圓圓的石頭被震飛后,竟是出現了一個兩米多的黑塔,而且黑塔還在長大,一直到五米高的時候才停下來。

黑塔看起來很是古樸,整體都是呈現黑色,四周還有著淡淡的黑色氣體縈繞,令它看起來無比的神秘。

「寶物!哇哈哈!絕對是寶物,重寶啊!」

石胖子和狗蛋兒皆是興奮無比,兩人高興的大叫,將是激動抱在一起又叫又跳。

不過,他們剛興奮一會兒,便是徹底呆愣住了,只見那黑塔旁邊,一男子憑空出現,這男子一身青衣,十分的乾淨,看起來有二十一二左右,眉清目秀。

那男子剛一出來,看了看旁邊的黑塔道:「他娘的,我才叫了三聲就這麼大,若是我一直叫,那豈不是要捅破了天。」

只見那男子說完,然後黑塔瞬間縮小,不見了。

石胖子和狗蛋兒抱在一起,好似石化了一般,過了好一會兒,兩人才對視了一眼,發現自己二人竟是抱在了一起,突然感到全身起了雞皮疙瘩,立即左右跳開,然後各自用力擦了擦自己的手臂,覺得剛才被對方摸了一下都好噁心呃。

「呃,你們兩個好像看見了,我是該殺了你們呢?還是殺了你們呢?」

張楠轉過頭,對著這二人微微一笑,這兩人看起來歲數似乎並不大,十七八歲左右,比他還要小上不少。


一聽這話,石胖子和狗蛋兒立即變了臉色,猛地跪了下來。

「前輩饒命啊,我們剛才也不是故意的,不知道前輩在石頭裡面修鍊,打擾了前輩。」

「是啊!前輩你不要和我們計較啊,我石胖子什麼都沒有看到,我若是說出去的話,天打五雷轟!生娃沒*!」石胖子很是機靈,立即發誓。

「我狗蛋兒若是說出去的話,不得好死,死了也不得輪迴!」

狗蛋兒見石胖子發誓,也立即跟著學了起來,而且這誓發的極狠。 聽見兩人發的誓,張楠臉上微微抽搐,這兩人太狠了,這樣厲害的誓言都敢發啊,要只是,這個世界來說,發誓是很靈的,一般情況下也不會輕易發誓,看來這兩個小子知道自己要殺他們的心很濃,所以立即發誓,看似獃頭獃腦,不過倒也機靈。

「罷了,記住你們剛才說發的誓,走吧!」

張楠揮了揮手,也不想跟這兩個傢伙計較,揮了揮手讓他們離開。

「多謝前輩!」

「多謝前輩!」

石胖子和狗蛋兒腦袋如同搗蒜一般,不斷的謝恩,如瞢大赦一般,他們能夠感覺到張楠很強,即便是站在那裡,那種淡淡露出的氣勢都是令他們感到心悸,那眼神更是好像能夠把他們看個通透一般,似乎在張楠的眼裡,他們根本毫無秘密可言。

如瞢大赦的二人站起來扔出飛劍便欲飛走,但身後卻是傳來張楠淡淡的聲音,令他們二人頓時苦瓜著臉。

「慢著!」

張楠這兩個字極其平淡,卻令二人好像從天堂掉落在地獄。

「前輩,請問前輩還有何事?」

石胖子回過頭來,臉都扭曲的快要變形了,好像死了爹娘一般。

見胖子這樣子,張楠心裡直覺好笑,這兩個傢伙的名字倒也奇葩,而且看這樣子也是從那種大山裡面跑出來的一般,穿著粗布的衣衫,光著腳丫子,一人腰間系了一個儲物袋,露出兩個胳膊。

雖然張楠覺得這二人很有喜感,卻仍舊一本正經的道:「那個,把你們的儲物袋給我看看!看看你們進來的收穫怎麼樣!」

厚著臉皮的張楠竟是跟兩個小輩直接打劫,這話還說的好聽,看看別人收穫怎麼樣,這看上去好東西,那還會放過嗎?

「前輩,我們兩個是大山裡面出來的孩子,而且我們才控靈境啊!我們的東西,你怎麼可能看的上呢?」

狗蛋兒急忙訴苦,希望得到張楠的同情。

「是啊前輩,再說了,我們的儲物袋也不好看,就是最便宜最普通的那種,沒有什麼好看的。」



石胖子也是立即求饒,就差沒有掉下眼淚來,他鬱悶無比,一個聚靈境後期巔峰的強者,居然會打劫他們兩個,本來還覺得這段時間運氣好,現在看來自己二人是好運用光了,遇見這麼一個傢伙。

然而,他們二人越是不想給張楠看,張楠反而越是好奇,好奇這兩個小子到底有些什麼東西。

「廢話少說,快點拿出來,不然殺了你們,我一樣可以看,再說了,我看得上的東西還真不多。」

張楠露出一絲狠厲,言語間竟是威脅起來。

「哎!」見張楠虎視眈眈的模樣,兩人皆是嘆了一口氣,準備把儲物袋遞給張楠。

「不要給他,你們辛苦獲得的東西,怎麼能夠輕易的被搶走?」

然而,正在此時,一道聲音卻是遠遠的傳來,一個身影幾個呼吸間便是虛空踏步而來。

石胖子和狗蛋兒回頭一見來人,臉上立即露出了狂喜之色。

「昊哥,我們可終於找到你了!」

那男子飛了下來落在石胖子二人前面,令二人不由的感嘆著大叫起來。

望著那道剛飛過來的身影,張楠也是微微一愣,這飛過來的是一個比石胖子和狗蛋兒還要小一些的一個少年,他看起來白白嫩嫩的,一雙眸子看起來很有靈氣,穿著很是乾淨的衣服,露出兩個小胳膊,身材瘦削,卻是比鄧胖子要高那麼一點點。

然而,令張楠感到奇怪的是,鄧胖子二人竟是稱呼這個小傢伙為昊哥。

張楠立即看了看這個少年的修為,竟是達到了聚靈境中期,這天賦倒也極其不錯?。

不知道為何,這少年給張楠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怎麼也想不起來到底在哪裡見過。

「年輕人,把你的儲物袋也給我看看吧,只要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東西,我都不會要你們的。」

雖然張楠對這三人儲物袋裡面有寶物也沒有抱太大信心,但想起剛才狗蛋兒二人緊張的樣子,他還是覺得有必要看一看。

現在來的這個年輕人修為不錯,而且看起來很不簡單的樣子,說不定更獲得了不少寶物,更有必要看看他的儲物袋。

「哼!前輩莫非想要硬搶不成?到時候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那少年語氣裡面有著堅定,他緩緩抬起頭來,怒視著張楠,但很快,他的眼裡閃過迷茫,微微一凝,旋即瞳孔猛地放大,露出一絲驚喜。

見對方這細微的表情變化,張楠有些摸不著頭腦,難道被搶劫了還能慢慢的變得高興嗎?

「咳咳,搶劫就搶劫,把儲物袋拿來我看看,不然殺!」

雖然搞不懂什麼狀況,可張楠還是露出一副狠厲之色。

「胖子,狗蛋兒,把你們的儲物袋裡面的東西都倒出來,快快給前輩選,希望前輩能夠看上一樣兩樣的,快點。」

突然,那少年滿是興奮的催促起來,有些迫不及待,摘下儲物袋就往地上倒,頓時各種寶物都散落了一地。

張楠張大嘴巴,愣了半天硬是沒有說出一句話來,從來沒有見到過這樣的,被打劫還這麼主動,而且剛才不是還語氣強硬,寧死不屈嗎?這麼一下子來了個大迴轉,他現在都感覺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哦!」

鄧胖子很是不情願,還是苦瓜著臉伸手去取腰間儲物袋。

「昊哥。為什麼?你不是實力很強嗎?」

狗蛋兒的樣子都快要哭了,在他的眼裡,一向不畏強權,厲害無比的昊哥,居然會服軟還服軟成討好的樣子,這還是這幾年快速崛起的昊哥嗎?

「狗蛋兒,你再看看他,你在仔細看看他是誰!他是當年我們石村的恩人啊,我們整個石村的大恩人啊!只要恩人看得上,他要什麼,我們都可以給他,這是我們的榮幸啊!」

昊哥滿臉激動,說話的聲音竟是微微顫抖著。

狗蛋兒眼睛有些小,但是他努力睜大的盯著張楠,過了一會兒,他的眼睛猛地睜大,從來沒有的大過,狂喜著大叫:「恩人啊,是當年屠殺了雕龍的那個恩人啊!」

張楠微微一愣,石村,雕龍,石昊?他終於想起了什麼,那個少年,竟是當初石村的石昊,沒有想到短短几年時間,竟是成長到了這個地步,那個小屁孩,竟是長大成為了一個翩翩少年。

ps:感謝今天送花的讀者,你們很給力啊!但天氣冷的受不了,馬上還要去洗衣服和吃午飯,等下還得去買菜,估計今天只能三更了。我儘力明天四更,報答大家!! 當初那個走路還屁顛屁顛的小男孩,幾年時間,竟是長高了不少,修為也是成長到了這麼一個地步。張楠不知道,正是當年的他,誤打誤撞的救下了石村,才給石昊的心裡種下了一顆種子,而這顆種子正在石昊的心裡慢慢的生根發芽,而這便是渴望變強的種子。

「恩人!真是我們石村的恩人,昊哥,沒有想到我們居然能在這裡見到他。」

石胖子高興的幾乎想要哇哇直叫,當年若非張楠的出現,他或許也和石昊等人被送去作為雕龍的祭品了,面對那滾滾龍威,當年的張楠竟是敢衝上去擊殺那雕龍,那被稱為神靈的存在,這無疑給當初的石胖子也留下了永遠難以磨滅的印象。

雖然知道那不過是一條蛇假龍威的小蛇,但當時的畫面著實驚人。

張楠笑了笑,沒有想到竟是碰見熟人了,而且看樣子好像還很崇拜自己的樣子,這石昊天賦不錯,張楠覺得自己也有必要成立一個屬於自己的勢力,可以以南宮城成為自己的根基。

畢竟自己即便再怎麼強大,也很難與那天逸宗、天機閣以及煉屍宗對抗,他必須回萬殤王朝,因為那裡還有著他的一大群朋友,還有著他的親人,而且當初被天宇尊者追殺的落魄,他也必須一一還回去。

「你是當初那個石昊?」

張楠一步跨出便是來到了石昊面前,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嗯,恩人還記得我,太好了!石昊一直想要報答恩人,這些年來四處浪跡,想要尋找恩人的下落,但是一直苦無線索,後來聽說恩人被幾大宗門通緝了,但他們一直找不到你的下落,所以我猜測你說不定逃出萬殤王朝了,然後我們便到處尋找,順便修鍊和尋寶,偶然得知這萬幽魂椓淵,所以便一路趕來,你可知道,我們足足走了一年多才到達這裡。」

石昊一股腦的把自己幾人的情況說了一下,然後嘿嘿笑了笑接著道:「還好,我們的這次的收穫都不小,特別是我,還獲得了一件下品聖器,恩人喜歡嗎?若是不嫌棄的話,我就送給你了,還有這裡的所有東西,你看得上的都拿去。」

地上的寶物很快被倒出來一大堆,什麼東西都有,內丹,靈藥,以及一些武器,不過這些東西對張楠也沒有太大的吸引力,雖然有一件下品聖器,但有了血魂刀的張楠,也沒有打算要。

「是啊,恩人,我這裡的東西你也可以隨便拿。嘿嘿!」

剛才還死活不想給張楠看儲物袋的狗蛋兒,此刻卻是無比大方,一股腦的把東西倒了出來。

張楠本也沒有對他們抱太大的希望,即便是有幾株一品的仙靈草,但在熟人的面子上,他也不好意思向他們要,奪寶很常見,但是搶奪熟人的,張楠還是有些辦不到,即便對方很想送給他。


他隨意的看了一眼,不過視線很快便是停留在了一個靈果上面。

這是一顆奇異無比的靈果,它有兩個拳頭般大小,上半個果子是通體透明之色,看起來好似純凈無比的水晶,而它的下半部分則是全然不同,竟是呈現七彩之色,這果子有著令人感悟大道的功能,吃下去更容易覺醒自己的靈魄,提升自己的潛能,人們都叫它大道果。

望著這果子,張楠有些呆愣,大道果,這裡居然有顆大道果,自己現在最需要的東西,本來還準備花很多時間在這片赤土上面好好的尋找,現在貌似不用了。

「恩人好眼力,這是大道果,我和胖子剛才才獲得的,還被好些人追殺了幾天幾夜,我們也是逃累了,才在那石球上面歇息的。恩人要是喜歡,就送給你了,還有其他的東西,你都可以拿,我這裡還有一株二品的仙靈草呢!」

見張楠看上了自己的一個寶物,狗蛋兒笑嘻嘻的拿起東西然後捧在手裡送到張楠面前,順便還拿了一個最寶貴的二品仙靈草。

胖子和石昊發現張楠好像對自己的寶物不感興趣,竟是微微感到有些失落,不過好在張楠看上了狗蛋兒的東西,這令他們心裡稍微舒服了一些,至少多少能夠報答一些張楠的大恩。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