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的猛攻之下,身爲純種僵族的趙英傑竟只有招架之力,毫無還手之功。

肖遙拉着冷若冰從一棵大樹後面走了出來,

看着在歐陽羋屠猛攻之下連連退卻的趙英傑,肖遙嘆了口氣:

“哎!我還以爲純種僵族有多厲害呢!原來就這水平。”

他隨即扭頭,衝不遠處的密林之中喊道:“張清,趕緊出手,把這傢伙解決了。”

話音剛落,從旁邊飛出一塊飛石,準確無誤地擊中了趙英傑的膝蓋部位,他腿一彎,打了個趔趄,差點跌倒,還沒等他穩住身子,歐陽羋屠的鬼刀已經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肖遙取出早已準備好的束鬼繩,

一揚手,一道金光飛出,將趙英傑綁了個嚴嚴實實。

肖遙與冷若冰朝趙英傑走了過去,

“趙公子,別來無恙啦。”

趙英傑奮力掙扎了幾下,想要掙脫困在身上的麻繩,但非但沒能掙脫,反而感覺越纏越緊。

歐陽羋屠用刀身在他腦袋上拍打了一下,惡狠狠地說道:“再敢亂動,我就將你的腦袋砍下來。”

趙英傑不敢再動,擡頭看着肖遙,裝出一副驚喜的神色,

“肖……肖大師,您……您在這兒真是太好了,快幫幫我,解開這繩子。”

“解你麻痹,就是老子綁的你。”肖遙沒跟他客氣。

“肖大師,這……這是何故啊?”趙英傑開始裝傻。

瑪了個蛋!

這狗雜種可真能裝!

都這會兒了,還尼瑪裝瘋賣傻。 肖遙懶得跟趙英傑囉嗦,擡頭對站在他身旁的歐陽羋屠說道:“米兔,這傢伙要是再裝瘋賣傻,你就把他的舌頭給老子割下來。”

“是!主人!”

歐陽羋屠立刻將刀尖伸到了趙英傑嘴前。

感受到鬼刀散發出來的死死鬼氣,趙英傑彷彿聞到了死亡的氣息,感到背脊一陣發涼。

誰知肖遙又道:“等等!我差點忘了,他是純種僵族,據說僵族擁有很強的自愈能力,只要沒死,傷口用不了多久就能自愈,所以,割他舌頭沒用,還是直接砍他腦袋吧。”

“是!主人!”

歐陽羋屠又將鬼刀架在了趙英傑脖子上。

趙英傑身體微微一顫,

雖說身爲純種僵族,擁有極強的自愈能力,但要是腦袋被砍下來,還自愈個鬼!

肖遙蹲下身子,看着趙英傑的眼睛,冷冷說道:“現在我問你什麼,你最好老實回答,記住,你沒有改口的機會。如果有半句謊言,米兔將會毫不猶豫地砍下你的腦袋,明白嗎。”

趙英傑哪敢說半個不字,唯唯諾諾道:“肖大師您……您有話儘管問,我不敢隱瞞。”

原來僵族也有貪生怕死的貨,而且這麼巧,就讓老子碰上了。

肖遙定了定神,開門見山問道:“說吧,爲什麼跟着我?”

“我……”

趙英傑有些猶豫。

肖遙立刻擡頭對站在身旁的歐陽羋屠說:“既然趙公子不願意說,米兔,動手吧,給他一個痛苦。”

“是!主人!”

歐陽羋屠立刻舉起手中的鬼刀,正欲斬下去,趙英傑急忙喊道:“我……我說!我說!”

肖遙立刻制止歐陽羋屠:“米兔,等等!”

歐陽羋屠的鬼刀刀刃距離趙英傑的後脖子只差0.1公分,趙英傑甚至感覺到了刀刃散發出來的鬼邪之氣,差點沒嚇尿。

“趙公子,說吧。不過我可得提醒你,你要是敢不說實話,腦袋可就難保了。”

趙英傑哆嗦着說:“我……我是爲了僵王血晶。”

肖遙一聽,不由得心頭一怔。

瑪了個蛋!

這傢伙居然已經知道僵王血晶在老子手裏,看樣子這幫傢伙遲早會來找老子的麻煩。

肖遙定了定神,故作茫然道:“僵王血晶是啥玩意兒?”

“僵王血晶乃是我僵族至寶,事關我僵族興衰,若……若是肖大師無意中拿了僵王血晶,還請還給我們。”

“你TM放什麼狗屁!老子哪知道你說的僵王血晶是啥玩意兒。等等!難道你認爲僵王血晶在老子手裏?”

“難……難道不在肖大師您手裏?”

“我手裏東西多了去了,你先跟我說清楚,僵王血晶到底是什麼?”肖遙趁機問道。

趙英傑回答:“僵王血晶乃是我僵族神獸犼的血氣凝結而成的血晶,蘊含着喚醒四大僵王的神祕力量,只有找到僵王血晶,才能喚醒四大僵王,重振我僵族。”

聽趙英傑說到這,肖遙心裏暗想:

“瑪了個蛋!要是四大僵王都被喚醒,那這世上豈不是殭屍橫行,老子非得忙死不可!”

趙英傑見肖遙若有所思,戰戰兢兢地問道:“肖大師,僵王血晶,到……到底在不在您的手裏?”

肖遙瞪他一眼,冷冷說道:“你覺得你有資格問我麼?老子TM還沒問完呢!”

趙英傑不敢與肖遙眼神對視,忙將頭低了下去。

肖遙轉頭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後的冷若冰,又問:“你們到底想從我小老婆這裏得到什麼?”

“沒……沒想得到什麼……”

肖遙臉色一沉,冷冷說道:

“你TM敢瞞老子,是腦袋不想要了麼!?”

“不……不敢……,真……真沒想得到什麼……”趙英傑已經有點語無倫次了。

也不知僵族都這麼貪生怕死,還是說這傢伙是僵族中的一個另類。

肖遙冷冷說道:

“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那我就提醒提醒你,你們十三年前帶走我小老婆,目的是爲了用煉魂術獲取她的前世記憶,只可惜你們煉魂術的水平太差,非但沒能達到目的,反而使我小老婆喪失了七歲以前的全部記憶,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你們只得讓馬慶芝將我小老婆當做義女養在身邊,這麼做可不是因爲心懷愧疚,真正目的,其實還是爲了獲取她的前世記憶!”

聽肖遙說到這,趙英傑的臉色變得煞白,

他萬萬沒想到,肖遙對他們的計劃,竟然如此清楚。

他嘴巴微張,用驚恐的眼神看着肖遙,彷彿是被震住了,一時之間不知該說什麼是好。

肖遙忽然擡手,在他肩膀上輕輕一拍,嚇得他身體微微一顫。

“現在,說吧,我小老婆前世究竟是誰?”

趙英傑不敢再有絲毫隱瞞,結結巴巴地答道:

“經……經教主鑑別,若冰前世是……是花溪仙境的百花仙子,花溪仙境是僵王女魃封印之地,但無人知曉花溪仙境究竟所在何處,所以……”

聽他這麼一說,肖遙明白了,

“所以,你們想獲取我小老婆前世的記憶,找到花溪仙境。”

“正是如此。”

“那你們教主,又是什麼人?”

“教主乃是一位僵族元老,他創立了拜月教,目的就是爲了喚醒四大僵王,重振我們僵族。”

拜月教?

肖遙暗暗在心裏記下了這一僵族邪教的名稱。

該問的都問得差不多了,肖遙站起身來,趙英傑急忙向他求饒道:“肖大師,該說我都說了,您……您現在可以把我放了吧?”

“放了你?那不等於放虎歸山麼,何況,你曾經說過,只要獲得了我小老婆的前世記憶,就會立刻殺人滅口。所以,我不能留你這種心狠手辣的傢伙在這世上。”

肖遙說到這,衝歐陽羋屠使了個眼神,

趙英傑急欲求饒,可還沒來得及張口,伴隨着寒光一閃,他的腦袋已經滾落在地,鮮血噴灑出來。

冷若冰不忍看到如此血腥的場面,忙轉過頭去。

肖遙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Duang!殺死1級純正血統殭屍,

獲得經驗值20000點,

法力值+15,

陽氣值+400。

獲得物品:殭屍血牙2顆。” 沒想到殺死這傢伙也有獎勵,這倒是出乎肖遙的意料,而且還獲得了兩顆殭屍血牙,

不過這殭屍血牙有啥用啊?

肖遙立刻查看其作用:

殭屍血牙,研磨成粉,可入藥,能解各種僵毒。

原來這玩意兒能解僵毒,

哎!要是上回丁薇被這傢伙咬傷的時候,我手裏有這玩意兒,也不至於浪費好幾顆血藤果。

肖遙將殭屍血牙收起來。又取出九黎煉鬼壺,將歐陽羋屠與張清收了進去,轉頭一看冷若冰。

她正眉頭緊鎖,若有所思。

“小老婆你在想什麼呢?”

冷若冰擡頭看着肖遙,眼中含有一絲淚光,她幽幽地說:

“你說,我義父收養我,真的只是爲了獲取我前世的記憶,對我一點感情都沒有嗎?”

肖遙聽了,心裏莫名有些心疼。

這丫頭,看似冷若冰霜,跟個冷血女殺手似的,實際上她極重感情,即使明知馬慶芝收養她是另有目的,卻依然對馬慶芝抱着一線希望。

如果這個希望最終破滅了,真不知她會有多傷心。

肖遙不忍讓她難怪,將她攬入懷中,輕聲說道:“小老婆,你就別想那麼多,無論如何,你還有我呢。”

冷若冰抱緊了肖遙,兩人的身體緊緊貼在了一塊,

誰知就在這時,旁邊傳來阿祁的乾咳聲:

“咳咳!主人,這裏可不是卿卿我我的好地方哦。”

瑪了個蛋!

這小畜生,剛剛在對付趙英傑那傢伙的時候,它藉口已經幾十年沒來過,路不太熟,先去探個路,這會兒它又溜回來了。

肖遙沒好氣地說:“你不是說去探路了嘛!”

“已經探完了啊。”

“這麼說你已經找到鎖龍澗的洞口所在了?”

“當然找到了,主人,你們隨我來。”

阿祁說着,一頭鑽入了密林之中,肖遙只得拉着冷若冰的手跟在它的後面。

在阿祁的引領下,肖遙與冷若冰來到了一處近乎垂直的峭壁前。

峭壁上佈滿了青藤,幾乎將正面峭壁裝點成了綠色,看上去就像是一處經過隱蔽處理的野戰部隊地堡似的。

至於洞穴,倒是並沒有發現。

肖遙低頭衝阿祁問道:“鎖龍澗在哪兒呢?”

阿祁二話沒說,縱身一躍,跳到了峭壁上,然而用它的利爪,藉助峭壁上的青藤,快速向上爬去。

它爬到八九米高處停了下來,低頭衝肖遙喊道:“主人,入口就在這兒。”

肖遙微微一怔,原來入口被密密麻麻的青藤遮擋住了,難怪發現不了。

阿祁一頭鑽入青藤之中,不見蹤影,過了一會兒,它又探出頭來,喊道:

“主人,快上來吧。”

肖遙轉頭衝冷若冰問道:“小老婆,爬上去有什麼問題麼?”

“沒問題。”

冷若冰說完,立刻走上前去,伸手抓住垂下來的青藤,沿着近乎垂直的峭壁往上爬去。

她攀爬的速度很快,

肖遙看在眼裏,卻是一陣心疼。

瑪了個蛋!

馬慶芝那混蛋,真是把她當初殺手在訓練呢!

冷若冰很快爬到了洞穴入口所在的高度,用手拔開青藤,鑽進了隱蔽的洞穴之中。

肖遙這纔回過神來,急忙喊了一聲:“等我一會!”

便趕緊往上爬。

他很快爬上到了洞穴入口處,當他鑽進洞穴,頓時便被震住了,

進入洞內,往裏走不到三米遠,便是一個近乎垂直的深淵。

這深淵當真是深不測底,而且下面霧氣縈繞,即使是運用第三隻眼技能,也無法探查到底部,怕是得有一兩百米深。

肖遙探頭往深淵下方瞧了一眼,頓覺心頭一寒,

“臥槽!這尼瑪也太深了吧?”

阿祁說道:“這下面就是鎖龍澗。”

“所以你的意思是,淮水龍王就被困在這下面?”

“正是!”

“可問題是,這鬼地方尼瑪這麼高,我們怎麼下得去啊?”

“主人,跳下去不就得了嘛。”

肖遙瞥了阿祁一眼,沒好氣地說:“你當老子玩雜耍呢!這尼瑪簡直是百米跳臺跳水好麼。”

“主人,底下是一深達十丈的深潭,反正摔不死你。”

“少忽悠老子!尼瑪這麼高,不死也得摔暈過去!”

肖遙說着,從物品欄中取出了一捆繩索。

這捆繩索是他早準備好的,可尼瑪長度也就百米左右,他並不確定能不能夠得着深淵底部。因爲下面霧氣瀰漫,壓根就探不到底。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