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秦穆然剛從寒國回來,所以他還是便裝,並沒有穿上那個軍裝,若是周小波知道秦穆然也是個將軍的話,估計剛才在車上打死他都不會說那麼多的話了。

「你小子就是個蚯蚓,怎麼殺都殺不死! 萌妻來襲,總裁請滾蛋 少在這裡貧嘴,給你準備了軍裝了,快去換了過來!一會兒典禮就要開始了!」

龍天正沒好氣地說道。

「啊?什麼典例?還要我換軍裝,這麼正式?」

秦穆然愣住了。

「等下你就知道了!」

龍天正神秘地說道。

「行吧,反正我是做好提醒吊膽的準備了!」

秦穆然笑了笑,也沒有多說什麼,在一個士兵的帶領下,秦穆然便是過去換上了他的軍裝!

軍裝剛剛換上,秦穆然好好整理了下著裝,摸著軍綠色的帽子,對著鏡子,他的臉上充滿了嚴肅。

肩膀上,那顆閃亮的將星更是將他的英氣彰顯的淋漓盡致。

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

入伍從軍,為的就是肩膀上這一顆閃耀的星!

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其實,只有秦穆然自己心裡清楚,他肩上的這顆將星是多麼的來之不易,他肩上的這顆將星是用多少的鮮血與汗水換來的!

這顆將星實在是太沉重了,生命不可以承受之重!

「將軍!我們走吧!」

剛剛帶秦穆然前來換衣服的士兵看到秦穆然有些出神,看了看時間,有些忍不住地提醒了一聲道。

「啊?好!」

秦穆然回過神來,再整理了下衣領,確保儀容沒有問題以後,便是跟著士兵向著帳篷外走了過去。

等到秦穆然來到司令台下的時候,前方,原本站立在道路兩旁的士兵們已經聚集在了一起,偌大的司令台下,足足有千人!

秦穆然看著他們手中的臂章,東部戰區,西部戰區,南部戰區,北部戰區,中部戰區,五大戰區都派遣了他們最強的精銳到來。

「今天到底要幹什麼?怎麼召集了五大戰區的精銳過來,如此興師動眾,不會又有什麼大事要發生吧?我靠,不會吧!我這才辛苦地回來,還沒有回家摟著媳婦耕種呢,這是又要有任務的節奏?」

秦穆然越看情況越是感覺不對勁,整個人向後退了一步。

他看了看四周,其實也沒有什麼人,要不,找個機會,直接開溜?

這是秦穆然心中的想法。

就在這個時候,龍天正走上司令台,走到了話筒前,看著下方的將士,說道:「今天,將五大戰區的精銳匯聚在了一起,是有一件大事需要你們來見證,同時,也需要五大戰區的配合,全體都有,稍息,立正!」

龍天正一聲令下,五大戰區的精銳齊齊動了起來,聲音震耳欲聾,直衝晴朗的天空。

「這一次,很容易,一號首長和二號首長親自過來做指示,大家以熱烈的掌聲歡迎!」

龍天正話音落下,只見司令台的另外一旁,一號首長和秦衛國緩步走到了司令台上,原本想要開溜的秦穆然看到一號和自己的爺爺以後,愣住了!

我了個大去?什麼個情況?! “小川,快點醒醒!在不起牀,就要遲到了!”

正在昏迷中的趙小川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正躺在一樁牀上,而旁邊蔣舟舟口中正叼着一直牙刷,不斷地搖晃着自己。

“這是怎麼回事?其他人呢?若曦呢?牧童呢?劉瑁在什麼地方?”

趙小川想起了之前發生事情,焦急的問道。

“哎喲~小川,這一大清早就炫耀自己的女朋友,你小子也太得意了吧?”一個調侃的聲音傳來。

趙小川轉頭,看到郝大寶正光着膀子衝着自己哈哈大笑,同時他也認出了這裏是什麼地方。

“大寶,我們不是在劉莊子麼?怎麼回到宿舍中?還有耗子怎麼樣了?”趙小川開口問道。

“小川,你還好意思說!在劉莊子軍訓的時候,沒想到你那麼遜,竟然會中暑暈過去!”郝大寶大笑道,隨後好奇問道:“小川,你什麼時候養老鼠的?我們怎麼不知道?”

趙小川神色一怔,說道:“什麼老鼠?我說的是子豪,劉子豪!”

“劉子豪?”蔣舟舟皺起眉頭,說道:“小川,你認識劉子豪那個失蹤的學生?我們怎麼一直沒有聽你說過?”

“失蹤?你們到底在說些什麼?”趙小川心中隱隱有一絲不安。

“劉子豪就是。。”蔣舟舟還想解釋些什麼,郝大寶忽然驚呼一聲。

“臥槽,別墨跡了!沒必要爲了了一個陌生人浪費時間!今天可是軍訓結束後的第一天,我可要給輔導員留下好印象!”郝大寶連忙套上自己的衣服,向着外面跑去。

“小川,我們還是快點先去教室吧!剩下的事情咱們之後再說!”

蔣舟舟急忙說了一聲,然後也向着門外跑去。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後來,後來到底發生了什麼?”

趙小川看着空蕩蕩的宿舍,擡頭看着頭頂的天花板,喃喃自語道。

“喲?是趙小川啊!上次我給你介紹的那家店怎麼樣了?感覺還不錯吧?”

趙小川穿好自己的衣服剛下樓,便看到了李大爺一臉笑呵呵地看着他。

趙小川腦中閃過一絲亮光,連忙問道:“李大爺,王大爺什麼時候來上班呢?”

原本微笑的李大爺臉色閃過一絲落寞,說道:“老王他以後再也不會來了!他已經死了?”

“死了?這是怎麼回事?”趙小川震驚道。

“還不是你們軍訓前的那場地震麼?”李大爺抱怨道:“老王他命裏有一劫啊!最後還是沒有能夠躲過去啊!”

“什麼意思?”趙小川感覺李大爺話中有話,還想繼續問下去。

但是李大爺卻搖搖頭,一邊向着房間中走去,一邊口中不斷叨唸道:“老王命裏有一劫啊!人人都有一劫啊!不知道我的劫難什麼時候到啊!”

趙小川眉頭皺起,看着李大爺越走越遠,心中的疑惑更加的濃重了。

教室內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門口遲到的趙小川身上。

趙琳在講臺上嚴肅的看着趙小川,郝大寶和蔣舟舟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李若曦眉宇間一絲擔憂,還有周圍學生臉上露出了鄙夷的神情。

“怎麼回事?我明明記得這個班中的學生已經全部在坑底死光了!爲什麼又會。”

趙小川疑惑的看着周圍周圍的一切,心中暗自嘀咕道。

“這位同學,這是軍訓後的第一天,你就這樣遲到不好吧?”趙琳皺着眉頭說道。

“趙輔導員!我。”

“好了!不要說了,一會兒你在辦公室來一趟吧!”

“我.好吧!”

趙小川聽到了趙琳的話,原本想要反駁些什麼,但似乎想到了什麼,答應了下來。

“看見了麼?他就是那個在軍訓時候昏迷的學生?”

“你也知道啊!對了,你們聽說了麼?他好像是李若曦的男朋友!”

“怎麼可能?李若曦的男朋友居然怎麼普通?看他的衣服簡直就是貧民窟中出來的啊!”

周圍的學生竊竊私語,不斷地對趙小川指指點點。

趙小川深吸一口氣後,向着李若曦旁邊空着的作爲走去。

“他要做什麼?想要坐在李若曦的身邊麼?他也太大膽了!”

“真是不自量力,他難道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麼?”

在衆人的議論聲聲中,趙小川坐在了劉若曦的身邊,衝着她笑了笑。

李若曦微微一愣,就連郝大寶和蔣舟舟臉上都閃過一絲驚異。

“小川哥哥,你似乎有些不同了!”李若曦小聲的說道。

“有麼?”趙小川搖搖頭,笑道:“喜歡一個人不是應該表現出來麼?”

李若曦的臉上頓時染上了一層嫣紅,嬌羞的低下了頭。

“好了,不要在說話了!現在我說一下有關學院下來的通知!”

趙琳拍了拍手,制止了下面學生的議論聲,大聲說道。

“主要是兩件事情,一件事關於班級的這學期的課表,之後會發給你們!另一件就是有關新生的迎新晚會!”

正當趙琳上臺講着話時,趙小川卻和李若曦在交頭接耳。

“若曦,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趙小川說道。

李若曦疑惑的看着趙小川,問道:“小川哥哥,你在說什麼呢?”

“就是最後在石門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們到底是怎麼脫困的?還有我爲什麼醒來後回來到學校?”趙小川焦急道。

“小川哥哥,你沒事吧?是不是還有些中暑?”李若曦疑惑道:“要不我們去醫務室一趟吧?”

趙小川看着李若曦眼中的迷茫,心頭漸漸地沉了下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他們都說我中暑了?還有軍訓中到底發生了什麼?原本該死的人爲什麼都復活了?”

趙小川眉頭緊皺,目光掃視着周圍,驀然發現當初明明已經變成了狐狸臉怪物的王曉華竟然正在窗戶邊說說笑笑,不由心中泛起一絲寒意。

“小川哥哥,你沒事吧?你的臉色看起來好差啊!難道真的是因爲當初中暑的關係麼?”

李若曦伸出手,用手背貼着趙小川的額頭擔憂的問道。

“若曦,我問你,你還記得劉子豪麼?”趙小川將李若曦的手拉了下來,急聲道:“就是我的舍友,曾經和。。若曦,你怎麼了?”

趙小川原本還想繼續問下去,卻發現李若曦緊皺着眉頭,身體漸漸顫抖起來。

“劉子豪?小川哥哥,你怎麼還記得他?你忘了麼?他可是一個殺人兇手啊!學生會的葉楓學長就是被他殺死的,你千萬不要和他扯上關係啊!”

李若曦顫聲說道:“聽說現在警方已經開始全國通緝他了!只不過還沒有找到他的下落而已!”

“什麼?劉子豪是殺人兇手?還有葉楓已經死了?這怎麼可能?”

趙小川猛然間站了起來,驚聲喝道。

一時間,教室中瞬間一靜,所有人都驚訝地看着趙小川。 秦穆然怎麼都沒有想到,今天竟然他們這群大佬會來到這裡。

真的只是迎接自己的嗎?自己也沒有幹什麼事情啊,值得他們親自過來嗎?這得是多大的榮耀啊!

他們都是日理萬機的人,今天出現在了這裡,讓秦穆然更加覺得這件事沒有那麼簡單。

這麼大的場面,開什麼玩笑呢,打死自己都不相信這是為了自己弄出來的。

只見那位緩緩走到司令台的話筒前,頓時全場都激動了起來。

這可是他們敬仰的存在啊,竟然出現在了這裡,給他們講話,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那是至高的榮耀。

「今天來的有些突然,沒有事先通知大家,但是今天我很開心,因為我看到了你們應該有的樣子!」

「你們沒有讓我失望!一直以來,我都強調,我們的軍隊是一支行動迅速的作戰隊伍!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

「我希望看到的,是最真實的你們,而不是你們為了應付我,而表現出來的假象!原本,我一直擔心會有這種情況出現,但是今天,你們用你們最真實的一面告訴我,祖國有你們,是幸運的!你們都是我們最驕傲的好男兒!」

話音落下,場下頓時異口同聲道:「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殺!殺!殺!」

一聲接著一聲的吶喊響徹雲霄,久久不能散去。

看著下方英姿颯爽的眾將士,擺了擺手,聲音才逐漸停止了下來。

「我知道,在場的將士都是來自於戰區的精銳!你們是我們隊伍之中的中流砥柱,你們也是守護夏國的英雄。今天,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同時,也歡迎一位完成任務歸來的英雄!」

說到這裡,那位的目光竟然是看向了一旁的秦穆然。

秦穆然瞪大了眼睛,愣住了。

還真的是歡迎我的?真假的?萬千恩寵集於一身?這是要我成為全軍羨慕的人了嗎?

「我們決定組建一支對於,與炎黃特種部同樣優秀的隊伍,這支隊伍將來將會作為假想敵,負責錘鍊我們自己的隊伍!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只有站在對方的角度上,我們才能夠不斷地改進!」

此話落下,下方來自五大戰區的千名精銳眼睛都亮了。

雖然他們都是來自於各大隊伍的特種兵,但是這個意義在每個軍人的眼中那都是不一樣的!

先不說這是被親自點名的特種隊伍,光是其中的成員來自五大戰區的精銳,就足以顯得朝廷對於這支部隊的重視!

藍軍!他們都清楚,這就是演戲之中的假想敵,藍軍!

作為一名軍人,如果能夠通過選拔,進入到這支部隊裡面,那將會是他們畢生的榮耀。

「下面,就讓秦衛國同志來宣讀關於成立這支特種隊伍的文件。」

說完,便是站到了一旁,隨後,秦穆然的爺爺秦衛國走到了話筒前,翻開手中的文件夾,對著話筒宣讀起了任命。

「關於組建特種隊伍,東皇特種部隊的通知…….」

秦衛國宣讀著文件,但是秦穆然聽著卻感覺怎麼有點怪怪的。

東皇特種部隊?拿我的代號直接做隊伍的名稱?這麼隨便的嗎?難道就沒有經過我自己的同意嗎?這是侵權好不好!

「下面,我宣讀關於對秦穆然同志的任命。」

秦衛國讀好一份文件后,再次拿出一份文件說道。

「嗯?」

秦穆然聽到自己的爺爺突然點到自己,更加懵了。

「經決定,任命秦穆然同志為東皇特種部隊隊長,此任命即日生效。下面,有請秦穆然同志上台講話!大家歡迎!」

秦衛國說完,合上文件夾,然後眼中滿是自豪地看著秦穆然。

「爺爺,什麼情況?」

秦穆然用口型對著秦衛國問道。

秦衛國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我去…..」

秦穆然沒有想到自己的爺爺也會跟自己玩這麼一手,頓時懵住了。

當秦穆然出現在司令台上的時候,場下,數千人全部震驚了!

因為,秦穆然實在太年輕了!

不過相比於秦穆然的年齡,更加讓他們震驚的是秦穆然肩膀上那在陽光下閃爍著金光的將星!

這怎麼可能!

秦穆然?從來沒有聽說過這麼一號人物啊!

若是真的名正言順的話,肯定會作為全軍的典型,可是到現在,他們才知道有這麼一號人物!

當秦穆然走上司令台的時候,秦穆然便是已經預料到了情況,只是,站在台上,面對來自五大戰區的精銳,秦穆然也是有些緊張的。

深吸一口氣,秦穆然走到了話筒前。

「各位戰友,我是秦穆然。」

秦穆然淡淡一語,算是為自己開了個頭。

「雖然我被突然任命為東皇特種部隊的隊長,我也有些意外,不瞞大家說,我剛剛執行任務回來,就連這個衣服,都是首長們給我準備好的。但凡有人事先通知我,我都不會如此的措手不及,尷尬的一塌糊塗。」

秦穆然開了個玩笑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