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雷霆的閃電直接貫穿柳倩兒的腹部,一滴滴鮮血從空中落下,瞪着仇視的眼神看向天空,右爪快速握住腹部,一道道靈氣在凝聚,十息之間,柳倩兒放開右爪,腹部已經完好如初。

雷霆之力不斷翻滾,紅色的雷電如蛛絲一般凝聚,項榮峯手上的動作越來越快,他需要能抵擋天劫傷害的法器。

“轟隆”兩道紅色雷電快速的奔向柳倩兒。

“砰砰”兩個法器直接抵消了雷電的威力,但是還是砸向柳倩兒,看着自己的法寶已經碎掉的她,凝聚靈氣緩緩的龍角浮現。兩隻龍爪握着雷霆之雷做着拼死的抵抗。

“轟”的一聲,天空中飄灑血花,柳倩兒的雙臂已經變成黑色,焦灼的鱗片發出一陣陣的肉香。

柳倩兒無力的站着空中,此刻的她只能使用一次真龍形態,如果下一次不是最後雷劫,那就代表着今天就要死在這裏。

雷雲不斷的壓縮着,就好像要滅殺柳倩兒一樣。

“啓稟院長,好像是一隻龍在渡劫。”馮林玉說道。

“嗯,知道了,我親自去幫它一把!”程興說完,直接朝着小劍峯飛去。

“滋滋”的雷電不斷焦聚着,瞬間三道無聲的雷電砸向柳倩兒。

“給我擋住!”項榮峯扔出剛煉製好的法寶,一面烏金色的大盾,朝着雷電迎擊而去。

“轟轟轟”三道紅色雷霆之力直接洞穿大盾,就在這時,大盾好像翻轉一樣,再次攔截。三道雷電突然凝結成一道雷電,再次洞穿盾牌“轟”盾牌直接碎裂,無數的碎片飛散。

柳倩兒凝聚最後的力量,變成一條金色的長龍衝向那雷霆之力。

“轟”的一聲炸響,柳倩兒重重的被砸落地面,身上的龍鱗慢慢正要變的黯淡無光之時,一股力量注入到她體內,轉頭看去,正是項榮峯。

“堅持着,還有最後一次雷劫,服下這幾枚丹藥。”項榮峯說道。

柳倩兒看向項榮峯的眼神,毫不猶豫的吞下丹藥,仇視着看向那最後的雷劫。

“轟轟隆隆”的雷霆之雷在凝聚,慢慢的擠壓着,編排着,“咔嚓”一道道雷電就好像連接着什麼。

項榮峯拿出自己的三件法寶朝着天空砸去,“鏘鏘鏘”三件法寶直接碎裂。這時突然出現一個傘形法寶,抵擋住兩道雷劫,而後面的兩道雷劫只是削弱一些。

柳倩兒看向那人,此人正是程興院長,一道龍吟聲響動整個天都學院,柳倩兒拼命的衝向兩道雷劫。

“轟轟”金色的龍鱗飄灑下來,伴着鮮紅的鮮血,柳倩兒的身體慢慢變成人形,一抹惔笑出現在嘴角。

項榮峯飛上天空,抱着柳倩兒直接消失,程興還沒看清楚到底是誰在渡劫時,就已經消失。

王馨愣住,她已經被這恐怖的雷劫嚇壞,蒼白的臉色寫這無數的恐懼。

一道人影走到王馨身邊,抓着王馨邊消失在小劍峯之時。

十息的時間,項榮峯抱着柳倩兒的嬌軀來到銀河山谷,拿出兩枚丹藥給柳倩服下,空間戒指一劃,直接將胡云飛和胡家兩名長老放了出來。

“倩兒,堅持住!看到前面的人沒有,只要你能堅持住,你就成功了!”項榮峯堅毅的說道。

微弱的柳倩兒睜開雙眼,微笑的看向項榮峯,努力的看向胡云飛等人,右手一彈,一道靈氣線出現,連接着一名長老,血精之力正在慢慢的進入柳倩兒的身體。

“宗主,聖女她怎麼樣了?”肖慶軒問道。

“還好,有一口氣在,後面沒有尾巴吧?”項榮峯問道。

“放心,那院長沒發現,只不過以後我們不能在去小劍峯了。”肖慶軒解釋道。

“沒事,以後就去騰雲閣,那裏已經是我們的地方了。而且距離徐家還很近!”項榮峯說道。

這時王馨纔回神反映看向項榮峯,又看了看地上垂危的柳倩兒,她這才知道柳倩兒是多麼妖孽。

半晌過後,柳倩兒面色也恢復很多,在看那名長老已經變成骷髏,胡云飛恐懼的看着面前四人,他這才知道極樂宗到底有多恐怖,拼命的眨動自己的雙眼,就想讓項榮峯放過自己一馬。

“噗”的一口逆血吐出,柳倩兒終於舒服的可以坐起來,右手再次輕彈,三道血線直接飛入那個昏迷的長老體內,不斷的精血之力就好像被牽引一樣。

項榮峯微笑的看向柳倩兒,這才注意到胡云飛想說話,一指點向胡云飛。

“宗主,宗主大人,我願意歸順你們極樂宗,求你們放過我一馬吧,我願意爲宗門付出一些,求宗主放我一條生路。”胡云飛哀求道。

“哈哈胡云飛,極樂宗一向如此,竟然你已經選擇願意付出一切,那好吧,宗門需要你的性命,那你就用你的生命來報答本宗門吧!”項榮峯大笑說道,說完一指又點向胡云飛。

胡云飛傻了,他現在徹底後悔,爲什麼自己會這麼愚蠢呢?

“嘿嘿,您放心前輩,我一定讓您快樂的死去,沒有一點痛苦。”柳倩兒嫵媚的說道。

淚水從胡云飛眼睛中流出,怕死他已經無力反駁,只是痛恨自己,怨恨眼前四人,他發誓,如果有人替他報仇,胡家願一將所有都給對方,願世世爲奴。

“咔嚓”一道雷霆在空中炸響,項榮峯幾人看向天空,又怒狠狠的看向胡云飛。

“哼,你個老不死的,竟然還用詛咒起誓,看來你的願望無法實現了!”項榮峯微笑說道。

衆人都不明白項榮峯的話,可此刻的胡云飛沒有淚水,而是淡淡的微笑,因爲他的誓言已經成真!

“倩兒,動手吧,給他一個空間的幻境,讓他的靈魂不得安息!”項榮峯再次說道。

“好的,宗主大人,請您放心吧!”柳倩兒嫵媚說道,慢慢走向胡云飛,雙手劃過胡云飛的眼睛,一陣幻境出現在胡云飛的意識當中,無比恐怖的畫面在胡云飛腦海中出現,柳倩兒慢慢的將胡云飛精血拉動到自己的嘴中,看着胡云飛慢慢變成的消瘦的樣子,柳倩兒非常開心。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從四人上空飛過,項榮峯立刻拉動三人,朝着林中躲去。

“嗖”程興來到胡云飛面前,看着地面上的屍骨,他又左右看了看,神識慢慢展開。

項榮峯立刻拿出符篆,做出一個壁壘,防止神識探查。

程興查探半天沒發現任何東西嘆氣的說道:唉,看來還是沒查到任何東西,算了。

程興左手一晃,三團火苗直接將三具屍體焚化。一個藍色的神魂慢慢進入地下。



當程興離開後,項榮峯才重重呼出一口氣。看向三居還在燃燒的屍體,他走向胡云飛的屍體後,右手一點,滿意的點了點頭。

“宗主您這是做什麼?”王馨問道。

項榮峯微笑的說道:查探神魂,因爲我怕這老傢伙沒有死乾淨,而且當時誓言已經兌現,我怕出現什麼差錯!

衆人這才明白,但王馨又問到:那他怎麼起誓能引動天罰呢?

“胡家有一個祕傳絕技,那就是誓言令,只要他們家族的人達到引聖期,所發下的誓言都會成真!除非神魂俱滅!”項榮峯解釋道。

這下王馨才明白,沒想到胡家也有祕密,看來每一個大家族都是有辦法生存下來的。

“宗主大人,您看奴家怎麼辦?”柳倩兒嫵媚說道。


“你當然是要等徐崇閉關出來,你得到他身上全部的真龍煉化,你就可以輕易滅殺徐家!”項榮峯微笑的說道。

柳倩兒微笑的行禮,然後飛向天都學院。

項榮峯看着柳倩兒已經離開,也拉着兩人飛回項家。

當柳倩兒出現在天都學院時,每一個人都露出豬哥像看向她,現在的她可以說一笑衆生變。

而幾位教習也是看着柳倩兒坐上龍駒車離開學院。 當程興回到學院之時,發現諸位教習都盯着馬車看,他也不知道發生何事。

“咳咳,你們看什麼呢?都不用做事嗎?”程興問道。

這時衆教習才反應過來,連忙拱手行禮。

“院長,我們幾個只是在欣賞美女,因爲我們幾個發現咱們院內的,一名女修士真的是越來越漂亮,就好像是天上的仙女一樣。”盧成棟解釋道。

“哦,是嗎?是誰啊?”程興繼續問道。

“嘿嘿,是徐家的孫媳,也是即將要繼任人主之位的徐崇妾室。”沙慶宇不好意思的說道。

程興聽到柳倩兒他就感到奇怪,之前小劍峯就是給項榮峯和柳倩兒的,現在項榮峯不出現了,這個柳倩兒倒是經常來,難道她就是?不對,那可是龍,而柳倩兒是人,而且還是一個美人,看來這件事需要讓萬妖去查探一番才能安心。

望月大陸天香城上空一道被撕裂的虛空被打開,姜衍從裏面走出,站在高空中的他望着下面方的天香城,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右手一招整個鎏金宮殿出現在天香城上空,這一幕讓下面的修士們都是震驚不已。

無數的裝X值瘋狂滾動,萬娘和姬如雪從宮殿中走出。


“快看,是萬家大小姐。”一名掌櫃驚呼

“你們仔細看,她身邊還跟着一個小女孩,嘿,這小女孩長得也好看。”另一名渡劫修士說道。

下面的議論聲不斷,姜衍微笑的手再一招,鎏金宮殿消失不見。

“你們看,是萬家姑爺,就是那個超級強者。”一名老修士說道。

衆人齊齊看去,這才知道剛纔那宮殿是姜衍的,難怪這麼雄偉壯觀,簡直就是神仙手段啊。

姜衍微笑的牽着二女的手,飛向萬府。

當三人落在萬府當中,下人們連忙去通知家主。

“哈哈,你們終於回來了,我還在擔心你們呢。”萬雲笑着說道。

這時萬河山等人也走出客廳,看着姜衍三人。

“爺爺”萬娘和姜衍行禮說道。

“嗯,不錯,回來就好,這位是?”萬河山看着姬如雪問道。

姜衍撓着頭不好意思的說道:這位就是姬如雪,也是我說的那個沒長成的未婚妻,如雪,這位就是萬孃的爺爺。

姜衍一一介紹萬家之人,姬如雪也一一行禮。

“哈哈,好,看來我的孫婿果然是人中龍鳳。”萬河山笑道。

劉芸趕緊將姬如雪和萬娘拉到別苑去說話,而姜衍跟隨衆人也進入道客廳之中。

“賢婿聽說你打算要去無盡海域?”萬雲問到。

“是的岳父,這次我回來就是打算去無盡海,我想查找玄武玉佩的下落。”姜衍說道。

萬河山看向姜衍,他知道這個孫婿不簡單,但是無盡海確實危險。

萬河山剛想說話,萬青說道:小衍,大伯不建議你去那裏,如果你真想去,你還是去一趟昆刀山,去到哪裏你自然明白。

衆人齊齊看向萬青,因爲不知道萬青爲什麼要讓姜衍去昆刀山,那裏應該什麼都沒有才對。

萬青微笑的看向大家說道:其實昆刀山有一個祕密,也就我自己知道,一次外出我也是無意間發現的,那裏有一個地宮,當時我也不明白,現在我算明白一些,那裏肯定和無盡海有關係。

萬河山和萬雲衆人這才點了點頭,其實他們也想去看看,因爲他們還真沒看過這樣的東西。

“嗯,多謝大伯,等我們說完事,我一定去。”姜衍感謝道。

“孫女婿,你可以帶我們大家一起去嗎?我們也想去看看那地宮。”萬河山說道。

“好的,如果有危險,爺爺和諸位你們就別下去了,我怕我照顧不過來。”姜衍微笑說道。

衆人聽到姜衍的話,也是“哈哈”大笑起來,而萬雲好像想起一些事情。

“賢婿,你沒走傳送大陣?”萬雲問到。

“嗯,我是撕裂虛空回來的。”姜衍說道。

萬河山一聽,立刻起身,朝着祠堂跑去。姜衍一臉懵,什麼情況?爺爺爲什麼這麼着急。

萬雲和萬青聽後,也是一臉的震驚,如果傳聞是真的,那姜衍有可能真的可以開啓那條路。

半刻中後,萬河山走了回來,看向姜衍,將一個黑色的令牌遞給他,看着手中的漆黑的令牌姜衍也是一臉問號,看向萬河山,這什麼情況?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