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火焰衝撞上這道光柱的剎那,這名強者的身體瞬間飛了出去,身上也受到了輕微的傷勢,但是顯然還沒有致命,甚至還有不少的戰鬥能力。

“我還以爲多厲害,就只有這點威力!”


接下這一招之後,雖然受到了不小的傷勢,但是這名武帝強者也很清楚,之前情報當中夜無悔的炎陽衝擊威力沒有這麼大,現在變得這麼大,一定是因爲夜無悔使用了什麼特殊的手段。

而這種提升威力的手段,定然會有副作用,也就是說夜無悔施展這一招可是付出着極其慘重的代價。

“你們必須死!”

夜無悔看自己的炎陽衝擊沒有殺死這兩人,臉上的怒意不減反增,在焚天炎解封的時候,北冥冷火自然也已經解封。

此刻在夜無悔的左手是一團火紅的焚天炎,而在夜無悔的右手則是一團銀白色的北冥冷火。

“這傢伙身上居然有兩種異火!”

異火的能量無比狂暴,身爲武帝強者,自然能夠判斷的初夜無悔右手的銀白色火焰也是異火。

“不對,這是北冥冷火,不是應該在他師尊的手中麼?”

另外一名強者認出了北冥冷火,當即說道。 北冥冷火在夜無悔師尊的手中,這件事情,大陸上很多人都是知道的。並且對夜無悔師尊的實力也有了一個初步的估計,最起碼是武尊層次的強者,甚至已經達到了至尊的層次。

但是現在北冥冷火落到了夜無悔的手中,他們兩人就有些不理解了。因爲他們絕對不會想到,夜無悔的師尊和夜無悔乃是同一個人。

夜無悔的師尊擁有滅殺武帝強者的實力,但是他們相信夜無悔絕對沒有,在他們面前的夜無悔不過是區區一個小小的武皇而已。

“殺了他!”

根本就不容這兩人想太多,兩大異火同時出現在夜無悔的手中,就算是他們不懼怕夜無悔,可是也懼怕夜無悔手中的異火。

要是夜無悔瘋了,和他們來了一個玉石俱焚,強行和他們同歸於盡,估計他們兩個也討不到什麼好果子吃。

兩名武帝強者同時朝夜無悔衝了過來,而就在這個時候,夜無悔做出了一個驚人的舉動。

夜無悔的雙掌緩緩的合攏,在其左手的焚天炎和右手的北冥冷火緩緩的靠攏,兩團火焰突然之間變得異常躁動了起來。

焚天炎乃是九大陽火之一,屬陽,北冥冷火乃是九大陰火之一,屬陰。兩團疑惑本就是相斥的,夜無悔強行將他們融合只會爆發出毀天滅地的能量。


“這傢伙瘋了麼?”

看到夜無悔的動作,衝向 夜無悔的兩名武帝強者瞬間就都停了下來,夜無悔的動作實在是太過於大膽了。

他這麼做無異於是自尋死路,夜無悔想死,這兩名武帝強者可不想死,若是他們靠近,兩團火焰的能量定然會將他們兩人焚燒的屍骨無存。

不過這名強者說的倒是沒有什麼錯,夜無悔是瘋了,從夜無悔追出來的那一刻開始,夜無悔就已經瘋了。

在夜無悔的心中,此刻就只有一個想法,殺了面前的這兩個人。即使殺了他們夜無悔的家人也不會馬上回來,但是現在的夜無悔已經失去了理智,這兩人他必須要殺。

“給我死!”

夜無悔大吼一聲,強行將兩團火焰融合,一瞬間,夜無悔的魂力就好像是被抽空了似的,承受着巨大的壓力,夜無悔將這團紅白相間的火焰直接拋向了這兩名強者。

“轟!”

這兩團火焰的移動速度不快,在快要接近這兩名強者的時候,這團火焰突然之間就炸開了。

原本這兩名強者以爲夜無悔的攻擊失敗了,還沒有落到他們的身上便已經炸開,但是實際上卻並不是這樣,他們實在是低估了這團火焰的能量。

兩團異火而成所釋放出來的能量,可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形成了三甚至是十倍的威力。

“不好,走!”

其中一名強者發現了不對勁之後,立刻朝一邊閃開,但是他的移動速度根本就趕不上疑惑爆炸而蔓延的速度,瞬間,他整個人便被淹沒在了火海之中。

另外一個人的結局也比他好不到哪裏去,整個人被燒成了灰燼。

夜無悔同樣遭到了爆炸而來的火焰衝擊,不過夜無悔是這團火焰的主人,本身對於這火焰有一定的親和力,承受住他的能量之後,夜無悔整個人飛了出去,但是卻沒有死。

躺在地上的夜無悔臉上依舊是充滿了怒氣,帶着猙獰的面色,夜無悔終於是昏厥了過去。

……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夜無悔醒過來的時候,第一眼出現在夜無悔面前的便是賴青天和藥不死兩人。

夜無悔想要起身,但是卻感覺到自己渾身疼痛,根本就坐不起來。

“你先別動,現在你雖然有了意識,但是身體多出受到灼燒,沒個三五個月是下不了牀的!”

藥不死當即攔住了夜無悔,對夜無悔說道,希望夜無悔能夠好好休息。

前段時間,藥不死在研究新藥,外出尋找藥材,並不在夜家之中,倖免於難,一段時間之後,藥不死回到夜家,沒想到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至於夜無悔現在所在的位置自然是夜家,賴青天見夜無悔有數日沒有回來,便出去找夜無悔,當找到夜無悔的時候,發現夜無悔已經昏厥了。

多虧了雲中鶴的幫助,勉強護住了夜無悔的心脈,持續夜無悔的性命,直到藥不死歸來,用藥物穩住夜無悔的心脈,雲中鶴這才撒手不管。

藥不死對夜無悔進行了長達三個月的治療,夜無悔才醒過來,仔細一算,夜無悔已經差不多昏迷了四個月的時間。

“我昏迷了多久?”

夜無悔對藥不死和賴青天兩人問道。

雖然夜無悔之前一直昏迷,但是現在的意識卻相當的清醒,他昏迷之後發生了什麼,他的確是不知道,但是昏迷之前發生了什麼卻記得一清二楚。

“你昏迷了四個月!”

賴青天當即對夜無悔回答道。

“四個月?”

夜無悔眉頭一皺,沒想到這麼快就四個月過去了。

四個月能夠發生很多事情,夜無悔擔心現在夜家的人已經風陽等人的性命。

“不行,我得立刻去焚炎山莊!”

夜無悔當即說道,要夜無悔再繼續呆在這裏等上三個月,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他無法忍受讓自己的親人在焚炎山莊受苦,而自己坐視不理。

“老大!”

看到夜無悔這過激的反應,藥不死當即大吼了一聲。

隨着藥不死的這一聲大吼,夜無悔這才稍微安靜了下來,看着藥不死的目光之中居然出現了些許的悲傷。

在夜無悔的臉上,很少會出現悲傷之色,但是這一次他真的痛心了。面對自己的家人受難,他居然現在什麼都做不了,只不過是因爲自己的實力不夠強罷了。

“四個月都已經等了,何不在等上三個月?等我把你的傷勢治好了,我和青天兩人一定陪你去焚炎山莊,就算是死,我們也會陪你一起死,但是請你不要做無謂的犧牲,現在你估計到不了焚炎山莊,就完蛋了!”

藥不死對夜無悔說道。

聽藥不死說的,夜無悔頗爲感動,這次焚炎山莊明顯是衝着夜無悔來的,藥不死和賴青天能夠願意爲夜無悔同生共死,足見他們的兄弟情深。

“老大,殺上焚炎山莊的事情,我們還需要從長計議。焚炎山莊可不是我們三個人能夠抗衡的!”

賴青天對夜無悔說道。

賴青天也不傻,殺上焚炎山莊的老巢,可以說是十死無生。焚炎山莊的武帝強者不在少數,憑藉夜無悔三人,根本就沒有贏的希望。

“不行也得去,難道風陽還有我夜家的人被抓去,我們就坐視不理麼?”

賴青天的擔心雖然很有道理,但是夜無悔這一次卻不得不去。

“我不是這個意思,或許我們可以聯合其他幾大聖地,一同殺上焚炎山莊!”

賴青天這個時候卻是說道。

“其他幾大聖地?這不可能,其他幾大聖地絕對不會爲了我公然殺上焚炎山莊的,也絕對不會和焚炎山莊因爲我而徹底對上!”


夜無悔搖了搖頭,立刻否定了賴青天的想法。


賴青天的想法是好的,但是要實行卻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雲壞他娘還有他外公不是都是雲頂天宮的人麼?或許我們可以聯繫雲頂天宮的強者!”

賴青天接着對夜無悔說道。

除了焚炎山莊之外的其他三大聖地,有契機能夠聯合的恐怕也就只有雲頂天宮了,現在賴青天能夠想的到的也就只有雲頂天宮。

“算了, 好萊塢 ,就算是他們肯幫忙,那又如何?他們會出手,不代表雲頂天宮會出手,這件事我看還是算了,等我的傷養好了,我們靠自己!”


夜無悔依舊是搖了搖頭說道。

夜無悔說的倒是一點也沒有錯,即使他們說服了雲中鶴出手幫忙,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雲中鶴在雲頂天宮的地位不低,但是卻無法號召整個雲頂天宮和焚炎山莊相抗。

而僅靠雲中鶴能夠動用的力量根本就起不了什麼作用,夜無悔能夠靠的只能夠是自己。

當然,此刻夜無悔已經有了一個初步的計劃,想要殺光焚炎山莊,或者是對焚炎山莊造成一定的打擊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想要救出夜家的人未必是一件難事。

畢竟夜無悔擁有幽冥宮,只要見到了夜家的人,夜無悔迅速將他們帶進了幽冥宮之中,這樣至少能夠保證他們平安無事。

至於如何離開,則需要另找機會。

這個仇,夜無悔算是記住了,焚炎山莊的所有人,夜無悔已經將其判了死刑。夜無悔下定決心,終有一天會將整個焚炎山莊連根拔起,讓焚炎山莊不復存在。

剩下了的三個月時間,夜無悔依舊是躺在牀上,接受藥不死的治療,不過這段時間裏,夜無悔的身子是閒着,但是他的腦子可沒有閒着,一直在計劃着營救夜家的事情。

夜無悔知道,這件事情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衝動不得。必須要做出一個詳盡的安排,確保萬無一失才行,不然的話,自己的性命丟了是小,連累了賴青天和藥不死,也害死了夜家的所有人。 三個月的時間匆匆而逝,夜無悔經過三個月的調養,傷勢總算是恢復了不少。

這一天,夜無悔剛剛下牀,經過整修之後的夜府之外,走進來一人。

現在的夜府相當的冷清,除了夜無悔之外,也就只有賴青天和藥不死兩人在。夜家出了這樣的事情,對於天賜帝國來說的打擊也不小。

畢竟夜家在天賜帝國的地位不低,但是夜問憂被擄走之後,必須要有人頂替夜問憂的位置,很自然的,秦家作爲僅次於夜家的軍事家族,秦宮頂替了夜問憂的位置。

秦宮的能力不差,現在的修爲也不低,已經是武王的層次,頂替夜問憂的位置完全合理,實力上完全能夠駕馭,缺少的只是經驗而已。

不過夜家對於現在的天賜帝國雖然有恩,但是天賜帝國卻也幫不了什麼。畢竟天賜帝國只不過是世俗之中的一個小小的帝國罷了。

天賜帝國在普通人眼中是高高在上,但是在真正的強者面前卻如同螻蟻一般。這一次夜家是被焚炎山莊的強者帶走的。

焚炎山莊對於天賜帝國來說,絕對是龐然大物,現在夜家得罪了焚炎山莊,天賜帝國表面上不得不和夜家保持距離。

當然,對於夜家遭受到這樣的打擊,即使是天賜帝國也幫不上什麼忙,他們想要幫忙,也是有心無力。

所以想要取焚炎山莊救出夜家的人,最終夜無悔能夠依靠的也就只有自己的力量。

“雲壞,你怎麼來了!”

走進夜家的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雲壞。

之前在夜家有難的時候,雲壞挺身而出,相助夜家,最後自己也是身受重傷,對於雲壞,夜無悔還是頗爲感激的。

“你的傷怎麼樣了?”

雲壞對夜無悔問道。

其實這一次,並不是雲壞第一次來夜家早夜無悔了,早在三個月之前,雲壞就來找過夜無悔,不過那個時候,雲壞自己也是身受重傷,還在養傷當中。

通過幾個月的調養,雲壞的傷勢已經完全恢復,比夜無悔要好多了。畢竟雲壞的傷和夜無悔的傷是不能夠比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