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比較偏僻,再加上可能是打過招呼,這邊一個保安都沒有。

小心翼翼走過去,雙手落下手術刀,保持著十二分警惕。誰知道會不會有坑,小心駛得萬年船。

剛靠近假山林,忽然見到一個青年從石頭後邊冒出來,唐宋立即閃閃躲到草叢裡。

那青年並沒有注意到唐宋的存在,往前走幾步,直接拉開褲子拉尿。趁著機會,唐宋悄無聲息的摸索到他身後,冰冷的手術刀輕輕按在他的脖子上。

感受到脖子上的冰涼,那青年猛地一哆嗦,尿硬生生給憋回去。不得不承認,這丫腎不錯。

「你大可以叫,不過你會死。」唐宋陰冷呢喃。

青年顧不得下邊還光溜,趕緊舉起雙手:「別,我只是把風的,別殺我。」

「裡邊現在什麼情況?」唐宋問道。

沒有絲毫猶豫,青年低聲回答:「卓峰在審卓雲,卓雲他偷了很多貴重資料,而且還在網上大肆攻擊卓峰。具體什麼資料,我不知道,反正卓峰很生氣。卓雲已經快,快死了。」

媽蛋,卓峰帶的人怎麼慫!

狠狠敲了一下青年的脖子,把人給敲暈過去。翻轉著手術刀,唐宋繼續往裡邊摸索。

爬到一塊大石頭上面,總算見到最裡邊的場景。

兩個青年站在旁邊,卓雲渾身是血的靠在石頭上,卓峰站在他前面說著什麼。卓雲閉著眼喘息,一直都沒開口。

「媽的!」卓峰忽然暴怒的狠狠踢了一腳卓雲,然後抓住卓雲的衣領大吼,「我他媽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要不然別怪我不把你當兄弟!」

卓雲微微睜開眼,正好看到對面假山上的唐宋,心神反倒安定下來。擠出笑容,虛弱的呢喃:「兄弟?呵,我一直都很奇怪,爸媽怎麼會出車禍,原來是你設的局!」

「是他們要逼死我!」卓峰憤恨把他按在石頭上,陰狠冷哼,「他們非要帶我去自首,我能怎麼辦?你很清楚,一旦自首,我這輩子就完了……」

「所以你他媽殺了他們!」卓雲忽然猙獰的竭力嘶吼,雙眸差點沒蹦出來,「那是你親生父母!」

「父母?呵呵……」卓峰不以為然的冷笑,「在他們眼裡,只有你這個兒子,我只不過是個累贅而已。卓雲,我再說一次,資料放在哪?拿出來,否則你必死!」

閉著眼,卓雲無力的靠著石頭喘息。過了大概十秒,忽然大聲喊起來:「他在賣毒!」

卓峰並沒有意識到不對:「草,還他媽真想死,那就怪不得我……」

叮!

就在此時,一帶寒光擦過卓峰的耳朵,狠狠的插在對面的石頭上。

「啊!」卓峰吃痛的驚呼,順手捂住耳朵,卻發現左邊耳朵竟然被削了下來,鮮血不要錢的噴涌而出。

唐宋從石頭上跳下來,面色極為平靜。沒想到,卓雲給的這個情報這麼大…… 男孩雖然憤怒不已,卻沒有絲毫辦法,只能安慰他道:“也別想太多了,有些事情不是你能左右的。”

“我們確實沒有證據。”小男孩無力的道。

那人笑的更加得意道:“你們倆……”我懶得聽他聒噪,擡腿一腳踢暈了他,之後打電話報警,我說的是抓到兩名職業殺手。

片刻之後四名刑警趕來,湊巧的是其中就有徐警官,看見我有些詫異,我把事情詳細說了一遍,他走到兩名尚未醒來的殺手前仔細看了看,問我道:“這兩人是你打暈的?”

“是。”

“你身手可以啊。”

“我練過幾年。”

他點點頭對幹警道:“把這兩人帶走,仔細審問。”

“徐隊,下水道的事情弄清楚了?”我道。

“弄清楚了,死了一個,三人重傷,六七個輕傷。”聽了這話,少年不自禁的咬緊嘴脣。

“這是那位傷者的兒子,殺手就是對付他的。”

徐隊看了他一眼道:“放心吧孩子,死的那個人是被老虎咬死的,所以你爸至少沒人命官司。”

少年猛地擡起頭道:“真的?”

“我能亂說嗎?可是你爸在醫院搶救,你爲什麼不去陪着?”

“因爲我知道老爸是爲了另一些孩子再爭取活的權利。”

“哦,這話什麼意思?”徐隊道。

待詳細聽說了情況他眉毛緊緊皺在一起,道:“市立動物園可是咱們這兒的明星單位,每年都有良好的經濟效益,幾任園長都因爲出色成績被調往高職,你這話如果屬實,牽連的人可就太多了。”

“我說的一定是真的。”少年斬釘截鐵的道。

“證據呢?”

“因爲是我爸說的,老爸從來不騙人。”少年表情倔強的道。

徐隊暗中嘆了口氣道:“好,你提供的線索非常重要,我會順着這條線調查的,不管阻力多大,我都會給你交代。”

聽了這話我頗爲“欣慰”,真準備開路,徐隊道:“哥們先別忙着走,這兩人捱了揍,事情沒弄清楚前你不能走,請你理解。”

“沒問題,我有義務配合你們調查。”

“好,謝謝你的配合。”隨後我又跟着警方回到現場,我試圖勸說餘芹和小六子自己去玩,因爲他兩人已經表現出“你儂我儂”的勁頭,我也不想當電燈泡,但兩人說啥不同意非得陪着我,於是三人一起去了公安局。

徐隊還算是優待我們,沒把我們擱在審訊室,而是撥了一間刑警休息的屋子給我們,期間有幹警詳細記錄了我毆打兩人的整個過程,到了傍晚時分徐隊帶了幾聽飲料和一大把燒烤進了屋子道:“都餓了吧,先吃點。”

也沒人和他客氣,拿起烤串吃喝起來,他則默然無語的抽着煙,看他狀況似乎有些不對,我道:“怎麼了?”

他掐了眼道:“這個案子越來越複雜了,被你打暈的是島國人,而被老虎咬死的也是島國人。”

“什麼?居然是島國人?”這結果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在對傷者的調查過程中已經確定這些人利用地下水道爲掩護,常年進行鬥獸賭博,藉此斂財,而市立動物園就是鬥獸來源之一,但我想不明白,這場龐大的賭局居然是一個島國人在咱們的地盤上組織的,這是爲什麼?”

我估計只有一個人能回答他的問題。

想到這兒我道:“能給我一點時間嗎?我想去找個人。”

“誰?”

“我的一個朋友,這件事他必定知道。”

“如此神通廣大?我能否……”

“你不能跟我一起去,但是我保證給你想要的線索。”

見徐隊猶豫不決,我道:“徐隊,如果我想走,你們絕對攔不住。”

他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笑道:“如果你走了不回來,我就完蛋了,所以從理論上我寧願你打出去,但是我不希望兄弟姐妹因此受到傷害,所以我賭你一手。”說罷他起身開門。

我衝他點點頭道:“我儘快回來。”

出警局我打車去了水雲間賓館,到了後只見門口站着四五名黑西服,虎視眈眈的盯着每一個從賓館路過的人。

“找你們眼鏡。”我上前道。

“去你大爺的,這裏沒眼鏡。”說這話他伸手推我。

我一動不動,體內蓄暗勁他手碰到我就像碰到一根彈力極強的彈簧,整個人就像斷線紙鳶,到飛入狼藉一片的賓館內部。

這下所有人都被震住了,我道:“去把眼鏡叫出來,就說聞天際在這等他。”

“可是眼鏡到底是誰?”這些人確實不知道。

我直接進了賓館。

“現在真不營業,您別爲難我們成嗎?”這人愁眉苦臉道。

我直接往三樓走去。

只聽嘩啦啦腳步聲響,十幾個年輕人從樓梯口竄了出來,只見一個三十多歲皮膚黝黑,滿眼兇光的人走到我面前道:“哥們,別在這鬧事。”

“沒鬧事,我是來找人的。”

“這裏沒你要找的人,趕緊滾蛋。”

“我真不是來鬧事的,所以別逼我成嗎?”

“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兄弟們……”

他話沒說完樓上一個聲音傳下來道:“讓他上來。”

循聲望去,只見眼鏡站在大廳二樓的樓梯轉角,似笑非笑的望着我。

待我上樓他笑道:“遇到啥事了?”

“市立動物園是怎麼回事?”我直奔主題。

他眼睛立刻就眯了起來道:“你怎麼知道的?”

“你的手下居然要殺一個半大少年,丟不丟人?”我譏諷道。

“什麼?你以爲那些人是我的手下?這個判斷有大問題。”他平靜的道。

“那裏面有島國人,你最好仔細解釋一下。”

眼鏡表情深沉想了一會兒才道:“多管閒事可不是好習慣。”

“這件事已經開始牽扯無辜的人進去,包庇他們就是給自己找麻煩。”

“我沒包庇他們,這場賭局和我們沒有一毛錢關係,而且你覺得以東閣老祖的身份,他會做這種小局嗎?組織賭局的島國人是西塔化工的一位高層,也是我們的內線,他以這種方式掩飾自己內應的身份,這樣就有正當藉口頻繁來此,當然我們也默許了他這種斂財方式。” 捂著耳朵回頭,見到唐宋慢慢走來,卓峰心神一沉:「是你?!」

旁邊兩個青年倒是聰明,趕忙擋在卓峰跟前,警惕的盯著唐宋。

一步步往前走,唐宋臉上毫無波瀾:「你拿到了多少?」

卓雲虛弱的回答:「我也是無意中查到,沒多少,只是拿到了一些名單。我本來只是想給他一點顏色,讓他知道我的厲害,沒想到……你的那兩個人已經死了。」

這下卓峰才明白過來,回頭看了一下弟弟,雙眸殺意更是充足:「原來是你搞的鬼。媽的,我就說怎麼會有人針對我爆料,原來……卓雲,你他媽有病啊。我是你哥,你竟然幫他!」

「呵呵……」卓雲無力地慢慢坐下,笑容尤為諷刺,「雖然我這些年也挺喪心病狂,可我沒瘋。你連親爹親媽都能殺,還會在乎我?」

這些年,他一直都在懷疑父母的死。想過可能是仇人報復,卻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是親哥下手!

就因為,爸媽知道卓峰吸了毒,想要拉著他去自首,竟然就被殺了……

那可是親生父母,何等喪心病狂!

也正是出於這個,卓雲才鐵了心要跟卓峰撕破臉。原本按照唐宋的安排,他只需要跟卓峰互相爆料,給卓峰一點顏色就行。可現在,他想讓這個所謂的親哥,死!

「你……」卓峰咬著牙,抬起腳便要踢過去。

唐宋善意的提醒:「你動一下,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然而,卓峰並沒有聽進去,畢竟耳朵已經被切了,還怕個球。一邊抬起腳一邊大聲喊著:「弄死他……」

聲音戛然而止,卓峰兩眼瞪大的看著一個東西從自己脖子下穿過,力道剛猛的釘在石頭上。

是手術刀,帶血的手術刀……

隨後,卓峰便感覺脖子在噴血了,比耳朵上噴得還要兇猛!

想要衝過去的兩個青年立馬停下腳步,兩人眼珠都快蹦出來。如果說第一次沒看清楚,第二次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傳說中的小李飛刀啊!

「我不想大開殺戒,」唐宋平靜的往前走,「在我還沒完全生氣之前,左轉。」

咕嚕!

兩個青年同時咽下口水,哪裡敢有半點猶豫,左轉撒腿就跑。

大白天見鬼了,這他媽哪裡是人……

卓峰捂著脖子,兩眼瞪大的往後踉蹌。靠在另一塊石頭上,不可思議的看著唐宋。嘴唇顫動,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走到他跟前,唐宋微微歪著頭:「我說過,你會生不如死。」

鮮血從嘴巴洋溢而出,卓峰根本沒法說話,唯有兩眼迸發著震驚與憎恨。

沒有理會他,唐宋蹲在卓雲跟前,查看他的情況。被捅了很多刀,腹部和胸口,失血過多。而且,已經傷及要害……

皺眉的按住他,唐宋剛想處理傷口,卓雲卻睜開眼微微一笑:「不用了,我夠了。」

唐宋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頭:「需要我做什麼,儘管說。」

微微喘息,卓雲虛弱呢喃:「資料在公園大門口垃圾桶下面,內容很多,幫我交給警察。另外,跟警察說一聲,他們的卧底黃聰已經死了,這些資料是他給我的。」

聲音變得虛弱,唐宋不得不再次按住他的胸口,給他輸送一些天象之氣。

喘息了一會,卓雲才重新來了精神,繼續道:「幫我去找個叫黃燕的女人,她在百貨大樓三樓七號賣衣服。告訴她,我對不起她。幫我……幫我給點錢她,還有那、那孩子,是我兒子,你幫我照顧……」

說著說著不停起伏,牢牢抓住唐宋的手,兩眼忽然瞪大,「以後告訴我兒子,他親爹是個,英雄……」

身子猛地一僵,然後雙眼閉上,安詳的靠在石頭上。

唐宋鬆開他的手,平靜的點頭:「你放心,你說的這些,我都會做到,謝謝!」

沒有多餘的話語,唐宋站起來,沖著卓雲的屍體微微鞠躬。

他曾是個混混,弔兒郎當胡作非為;

他曾是個痞子,吃喝嫖賭樣樣精通;

然而這一刻,他配得上『英雄』這兩個字……

好一會,唐宋才轉過身,目光落到卓峰身上。此時卓峰依舊在顫抖,耳朵跟脖子依舊在噴血,但並沒有死。

鬼沒讓他死,他又怎麼可能這麼輕易死去?

走到他跟前,唐宋俯視著他,臉上依舊沒有波瀾:「兩個選擇,一,告訴我你所知道的一切,我送你去監獄;二,死!」

卓峰顫抖的抬起頭,帶血的嘴唇顫動了大半天,終於發出聲音:「你媽……」

噗嗤!

沒有絲毫猶豫,唐宋將手術刀從頭頂狠狠紮下去。

卓峰停下哆嗦,身體變得極為僵硬,兩眼瞪大。可是過了大概十秒,他又呢喃:「傻吊,殺了我,你不可能知道我的上家……嗯!」

話沒說完,唐宋將手術刀完全插下去了。卓峰嘴角抽搐,兩眼徹底翻白了。

到死他都沒想明白,怎麼都不按套路出牌,再怎麼樣也應該留活口審問吧……

可惜他不會明白,唐宋從來不稀罕這樣的審問!

十五分鐘后,警察已經趕過來封鎖現場,唐宋也已經拿到了資料。

是個小小的U盤,插在手機上就能看。內存很小,內容卻很大。

卓峰其實不僅僅是第一狗仔,還是明星與毒之間的重要橋樑。他的客戶,遍布全國的明星。有當紅的,有過氣的,也有一隻都默默無聞的。

不僅僅是名單,還有賬單,什麼時候交易了多少,都寫得清清楚楚。

這麼專業的情報,確實不是卓雲能做得出來,應該是卧底緝毒警黃聰做的。可惜,他沒能將情報送出來……

粗略查看了情報,唐宋什麼也沒說,將情報交給前來交接的特警,隨後便離開了。

其實唐宋更關心的是,卓峰的上家是誰!

卓峰只是個中間人,他根本沒能力運送這麼多毒。那麼,他的背後是否是李思雲這一伙人?

忽然間,唐宋明白了上頭為什麼要讓自己處理掉李思雲的這個組織。也許上面也沒查到準確可靠地證據,可有時候,看到苗頭就該泯滅,否則等到局面失去控制,會帶來很大的傷害…… 特警過來了,唐宋將情報給了他們,之後什麼也沒說就走了。

這種事,他還能說什麼。能處理的肯定會處理,處理不了的,就算他說了也沒用。

背後涉及到太多有名氣的大明星,估計一時半會不可能完全解決。畢竟,需要證據,還需要剝離關係……

心情正煩悶,手機忽然響了。看到是陳英的號碼,唐宋頭皮一陣發麻,哪裡敢接。

然而,剛掛斷沒幾秒,又響了,還是陳英打來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