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角微掀,一抹戲謔之色出現在葯魂嘴角,「就憑你們嗎?你們來就是來給我們送積分的。還有,你們以為就你們幾個就能把我葯魂送出去,其實你們被別人利用了還不知道,你們不過是馬前卒到這裡來消耗我的元氣罷了。」

那幾個面面相覷,臉色都不好看。

「滾你的葯魂,想離間我們和別人的關係。兄弟伙,別管了,我們上,搞死他們。」少年一聲怒喝,提刀帶頭向前衝鋒。

砰的一聲響。葯魂從原地消失。當眾人再次看到他的時候,兩個少年轟然躺下,在他們的脖頸處兩條紅線開始滲出鮮紅的血。

哧——

鐵劍上突然湧出碧綠電流,葯魂舉劍刺了出去。

「閃電?」兇惡少年不敢怠慢,舉刀架在頭頂。

當的一聲脆響,有閃電流轉的長劍威力變得強橫,一劍砍斷那少年手中大刀。

電流從頭頂澆灌而下,兇惡少年想要罵點什麼,卻發現身子不住顫抖,而身上幾乎沒有什麼痛苦,他全身被電麻痹了。

胡龍和另外兩個實力相近少年對打在一起,以一敵二,才交手兩三個會合就有些吃不消。

兇惡少年轟然倒地,碧綠電流在他全身炸響流動,他全身顫抖,而後身子躺平沒了呼吸。

「拔劍之寂!」

一顆人頭拋飛向空中。

胡龍抓住機會將長劍刺入對手心臟中。

「魂哥,成了,腰牌多了兩百分。」胡龍拿出一塊布拭掉劍上的鮮血,望著地面幾個呼吸間就多出來的「屍體」,道。

「八百分。現在六千四。」葯魂淡淡的說了一句。

兩人還未離開,地面上體「屍體」碎成紫光,然後飄向空中。

「送走五個。胡龍,走吧,前面,應該還有人在等著我們。」葯魂輕描淡寫說的一句讓胡龍的嘴半天都合不攏。

胡龍走在葯魂身旁,想了半晌,還是說出心中的感想:「魂哥,要不咱們換條道,他們愛截殺誰就截殺誰,咱們管不著。只是明知道有人在前面還去未免有點……」

「你是不是想說笨。」葯魂面無表情,道。

「也不是笨,」胡龍連連擺手,「就是感覺有些累,而且在廝殺區里我們的元氣要用到最後走出幻界時,能多留一點就多留一點。」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果我不前去,又怎麼知道是誰想要對付我。」說完葯魂加快腳步,既然要來找麻煩,那就給你麻煩,而且比你想要的還要多。

廝殺區里一角,唐絲絲被兩人從大路逼入樹林。其中一人道:「絲絲,在那苦行沙漠里你可真是威風,飛得又高又快,讓我們在你屁股後面吃灰。」

「大——大——大哥,這妮子不——不——識好歹,要不然,我——我們——把她——把她的衣服脫了,然後,然後……」另外一人長材很矮,但長相卻沒有那個叫「大哥」的猥瑣。

啪——

那個高一點的直接一掌刮到那個結巴臉上:「媽的,你是傻叉嗎?幻界裡面做什麼事外界都能看到,這裡只允許廝殺,我們現在把這小妞給上了出去后不被罰死才怪,說不定會還給家族帶來麻煩。你是嫡系就要記住你是嫡系的身份。以前我們幹得任何事都小心謹慎,在這裡怎麼能夠翻船!」

「但是,大——大哥——」那個結巴還想要說些什麼,直接就被他那大哥打斷。

「老子都忍得住,你他*媽的忍不住。上次要不是你攛掇我,我會去把那個瘋女子給上了,現在他們家逼老子結婚。老子才多大,十八歲多一點,實力達到淬體境八重,卻一直要表現出實力只有淬體境三四重的樣子。為的是什麼,不就是想要在藥王峰上再快活幾日,與我那幾個小娘子多卿卿我我一點時間嗎?現在好了,那個瘋丫頭逼老子成婚。你說她是不是瘋了?」高個說著說著就怒吼起來,頸上青筋都暴了出來。

「是,她是——」

「是你個屁!這檔子事都是你給老子搞出來的!老子告訴你,必須想辦法給我解決掉,否則別被老子翻臉不認人!」高個現在進入自由咆哮模式,完全沒有把站在一旁的唐絲絲當成一回事。

「真是遇到兩個瘋子。」唐絲絲罵了一句,然後身子一轉想要離開。

「哎,等等不要走!」高個突然出聲道,「我們追你半天追到這裡來了你還想走?」

「你們想要怎麼樣?」唐絲絲實力只和高個差不多,現在心中有氣也不敢發。她緊緊捏著手裡長劍,胸脯氣得不停起伏。

高個和結巴色眯眯的望著唐絲絲,要是在外界他們兩個恨不得馬上把唐絲絲全身的衣服扯下。但是這是幻界,理智讓精*蟲上腦的他們也不敢妄動。

「可能你對我們倆沒有什麼印象。」那高個輕佻的望著唐絲絲,目光在她身體的隱秘*處不停掃蕩,「之前我們和你在同一個區域,哦,就是『沙漠苦行』那一關,我們跟在你屁股後面中你打招呼,你連看都沒有看我們一下,就操控那馱龍獸飛向高空,然後甩了我們一臉黃沙。」

「說得不錯,大——大哥。我現在還——還記得那——那沙是什麼——什麼滋味。不過在她屁股——屁股後面吃沙也——也還不錯。」結巴說了半天才說出平常人一個呼吸就能說出來的話。

「不錯你媽。」高個罵了一句,而後對著唐絲絲道:「你說,有沒有這件事?」

唐絲絲眼珠輕轉,她進入沙漠后,立馬騎上一頭馱龍獸,她身後似乎有兩人在招呼她,但她一時興奮直接就吹著口哨讓那馱龍獸飛起。

一騎絕塵地飛起,留下一個曼妙背影給那兩人。沒想到過了這麼久這兩人追上她要向她討說法。

「好像是有這麼回事,你們倆個到底想要怎麼樣?」唐絲絲俏臉變寒,不想再跟這兩人耗在這裡,想要找機會突圍出去。

「我們倆個想要怎麼樣?」那高個嘻嘻一笑,目光猥褻地在她身上一掃,「當然是殺了你,不過在殺你之前……我們……」

「我們……」那結巴身材矮小,眼睛平視只能看到唐絲絲的胸,他的目光一刻就沒有離開那挺傲之處,隨聲附和道。

「我們當然還是想聽你道歉,對我們陪個不是。」高個話鋒一轉,道,「興許你道歉之後我們就不想要殺你了。」

「我騎我的馱龍獸與你兩人有何干係,為何要向你們道歉。」唐絲絲輕咬牙,眼中有殺機閃露,手中長劍反射出一道寒光。

「不道歉,看來你是想要送上分數啰……」高個面色一寒,道。


「拿下——分——分數也不錯,等——等出去后——我——我們再交個朋友。」結巴對唐絲絲色心不死,打算出去之後再行騷擾。

「你們也想當我的朋友,你們知道我的朋友是誰嗎?」嘴角掀起一抹戲謔,唐絲絲眼中根本就沒有裝下這兩人,「他也在這廝殺區中,我想你們碰到我的朋友恐怕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你的朋友是誰,雖然你長得很漂亮,不過也只是旁系而已,你能交到什麼厲害的人?」高個說話的語氣充滿質疑。


在葯族,長得漂亮最多嫁到嫡系家裡,沒出嫁前能交到什麼達官貴人?

「他叫葯魂,剛剛升入先天境三重。」


「先天境三重?」高個目光變得躲閃起來,不敢再如之前那般肆無忌憚的在唐絲絲身上掃視

「難道是——是那個——葯——葯百——」

「好了,我知道了,」高個子嫌棄結巴說話太拖拉,直接打斷,小聲道,「不如我們把這妞兒抓起來,然後送給葯百草做一個順水人情你看怎麼樣?」

結巴點點頭,沒有說話。

「葯魂,我根本沒有聽過,先天境十重又怎麼樣,他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兒呢,想要救你,沒門兒。」高個把手中長劍一橫,向前走了兩步,逼近唐絲絲。

唐絲絲當然不敢以一敵二,她現在好想把子母鳳環拿在手上,然後朝這兩個傢伙扔過去。

背後有風吹來,她心道不好,這次腹背受敵了。

還沒有來得及轉身去看,身前兩個人提劍就沖了過來。

背後傳來的風裡有一股好聞的氣味,那氣味唐絲絲很熟悉,不過在這種危急的情況下她想不起那氣味是誰的。

一隻小腳在她肩上一踏然後向前飛了出去。

身形小巧,粗略一看那人站在地上也只有她肩高。

「是來幫我的。」她提劍向那兩個咄咄逼人的怪胎沖了上去。

當——

唐絲絲提手擋去那結巴用手拋過來的劍,而後朝那人沖了上去。

心中怒火油然而生,這個結巴只有淬體境七重,手短體矮,拳掌虎虎生風,專攻她下三路。

「原來丟劍是為了發揮他下三路的攻擊優勢。」心念電閃間,長劍直接砍向一直在地面滾動的結巴。

「嗷!」唐絲絲痛叫一聲,那結巴用手抓在他小腿上。

「不要臉。」劍氣如同條靈蛇吞吐而出,幾道劍氣沖那結巴飛去。

結巴就地一滾,地面多了四五餘寸長的劍痕。

那結巴眼中閃過一抹凶光,如擊中地面那四五寸長的劍氣掃在他身上,恐怕他立馬就會血流不止。

啊!

結巴聽到一個男聲傳到他耳中,轉頭看去,高個身子紫光暴閃,而後全身爆裂,而在其一旁,一個蘿莉模樣的女生靜立一旁,手上橙紅光芒退去。

「好厲害,居然殺了老大。」結巴心中的念頭極為流暢,沒有一絲停頓出現在他心中。

噗——

一把長劍從他胸口穿透而過。唐絲絲憤然的望著他。

隨後結巴也隨他那大哥隨風而逝。

抽回劍,唐絲絲望著一旁的葯菲兒,跑了過去:「菲兒,要不是你來了,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發現你后就想追上來,無意中發現這兩個傢伙一直跟在你後面。所以就沒有現身,躲在暗處,直到最後才動手。」葯菲兒身上元氣完全收回體內,道。

「我們去找葯魂他們吧。」想到剛才那兩人最後竊竊私語似乎在談論些什麼,唐絲絲就有些不安。那兩人是在她說出葯魂之後才有那番私密討論,在此之前兩人說話聲音很大,毫無顧忌。隱隱地她覺得有人想要對付葯魂。

「好,我們和葯魂胡龍他們結成一個團隊就不怕有人突襲我們。在找到你之前,我已經殺了好幾個想要殺了我得分的人。」葯菲兒頗有些無奈的道。其實她也不想殺人。奈何這廝殺區里你不殺人別人也要殺你。

她也是在無可奈何這下被迫殺人。

沒有三角狂犀火焰的葯菲兒依然犀利無比,唐絲絲心中感嘆:「不愧是小比能拿第二的人啊,大比走到這裡依然強勢。」

有了葯菲兒結伴同行的唐絲絲就沒有之前那樣小心翼翼,要不是她為了不讓人跟上專挑路行走也不會被那兩個說話都有些神叨叨的人跟上。

……

「碗月!」

當葯魂小解出現在樹林旁時,上官碗月胸口插著兩把劍被人活活地釘在了樹上,嘴角鮮血溢出,很顯然地兩百分很快就會出現在別人腰牌上。

上官碗月恨恨的望了廝殺區一眼,來到這裡她不過才殺十幾頭妖獸而已,葯魂只是去方便這麼一點時間,她就被兩人圍攻,交手不過十下就胸口就被插上雙劍。

「給殺我葯同的女人!」葯同怒喝一聲,直接朝遠處那兩個人影追去。

這就是廝殺區,只有殺戮在這裡蔓延,只有少下來並且分數夠高才能得到那能直接提升兩重境界的先天丹。 能提升修為的丹藥誰不想要?

就算上官碗月長得清麗脫俗,別人也會對她下手。£∝

……


廝殺區內,還有更多的人沒有進入追殺葯魂等人行列,他們和淬體境八…九重甚至先天境的妖獸搏殺,很多最後元氣耗盡被妖獸滅殺,稍微聰明一點的感覺體內元氣不足以再讓他們縱橫廝殺區利用身法和妖獸拉開距離,然後悍然捏碎手中的腰牌。

……

「魂哥,前面有情況,第三波人馬了。」胡龍走在葯魂身旁,連他都能用魂力感覺出那兩旁道上隱藏的七八個人,這些人還真是不擅長隱藏和偽裝。

「我們只值四百分。殺了也沒有多大的用,這幫人想要更大的好處。想必那更大的好處只有出了幻界才會有人送給他們。」葯魂眯縫著眼,淡淡地說道。

「魂哥,這次有七八個人,還是一直向前走?」胡龍說話聲音有些顫抖,在第二波人馬偷襲時他受了傷,不過葯魂用他那神奇的武魂把他治好了。

「別怕,繼續前行。只有打到最後才知道主謀是誰。」葯魂自然不會退縮,這些偷襲他的人實力不到先天境,除非有強大的武技,否則想要殺他幾乎不可能。

「出來吧。」兩道血色元氣暴射至樹叢之中。

啪啪——

兩人分別吐出兩口鮮血然後不省人事。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