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江萬貫老臉一紅,已經意識到剛剛那句話不應該說出來,趕忙向前一步。

那無量和尚看到了江萬貫主動上前,一時間也不知道像是想起了什麼事情,下意識的又退後了一步。

但卻突然意識到這是他的老巢啊!

親愛的不彎小姐

他憑什麼後退?


於是,這一步又邁了回來,恢復了此前那沉着冷靜的樣子,上下打量了一眼江萬貫。

“我告訴你,江萬貫,你別亂來!”

真·用最狠的語氣說出最慫的話。


饒是見慣了各種怪事的江北,都不由得一愣,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老爹,這三天,老爹到底都幹了些啥啊!

江萬貫,你可是有媳婦,有孩子的人啊!

“嘿嘿嘿……”江萬貫乾笑着,“無量大師,我們都是朋友,別這樣見外,那個啥……這是一萬靈石,您老拿着恢復一下?”

“哼!”

就在江萬貫這話剛說完的時候,他手上的那個儲物袋已經消失不見了。

自然是被無量和尚給“搶走”的。

而後,便是隻覺得一道清風拂過臉頰。

再一看,哪還有那無量和尚的人影了?

“老夫先去閉關了。”

這一道話語,留在了原地,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砰!”

而後,更是一道巨大的關門聲傳出,無量和尚已經回了自己的廂房……

小院內的幾人,皆是有些尷尬,尤其是厲婉,上下打量着江萬貫,像是第一次認識這個人一般。

“看不出來啊貫貫,你倒是有兩下子,還能把無量大師這種強者嚇成這樣。”厲婉撇了撇嘴,如此說道。

“婉兒,咱們當着這倆兒子的面,能不能別這麼叫我……”江萬貫搓了搓手,一臉尷尬的說道。

“哼!”厲婉一翻白眼,悠然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還扶着老子作甚!你當老子是什麼風燭殘年之人不成?”江萬貫把目光又放在了江北身上,冷哼一聲。

“沒,沒有!”江北趕緊把手鬆開,雙手舉起做投降狀。

“話說……爹,你這丹藥真的煉製出來了?”江北眨了眨眼。

“那是自然,五枚丹藥都在老子身上了。”江萬貫摸了摸下巴,一臉的得意。

“得意個屁,像是你出了多大的力一般。”江南嘟囔了一句,然後便靠在樹下繼續眯着眼……

江萬貫氣的嘴角連連抽搐,卻是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那廂房所在。

然後……忍住了。

“就這?”江南瞥了一眼,然後點上一根菸,悠閒的抽了起來。

江萬貫忍不住了……

一個閃身,已經來到了江南的面前,周身極爲陰冷,卻炙熱無比。

陰冷,是因爲他的情緒所顯,炙熱,是因爲他的炎龍功法已經下意識的開始運轉了。

“爹,你,你要幹啥……”江南吞了口唾沫。

“幹什麼?”江萬貫冷笑一聲。

“爹,我告訴你,你別亂來,到時候出了事可別怪我。”江南說着,還朝着那邊厲婉的廂房努了努嘴。

真·用最慫的語氣說出最強橫的話。

江北一扶額,已經不準備參與自己親哥和親爹的事兒了。

反倒是自顧自的朝着屋裏走去。

不多時。

江南和江萬貫也進來了。

也不知道是江萬貫威脅了江南什麼,便是看到江南對江萬貫各種恭敬,甚至還主動給江萬貫開門。

江北都愣住了。

老爹還是有手段的呀……

“捨得進來了?”厲婉坐在木椅上,瞥了一眼江萬貫。


“嘿,嘿嘿,自然……畢竟大舅哥都要不行了,得趕緊將這丹藥喂下去。”江萬貫搓着手說道。

“貫貫!那丹藥可是煉出來了!”

正此時,只聽得江北所住的那個屋內,突然傳出了這樣一道虛弱,但卻有些激動的聲音。

江萬貫:???

再之後,便看到一個人影扶着門框,踉踉蹌蹌的走了出來。

明明,他的身影是那麼瘦弱不堪,但是他的眼中,卻是帶着無盡的渴望,生機。

他,還能救!

江萬貫看到這一幕,只覺得倆眼一黑差點暈過去。

完了,活了一輩子,這一世英名毀在這麼一個稱呼上了。

江萬貫下意識的看了一眼一旁端坐着的厲婉,只是厲婉雖然嘴上不說話,甚至還很嫌棄的看了一眼慢慢走出來的厲豐,但是她的眼中,卻也有那麼一絲掩飾不住的激動。

厲豐,畢竟是她的親哥啊……

江萬貫微微嘆了口氣,手中便出現了一個小盒子,那張與平易近人毫無關係的臉頰,卻是多出了一抹牽強的笑容。

“煉出來了。”江萬貫淡笑着說道,“就在此盒中了,大舅哥切勿着急,且等我……將你這氣息捋順一番,再服用丹藥也不遲。”

“是是是,你說啥是啥。”厲豐那頭點的跟小雞啄米一樣,他可不想死啊!

“哎!”江萬貫嘆了口氣,便朝着正扶着門框,就連站着都極爲艱難的厲豐走了過去。

甚至爲了讓厲豐放心,還將這個精緻的小盒子主動遞給了厲豐。

“咱們進去慢慢調理吧,急不得了。”江萬貫說着,便攙扶着厲豐走了進去。

“砰!”

門瞬間關上了。

而後,江北便什麼都看不到了。

再想用神識向裏探查,卻是發現裏面出現了一層神識的隔絕屏障,這東西很簡單,但是他的神識之力和老爹的差不多,若是強行探查雖然也是可行的,但卻……

一定會被老爹發覺。

江北沒有猶豫,便直接放棄了。

屋內……

剛扶着厲豐進屋的江萬貫,卻是突然一伸手,把那個精美的小盒子搶了過來。

厲豐就那麼傻愣愣的看着江萬貫……

瞪大了眼睛。

“你,你要幹啥?”厲豐弱弱的問道,那聲音,那語氣,像極了受欺負的小媳婦。

“呵,我幹啥?”江萬貫冷笑一聲,臉上那笑容也早已消失不見,變成了……陰冷,狠辣!

這纔是真正的,那個流傳於世,靠着殺伐果斷, 鐵血無情出名的江萬貫!

“你你你……我告訴你,你可別亂來。”厲豐坐在小炕邊,慢慢的向後蹭着。

江萬貫又是冷笑一下,大手一揮,在這神識屏障上,又是直接加了三層的靈力罩,一層疊着一層。

毫不誇張的說,就算是江萬貫把厲豐給弄了,外面都不知道。

“你……江萬貫,我告訴你,我會叫的!你別亂來!”

“呵!在這裏,你叫破喉嚨都不會有人來救你的!”江萬貫冷笑着,把玩着手中的這精美的小盒子。

“本座呢,這人最爲大度,你也知道。”

厲豐趕忙點頭,自己這小命就被眼前這江萬貫攥在手裏啊!

“所以,想活還是想死,本座給你一個機會。”

“想活!自然是想活的!”厲豐不假思索的答道,這一刻,他根本就沒有魔主之子的驕傲。

他只是一個苦命的人……

“那你需要答應本座一個條件,本座不光可以將這丹藥交與你,甚至還可以爲你順一下體內的濁氣,幫你調息。”江萬貫笑着說道。

厲豐哪見識過這個?

慌不迭的點頭同意。

“以後!別特麼叫老子貫貫!老子受不了這麼噁心的稱呼!”

厲豐:???

“還有,今天的事,你不能說出去一個字。”

厲豐認真地思索了一下,然後擡起頭,“貫貫……但這是倆條件了啊。” “呵……”江萬貫被氣笑了。

“厲豐,你小子也別當老子是蠢蛋子,你就說答應不答應就完了,答應了,這丹藥歸你,老子讓你恢復巔峯狀態,不答應……哼哼。”江萬貫冷笑一聲,已經將這厲豐給拿捏的死死的。

這次,厲豐沒再猶豫,直接點頭同意了。

“答應,自然是答應的,那貫……貫哥?咱們現在就開始?”厲豐一臉無辜的說着,還眨了眨眼。

江萬貫:“……”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舊愛新婚:總裁前夫求放過 ,還是打破了僵局。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