噁心到不能存在。

而且,安夏提到慕初笛,這也的確是要注意的。

之前跟慕初笛接觸過一下,覺得那個女人,非常謹慎。

最重要的是她身後的男人,霍驍。

這男人就很難對付。

穆臣不喜歡製造問題,所以,他都是在問題來臨之前,就直接把問題解決掉。

讓它連出現的機會都不給。

「給她找一個借口。」

「是。」

暗兵很清楚穆臣的意思,接下指令就打算去做。

穆臣卻突然開口,「她那張臉,不能有任何損壞。」

那就是人怎樣沒關係,只要保證臉沒事就好。

「我明白的,主子大人。」 安夏回到她的車子,坐在駕駛座上,手按在胸膛上,感受著心臟的瘋狂跳動。

她實在沒有辦法壓下這種狂亂的心律。

實在是太可怕了,穆臣剛才是真的想要她的命。

不,正確來說,是想要她這張臉的命。

他想要的是夏冉冉的命。

他有這麼恨她嗎?

可是,安夏卻總是感覺到另外的感覺。

算了,不管了。

這不是她能夠管的事,她只想能夠好好地演著夏冉冉這個角色,然後,好好地過日子。

她的日子太苦了,唯一的幸福就是當夏冉冉的這段時間。

後視鏡里,正映出她脖子的印痕。

那印痕又青又紫的,看著十分的嚇人。

安夏回憶著剛才穆臣說過的話,他說夏冉冉跳下了懸崖?

聽那語氣,好像人至今還沒有找到。

那樣的話,是不是代表,真正的夏冉冉已經死了。

她能夠一輩子都演這個角色呢?

嫣紅的唇瓣微微上揚,忍不住帶著喜悅。

剛才那點恐懼,此時已經被歡喜所替換。

夏冉冉死了,那真是太好了。

人在利益的面前,都是自私的。

安夏跟夏冉冉沒有任何的接觸,更不要說有任何的仇恨,可是,她卻想她死。

整理好思緒,安夏便開動了轎車。

現在她可是沒了任何的喬裝,不能再在這裡耽誤。

她很珍惜夏冉冉這個身份,更不可能出任何的差錯。

開動了轎車后,她頭也不回地開車離開。

反正穆臣都說了,這件事他會應對,那麼她就不用擔心了。

聽穆臣的語氣,應該也不會讓她跟霍錚一起拍宣傳片,那麼現在,危機暫時沒了。

這樣也挺好的。

倏然,胸膛一直壓著的壓力頓時消失,她變得放鬆起來,踩著油門的腳也越發的放肆。

這是一條寬闊的馬路,由於偏僻,路上並沒有什麼車輛。

安夏享受著這飆車的快樂。

然而很快,後視鏡里出現了一輛大貨車,那大貨車正緊緊地跟在她的車后,似乎想要超車。

安夏也是惜命的人,她向來不會跟大貨車搶道的。

所以,她減慢了速度,把車輛轉向另一邊的道,好讓大貨車能夠超過她。

大貨車借著她的讓路,已經開到她車輛的身邊。

本來只要再加一點油就能夠超過安夏的,可是,對方好像根本沒有超車的意思,而且就是要與她並排著。

這讓安夏有種不祥的預感。

然而她還沒有來得及往下想,那輛大貨車便發瘋似的往她擠壓。

安夏拚命地按著喇叭,喇叭聲響很大,可是對方卻絲毫反應都沒有。

透過車窗,她看到對方的車窗半開著,裡面的男人認真地開著車。

不是任何的事故,而是故意要撞向她的。

可惡。

到底是什麼人?

對方的動作加快,安夏只能減慢車速,儘力把受傷的機率壓到最低。

呯的一聲,大貨車狠狠地往她的車子撞了上來,她的車子在馬路上翻了一翻。

安夏只覺得天旋地轉,渾身都是酸痛。

一股濃濃的血腥味隨之而來。

然而,車門卻很快就被打開。

她看到,大貨車裡的男人,開車門把她救出去。 寬闊的大馬路上,醫護車停在了路邊。

救護人員把人帶上救護車,警員也都及時到場。

經過調查,這是一場意外車禍。

是大貨車與小車的碰撞,小車司機受傷,幸好被救出,現場救護人員確定沒有生命危險。

隨後司機被帶進警察局。

遠遠的,就有人在看著這一切。

職場之步步向上 對方見救護車已經離開開往醫院,他這才不慌不忙地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號碼。

電話那邊很快就接通了。

「大人,這邊已經處理好了。」

「醫院那邊也做好了交代。」

「請主子放心。」

得到消息,電話很快就掛掉。

救護車來到臨近的醫院,醫生早早就在外面守著。

醫護人員有點驚訝,這什麼時候醫生會這樣焦急,似乎救護車裡的是什麼重要人物。

「來,我來看看。」

救護人員連忙讓開一條路,在傷病面前,時間是很寶貴的。

他們讓開了路后,醫生來到傷者跟前,用乾淨的毛巾給她擦拭,女人臉上全是血,所以他們一開始並沒有注意看她的面容。

現在被擦拭乾凈后,他們才震驚了一下。

這受害者竟然是近期的流量小花夏冉冉?

哇塞,這可是天大的新聞啊。

如果狗仔知道,是不是會把他們醫院全都堵得密不透風。

他們才這樣想,很快,便有一道閃光照了過去。

伴隨著咔嚓的聲響。

他們反應不及對方快,對方直接跑了過來,「請問夏冉冉是怎樣受傷的?她的傷勢嚴重嗎?會不會影響她後面與軍部合作的拍攝?」

「這到底是意外還是仇殺?你們有什麼看法嗎?」

「現場里除了她還有沒有其他人呢?」

追問的是一名狗仔,他們也不知道他到底怎麼這麼快就得知消息趕過來的,他們愣住片刻后,便回想起自己的義務。

「這裡是醫院,不能隨意拍攝的。」

「先生,請你離開,你在這裡妨礙我們的工作。」

醫護人員攔截下狗仔,醫生此時才說道,「送病人去做詳細檢查。」

其實一開始就應該這樣做的,如果醫生不是先擦拭乾凈夏冉冉的臉,夏冉冉也不會就這樣曝光。

路過漫威的騎士 不過在場的人都沒有深思,只以為這是一個小出錯。

一夜過後

整個京城八卦雜誌都刊登了夏冉冉車禍的事,甚至還曝光了她的病歷。

上面有醫生的診斷,損耗性失憶。

由於車禍,夏冉冉的腦部受到了影響,暫時失去部分的記憶。

失憶,這可是在娛樂圈盪起不少的浪花。

微博上,全都是夏冉冉的新聞。

安夏醒過來看到這些報告,她終於知道穆臣那些話的意思了。

他會替她處理,這就是他的處理方式了。

現在的她,身體狀況不能跟霍錚拍攝宣傳報了。

而且,還能借著失憶,跳過許多的問題。

這方法還真夠簡單粗暴,見效快,又夠狠。

她身上全都打著石膏,幾乎全身骨頭都受過傷,可唯獨她的這張臉,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

簡直是完好如初! 軍部

霍錚正在搞弄他的武器設備,他那粘人麻煩的老媽子副將門都不敲便走了進來。

「少將,出大事了。」

副將臉色鐵灰,額頭上滲著細汗,這一路他都是用跑的。

霍錚現在在弄的是他的寶貝,最討厭別人打擾,副將一進來就受到了鄙視。

「京城能出什麼大事,天要踏了?還是霍幗封不行了?」

霍幗封是華國軍部的支撐,他不行,那就是華國的半片天要倒下。

對其他人而言,是很重要的事情。

副將知道他家少將又在胡說八道,他直接忽略那些話,急忙道,「是夏小姐出事了,夏小姐她,出車禍了,現在人在醫院呢。」

霍錚的手沒有片刻的停頓,動作依然如流水,「怎麼出的車禍,在哪裡?」

副將覺得他家少將有點奇怪,以前他不是這個樣子的。

以前聽到夏冉冉出事,他家副將都急著去救人的,可這次怎麼這樣了?

難道是因為慕小姐不在,他家少將大人就不去救人了?

副將把他所打聽到的消息全都說了一遍,他都是在警方和醫院那邊打聽的,所以他所得知的消息基本是全面而又精準的。

聽到副將說的地點。

霍錚劍眉蹙起,「給我查查,她怎麼會在那個地方?」

根據時間來判斷,那個時候夏冉冉剛離開軍部不久。

惹愛成癮:邪少的純情萌妻 到底是什麼事,能讓她去到那個地方呢?

副將愕然片刻,然後點點頭,「好的。」

倏然,咯噔一聲,霍錚的武器放在了桌面上。

他猛然站了起來,副將看著霍錚那意欲離開的背影,說道,「少將,你要去哪裡?」

「去醫院。」

副將嘴角微微上揚,他還以為他家少將大人真不把夏小姐當一回事呢。

這怎麼可能的,之前明明那樣的好。

他可是沒見過霍錚對任何一個女人上心過呢,夏小姐是唯一的一個。

副將屁顛屁顛地跟了上去。

很快,軍部大車便來到醫院。

電梯門口

有幾名穿著黑色保鏢服裝的男人站在電梯口,副將瞄了一眼,便不在看了。

畢竟華國有很多大人物,可能這又是哪一個住院了,所以這麼大陣仗。

然而,當他按下夏冉冉所在的那個樓層,卻發現,按不了。

「怎麼了?」

「少將,這樓層,按不了。」

「只有夏小姐所在的樓層按不了,其他都可以。」

「我按了下面一層,到時候走一下上去吧。」

霍錚頷首,並不在意。

此時電梯來了,電梯門打開,他們正欲進去,伸手倏然伸出一雙手,擋住他們的電梯。

「兩位是要找夏小姐的?」

傲嬌甜心太難寵 「抱歉,夏小姐現在需要靜養,誰,都不見。」

對方的態度很強硬,若有似無地瞟了眼霍錚軍服上的徽章。

「知道我是誰?嗯?」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