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童少陽忙不迭的點了點頭,他就是這個意思,現在秋紅擺明了他自然不能等下去了,承認後便忐忑不安的盯着秋紅,生怕她說不。而秋紅也像是要吊他的胃口一樣,只是戲謔的打量着童少陽,嘴裏淨是些嗯啊的語氣詞,不明白她到底怎麼想的。

童少陽從沒有如此焦急的等待過一個答案,催又催不得,急的他真是一佛昇天,二佛跳牆,汗珠抑制不住的流淌下來。

“瞧你那傻樣,想要我答應也不是不可以,等你贏得了一個月後的比試,我要你當着全場的觀衆親口向我提出來,那樣我才能答應,不然咱們就只是普通朋友,你明白了嗎?”

秋紅本想一口答應的,可又覺得如果童少陽輸了比試,那長生堂自然不會再器重他,自己跟着他也就沒有好處撈了,遂想出個兩全其美的辦法來,不管童少陽是輸是贏她只會沾光不會吃虧。


“好的,秋師姐,一個月後我一定會擊敗雷動,到時你就等着做我童少陽的女人吧,哈哈~”

童少陽興奮的大笑起來,突然察覺到四周投來的異樣眼光,趕忙捂住嘴,只是身子依然在不停的抖動,根本控制不住內心的歡喜。秋紅表面擺出副嬌羞的模樣,心中卻給了童少陽一個大大的鄙視,這種傻小子還真是好騙。

收拾完飯桌,秋紅趕着回去工作,但爲了牢牢的俘獲童少陽的心,突然在他的額頭蜻蜓點水的親了下,趁童少陽愣神的功夫噠噠噠的跑遠了,一路上只回蕩着她銀鈴般的笑聲。

“嘿嘿……”

童少陽摸着額頭暈暈乎乎的返回了房間,坐在圓臺上出了會神,開始投入到修習當中,愛情的力量是偉大的,絕不次於仇恨,現在童少陽不只是爲了賭一口氣,他必須擊敗雷動抱得美人歸。

靈氣如同狂風般不斷穿梭於童少陽的身體內外,比之先前的運轉,此刻足足快了五倍,童少陽一邊默默的凝聚着丹田內的靈力,一邊回想着今天和秋紅的對話以及最後的一吻,感覺真是太美妙了。

“雷動,你等着吧,爲了秋師姐我也一定要擊敗你!” 自從得到了秋紅的示意,童少陽開始了更加瘋狂的修習,近乎達到了不眠不休的程度,幸好靈力可以彌補一些損耗的精神,不然童少陽肯定會走火入魔。現在的他就像是野人一樣,多了許多的鬍渣,頭髮又髒又亂,細聞還有點酸臭的味道。

哧溜~最後一股靈氣被童少陽吸入體內,短暫的運轉後化爲廢氣排出體外,一直緊閉的雙眼緩緩睜開,看着空蕩蕩的房間不禁輕嘆一聲,供給靈氣的速度還是太慢了,每幾天都要停頓一次,這如何能提升境界。

“也不知道現在過了多久了,趁着補充靈氣去收拾下衛生吧,真難聞。”

童少陽直覺一股惡臭撲鼻,薰得自己頭暈目眩,簡單攏了攏頭髮拉開房門走了出去。還待在廊道內的弟子瞬間捂住口鼻,厭惡的盯着這個從身邊經過的人,伴隨着童少陽消失在盡頭,一陣議論聲轟然迴盪在整個廊道內。

“那是誰呀,怎麼這麼臭,可薰死我了。”

“誰說不是,也不注意點,我們無極宗什麼時候連乞丐都招收了?”

童少陽聽的清清楚楚,幸好頭髮遮住了面容,不然他得一頭撞死在柱子上,心裏也是暗暗打定主意,不管再怎麼修習,最晚五天洗一次澡,薰到別人事小,要是被秋紅髮現了可就糟糕了。

轉過幾道門廊,裏面有專門爲修習弟子提供的澡堂,童少陽趁看守不注意吱溜一下鑽了進去,三下五除二脫光衣服跳到了大浴桶內,舒服的泡起澡來。不多時一塊火焰形玉佩被翻滾的洗澡水衝到了表面,童少陽這纔想起來自己還有個寶貝。

“應該可以使用了吧,進去看看。”

將靈力注入玉佩中,只覺得周圍空間一陣扭曲,忽忽悠悠的再次來到了乾坤玉境,先前的老頭依然處在童少陽的面前,恭恭敬敬的說道:“歡迎主人,玉境能量已恢復,可以開啓比武臺。”

童少陽心頭一熱,立即確定進入比武臺,伴隨着場景的變化,如同之前一樣,一位白服少年出現在了比武臺上,對着童少陽深施一禮。

這回童少陽可有經驗了,一上來就展開了強大的攻勢,境界的提升連帶着八極囚龍崩的威力也增加了數倍,轟隆聲不絕於耳,逼迫的少年險象環生,只可憐了那少年一套人級武技,根本奈何不了現在的童少陽。

“八極囚龍崩——屠魔!”

砰!不出意外的童少陽取得了勝利,隨即場景再變,老人又回到了童少陽的眼前,笑呵呵的遞上了一枚玉片,說道:“恭喜主人,捏碎它將開啓下一項功能。”

接過玉片童少陽瞬間將其化爲齏粉,想象中的光幕沒有出現,反而是一束光柱直射童少陽眉心,繼而一段文字印入了他的腦海中,文字的最後呈現出三個大字——奪靈術!

童少陽緊緊的閉着眼睛,重複着觀賞那段文字,心情如浪潮般洶涌澎湃,奪靈術並不是攻擊武技,它的作用在於修煉,可以把周邊一定範圍內的靈氣全部聚集到自己的身邊,供自己吸收,而且它的施展根本不需要分心操控,就如同體內的機能一樣,自行運轉。

“好東西呀!哈哈……”

童少陽肆無忌憚的狂笑起來,突然感覺周圍一靜,原來不知什麼時候自己返回了現實中,而整個澡堂內都聽到了他那神經病般的笑聲,俱是向童少陽所在的隔間投來疑惑的目光。

童少陽臉色微微一紅,默默的繼續將身上的污垢洗掉,取過放在不遠處的小刀刮掉鬍渣,瞬間從一個邋遢鬼變成了玉樹臨風的帥小夥,束好頭髮,精神抖擻的走出了澡堂。路上恰好遇到了秋紅,不免又是一陣打情罵俏,當然多半還是秋紅主動,童少陽只顧着嘿嘿傻笑。

戀戀不捨的返回房間,屋內的靈氣纔剛剛積累了一點,童少陽坐在圓臺上,開始按照法訣施展新學的奪靈術,果然以童少陽爲中心,一股猛烈的吸力不斷傳向四面八方,原本還在緩慢遞增的靈氣如同開了閘一樣呼嘯着涌進了整座房間,大有瀰漫的趨勢。

童少陽心頭一陣歡喜,調動起體內的靈力開始加速吸收靈氣,然後再過濾掉,再吸收,忙的是不亦樂乎。只不過挨着童少陽修習的弟子可就慘了,靈氣增長的非常緩慢,而且包含的靈力非常稀薄,就像是下等場所一樣,逼的他們集體到登記處更換房間,還因此給秋紅帶來了不小的麻煩,事發後調查了幾日也沒個結果,就暫時封閉了那些有問題的房間,只不過在他們中間依然有間屋子在使用。

童少陽自是不清楚他做的事情多麼的過分,最近丹田內的靈力又開始反饋出充盈的感覺,童少陽更加快了吸收的力度,同時也忘了五日洗澡的計劃,只盼着一個月後境界能再有所提升。

可惜老天不想給他這個機會,當童少陽出關的那一天來臨,依舊沒有達到化靈境後期,只不過那種突破的感覺總是若有若無的纏繞在他周圍,弄的童少陽是吃不好,睡不好,就連和秋紅在一起聊天也經常開小差,差點因此惹惱了秋紅。


返回長生堂的那一晚,張晨風三人爲他舉辦了個盛大的歡迎儀式,同時也藉此樹立童少陽在長生堂的地位,許多弟子紛紛趕來參加,特別是他們這一屆的全部到齊,整場歡迎會不分大小場面異常的火爆。


第二日一早,雷動便來到了童少陽的住處,正式下達了戰書,約定三日後在渾天宮鬥武殿舉行這次比試,而童少陽自然是一口答應下來,唯一的要求就是必須找其他宮堂的首座或長老來作裁判和見證人。

“沒有問題,這次將由天威道人來作裁判,天鬆道人作見證,你可滿意?”

雷動輕笑一聲,緩緩的報出了兩個名字,一衆弟子瞬間倒吸口涼氣,沒想到就是個普通的切磋居然會驚動這麼多的大人物,看向童少陽的目光更加崇拜了,如果能打贏這一戰,長生堂增長的不僅僅是士氣,還可以扭轉那一塌糊塗的名聲。

“很好,既然雷兄和渾天宮都想的如此周到,那我就只等待着比試正式開始了,如果沒其他的事情了,還請雷兄自便。”


童少陽淡淡的說道,雷動點點頭將戰書放在桌邊閃身離開了。待得雷動走後,一大羣興奮的弟子把童少陽圍在中間,你一言我一語的問着各種問題,童少陽和張晨風幾人則耐心的回答着,歷經兩個多時辰纔算送走了他們,一個個累的直接癱倒在椅子上。

啪啪~沒等四人休息片刻,屋外又傳來一陣輕微的叩門聲,童少陽無奈的拉開房門,映入眼中的是一位恬靜的姑娘——柔兒。

“咦,柔兒你今天怎麼有空來了?上次的事情還沒好好謝謝你呢。”

童少陽客氣的將柔兒讓到屋裏,其他三人也站起來和柔兒打了聲招呼,柔兒似乎沒想到除了童少陽還有別人,微微錯愕了下,不過還是很有禮貌的一一回應了,眼神不住的瞟向童少陽。

白鳳怡這幾日在登記處與柔兒混的熟絡了許多,當下發現了她的小動作,嬉笑着拉過柔兒的小手,說道:“柔兒師妹,你找少陽有什麼事情嗎?要是當着我們幾個的面不好意思說,我們迴避迴避可好?”

柔兒聽完臉蛋紅的都能滴出水來,一直垂着腦袋,小手不住的握緊白鳳怡的手指,逗的白鳳怡咯咯笑個不停。

“好了,別再欺負柔兒了,讓人家好好說。”

張晨風瞪了白鳳怡一眼,不過壓根沒有什麼威懾力,只是白鳳怡也非常好奇柔兒來這的目的,收起了嬉笑的表情,換了副比較正常的儀態再次問了一遍。

柔兒害羞的不敢擡頭,吭吭唧唧了半天才說明來意,原來她在登記處得知童少陽回來後,特意趕來給他加油的,畢竟渾天宮欺負人是出了名的,而天霸總是袒護自己的弟子,所以漸漸的他們被那些遭受過欺負的宮堂分離出去,近乎成爲了一種敵對的形勢。

“謝謝你,柔兒。我一定會盡全力贏得這場比試的!”

童少陽微笑着看着柔兒,只不過思緒早已飛到了靈臺登記處,那裏有一位佳人還在等待着他,等待着他贏得比試的時刻。

“不客氣的,這都是朋友應該做的。”柔兒依舊低着頭,只不過聽到童少陽的回答心裏甜滋滋的,雖然她明白這或許只是童少陽在跟自己客氣,但聽着就是讓自己有一種難以抑制的激動,只有她自己清楚當這個少年渾身是血的出現在自己面前,並且完成了那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時,他的身影已經印在了自己的心中,永遠揮之不去。

“對,我們是朋友,不過還是要感謝你能特意來爲少陽加油。”

張晨風不知何時擠到了白鳳怡的前面,此刻他的身影完全籠罩住柔兒,近看之下發覺柔兒真是美的無法形容,險些因爲驚豔而留下口水來。

“啊?沒事的,我先走了,登記處還有工作呢,到比試那天再會。”

柔兒說罷慌慌張張的逃出了屋內,也不待童少陽四人應答眨眼消失在了庭院外面,搞的四個人面面相覷,弄不懂柔兒到底是怎麼了。只是他們沒有看到,在庭院外的一個拐角處,柔兒正兩手捂着臉蛋偷偷的傻笑。

“你要加油呀,少陽師兄……” 柔兒的事情只不過是一個小插曲,之後的三天裏,童少陽開始了緊張的備戰,雖然表面上蔑視雷動,其實他的心中一點把握都沒有,畢竟從其他地方打聽來的消息,雷動早在十日前進入了應靈境,那可比他之前應付的對手厲害多了。

童少陽將剩餘的靈幣分給了張晨風三人五百枚,自己帶着一千枚直奔武技閣,在那裏可以兌換不同層次的武技,如今八極囚龍崩已經不能滿足童少陽的需求了,他需要更強大或更多的武技來充實自己。

武技閣位於藥王堂和煉器堂的後面,這三處合起來也被稱爲無極宗的三寶,是無極宗守護最森嚴的地方,一隊隊弟子不分晝夜的在要路巡視,別說是人,就是隻蒼蠅也得檢查後才能放行。

童少陽身爲無極宗的弟子自是輕鬆的通過了檢查,踏入武技閣內,瞬間感受到一股股澎湃的靈氣,在這裏的武技全都是包裹在靈氣罩內,唯有取得鑰匙纔可以打開,一旦觸碰到沒有開啓的武技,結果將是非常嚴重的,在武技閣四周至少隱藏了十多位無極宗的長老,專門應對此類意外發生。

“請問一下,我可以隨意在閣內走動嗎?”

童少陽發現每名弟子都站在一處武技前,來回走動的非常稀少,趕忙低聲問向一旁看似管理員的老者,生怕因爲自己的疏忽而惹出不必要的麻煩。

“呵呵~你是第一次來吧,這裏是不可以隨意走動的,在登記處的旁邊有面光屏,你可以從那裏挑選出自己想要的武技,然後按照指示抵達地方,這也是爲了武技閣的安全着想。”

老者回答的非常清晰,童少陽道了聲謝便沿着老者的指點走到了那面光屏前,沒有想象中的高大,但是相當的長,是由幾十個小光屏組合起來的,可以同時容納多人查詢,既方便又安全,同時也不會造成閣內的擁擠。

童少陽尋了處空閒的光屏開始查詢起來,首先看到的便是武技的四個等級:人級,地級,天級,神級;而依照武技的類別大致又分成:器武技,體武技,獸武技,術武技。

器武技是將靈力灌注於各種兵器中釋放出來;體武技則是依靠身體的各個部位或器官來釋放靈力;獸武技藉助於妖獸、靈獸、聖獸、神獸等來釋放靈力或控制它們作戰;術武技則是運用靈力施展的法術。

童少陽一個一個的點開,裏面出現了數不清的武技名稱,不消片刻童少陽便頭昏眼花,這時就聽到旁邊傳來了譏笑的聲音,“原來是個菜鳥呀,我還以爲是個富家弟子呢,點開的竟是些上千靈幣的武技,呵呵~”

童少陽尷尬的撓了下頭,不去理會那出言諷刺的弟子,開始默默摸索起來,終於在五分鐘後學會如何使用,原來這光屏自帶篩選功能,可以一項項的選擇,最終出來的結果就是符合自己需要的,到時再從它們的簡介中判斷兌換哪個。

童少陽不停的確認需要的選項,幾分鐘後,光屏上整齊的列出四項武技:一套掌法,兩套拳法和一套腿法。童少陽挨個看了下簡介和演示效果,最終他還是選擇了拳法:奔雷拳,地級武技,八百靈幣。

看着原本鼓鼓的錢袋瞬間乾癟下去,童少陽心裏在不住的滴血,接過遞來的鑰匙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弄的那負責接待的弟子都有些驚慌,搞不明白童少陽想幹什麼,怎麼看自己的眼神如此幽怨。

二樓最深處,童少陽停在了一個靈氣罩前面,上面清晰的印着奔雷拳三個古體小字,童少陽輕輕的插入鑰匙,霎那間靈氣罩消散,一本古樸的藍皮書呈現在童少陽的眼前,上面還不時劃過一道道細小的電光。

武技閣內的書是不允許帶出去的,童少陽席地而坐開始翻閱起來,每一頁看的都特別認真,等到一遍讀完差不多記了個大概,爲了精益求精,童少陽反覆默唸了三遍纔將奔雷拳重新放回原位,一個新的靈氣罩片刻包裹住了藍皮書。

簡單整理了下衣服,童少陽興奮的走出了武技閣,他急於尋找一個練習的地方,而位於武技閣不遠就有一處封閉的演武廳,裏面分爲無數個小隔間,供弟子們使用。

支付了十靈幣,童少陽把自己關在了屋內,周邊的牆壁全都是隔音和化解靈力的材料製成的,只要不超過極限,任你使盡渾身解數也無法讓其他人聽到絲毫。童少陽要的就是這種效果,慢慢調動靈力朝着雙手匯聚,同時按照記憶中的奔雷拳施展口訣運轉起來。

片刻,屋內不斷響起轟隆隆的雷聲,而童少陽的雙拳則揮舞的虎虎生風,重重的擊打在牆壁上,引發更暴烈的震響。差不多兩個時辰,童少陽才心滿意足的從隔間內走出來,哼着小曲一步步的踱回長生堂。

約戰終於在期待中來臨,一大早長生堂近乎是全體出動,聲勢浩大的奔赴渾天宮鬥武殿,而渾天宮也在天霸的授意下襬開陣勢迎接挑戰者的到來,雙方剛一見面**味便瀰漫開來,但作爲此次事件的主角,童少陽和雷動卻選擇了隱藏自己,直到比試的時間開始纔出現在衆人的眼前。

擂臺上,兩人四目而視,雷動一臉的輕鬆,童少陽一臉的平淡,誰都無法從他們的表情中看出端倪,臺下擠滿了來自各宮各堂的弟子,以及一些無事可做的長老,都想看看這個纔來不到一年的弟子有什麼本事迎戰渾天宮排名前三的雷動。

“少陽兄弟,請!”

“雷兄,請!”

隨着天威道人宣佈比試開始,如雕塑一般的兩人瞬間移動身形,嗖嗖聲不絕於耳,只能看到兩道黑影相互碰撞,卻無法分清到底誰是誰。比試從一開始便達到了白熱化,臺下的弟子興奮的吶喊起來,爲自己支持的人助威。

砰!一聲悶響,兩道身影總算是停止下來,童少陽衣服略微有些凌亂,顯然剛剛的交鋒他落了下成,雷動嘴角微微一提,單手凝聚出一團靈力,朝着童少陽扔了過去。

“靈彈——爆!”

轟轟轟!童少陽身周不斷的爆炸,逼迫的他只能躲閃,但是受制於擂臺的限制,漸漸陷入了退無可退的境地,而不遠處的雷動再次拋出一枚靈彈。

“八極囚龍崩——屠魔!”

童少陽緊閉牙關,右拳兇猛的揮出,將飛來的靈彈瞬間轟了個粉碎,趁着暴起的煙霧,身形陡然直射向雷動,兩眼閃爍着森然寒光。

“屠魔!”

又是一記八極囚龍崩,帶着一往無前的氣勢狠狠的捶向雷動,而雷動就像是震住了一樣,處在原地看着童少陽的右拳落向自己的胸口,一瞬間整個場面寂靜了下來,都在等待將要出現的結果。

咻~拳頭輕易洞穿了雷動的身體,可童少陽並沒有高興,反而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入手根本沒有任何感覺,面前的雷動顯然只是一道幻影,可自己一直注視着他,童少陽不相信他能快到自己無法察覺,那樣的話自己早就應該輸了。

“少陽兄弟,小心了!”

一道輕微的聲音在童少陽的上方傳來,繼而一抹黑影籠罩住了還未落地的童少陽,不等童少陽扭頭觀瞧,只覺後背像是被奔騰的野馬撞過去一般,重重的砸在地面上,濺起一層層的塵霧。

譁!臺下的弟子喧鬧起來,剛剛連他們都認爲雷動必敗無疑,誰都不曾看到他是如何轉到童少陽上方的,只有那些長老、首座以及少數的幾名弟子露出了會心的笑容,這可是雷動的絕技——影幻移!

噗!塵霧散去,童少陽從凹陷的檯面內爬了起來,胸口一陣陣的氣血翻涌,幸好雷動沒有使用靈力,不然自己的小命都要交代在這裏了,再次看向雷動,發現他比以前順眼多了,而雷動也衝着童少陽笑了笑,示意繼續開打。

兩道人影瞬間重疊在一起,又是一番激烈的近身廝殺,雖然看不清具體的招數,可依舊讓臺下的弟子血脈噴張,呼喊聲一浪高過一浪,只不過有兩個人對場面不大滿意,一個是天霸,另一個則是趙平,前者認爲雷動在耽誤時間,後者希望童少陽早點落敗。

砰!人影分開,這回雷動的髮髻有些凌亂,而他的眼中也透露出一絲驚訝,不過這都不能阻止他獲得勝利,瞧見臺下天霸不耐的神色,雷動歉意的對着童少陽笑了笑,說道:“我要結束這場比試了,少陽兄弟。”


不待童少陽應答,雷動的身影如同鬼魅般圍繞着童少陽轉動,漸漸的形成了一圈的雷動,動作整齊劃一,根本無法分清哪個是真,哪個是假。

“少陽兄弟,看我這招如何!”

十幾個雷動一起開口詢問,童少陽冷哼一聲,兩拳凝聚靈力,一陣轟隆隆的雷聲突兀的響起,繼而童少陽迅猛的揮動雙拳,頃刻間只剩下了一個雷動,其他的全被擊穿了胸膛,緩緩消散。

“雷兄,我這招又如何?”

雷動愣了片刻,緊接着是抑制不住的大笑,“原來少陽兄弟也有底牌呀,那看來我不拿不出些真本事還對不住你了。”

“請吧!”

童少陽說罷便凝視着雷動,直覺一股霸道的威壓鋪天蓋地而來,雷動在此刻彷彿天神一般,神態都顯得莊重肅穆,對着童少陽遙遙點出一指。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