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放眼整個華東市,只有蘇先生擁有黑色法拉利812。

雖然不確定蘇穆出現的具體時間。

而且從時間上判斷,大家並不認為蘇穆會在短期內出現。

只是可能是因為蘇穆出手太豪氣了,大家在4s店內的時候,眼睛還是會有意無意地掃幾眼店外。

當黑色法拉利812意外地出現在大家的視眼的時候,都來不及思考。

幾個銷售員爭先恐後地跑出了4s店,來迎接蘇穆。

好像誰落後一步就是對蘇穆的不尊重一樣。

蘇穆被一幫銷售員圍著,有種自己走錯了地方的感覺。

這種情況如果放在古代的話,是不是有些美女搶客的味道?

一輛和蘇穆差不多時間停在法拉利停車場上的寶馬車內,走下來一個年輕的男子。

看著被銷售員圍著的蘇穆,男子愣了好一會。

這是什麼情況?

什麼時候法拉利的銷售員這麼熱情了?

還成群結隊地出來迎接客戶?

可是,男子看了眼那些銷售員,怎麼沒有一個人搭理自己的?

自己明明就停在被那群銷售員包圍的人的車旁邊,待遇怎麼會差這麼多呢?

男子仔細地看了一眼蘇穆,難道是因為人家長得特別帥?

這也說不通啊?

在這種豪車4s店,拼的應該是實力,說白了就是錢。

臉這種東西,應該不會成為這些銷售員這麼熱情的原因。

男子看了自己的車,再看了眼蘇穆的座駕。

任命地接受了一個事實,帥哥確實比自己有錢。

至少現在看起來是這樣的。 第719章

炎君看着蕭綺夢這個樣子,忍不住問道:「嫂子,剛才你就應該讓我殺了他!」

蕭綺夢馬上打住他的話,一臉鄭重的說道:「炎君,我不知道你和北冥這些年到底經歷了什麼,但這是在城市,不是戰場,這裏是講規則和法律的地方。」

「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能說什麼打打殺殺的,知道了嗎?」

炎君無奈的搖了搖頭:「知道了。」

彼時,姜炎坐在沙發上,大口大口喘著氣,剛才被炎君摔那一下,真是要了他半條命。

此時,手機響了起來,是蕭馨然打過來的。

他接起電話,裏面傳來了蕭馨然的聲音:「姜總,是我呀,怎麼樣?蕭綺夢去找你了?」

姜炎冷哼一聲:「找了,還差點把我給殺了!我說蕭馨然,他們這樣你怎麼不提前告訴我?我一點準備都沒有!」

蕭馨然乾笑了兩聲:「實在是不好意思姜總!我以為您的身份和地位,他們會收斂點,可是沒想到……」

「行了,別說沒用的了,不過好在他們賠了我五百萬的醫療費。」

「五百萬?他們給了?」

蕭馨然驚訝道。

姜炎得意的笑了笑:「他們敢不給么?你真以為我是吃素的?」

蕭馨然笑道:「姜總您真是厲害!我現在就去找您!」

「快點吧。」

另一邊,蕭綺夢回到家,陳北冥就發現了異常,首先她的臉色就不對。

不用想,肯定是出事了。

陳北冥看向炎君,冷聲問道:「怎麼回事?」

炎君低聲道:「姜炎那個小子是個斯文敗類,他給嫂子下藥,還好我去的早。」

話音未落,陳北冥起身便走。

蕭綺夢覺得不對勁,急忙抓住他的胳膊:「你幹嘛去。」

「殺人。」

「不要!」

蕭綺夢趕緊把他摁在了沙發上:「我剛和炎君說完,以後你們別動不動就打打殺殺,這裏不是戰場!」

陳北冥也能理解蕭綺夢的想法,無奈的嘆了口氣,心裏一口氣沒處撒,只能撒在炎君身上。

「你幹什麼吃的!為什麼不動手?」

「我……」

炎君欲言又止,心說現在冥主心情不妙,自己還是少說幾句,讓他撒撒氣吧。

「行了你也別怨他了,這件事,我看還是找蕭馨然去吧。」蕭綺夢低聲道。

陳北冥冷笑:「你這個時候去找蕭馨然,她一定會把你摁在地上羞辱,這明顯就是他們串通好的,其實我早就猜到,無論你怎麼做,這麼項目你都不可能談下來。」

「最後你沒辦法只能去找蕭馨然,蕭馨然水到渠成,然後在蕭氏集團的威望地位提升一大截!」 「怎麼機場這麼多記者?」出現在浦東國際機場的江銘亮很自然的就發現,今天機場的陣仗跟以前可不一樣,媒體記者齊聚在這邊,都快趕上籃網隊來NBA華夏賽的時候了。

「魔都國際電影節,你說呢。」秦正威解釋道。

有電影節的地方,不可避免的總是有大量的藝人出沒的,除了電影節官方的攝製團隊之外,也有的是小報記者在機場這邊守株待兔,希望拍到第一手的照片,相比較而言,體育界人士可就沒這種排面了。

「給你的手信。給你放車上了啊。」江銘亮從包里取出一個紙袋,裏面是給秦正威準備的禮物。

因為是從日本那邊過來,不存在什麼時差問題,也不需要怎麼休整,午餐之後,江銘亮下午就直奔魔都大鯊魚的訓練館,與姚明碰面。

說起來也有些悲催,原本江銘亮跟姚明商量的方案是邀請大鯊魚到美國與籃網夏季聯賽的球隊進行兩場友誼賽的,剛巧趕上勞資談判導致的停擺,計劃只能胎死腹中。作為補償,江銘亮啟動了B計劃,將籃網隊內幾名訓練師請到了華夏,來對大鯊魚隊內的年輕球員進行指導。

雖然說在普通人裏面知名度也就那樣,但籃球從業者這頭,江銘亮還是很有存在感的。江銘亮在工作人員的指引下來到了姚明的辦公室,途徑訓練館,場內的球員都不自覺的行注目禮。

「林書豪的事情,我估計沒那麼好辦。」稍稍寒暄了幾句之後,江銘亮跟姚明便迅速進入正題,談到了雙方都很關心的事。

江銘亮說到做到,將選擇的權利交給了林書豪本人。但林書豪表現出來的態度,卻不是很積極。

前世里易建聯為什麼明知道自己在小牛隊機會並不多,還要千方百計留在NBA,實話很殘酷,但是NBA的訓練水平都比CBA的比賽更有鍛煉價值,在NBA的鍛煉,有助於易建聯在12年奧運會上取得好成績。同樣的選擇擺在林書豪面前,擺在一心想在NBA闖出名堂的林書豪面前,他會如何選擇很清晰了。

如果到了生涯末期,林書豪不介意去體驗一下降維打擊的快感,但還真不是現在該拼搏的年紀選擇回撤。林書豪跟江銘亮一樣來自哈佛,頭腦是很清晰的。

聽完江銘亮的敘述,姚明也明白,自己也不需要致電了,這事大概率是黃了。

「今年的賽季停擺,對你們影響應該是很大的。」姚明說道,「聯盟或許會有一些變革。」

「信不信由你,這只是爆發之前的暫時收縮,很快很多東西會重新放開的。」說白了,這一次停擺,除去聯盟自身的一些原因之外,外部的原因便是經濟危機給各支球隊老闆們施加的壓力,等到走出這一次危機,經濟恢復,消費能力復甦,經營情況一定會大大改善。

「這可說不準,不過很多人通過經紀人聯繫CBA球隊,想來這邊打球也是事實。」姚明說道。

「如果你們想正常找外援的話,或許我能給你一個人。」江銘亮說道。

「誰?」

「泰倫斯威廉姆斯。」攻擊力極強的雙能衛,雖然身高偏矮,但是強健的身體素質在CBA上三號位都不是不行。

「他啊。」細想一下,單純的從打法上考慮,還真挺適合的。

很多人對CBA存在一個誤區,就是覺得CBA弱,所以哪兒哪都不行。其實這倒不一定。CBA的對抗,尤其是施加給外援的對抗是非常高強度的。教練往死里用,對手玩命包夾,外加時不時還得承受一些非籃球的動作,身體不強怎麼行?

「我們需要考慮考慮。」姚明在CBA老闆中不算最富裕的,跟其他土豪搶NBA級別的外援不太敢想,要是籃網隊能支援一個泰倫斯,那是真的可以。

雖然聯盟中不少球員都嚷嚷着去國外打球,以此來要挾資方,但是截止到目前,還沒有一名NBA當打之年的球員簽約海外。

7月8日,聯盟中第一個吃螃蟹的人誕生,勇士球星德隆·威廉姆斯將加盟土耳其球隊貝西克塔,消息在聯盟引起巨大震動。首先,德隆是第一位將去歐洲打球的有合同在身的非自由球員;另外,他也是第一個將去歐洲打球的超級巨星。對於這個消息,聯盟反應強烈。

土耳其球隊貝西克塔斯並不讓人陌生,之前這支球隊曾簽下了艾弗森,財大氣粗可見一斑。貝西克塔斯給德隆的合同充滿吸引力,這份合同的薪水將以月薪制計算,德隆每月的薪水在20萬到35萬美元之間,而一旦NBA的停擺導致下賽季取消,那麼德隆在土耳其聯賽一個賽季(10個月)將得到200到350萬美元的年薪。這份合同也意味着,一旦NBA結束停擺,德隆可以很快返回NBA打球。除了高額的薪水外,俱樂部還將為德隆提供豪華的條件,其中包括一輛汽車、一套住房、數名保鏢、司機以及私人助理,其中保鏢、司機和私人助理都是24小時隨叫隨到,完全是超級大腕的待遇。

吃喝不愁的德隆都去歐洲發展了,賺的錢還不能確保養老的角色球員紛紛步上德隆的後塵,先後與歐洲球隊達成協議。

好在,這種情況倒是沒有在籃網隊內發生、除了泰倫斯威廉姆斯之外,其他人暫時對於出國打球態度只能說一般。畢竟歐洲籃球跟NBA的籃球規則差的可太遠了。

這就是年輕人的好處了!目標很一致,提升自己。

。。。。。。

NBA方面暫時無力推進,只能等勞資雙方一次又一次的妥協,妥協到雙方都能接受的臨界點,在此之前,什麼都做不了。江銘亮的心思適當的往自己在國內的娛樂公司投放了點。清點公司大大小小的賬目,檢查《跑男》第二季每一期的劇本,節目的招商引資等等。在製作上,江銘亮設定了明確的框架,做了全面的規劃,所有人只需要按照江銘亮的方案來執行就好。

江銘亮正在辦公室里寫企劃,辦公室的大門被敲響了,走進來的是負責市場開發的岑經理。

「江總,大眾對我們的綜藝節目很有興趣,希望在節目中深度植入旗下一款新上市的車型。」

江銘亮眉頭一挑,「價格呢?」

「按照您的要求,我們給出的價格是深度植入,廣告費六千萬。對方需要請示一下。」

「好。」江銘亮點點頭,相比較一年之前,《跑男》的價值可算是被廣告商認可了。

「其他幾家,海瀾之家,蘇寧,rio雞尾酒,安慕希也都表達了贊助的想法,還有很多操作空間的,你記住盯一下。」。「陛下,按照祖宗規定,我們大瑞封攝政王是要呈請祖先,卜卦相,測凶吉,方可請天執行,如今直接召封,恐怕不妥。」

禮部尚書雲大人率先出言,忠臣紛紛認同,「請陛下三思。」

皇帝自然知道此舉不妥,可他自問時日無多,唯一能做的就是防止未來風煜宸的上位,只要他不能成,那他的兒子,自然就會是未來的皇帝。

「朕即是天,朕的意思就是天意。」

此話一處,無人敢反駁。

風煜宸輕笑,從容出列,「臣,接旨。」

皇帝沒有想到風煜宸這般輕……

《紈絝醫妃有點狂》第173章一疊棉布 而宮竹作為女人,侯明作為小孩,在人群之中看起來屬於弱者。

所以首先要對付的,就是他們。

子彈是從對面樓棟射過來的,宮竹拿出一面鏡子,看到了對面一張熟悉的面孔。

那個高跟男和他新結識的朋友。

不過,開槍的是他的新朋友。

現在攻擊人,很容易暴露目標,宮竹先暫時放過他們,帶著侯明到廚房。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