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聽了冉亮的話後,吳思凱臉上漸漸被沉思所代替,那邢月就像一顆隕石,毫無預兆的突然將領在PJ,而對又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變成立了星月門,而同時又在成立的那天便用計將青龍幫給滅了,

沒過多久又將豺狼幫給全部殲滅,而對方在羣英會上又成功的將玉虎幫和黑龍會聯盟給攪黃,而在砸黑龍會場的時候,又突然涌出一批陌生的勢力,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爲有邢月在後面操盤,如果說自己真和地方聯手將黑龍會滅了後,那接下來在等待自己那也只是一條滅亡之路,

邢月就代表這一個未知的迷,一個超級定時**,只要對方願意,那死路也只是一個時間的問題了。

想到這些後,吳思凱的心在動搖他要在這一切噩耗之前,要先下手將對方除去了,那要不然以後PJ就沒有他們天鷹的立足之地。

“你要我憑什麼相信你,難道這也不是你和邢月出劃的軌跡嗎?”眼神緊鎖對方,吳思凱的臉上瞬間便涌出了懷疑的表情。

“哼!殺父之仇!不共戴天,我和那邢月註定只能活一個,而我冉亮便是那最後活着的人。”聽完吳思凱的話後,冉亮的臉上,此時完全被仇恨的殺意所代替。

“好,我答應你,先將邢月出去,至於我們兩幫的事,那就等在殺了對方後,我們在一決高下。”感受到對方身上那濃濃的殺意後,只見吳思凱不由緩緩的對其點了點後道。

“好,我們的事以後在說。”冉亮的表情瞬間便復原,一下就回到了他以往那副陰森的表情去了。

接下來,兩人便在房間裏,開始商量起,明天要除掉邢月的計劃來……

而此時的邢月還不知道,一場巨大的陰謀正針對着悄悄進行來,而他此時正看着場上打得難解難分的葉飛騎與遲帥兩人。

只見場上的兩人,拳腳相碰,一道道的對碰之聲便接二連三的在大廳中響起。


嘭!

兩人又是一拳,便狠狠的對碰在了一起後,很快兩人的身體便分別向着後面倒退而去,只見兩人的身體還沒有挺穩,就又準備想着地方衝去,

只是就在這個時候,邢月的身體便突然的響起:“好了,五分鐘的時間到了,你們就到此爲止吧。”

“看來我們只能在找個時間,比試了。”在停住身體後,葉飛騎便一臉冷酷的對着遲帥說道。

“恩,今天很過癮。”聽完對方的話,遲帥一臉很是興奮的對其說道。

“明晚,便是你發光發熱的夜晚,今晚你們就好好的去休息吧。”在看來遲帥和葉飛騎一眼後,邢月的臉上便露出會心的笑容,然後在轉過頭來,對着其他的說道。

很快大家便懷着一顆激動與興奮的心情,就離開了‘飛魚酒吧’各自的回家去了,

而此時大廳內,就剩下邢月、左輪、水蟒、葉飛騎、丁一、遲帥、白毛、金仁彬、毛牛、吳剛、彭宇以及段於兵幾人。

“我以及和天鷹幫聯繫好了,明晚我們就動手。”邢月在看了幾人一眼後,便緩緩的對着大家開口道。

“我看天鷹幫,不會全力協助,我怕到時天鷹幫還會對我們耍詐?”在聽完邢月的話後,金仁彬將自己所擔心的,便說了除來。

“他們肯定會耍詐,吳思凱那老東西,就是一隻千年老狐狸。”以前遲帥幾人在天鷹幫待過,對於吳思凱他們是很比較瞭解。

“呵呵,他們當然不會全力協助,所以明晚,你們幾個每人帶着一些兄弟到幾個比較重要的地盤上守着,只要有人敢來搶奪,殺。”聽完遲帥的話後,邢月臉上此時掛着他那招牌笑容,然後緩緩的對着大家說道。

“邢少,那如果我們都去守地盤了,那還怎麼去打黑龍會。”看着邢月那邪邪的笑容,水蟒卻小聲的對其詢問道。

看着水蟒的雙眼,邢月的身上慢慢的涌出了一股王者之勢力,而臉上也是一副極度自信的面容“呵呵,打黑龍會,還不許要那麼多的人,就我和左輪,我們只要將黑龍會的老窩端了就可以了。”

感受道邢月那身上的王者之勢,葉飛騎,丁一幾人的臉上,便浮現出一抹驚訝之聲。這是不是有點太瘋狂了,兩個人,就像摧毀別人的老窩。

“總之,這一切的行動還要等我從青玉山莊回來後在進行。”想起明天要去應付一下吳思凱,邢月便對着大家說道。

“青玉山莊?”

“那裏是天鷹幫的地盤,你要一個人去?”

“恩,我很快便回來,好了今天你們也累了一天,好好回去養精蓄銳吧,明晚我們可要打起精神來。”看着大家的臉上,都是對着自己的擔心之色,

邢月的心裏不由涌出一股暖意,由兄弟的感覺真好…..

很快大家都各自回家了,而邢月在回去後,也早早睡下,漫漫長夜只等明天的天明,只不過這一次,邢月會有那麼順利嗎…… 青玉山莊天鷹幫旗下的一個重要產業,那裏是一個離城鎮比較遠一個休閒度假村,那裏遠離污染,空氣清晰,許多大老闆沒,或者是上了年紀的人,都喜歡來這裏遊玩,這裏是一個休閒養生的絕佳之地。

第二天在吃過早飯後,邢月便開着自己奧迪a9,就慢慢的向着青玉山莊出發了,他是爲了今晚的行動,來稍稍應付一下烏思凱,所以就沒叫其他人。

車的速度被他控制的很好,不快不慢,大概在行駛了兩個多鍾後,漸漸的邢月便遠離的城鎮,車裏放着輕鬆的音樂,眼睛時不時的看看外面的自然風景,一路很是悠閒的樣子。

而就當他車在剛剛過了一個岔路口的時候,兩輛大型卡車便從另一條路上,行駛而下,最後不快不慢的跟在邢月的後面。

咻!

一道冷意閃過邢月的臉頰,多年的直覺告訴他,後面兩輛卡車很可疑,不過即使知道,邢月也並沒在意,而還是不快不慢的慢慢行駛着車。

就這樣,大概在過了十幾分鍾後,邢月的車在拐了一個大彎後,邢月便將着停了下來,不是他不想停,而是此時那馬路的正前方,正橫着兩輛和後面一樣的大卡車,

將前面的路給死死的堵死,而此時後面那兩輛車,也同樣的將車橫向的停在了橋的中間。

看着這個情形,邢月眉頭不由一皺,他知道今天自己被那烏思擺了一道。

不過此時想這些也沒有用,當下的情況纔是最重要的,只見邢月在車裏看了一下四周的情況之後,他便緩緩的走下車。

“下來吧,我還事要辦,沒工夫和你們在這裏瞎鬧。”靠在車上,邢月在點上一根菸後,便緩緩的開口道。

“哈哈….邢少果然是好氣魄呀。”只見在說話之際,便從其中的一輛駕駛艙裏,走出一名黑衣男子。

“是你….”當邢月看見那下車之人後,便很快的就認出了對來,只因這男子不是別人,正是上次自己和葉飛飛去買車時,他就是跟在冉亮後面的其中一人。“看來今天我成爲了天鷹和黑龍的獵物了。”

“呵呵,沒錯是我。”那名男子一臉陰沉的對其一笑,然後語氣突然一變。“我們老大聽說你很能打,他了見識見識你的厲害,專門從總部叫了三百個人,不遠千里的來到這裏,就是想聽聽傳聞是不是真的。”

說完只見那男子雙手連拍了三下,咔嚓!四道鐵門被打開的聲音,便瞬間響起在這條馬路上。

噗噗噗!

在一片雜亂的腳步聲過後。只見將近五百名大漢,便瞬間涌出後,將邢月圍在了中間,他們手裏提着刀棍,個個殺氣騰騰,面目猙獰。

看着周圍圍着的五百號來人,不用想烏思凱也出了幾分力。“呵呵,你也是太看得起我了呀。”

“沒辦法,你以爲我們這麼大張旗鼓的是爲了幹嘛,還不是因爲你名聲太響,所以我們老大才不得不做出這麼一個公平的事情來。”聽完邢月的話,只見那男子的笑容更加陰森。

“好,我明白了…”邢月目光的平淡的對其點了點頭,黑龍會總部,呵呵,看來以後去了那邊,我得先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呀,不然怎麼對得起,今天的如此大禮。

“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送你一句話,如果下輩子聽到我們黑龍會這三個字的時候,我勸你還是繞道而行,不然會有同樣的下場在等着你。”那名男子在說這句的話的時候,臉上浮現出極度張狂的表情。

“呵呵,我也得告訴你一件事,等下你去閻王那裏報到的時候,要記得說出我的名字,千萬要記住,我叫邢月…..”只見邢月在說話的同事,腳下猛的一踩,然後整個身子就朝着前方的那羣人撲了過去。


眨眼間邢月就來到了站在最前方的一名大漢跟前,不等對方舉刀,一腳便狠狠的踢在對方的胯下,瞬間就讓得那人失去戰鬥力,躺在地上痛苦的掙扎着。

不去理會地上的人,一拳砸出沒,拳頭直奔旁邊的大漢而去,只見那名大漢心中大驚,不過比較自己也不是吃素的,在怎麼說,自己也是從總部掉過來的,自然不會站在原地讓別人打。

只見那大漢很快就調整了心態,身體也一邊向着後面退去,一邊揮刀就對着邢月的手臂砍去,

而在此同時他周圍的人,也瞬間從剛剛的驚訝中反應了過來,同時舉起手中的武器就對着邢月砍去。

他們不是吃素的,邢月同樣不是吃素的,而且邢月肯的骨頭都是他們一輩子也肯不到,沒用理會周圍的動作,

快速將砸出去的拳頭,便爲爪,順勢一個反爪,就想對面那人的刀給奪了過來,

噗!

身體一頓,手中的刀在頭頂一個旋轉,周圍的幾名大漢口中瞬間傳出一聲慘叫,只因他們的小腹此時出現了一條巨大口中,有些人的小腹上,甚至還掛着腸子,場面極其噁心….

慘叫響起,就不代表邢月的動作已經停下了,只見他一把抓過身旁的一名大漢,將手中那邊足足有半米來長的砍刀,就這麼狠狠的痛進了對方的小腹上,只末刀柄。

啊!

不顧對方的慘叫,抽出砍刀, 像揮着流星錘一樣,對着四周以掃,瞬間自己的周圍便出現了一個真空地帶,最後一隻手將那大漢高高舉起,然後對着人羣便狠狠的砸了出去。

嘭!

一時間將對方砸的人仰馬翻,而一些和那大漢之間相撞的,胸器的內骨都斷瞬間斷了好幾根,

倒着地上半天都沒有爬起來。

“不錯,眨眼之間,就傷了我們這邊十幾個,看來我們老闆的確沒有小看你呀。”雖然上次和邢月對過手,他自己也十分清楚對方很能打,

不過這也沒讓他想到,對方既然這麼強悍,那男子眼中此時流露着讚許與驚訝的目光。

在一刀劈了一個人之後,邢月便在腳尖一點後,就退出了站圈,然後在原地,透過人羣看着站在人羣后面的那名男子邪笑道:“難道你就不擔心我將他們全殺死後,你回去交不了差嗎?“ 看着邢月那雲淡風輕的樣子,那男子的臉上笑意更濃。“呵呵,殺完了那又何妨,他們只不過是老大旗下的一些打手而已,更何況像他們這種人,老大多的是,你有那個本事,就儘管殺吧。”

“呵呵,看來你也只不過是你老大手下的一條狗,無人性”邢月沒想到對方竟然如此卑鄙,將這些人當成一種工具來使用。

“一條狗?呵呵…,等下我就會讓你看看,你是被什麼樣的一條狗給羞辱的……”那男子站在人羣后面,掏出一根

煙,在點上後,便一臉陰森的大笑了起來。

“呵呵,我等着你…..”說完,只見邢月爆發出一股極度狂暴的氣息,揮着砍刀便再一次的對着 人羣中衝了過去。

在人羣中,邢月將刀、拳、肘、腳、膝,配合的精妙絕倫,他的每一刀揮出,都會有一人或者幾人倒下,

他的每一拳都會將對手轟飛,他的每一腳踹出,總會將對手瞬間失去戰鬥力,


對方雖然人多,但是能接近邢月身邊的卻很少,而在這些接近邢月身邊的大漢門,卻又很難接近邢月的身體,很快馬路上 又倒下了二三十來人,

而邢月的身上卻是一點傷都沒有,不過畢竟邢月不是神,雖然沒有受傷,但是他的體力卻在一點一點的消耗着。

轉眼間,邢月又和對方對了幾輪,噗!又是一刀,邢月將前方的兩名大漢給直接砍翻,可他卻抓住空擋,從兩邊圍過來的幾人,給在他的手臂上劃出幾道刀道口來,鮮血瞬間涌出,

只見還來不及顧及疼痛,接着又被後面拿着兩根鋼管的人,給狠狠的打中後背,一時間邢月的身體便往前面一個倉踉,差點沒有站住身體,

劇痛瞬間便重後背涌出,加上那道口上傳來的火辣辣的疼意,邢月的眉頭不由一皺,

隨即一抹殘忍的笑意便涌上邢月那帥氣的臉頰上,讓人瞬間便產生了錯覺,

看着邢月,感覺好像來自地下十八層地域的惡魔一般,無感情,及其冷血、殘忍一般。

一時之間,讓的周圍的人一愣,同時手中的動作也停止了下來。

“呵呵…..”對方停了,可不代表邢月也跟着停了下來,只見邢月在對其殘忍的一笑後,一刀橫劈而出,

噗噗噗!

鮮血像噴泉一般,就對着天空噴灑而出,而天空上此時正有這幾顆腦袋正下落來,幾具無頭的身體正倒在地上抽搐着。

鮮血噴灑在邢月的臉上,此時在配上邢月那邪惡而又殘忍的笑容,看到只叫人毛骨悚然。

“哈哈….再來..”淡淡的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幾具無頭屍體後,邢月便迎頭大笑起來,接着又對着人羣中撲了過去,

地上的屍體並沒有讓的那些人膽怯,鮮血也狠狠的刺激着這些人的神經,

“殺了他,老大便會給一個堂主給他當。”人羣中,不知道是誰這麼高喊了一句,

而就是這句話,讓的他們表情瞬間猙獰了起來,一股恨意瞬間涌上心頭。

殺!

又在幾番廝殺中,地上便倒下了一百來號人,場面十分的血腥與混亂,

混亂中,不知道是誰的拳頭狠狠砸在了邢月的的腦袋上。

一股眩暈的感覺瞬間涌上邢月的腦袋,身子也差點沒有站穩。

而就在這個時候,只見地方一下就圍上幾個人,將邢月團團抱住。

“ 都給我滾!”邢月心中的大怒,雙臂被兩人抱住,一時之間無法動彈,

用盡此時的全身力氣,邢月抓住其中一的一根手指,狠狠的往一掰。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