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見識過它那件護身法寶的都已經死了。”魚頭蛟一臉認真地說道。

韓宇卻搖了搖頭,對於魚頭蛟的解釋表示不信。見韓宇一定要去,魚頭蛟也沒有再出聲阻攔。在魚頭蛟看來,自己說了這麼多,也算得上是仁至義盡。韓宇這個人類自己要找死,那死了也就怨不得它沒有事先提醒了。而一直在替魚頭蛟翻譯的無邪則是緊張的看着韓宇,不希望韓宇去找鵬天王借晶石。在無邪看來,只要用心去找,晶石總是會有的,犯不着一定要去跟鵬天王那種危險的生物打交道。

可惜韓宇卻不這麼想,法寶這種東西對於韓宇來說並不陌生,以前就得到過一頂可以隱身的狗皮帽子。對於這種即便普通人也可以使用的好東西,韓宇一向很感興趣。倒不是韓宇貪婪,他只是想要把這些法寶搶來送給自保能力有些弱的林珂跟喬嫣兒,之前那頂可以用來隱身的狗皮帽子就交給了自保能力最差的喬嫣兒,這回有機會多得幾個,機會難得,用可遇而不可求來形容也不過分。

自打原來世界的滅神大戰爆發後,無數神魔使用的寶物都隨着戰爭消失,再也難以被發現。而在這裏,韓宇卻得到了法寶不止一件這種好消息。想讓韓宇就此收手,很難。

溺愛千金妻 無邪見韓宇主意已定,只能無奈的放棄的勸說,轉而想要隨着韓宇一起去,也好路上能有個照應。只是對於韓宇來說,無邪的心意是好的,但本事卻稀鬆了一些,帶着她去除了給自己增加負擔,似乎並沒有什麼用處。

“還是算了吧,我要你回西京一趟,告訴你師父我的打算,這沒有一個讓你師父相信的人帶話,你師父那個老頑固可不一定會照辦。”韓宇搖頭拒絕無邪道。

無邪聞言笑了笑,有些沮喪的說道:“謝謝你給我留臉面,我也知道自己的本事不濟,去了也只是成爲累贅。那不如你帶着魚頭去吧,它的本事……”

“也不怎麼滴。”韓宇接口說道。一句話說得魚頭蛟鬱悶不已,可面對韓宇,魚頭蛟也知道韓宇說得沒錯,別看自己能夠收拾黑魚精,那是因爲黑魚精不是專門負責戰鬥的小妖,要是讓自己跟着韓宇去找鵬天王,估計也是個累贅。

將無邪跟魚頭蛟全都打發走,韓宇伸腿踢了踢躺在地上的黑魚精,開口說道:“醒過來吧,這裏就只剩下我一個了。”

“嘿嘿嘿……我知道。”黑魚精睜開了雙眼,不懷好意的看着韓宇說道。

韓宇不爲所動,開口說道:“知道想要讓你聽話有點困難,所以我決定先教訓你一頓,讓你明白一下你我之間的差距,那樣我們纔好說話。”

“正合我意。”黑魚精猛地從地上跳了起來,伸開雙手撲向韓宇。

……

結果是不用多說的,黑魚精在被烤了個半熟以後,總算是認清了目前的形勢,知道僅憑自己是沒有辦法搞定眼前這個叫韓宇的人類的。想要擺平這傢伙,看來還需要鵬天王或者鵬天王手下的三個得力干將出馬才行。

韓宇從來就沒有打算收服這個黑魚精,只要它老老實實的將自己帶到地方,韓宇就會放走這個黑魚精。至於他是去報信還是獨自逃走,那就不是韓宇需要去考慮的了。還不知道韓宇是這個打算的黑魚精還以爲自己很重要,一邊自戀的安慰自己的重要性,一邊老老實實的帶着韓宇往老巢飛去。

魚頭蛟所說的十幾座山頭還真TM的大呀,方圓近千里的山嶺都是鵬天王的勢力範圍。四周圍沒有人家,只有一些早已破敗,空無一人的村莊告訴着別人,這裏曾經有人類出沒。至於那些人類現在在哪,韓宇不用問也知道,十有八九都已經進了那些妖怪的肚子。

在來的路上,黑魚精似乎是爲了強調自己的重要性,對於韓宇的問題可以說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只要是韓宇問的,黑魚精做到了有問必答。韓宇見此當然不會跟黑魚精客氣,一路上將鵬天王以及手下三員得力干將的情報弄了個一清二楚。讓韓宇不由的感到這個黑魚精要是去搞情報工作,那絕對是一把好手。

目的地到達了,韓宇放開了黑魚精,讓黑魚精哪涼快哪待着去。黑魚精似乎沒有料到會是這個結果,有點不敢相信的站在原地,看着韓宇問道:“你確定要放我走?”

“嗯,走吧,對我來說,你已經沒用了。”韓宇隨口答道。

黑魚精頓時有種被打擊的感覺,有些不甘心的對韓宇說道:“我是很有用處的。”

“好,好,有用處。”韓宇敷衍了一聲,選好方向以後邁步走向了深山。看着韓宇越走越遠的背影,黑魚精一臉失落的站在原地,心中忿忿不已。

“二黑子,你站在那裏做什麼?”身背後傳來一聲詢問。黑魚精回頭一看,來人自己認識,是跟自己一樣屬於鵬天王麾下八千小妖之一。不過跟自己比起來,這位的地位要比自己高上那麼一點點,實力要強上那麼一點點……

“……老猿,你想不想吃人肉?我們有段時間沒有開葷了。”黑魚精突然開口對面前的猿猴精說道。

一聽到人肉兩個字,猿猴精頓時感覺嘴裏有口水流出,連忙擦了擦嘴,問道:“你說的人在哪?”

黑魚精一指韓宇離開的方向,對猿猴精說道:“剛纔我路過這裏的時候看到一個人影從這裏經過,好像是打算經過這裏的人類。要不咱們追上去看看?”

“好,好,到時候你一半我一半。”猿猴精連忙點頭答道。

二妖剛要追趕,黑魚精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有些懊惱的說道:“哎呀不行,我差點忘了我要去向牛將軍回報任務……”

“我當什麼事呢,這樣,二黑子你去向牛將軍報告,我帶手下小妖去追,到時候給你留條人腿就是了。”

“唔……也成,那咱們就說定了。”

“一定,一定。”

※※※

妖怪吃人,這似乎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就像人會捕食其他動物一樣,在妖怪的眼裏,人也不過是一種食物而已。要說唯一的區別,恐怕就是人比其他動物要更加難以對付一點。

跟黑魚精分道揚鑣的猿猴精帶着手下七八個小妖一路疾行,很快就看到了前面不遠處,走得不緊不慢的韓宇。猿猴精身後的小妖見狀當即就想要衝過去,卻被猿猴精伸手給攔住。直到這時,猿猴精才突然想起了黑魚精的爲人。這貨平時不是一個很大方的傢伙,有機會就想要吃獨食,今天怎麼就這麼大方了呢?

事出反常必爲妖吶!爲了安全起見,猿猴精阻止了自己手下直接衝過去抓人的舉動,而是分左右向着目標的兩側迂迴了過去。雖然猿猴精已經提醒自己要小心,但人類與妖怪之間巨大的力量差異卻讓猿猴精最後還是大意了。

韓宇一邊朝前走一邊觀察着四周,想着一會遇到妖怪的時候是故意被抓進洞府好?還是像對付黑魚精那樣,生擒一個妖怪給自己領路。早知道這樣,當初還不如不放走黑魚精。想到這裏,韓宇不由有點暗自後悔。

“呔~站住!”猿猴精猛地從樹林中竄了出來,擋住了韓宇的去路。韓宇看了一眼四周,發現包圍自己的幾個妖怪衝着自己露出不懷好意的表情,不由眉頭一皺。實在是這些小妖的眼神實在太邪惡,這尼瑪是打算生吃自己還是怎的?

“有事嗎?”韓宇開口問道。

猿猴精聞言呵呵一笑,衝韓宇點頭說道:“有點事,想要跟你借點東西。”

“什麼東西?”

“呵呵呵……我們餓了,想要吃點人肉。”猿猴精眼神戲謔的看着韓宇說道。只是讓猿猴精失望的是,目標並沒有露出任何畏懼的表情,反而充滿笑意的對自己說道:“想要人肉好辦得很。只是有借必有還,你們想好拿什麼來還我了嗎?”

“哦,那你想要讓我們還你什麼?”

“其實,我也有點東西想要找你們借,就是不知道你們肯不肯?”韓宇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的對猿猴精說道。

“你想要借什麼?”猿猴精兩眼一眯,緩緩的問道。

“呵呵……”韓宇聞言一笑,右手一動,一抓掐住了一個想要偷襲自己的小妖的脖子,微微一用力,被抓住脖子的小妖頓時四肢耷拉了下來,沒有了動靜。韓宇隨手將被自己扭斷脖子的小妖扔到一旁,看着猿猴精緩緩的說道:“我想要借你們的命一用,還希望你們不要吝嗇。”

話音未落,就見猿猴精猛地向韓宇撲了過來,手中拿着一根混鐵棒,照着韓宇的面門就砸了下來。韓宇伸手一把抓住了砸下來的混鐵棒,飛起一腳踹中猿猴精的胸口,就聽“咔嚓”兩聲輕響,胸骨被踹斷的猿猴精鬆手倒飛了出去,直到撞到一棵大樹才停下。而其他看到猿猴精動手也跟着圍過來的小妖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就見韓宇手裏拿着猿猴精的混鐵棍,左右橫掃,大殺四方。猿猴精從來沒有見過一個人類的力氣可以這樣大,落在韓宇手裏的混鐵棒就像是黑白無常手中的哭喪棒,捱到即傷,碰到就死。沒有一會的工夫,猿猴精帶來的幾個小妖就紛紛斃命,只剩下一個受傷的猿猴精還活着。

強掙扎的扶着樹站了起來,猿猴精知道今天自己能不能活下來,就要看眼前這個人類的心情如何了。逃走?猿猴精沒有想過,因爲出於本能,猿猴精知道自己逃走就是死路一條。

“你倒是挺識時務的。”韓宇有些意外的看着猿猴精說道。

“你到底是什麼來頭?竟然敢來這種地方撒野?”猿猴精盯着韓宇問道。對於猿猴精想要說靠山來保命的想法,韓宇不置可否。只是右手將混鐵棒平舉在猿猴精的面前,隨後一團火焰將混鐵棒包圍,在猿猴精的注視下,混鐵棒被火焰化成了一灘鐵水,滴落在猿猴精的面前。

看到了這一幕,猿猴精立馬打消了原來的想法,緊張的盯着韓宇問道:“你想怎麼樣才能饒過我?”

“不着急,等我處理了那些小妖再說。”韓宇隨口答了一聲,手指連動,隨着手指的動作,一團團火焰準確的飛到了那些斃命的小妖身上,不一會的工夫,小妖們被燒成了灰燼。猿猴精的態度顯得更加的恭謙,它知道,韓宇這麼做是在殺雞儆猴,只要自己流露出哪怕一丁點不想要合作的態度,等待自己的就是跟那些小妖同樣的命運。

韓宇很滿意猿猴精識時務的態度,微笑着問道:“我聽說這裏住着幾個大妖怪,所以想要來見識見識,你有興趣爲我介紹一下嗎?”

一聽這話,猿猴精詫異的擡頭看了韓宇一眼,在韓宇的笑容面前,又飛快的低下了腦袋,緩緩的說道:“這裏是鵬天王的地盤,鵬天王是大鵬金翅鳥所化,本領高強,不是普通人可以對付得了,而在鵬天王的麾下,則有三名大將軍,分別是非珠牛,草泥馬和河蟹。三將軍手下控制着一羣大小妖怪……”

“你是屬於那個將軍的?”韓宇出聲問道。

“……小的屬於草泥馬。哎呀~”猿猴精慘叫一聲,捂着受傷的左眼不解的看着動手揍自己的韓宇。韓宇見狀解釋道:“你以後管草泥馬叫馬將軍,否則下回還揍你。尼瑪,誰給取得這個缺德名字?”

“是,是鵬天王。”猿猴精小心翼翼的答道。

韓宇聽後搖了搖頭,對猿猴精說道:“你繼續說,直到那四個傢伙身上都有什麼法寶嗎?”

“厄……法寶……”

“你可不要說你不知道,我這個人最討厭說謊的傢伙,一旦遇到那種傢伙,我會先割了它的舌頭,然後把它的舌頭塞進它的屁眼裏……”

“要說起法寶,三個將軍真是沒什麼好說的,每個將軍只有一件本命法寶,根本就拿不走。你要是想要奪寶,那就最好去找鵬天王,他的身上都是寶貝,除了本命法寶外,我知道的就至少有四件。”

“哪四件?”韓宇追問道。

“第一件是鵬天王的戰甲,擁有水火不侵的能力;第二件是鵬天王的披風,那是一件可以飛行的披風,只要披在身上,就可以讓普通人飛上天;第三件是鵬天王的手中的破風戟,號稱這世上沒有破風戟捅不破的東西;還有一件就是鵬天王的腰帶,好像叫什麼捆仙繩,只要是鵬天王想要抓的,只要拋出捆仙繩,那就沒有抓不到的。”

“那鵬天王的本命法寶是什麼?”

“厄……鵬天王的本命法寶是他背後的那對翅膀,雙翅一拍九萬里,這世上就沒有比它更快的,即便是傳說中的筋斗雲也比不上。”

“能奪過來嗎?”

猿猴精聞言一愣,隨即苦笑着搖頭答道:“奪不來,因爲是本命法寶,所以當宿主遇到生命危險的時候,宿主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毀掉跟自己心意相通的法寶,除非你可以在一瞬間殺死鵬天王。”

瞬間殺死鵬天王?韓宇自問沒那個本事,遂放棄了搶奪鵬天王那對翅膀的想法,而是將目標落在了鵬天王所擁有的四件法寶的身上。

“最後一個問題,那個鵬天王的洞府在哪?”韓宇看着猿猴精問道。而猿猴精聽到最後這兩個字,卻被嚇得雙腿有點發軟,吐吐吞吞的不願意回答。韓宇見狀稍微一想就明白這隻猿猴精爲啥不願意回答。當即說道:“趕緊說,我很忙的,沒工夫搭理你這種檔次的妖怪。”

猿猴精聽到這話雖然心裏不忿,但總算是稍微安了一點心。知道自己不回答是不可能的猿猴精決定賭上一把,開口對韓宇說道:“鵬天王就住在這十幾座山頭中最高的那座山裏,在那座山的四周分別駐守着牛、馬、蟹三位將軍。你要是真想要去,只要順着這條路一直朝前走,就可以遇到牛將軍。而在遇到牛將軍之前,你會見到一條三岔路,走中間就是去見牛將軍,走左邊就是碰上馬將軍,至於走右邊,你會發現一個大湖,蟹將軍就在湖裏面。”

“嗯,好,我知道了。”韓宇聽完猿猴精的介紹,點了點頭,沒有再理會猿猴精,徑自順着猿猴精所指的方向走去。直到再也看不到韓宇的身影,一直保持高度緊張的猿猴精這才鬆了口氣,渾身無力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仔細回想了一下剛纔發生的事情,猿猴精真是後怕不已,跟死亡擦肩而過的滋味,並沒有想象中的那樣刺激。

“黑魚精!”大難不死的猿猴精咬牙切齒的說道。由於韓宇的強橫,猿猴精下意識的放棄了找韓宇報仇的想法,轉而開始仇恨害自己來這裏跟韓宇發生衝突的黑魚精。猿猴精相信,那條死魚絕對清楚韓宇的實力,它絕對是故意引自己來這裏送死。可恨自己之前竟然還念其的好,準備事成之後跟它留點好處。

越想越氣憤的猿猴精忍不住用力一錘身邊的大樹,因爲動作過大,胸口頓時傳來一陣痛楚,讓猿猴精愈發的氣憤。不過猿猴精的腦子也不笨,知道以自己現在的情況去找黑魚精算賬很有可能被倒打一耙。猿猴精眼珠轉了轉,鑽進了附近的樹林。

剛纔給韓宇所指的是大路,而猿猴精現在走的則是小路。大路跟小路的最大區別就是小路更容易到達目的地,只是難走的程度要比大路大得多。猿猴精不想讓黑魚精好過,爲此猿猴精打算惡人先告狀,去找自己的頂頭上司馬將軍訴苦,請馬將軍爲自己作主。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不說猿猴精找馬將軍爲自己拔創,單說韓宇按照猿猴精所指的方向來到了三岔路口。站在三岔路口,韓宇開始考慮自己要走哪邊?韓宇不像打草驚蛇,至少現在不想,所以直接一路飛過去的想法就被帕斯了。

左邊是馬,右邊是蟹,中間是頭牛。韓宇站在原地想了想,最後決定選擇右邊那條岔路。理由?因爲只有右邊是水產。囧!

一路無事,韓宇很順利的就到了一座湖邊,就如猿猴精所說的那樣,很大的一個湖泊,就在一座山的山腳下,連着十幾座山中最高的那座。站在湖邊,韓宇伸手撿起一塊大石,用力扔進了湖中。隨着一陣水花四濺,湖水開始翻涌,就像是整個湖泊快要燒開了一樣。

韓宇見狀連忙躲到了一旁的樹林中,剛一躲進樹林,就見一個舉着一對大鉗子的螃蟹精浮出水面。剛一露面,就聽那個螃蟹精大聲喝道:“是哪個孫子跑這來搗亂?給我滾出來!”

話音剛落,就見一名小妖從韓宇藏身的對面樹叢中竄了出來,一見螃蟹精就大聲叫道:“蟹將軍,出大事了,牛將軍跟馬將軍打起來了。”

“唔?這次又是因爲什麼?”蟹將軍一點驚訝的表情也沒有,似乎已經習慣了這個消息,不慌不忙的問道。

“聽說是牛將軍手下的黑魚精帶着人類偷偷過山被馬將軍手下的猿猴精給告發了。”

螃蟹精突然激動的揪住來報信的小妖問道:“你說什麼?誰倒黴了?黑魚精?就是那個吃裏扒外的傢伙?”

吃裏扒外這是針對黑魚精跟螃蟹精說的。在螃蟹精看來,同爲水族卻不知道來自己手下效力,那就是吃裏扒外的表現。這是鵬天王禁止私鬥,所以螃蟹精一直容忍着黑魚精在牛將軍的手下做事。只是現在聽說黑魚精要倒黴了,螃蟹精心裏那個叫高興呀。

“你來找我做什麼?誰派你來的?”螃蟹精高興了一陣,這纔想起問來報信的小妖問題。小妖連忙答道:“小的是奉牛將軍的命令來請蟹將軍前去幫忙調解一下。”

“唔?難道馬將軍的手下出現了傷亡?”螃蟹精眼珠一轉,問道。

就聽小妖答道:“是的,猿猴精手下的那一隊小妖一個都沒有活下來,就連猿猴精都受了傷,這才讓馬將軍這回不依不饒。”

“是誰傷了猿猴精?”

“聽說是被黑魚精帶來的那個人類所傷。”

“唔?那個人類的下落呢?”

“這個,目前暫時下落不明。”

“……這兩個糊塗蛋,連事情的主次都不知道分清了嗎?你立刻回去告訴那頭牛跟那匹馬,就說有敵人入侵,讓他們暫時放下彼此的矛盾,準備作戰。”

“厄……”

“就說是我說的,去吧。”螃蟹精兩眼一瞪,打發小妖道。

打發走了小妖,螃蟹精站在岸邊沉默了一會,突然開口說道:“你還要在樹林裏躲多久?不要以爲我是在詐你,你是人類,而我是妖怪,我可以聞到那你身上那股人類纔有的味道。”

韓宇慢悠悠的從樹林中走了出來。不管是不是螃蟹精耍詐,韓宇都沒有繼續隱藏下去的打算,從螃蟹精讓來報信的小妖回去報信韓宇就明白,接下來自己就需要用本事去打通找到鵬天王的路了。

看到韓宇從樹林中走出來,螃蟹精輕蔑的說道:“就憑你一個小小的人類,也敢來這裏搗亂?”

“呵呵……”韓宇聞言一笑,答道:“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我既然敢來,自然就已經做好了應付一切不利情況的心理準備。反倒是你,我說河蟹,你又憑什麼自信可以解決我?”

“哼!”蟹將軍輕哼一聲,冷笑着說道:“就憑我是妖,而你是人。人只是妖的糧食,像你這種有幾分本事就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相信吃起來味道會更可口。”

“是嗎?其實我也很好奇你這隻大閘蟹的味道會如何?”韓宇微笑着說道。

“放肆!”蟹將軍大喝一聲,舉着一對大鉗子就奔韓宇衝了過來。韓宇見狀不慌不忙的迎了上去。

“嘿、哈、喝……”蟹將軍的大鉗子很厲害,幾乎就是無堅不摧,不管是大樹還是石頭,在大鉗子的面前都抗不住那一夾。只是不管蟹將軍如何努力,可就是碰不到韓宇的邊。空有強大的力量卻碰不到對手,那再大的力量也要抓瞎。

“有本事你別動!”蟹將軍憤怒的衝韓宇吼道。

韓宇聞言微微一笑:“好,我不動。”說着韓宇就真的沒有再動。蟹將軍見狀大喜,一鉗子就奔韓宇的腰部夾了過來。可讓蟹將軍不解的是,自己明明夾到了韓宇的腰,可感覺上怎麼卻像是什麼都沒有碰到似的?定睛再一瞧,蟹將軍發現韓宇的腰竟然並不是實體,而是呈現出一種氣體狀態,自己的大鉗根本就沒用。

“你,你是妖怪?”蟹將軍吃驚的瞪着韓宇叫道。

韓宇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說道:“說錯了吧你,你纔是妖怪。”

蟹將軍:“……”

面對韓宇這種來歷不明的對手,蟹將軍選擇了退讓,扔下韓宇不管,蟹將軍用最快的速度,橫着鑽進了湖中。韓宇見狀也沒有阻攔,默默的站在湖邊平展雙手,兩道火焰射出,將蟹將軍所藏身的湖泊給包圍…… “螃蟹一呀,爪八個呀,兩頭尖尖,這麼大的個呀……”站在湖邊的韓宇嘴裏哼着小曲,手上的火焰放個不停。作爲縱火犯,韓宇絲毫沒有環境保護的意識,只爲了將躲進湖裏的螃蟹精給逼出來,韓宇不惜放火燒山。

效果是顯着的……

不光是湖裏的螃蟹精渾身通紅的跑了出來,就是得到螃蟹精的提醒,各自回山的牛精跟馬精這個時候也是自身難保,被四處蔓延的山火給燒得抱頭鼠竄。被這場突如其來的山火給燒死的小妖更是不計其數,許多小妖連敵人的影子都沒有瞧見就葬身火海之中。唯有猿猴精猜到這場來歷不明的山火十有八九是打傷自己的那個人類所爲。不過猿猴精此時已經與自家老大失去聯絡,就是想要將自己的猜測告訴馬精,眼下也沒有機會。

山火隨風而走,蔓延速度極快。一旦火勢大成,除非是天降大雨,否則光靠人力,是很難奏效。而且這個天降大雨還不能是隻降一場,必須要連下多場,否則山火極容易死灰復燃。

像發生了這樣重要的事情,穩坐家中的鵬天王自然不可能再繼續安穩的坐下去。當然主要原因還是因爲山火已經燒到了鵬天王的山頭,燒到了鵬天王的屁股。

……

“難道我今天會死在這裏?”在一處被山火包圍,正在燃燒中的山林中,猿猴精望着離越來越近的火焰,絕望的叫道。

話音剛落,一道身影從天而降,不由猿猴精叫嚷,來者一把抓住猿猴精就飛離了火海。猿猴精被帶到了安全地帶,被扔在地上的猿猴精顧不上渾身的疼痛,剛要開口向救了自己的傢伙道謝,卻發現救自己的竟然是鵬天王。

“小的參見天王。”猿猴精當即神情激動的行禮道。

“免禮。你是誰的部下?”

“迴天王的話,小的是馬將軍的部下。山火來得太突然,以至於小的跟馬將軍走失了。”

聽到猿猴精說自己跟馬精失散,鵬天王當即就沒了繼續問話的興致,揮手打發猿猴精道:“唔,原來是馬精的部下。你先去逃命吧,逃得越遠越好,在山火熄滅之前,不要回來。”

見鵬天王要走,猿猴精急忙叫道:“天王請慢走,小的有情報要說。”

“唔?說。”鵬天王有些意外的止住身形,看了看猿猴精後說道。

“是,事情是這樣的……”猿猴精不敢怠慢,將之前跟自己有關的事情全部跟鵬天王說了一遍,最後猿猴精還不忘給生死不知的黑魚精上點眼藥,說想要知道那個人類的具體情況,最好是找到黑魚精當面問清楚。

一聽這把山火十有八九是人類所放,鵬天王當即就被氣得七竅生煙。小小人類,本尊不去找你們麻煩你們就該燒香禱告,竟然還敢主動來招惹是非?

愛上單細胞男人 “你很好,我記住你說得了,去吧,躲遠點,山火熄滅以後我等着你回來。”鵬天王打發猿猴精道。猿猴精聞言心中一喜,知道只要等這次的事情處理完以後,自己的好處絕對不會少。當下也沒有什麼想要多說的了,彎腰恭送鵬天王離開。

等到鵬天王離開以後,猿猴精轉身就跑,按照鵬天王的指示,先躲過眼下這場山火再考慮以後。只是猿猴精沿着山火還沒有蔓延到的地方跑了沒多久,就撞見了一個熟人。

是黑魚精,這傢伙一看就是從火場中跑出來了。應該和猿猴精一樣,在山火燒起來沒多久,它就跟自己的老大牛精走散了。不過這傢伙的運氣沒有猿猴精好,沒有遇到路過的鵬天王搭救,是憑着自己的本事衝出了火海,結果黑魚精都快要被烤熟了。作爲水生妖怪,長時間的缺水讓黑魚精元氣大傷,被猿猴精發現的時候,黑魚精已經奄奄一息。

“喲,這不是黑魚精嗎?怎麼在這躲着呢?趕緊起來接着跑,要不然山火就要燒過來了。”猿猴精戲謔的衝黑魚精說道。黑魚精勉強睜開了自己的死魚眼,看清楚跟自己說話的是猿猴精以後,黑魚精心裏不由暗暗叫苦,真是屋漏偏逢連陰雨,怎麼會在這種時候遇上猿猴精呢?自家人知自家事,黑魚精很清楚眼前的猿猴精是絕對不會搭救自己的。爲了避免浪費身上已經不多的水分,黑魚精沒有搭理猿猴精,強掙扎的超前走去。黑魚精記得在自己前方應該有個小水潭,也不知道那裏有沒有被山火烤乾。

猿猴精一見黑魚精不搭理自己,當即就有點不樂意了。三步並作兩步的竄到黑魚精的前面,攔住黑魚精說道:“別急着走啊?我說黑魚精,咱們之間還有一筆帳沒有算呢。”

“……猿猴精,先前的事情是我不對,我向你賠罪。爲了表示我的誠意,我送你一件寶貝。這件寶貝是我從蛟的洞府中偷出來的,還沒來得及交給牛將軍。你這次算是走運了。”

頂級神豪 一聽這話,猿猴精的心裏頓時一喜。寶貝這種東西對作爲小妖的猿猴精來說並不常見,當即也不懷疑,湊過來問道:“什麼寶貝?”

黑魚精將左手伸進懷裏,腦袋四下看了看,一副擔心被別人看到的架勢。 命中註定撿boss 猿猴精見狀對黑魚精所說的寶貝也變得愈發的好奇,又湊近了一點。

“你自己看吧。”黑魚精說着掀開衣服的一角,對湊近的猿猴精說道。猿猴精隨即伸頭往黑魚精拉開的衣服一角朝裏看去,只是裏面黑了吧唧,什麼也看不清。猿猴精忍不住伸手想要將黑魚精的衣服扒下來。就在這時,黑魚精一直沒有動作的右手悄悄的摸到身後撥出了匕首,趁着猿猴精低頭的工夫,舉起匕首狠狠的紮在了猿猴精的後頸上。

猿猴精連慘叫一聲的機會都沒有就直接一命嗚呼,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猿猴精,黑魚精收起匕首,快步向着自己所知的那個小水潭移動,不一會的工夫,猿猴精就被蔓延過來的山火吞噬。

黑魚精到最後也沒有落到好,它所知的那個小水潭雖然還在,但卻已經被四周圍的山火給燒開,黑魚精下去不用多久就會變成一道味道鮮美的黑魚湯。不想變成那樣的黑魚精只能強打精神的朝山火還沒有蔓延過來的地方移動。可能是天理循環,報應不爽。因爲身體缺水而頭暈眼花的黑魚精選錯了方向,直接一頭扎進了山火燃燒的深處,等黑魚精反應過來的時候,黑魚精已經再也沒有力氣跑路了。

※※※

跟猿猴精分開的鵬天王居高臨下的俯視着地面。望着自己的家園被山火摧毀,鵬天王心裏不難過絕對是假的。如果這只是一次天災,鵬天王也只能咬牙認下來,但聽了猿猴精的報告以後,鵬天王已經意識到這次的山火不是天災,而是人禍!此刻的鵬天王十分迫切的想要結識一下那個膽大包天的人類,順便跟他討論一下相關賠償的問題。

有句老話說得好,站得高,看得遠。只是此刻濃煙滾滾,鵬天王就算是站得高,想要在火海中找到那個人類,還是有一定難度的。而且找個人遠沒有渡過眼下這場危機要重要,鵬天王雖然對那個放火的人類恨之入骨,但卻只能將這股仇恨暫時壓下,先將這場山火應付過去再說。

費了老大的勁,鵬天王總算是找到了一些被困在火海中的生還者,但卻始終沒有發現自己麾下三大將軍的蹤影。爲了躲避山火,鵬天王讓被自己救了的妖怪往蟹將軍的湖泊方向靠攏,有水的地方在,至少不用擔心會被火給烤死。

可出乎鵬天王預料的,引起這場山火的火源竟然就在湖泊的附近,而且在湖邊,鵬天王發現了一直沒有找到的三位將軍,以及一個陌生的人類。不用問,這個人類就是造成眼下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鵬天王將手下小妖安置到安全地帶,自己則飛到了山崖上,俯視着正在被牛、馬、蟹三位將軍圍攻的人類。說是人類,其實從這個人類所展現出來的力量來看,這個人類已經和妖怪沒有多少區別。反正鵬天王從來沒有見過渾身着火的人類一點事都沒有,還可以控制着火焰攻擊別人。

三名妖將呈品字形站位,將韓宇給包圍在中間。可韓宇卻沒有絲毫緊張的樣子。或許是見識得多了,三妖將在普通人類眼裏幾乎不可思議的神技落在韓宇的眼裏,也就跟街邊的雜耍沒有太大的區別。

滅神大戰過後,依靠外力獲勝的人類通過研究神魔,進一步的開發出了屬於人類自身的能力,從而爲人類揭開了以前神魔神祕的面紗,火焰、寒冰、颶風、厚土、光明、黑暗……種種屬性的能量被人類逐步瞭解並掌握。可以說在滅神大戰結束的百多年間,人類自身的進化可以說達到了一個巔峯期。但人類的劣根性也在人類取得重大成就之後爆發了出來。

人類自己作死!當沒有外力可以威脅到人類存在的時候,人類就開始自己給自己添堵,給自己製造出了一個又一個難以對付的敵人。直到最後,人類玩脫線了,收不了場了,差點把整個人類世界給搭了進去。

而生活在經歷過人禍浩劫的人類世界中韓宇,那見識自然不是還生活在封建社會的鵬天王這類消息閉塞的妖怪可以比擬的。換個通俗點的講法就是韓宇已經坐着星船在外太空自由翱翔了,而鵬天王還窩在一顆星球上唯我獨尊。雙方的起點不同,對待一件事物表現出的態度自然也就不同。

三妖將的配合不能說不默契,攻擊不能說不到位,但無論三妖將多努力,可就是拿不下韓宇,反而總在韓宇的反擊中吃虧,一吃一個準。

鵬天王有些着急的看着圍着韓宇轉圈圈的三妖將,有心想要下去幫忙,可又擔心自己的貿然加入會打亂三妖將的節奏。要知道三妖將直到目前爲止,還沒有對韓宇使出自己的本命法寶。

本命法寶,顧名思義,那就是跟自己的性命息息相關的,最後的攻擊手段,一旦不慎,很有可能把自己給搭進去。 暴力丹尊 當然本命法寶的威力也是不容小視的,就跟拼死一搏一樣,一旦妖怪使出本命法寶,那就代表着妖怪要拼命了。眼下還不到那個時候,至少在三妖將開來,還不到拼命的時候。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