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姬殿里,本來她把墨嬰寧推到前面,替自己擋住那些瘋狂的男人。

這個該死的墨兮媛,卻一腳把她給踢到男人堆里。

幸虧陳王的手下去的及時!否則,她墨若琳,只怕眼下跟墨嬌玉一樣,被人剝光了!

墨若琳的眼睛里,透著濃重的黑色。

她要弄臭墨兮媛!讓天下人,都知道,墨兮媛,被妖王寵幸過!

「若琳,你回來了就好。「

相比於墨兮媛的歸來,墨雲天就對墨若琳這個女兒,「熱情「得多了。

墨若琳以前可從來沒得到過這種「父愛「。她心裡清楚得很,這是沖著陳王的面子!

陳王輕飄飄地看了墨雲天一眼,說道:「本王是來送墨三小姐回府的。「

墨兮媛插嘴:「三姐姐不是在神姬殿嗎?如何巧遇了殿下?「

墨雲天大怒,瞪著墨兮媛,喝道:「你管你三姐姐的事幹什麼?「

墨兮媛盯著墨若琳,冷笑道:「三姐姐,褻瀆了妖神,可是要遭神遣的。」

「墨堡主,本王早已對墨三小姐心儀,」陳王替墨若琳擋了一個回合,「所以,本王親赴魔光森林,把三小姐救了回來。」

這個答案真是冠冕堂皇,好聽又好看。英雄美女的組合!

墨兮媛不禁對這位陳王殿下,又「高看」了幾分! 墨兮媛不禁對這位陳王殿下,又「高看」了幾分!

墨雲天也是個識竅的:「殿下一片痴心,實在是小女三生有福啊!既然如此,老夫只得成全!」

墨兮媛咧了咧嘴角,又插上一句:「殿下的意思,是上門來提親嗎?怎不見三媒六聘?「

墨若琳的臉上,頓時劃過一絲惱怒和憤恨,但立刻又換成了幸福的笑顏。

陳王也有些尷尬,但還是說道:「三小姐進了陳王府,先委屈一些日子,本王自然不會虧待她的。」


墨兮媛暗笑。委屈?怎麼個委屈法呢?

二姨娘看到女兒回來,頓時喜得眉眼都認不清楚了。女兒長女兒短,圍著墨若琳問寒問暖。

墨若琳可沒閑心思跟二姨娘扯閑!豎起眉毛,幾句呵斥,把二姨娘從房裡趕出去了。

二公子墨熙染冷靜地看著自己家妹子。

「妹妹,你把陳王,控制得怎樣了?」

墨若琳收了臉上幸福的假笑,胸脯起伏了一次,突然把桌子上,陳王留下的那些胭脂水粉之類的高級飾品,全部掃在地上。

「都是哥哥你的好主意!」墨若琳哭道,「說什麼陳王雖然看起來實力弱了點,可正因為如此,才更需要拉攏咱們……哥哥!我可是什麼都給他了,他許了我一個什麼?丫鬟啊!他的通房丫鬟!連妾都不是!」

墨若琳自己也說不出口,捂著臉哭了起來。

墨熙染的臉色也陰沉下來。早知道陳王刻薄,但是刻薄到這個地步,墨熙染也有點意外。好歹墨若琳跟他一場,賞個小妾的地位也好!

結果是什麼名分都沒有!白睡了?

只怪自己靈力不行,生母家族又沒什麼後台。

難怪陳王如此敷衍了。

墨熙染心裡,隱約有點後悔,不該把妹妹獻給陳王。

這一下,墨若琳就是過河的卒子,不想往前走,都不行了!

這陳王也真夠陰的啊。就好像養了一條狗,故意在狗鼻子前方了一塊香噴噴的肉骨頭,讓墨氏兄妹看得見,拚命地趕,卻吃不著!

「行了妹妹,你也別哭了。「墨熙染只好先安慰,「墨嬌玉也比你強不到哪裡去,也成了通房了。「

墨若琳蹭地跳起來:「那她呢?」

「誰?」墨熙染被妹妹眼裡的凶光嚇了一跳。

「那個坑了咱們兄妹的賤人!「墨若琳猛然吼道,面目猙獰,再沒一點老實溫婉的樣子,「她呢?理王殿下,甩了她沒有?」

墨熙染這才明白,妹妹指的是墨兮媛。他的臉皮抽搐了幾下。

他也想啊。

他也盼著,墨兮媛成了棄婦!

最好被理王直接退親!

可是,不如願啊。

「行了妹妹,先管好你自己吧。」墨熙染盡量引開話題,因為墨若琳有爆炸的危險,「理王沒退親,可是也不喜歡她啊。你雖然是丫鬟,可是陳王送你回來了不是?「

這番安慰,沒有起到墨熙染預期的效果。

墨若琳早就不信什麼男人的寵愛了。

自己母親,二姨娘不就是現成例子嗎?

爹那股親熱勁一過,娘就什麼都不是! 爹那股親熱勁一過,娘就什麼都不是!

墨若琳的眼裡,射出了紅光。

「憑什麼?我們都做了奴婢,她反而做了主子?她都成那樣了,還能騎在我們頭上坐主子?」

墨若琳的問題,墨熙染也想知道!

醜陋,出身低微,不馴服,現在還加上一個神姬的罪名……按說,這墨兮媛連尋常貧苦人家都嫁不掉的,怎麼現在反而還穩坐王妃的寶座?

想起以前,墨兮媛低三下四,給各房姐姐們做奴婢,還一路討好的時光,墨熙染感到,風水轉得太快了,讓人心裡,不好平衡啊!

「那你說怎麼辦?」墨熙染說道,「我讓你拉攏安國侯世子,你也沒給我辦好!如果安國侯世子肯在陳王面前給我們美言幾句,那你的分量,就不是丫鬟了!」

墨若琳倒有些驚訝:「哥哥,我不是把墨嬰寧給世子送去了?怎麼,他也是吃完了就不認?」

墨熙染嘆口氣,沒好氣地說道:「根本就沒提這回事!墨嬰寧好好的,什麼事都沒有!」

如果墨嬰寧真的被安國侯世子給睡過,這會兒,早該打扮一番,送到侯府去給世子暖床。

墨若琳徹底糊塗了,喃喃說道:「怎麼回事?我親眼看著世子把她抱走的?」

這兩兄妹自然是不知道,墨兮媛從中插了一手。

不過墨兮媛為了少生是非,也為了顧及自己和墨嬰寧的閨譽,把墨嬰寧的記憶給抹去了一段。所以墨嬰寧如今才跟沒事兒人似的!

當然,墨兮媛也篤定了,那個什麼世子,和墨若琳兄妹,也不會不打自招地說出在宮裡誘騙幼女的醜事!否則,當今皇帝可不是好惹的!

正因為這幾個人互相都保密,現在,墨若琳才會什麼都不知道,她只當世子是吃飽了白吃的那種!

墨若琳的思想,立刻轉過來了。

「哥哥,這下事情恐怕要糟。」墨若琳沉思地說道,「如果墨嬰寧把宮裡發生的事說出去的話,那我們……」

墨若琳倒不是擔憂自己出賣妹妹的名聲傳出去。在墨家堡,這不算什麼事兒。

她擔心的是,從這件事上,被公主和其他幾位姨娘,看出她和墨熙染,有另立門戶,勾結皇子的企圖!

所以,必須趁早把墨嬰寧滅口!


墨若琳很快就找到了墨嬌玉。

她幸災樂禍地看到,墨嬌玉的臉,又被毀了。當然,墨若琳表面上,是一副哀戚的樣子。

「三妹妹,你受苦了。「墨若琳也不多說,直奔主題,「三妹妹,你可知道,外面的傳言?」

墨嬌玉還真不知道。

自從做了神姬以後,她就閉門不出,什麼人都不想見。

丫鬟婆子怕惹怒了她,也沒人敢跟她說外面的情形。

她就像鴕鳥一樣,把自己埋起來。

墨若琳帶著一副悲涼的樣子,把聽到的傳言,都翻給了墨嬌玉。

墨嬌玉的臉先是白,然後是紅,最後是青。

這些傳言,噁心倒也罷了。

最讓墨嬌玉憤恨的是:傳言其實不是謠言,十成里有九成九,是真的!經不起她「闢謠」啊。 最讓墨嬌玉憤恨的是:傳言其實不是謠言,十成里有九成九,是真的!經不起她「闢謠」啊。

墨嬌玉瘋狂地抓起一個大花瓶,碰地砸得粉碎。

墨若琳先是肉疼地哆嗦了一下,然後又擠出哀戚的臉色。

這花瓶,是上等的細瓷花瓶,一個花瓶的價值,夠墨若琳幾年的生活費用了。就這麼教墨嬌玉給毫不憐惜地砸了!

「三妹妹,你不要拿東西撒氣啊。」墨若琳用帕子揉著眼角,「要抓住背後誣陷你的小人。」

墨若琳心裡有數,當時,她也是眼見的。

什麼誣陷?九成九,都是事實!

堂堂未來的太子側妃,被一群猥瑣無恥男人剝得和小白羊似的躺在大殿中間,無數雙手在墨嬌玉身上抹來擰去!

墨嬌玉脖子上的青痕,就是那時候被人掐出來的。

墨若琳對墨嬌玉的性子,把握得極為到位。她明白,這些謠言,即使是假的,墨嬌玉也承受不起!

何況是真的!墨嬌玉眼下,必定記著報復!

墨嬌玉通紅的眼睛,盯著墨若琳。

墨若琳說道:「三妹妹,當時,距離我們姊妹最近的,也就是墨嬰寧這個小蹄子。」

墨嬌玉說道:「墨嬰寧?也許是墨兮媛那個賤人!「

墨若琳不屑地哼了一聲。對於墨兮媛,墨若琳自然也明白,她是個強大的對手。

但墨若琳對墨兮媛那個嘴皮子還是信得過的。

以前的墨兮媛,墨若琳也略有所聞。那是個說話不分輕重的。

但是最近,和墨兮媛交手了幾次,墨若琳對墨兮媛的看法,大有改觀!

和一般愛八卦的三姑六婆不同,現在的墨兮媛嘴巴嚴密得很,那不是輕易就能被人利用的人!

墨嬰寧可就未必了。她膽子雖然小,但勝在糊塗無知,搞不好就被別有用心的人,把話給套出去。


「三妹妹,墨兮媛是理王王妃,「墨若琳說出這個讓墨嬌玉刺心的事實,「你覺得,她有必要,在這種關頭,揭你的瘡疤?那對她,有什麼好處?」

墨嬌玉沉思了。的確,墨兮媛沒任何道理來對付他!

對付了她墨嬌玉,只會讓墨兮媛這個未來王妃自己的醜事被帶出來。到時候,只怕理王,更受不了這個醜八怪王妃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