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喲嚯~!”

那些人,跟着起鬨,然後紛紛上車,離開了此地。

“咱們也走吧。”

高佳蘭隨即開着那輛租來的車,返回冥寓。

過了一會兒,高佳蘭開口,提醒姜小白:“小白,你仔細看看,我們是不是,被跟蹤了?”

姜小白幫夏秀秀買了個手機,這時候,正在教她怎麼使用手機。

夏秀秀冰雪聰明,一教就會。

聽到高佳蘭的話,姜小白便讓她自行研究,而自己,則扭頭,透過後玻璃,觀察後方的車輛。

這一看,還真別說,當即讓他發現,後面有一輛黑色的奧迪車,正對着他們,不緊不慢的跟着。

果然有人跟蹤。

姜小白想着,伸手打開車窗玻璃,對着外面一招手:“金靈偶,出去看看。”

他身爲二階冥寓之主,可以召喚冥獄之中關押的二階靈體。

之前只可以召喚一個盜印小鬼,而現在,冥獄之中,多了金、木、水、土四種屬性的怨靈人偶,而且每一個靈偶,都是盜印小鬼的五十倍,他自然,就不再召喚盜印小鬼了。

這金靈偶,五行屬金,和汽車的屬性相同,能夠輕而易舉,就依附到汽車之上。

得到姜小白的命令,金靈偶等到那輛黑色奧迪車經過的時候,在地上一滾,便沾了上去。

然後,金靈偶從車底下,探出一根金屬管子,上面帶着它的眼睛,延伸到汽車玻璃上,探伸出去,將裏面的場景,一一記錄下來。

等將裏面的東西,都記錄完成後,金靈偶這才從車底跳落,邁開步子,急速追上去,幾下就追到姜小白他們的車上,跳入其中。

接着,把自己記錄下來的一切,通過畫面變化的形式,展現給了姜小白。

人偶的表面變化,現出兩個人的樣子。

姜小白一看,是兩個男子,一個不認識,而另一個,正是之前向夏秀秀求婚不成的公子哥。

是他?

難道說,這傢伙,還不死心?

還是說,他另有目的?

如果他對夏秀秀,真的有其他的歪心思,要動用歪門邪道的話,那姜小白,就肯定不會放過他了。

想着,姜小白揮手,將金靈偶給送回黑蓮空間裏。

前方,轉彎下去,便是冥寓所在的一條路。

姜小白原本以爲,那兩人,是不會跟上來的,卻沒想到,後方的黑色奧迪車,居然也是跟着轉彎,追了上來。

幾分鐘後,來到冥寓門口。

冥寓的大門,是電子控制,姜小白拿出鑰匙,按了下按鈕,大門便自動打開。

後面的奧迪車,也停在了門口。

之前金靈偶觀察到的兩個人,從車上跳下來。

除了那個公子哥外,另外的一人,是個看起來四十來歲,留着細長鬍子、面容消瘦的中年男子。

“吼~!”

沒等姜小白髮話,一旁的邪狼,便是張開口,咆哮一聲,警告兩人,不得主人的允許,不要輕易踏足院中。

因爲食物不缺,每天都是大魚大肉,邪狼經過一段時間的恢復,體型已經變大不少,雖然還不到當初猶如水牛般的體型,卻也相當於一隻猛虎大小了。

這邪狼一現身,威懾力十足,那公子哥立即嚇得臉色一白,躲到了一邊。

倒是那個中年男子,並沒有任何懼色,反而向前一步,口中發出“嗚嗚”的兩聲。

說也奇怪,他這兩聲一發出,邪狼便收斂起兇性,看了看他,露出一個疑惑的表情。

“請問,”

那人目光,落到姜小白等人的身上,很客氣的說:“三位,是這宅子的主人麼?”

這人,有些門道。

姜小白想着,答:“我是。”

那人仔細打量了姜小白幾眼,皺起眉頭:“不對啊。”

“什麼不對。”姜小白不太理解他話裏的意思。

那人對着姜小白拱了拱手:“在下,上官星辰,相門一脈的傳人。

近日給李公子占卜算命,算到他在今日,將會遇到貴及天下的莫大貴人,正好映照在這位姑娘的身上,這才斗膽,跟了過來。”

說到這裏,上官星辰轉身,看向夏秀秀,忽然跪地,行大拜的禮數:“濁眼來看,這位姑娘的身子金貴,應當母儀天下,皇后之命。”

這……

天下之大,真的是能人異士,數之不數,眼前的這個上官星辰,雖然沒有看出他冥寓之主的身份,卻能夠認出來,夏秀秀是皇后的命格。

相門?

姜小白忽然想到了之前求他,幫忙恢復美貌的江沐霜,她說過,她遇到過一個算命先生,讓她轉學,就會遇到貴人。

難不成,當初江沐霜遇到的,也是相門中的人?

“你……還是請起吧,我不是什麼皇后。”夏秀秀說着,想要去扶上官星辰,卻又因爲禮數,止住手。

“在下斷然不會看錯的。”

上官星辰站了起來,看向姜小白,這才解釋:“皇后之尊,母儀天下,其夫君,當是人中之龍,上天之子,一國之帝,一土之皇。

所以,聽這位姑娘說,她已經成親,我這才斗膽跟過來,想要看看的。如有冒昧之處,還請恕罪。”

這上官星辰,文縐縐的,說話很客氣。

而且聽他的語氣,其實是想要來看看“皇帝”的,估計相門一脈,在對待皇帝這種命格面相的人,和陳教授等人,面對帝墓一樣,同樣是充滿無窮的好奇心。

姜小白能夠理解他的心情。

別人客氣,姜小白自然也不好冷着臉,當下點點頭:“原來是這樣。那閣下,是不是有點失望?”

“是有點,但未必。”

上官星辰笑了笑,擡頭望天,嘆了口氣:“鄙人夜觀天象,見帝星閃爍,顯然,在這段時間裏,真正的真龍天子,即將現世了。”

真龍天子?

姜小白和夏秀秀對望一眼,都是驚愕。

難道說,他們當初的猜測,是正確的:莊妃拿了破山劍,真的是去救正德皇帝朱厚照的?

而現在,看這個相師上官星辰的說法,朱厚照似乎已經被莊妃給救出來,並且,甦醒了? 夏秀秀雖然和正德皇帝朱厚照之間,有夫妻之名,但並無夫妻之實。

而且,現已經距離正德年間,過去了五百年,早已物是人非。

但朱厚照,畢竟是皇帝。

他若是甦醒,從某種意義上說,應該是這個世間,唯一的皇帝。

所以纔有天相異變、帝星閃爍的說法。

看到姜小白和夏秀秀的表情,上官星辰精通相術,自然能夠猜到其中的問題:“二位,莫非也知道,這帝星之事?”

沒等姜小白和夏秀秀回答,旁邊的高佳蘭,忍不住開口了:“知道又怎樣?不知道又怎樣?

就算是皇帝現身,在目前的社會條件下,難道他還能繼續當皇帝不成?還不是跟我們一樣,是個普通人。”

“那可未必。”

上官星辰笑了笑,說:“帝星,天生就具有一定的號召力,影響力,征服力。若是其現身,自然而然,就會對一些人和事物,產生影響。

但物是人非,社會的結構、人與人的等級,早就不是當年的封建社會。

所以,爲了維持社會安穩,我們相門,纔會尋找這位帝星。至少,不能讓他,生出事端,讓社會發生動盪。”

哦?

之前姜小白還以爲,這相門的上官星辰,尋找帝星,是準備投靠朱厚照的,現在看來,他的意思,分明就是要“抓捕”朱厚照。

這讓姜小白多少鬆了口氣:相門這種,畢竟不是山腳的愚昧農夫,不會輕易被蠱惑。

“這樣吧,”姜小白想了想,說:“咱們,留個聯繫方式。如果你有了皇帝的消息,請聯繫我。同樣的,如果我有他的消息,也會第一時間聯繫你。怎樣?”

“好。”

上官星辰當即把自己的手機號碼,說給了姜小白。

同時,提醒他:“皇帝和皇后,乃是天地陰陽,命中註定的夫妻。皇帝遲早,會來尋找皇后的。到時候,請務必,通知與我。”

頓了頓,上官星辰稍作猶豫,繼續說下去:“皇帝雖然已經不是皇帝,但他的身邊,肯定不乏能人異士之流,還請,多加小心。”

上官星辰的言外之意,皇帝是很危險的。

姜小白笑了笑,對眼前這個相師,多了幾分好感,點點頭:“多謝提醒。”

“夜已深,那就不打擾了,告辭。”上官星辰拱了拱手,和姜小白作別。

他轉身回去,身後的那個貴公子,顯然已經被這別墅裏的邪狼給嚇壞,連忙上車,一溜煙跑了。

“我還以爲,這哥們兒是正主呢,原來,他身後的相師纔是。”姜小白看了看天空:“看來,我也得去學學星象之術,看看這帝星的動態了。”

有冥寓在,夏秀秀只要在冥寓裏面,就算是朱厚照的身邊,有無數能人異士,也不可能帶走她。

這點,姜小白深信不疑。

所以,對於朱厚照,姜小白並不擔心。

他只擔心一件事:那就是夏秀秀,到底能在冥寓之中,居住多久。

他之前並沒有讓夏秀秀在冥簿之上簽字,但冥寓卻並沒有提醒他,這說明,夏秀秀,不用付出報酬,也可以在冥寓中居住。

或許這和夏秀秀肩頭的那朵黑蓮有關,但這時候,姜小白必須把事情弄清楚。

要不然,等他考試之後,去苗疆的時候,夏秀秀,如果不能繼續在冥寓居住,那就很危險了。

進入房間後,姜小白把趴在桌子上睡覺的大花,給揪了起來,問它:“大花,我可能後天,就會離開這裏,到時候,你幫我照看好秀秀。

秀秀肩頭的那朵黑蓮,到底是怎麼回事,她能不能一直在冥寓中,住下去?”

大花眨了眨睡意朦朧的雙眼,看了看旁邊的夏秀秀,舔了舔爪子,伸了個懶腰,然後站起來。

將身下壓着的冥簿給打開,用爪子翻開一頁,展現給他。

姜小白一看,這一頁,正是冥簿的第一頁,上面詳細記載的,是他的信息。

姓名:姜小白,

年齡:16歲,

身份:二階冥寓之主,

住所:冥寓,

力量:屍者意志,幽冥黑蓮。

下面還有兩行小字:身中千年赤蠱王之火毒(其性屬陽,烈焰焚身,藏匿於五臟六腑、血脈筋骨間);身中五百年帝僵之屍毒(其性屬陰,冷寒如冰,已轉移)。

已轉移?

姜小白猛地醒悟過來:“這是說,我體內的屍毒,已經轉移到了秀秀的身上?那朵黑蓮,就是屍毒的顯化形狀?”

大花點點頭,意思是,就是這樣的。

之前莊妃說過,他不能夠和普通的女子交合,要不然,屍毒就會傳染過去,現在看來,莊妃說的,是實話。

“那秀秀,會不會出事?”

這是姜小白首先關心的問題。

他身中屍毒不怕,反正不會死,但夏秀秀就不同了。

大花伸出爪子,捂着眼睛,用指尖,在那“陰、陽”兩個字的上面,點了點。

陰陽……調和?

千年赤蠱王,屬陽,五百年帝殭屍氣,屬陰,這兩者,確實可以調合。

姜小白也是有些羞愧:“你是說,我和秀秀,陰陽調和的話,她就會沒事?”

大花搖頭晃腦,表示姜小白猜得沒錯。

姜小白愈發不好意思:“那這個……調和的……間隔,要多久?”

大花用爪子在桌子上,做了一個數學題。

1000-500=49

這貓,顯然是沒讀過小學的。

“49天?”

大花得意的點點頭,表示姜小白很聰明。

“那是不是說,秀秀能夠在冥寓裏住的時間,也是49天?”姜小白又問。

大花再次點頭,然後又將這冥簿,給倒了過來,翻轉到另一面,然後翻開第一頁。

這一頁,空空如也,什麼也沒有。

“這是?”

姜小白從不知道,冥簿翻轉之後,還能寫名字,一時間,更是好奇。

這次,大花沒有偷懶,而是從旁邊找來筆,用嘴咬着筆,歪歪扭扭的在一旁,寫下幾個字。

當你成爲,三階冥寓之主時,可爲冥寓,設定一位女主人。

喲?

爲冥寓,設定女主人?

姜小白終於明白,這冥簿翻轉之後,這一面,是寫什麼的了。

“好吧,現在還差5千9的魂力值。”姜小白合上冥簿:“再去抓6個作惡的河神,就夠了。” 作惡的河神,沒那麼好抓,而且再過幾天,姜小白就要高考了,也不可能四處轉悠找河神。

在第二天下午的時候,靈魂冥甲,就已經煉製完成。

所謂的靈魂冥甲,只不過是一個拇指大小的盔甲,由白色的煙霧構成,但細節看起來,精緻到了極點。

姜小白將耿小麗喚進來,將靈魂冥甲往她頭上一放,就見到白光捲動,靈魂冥甲已經消失不見。

同時,在棱鏡顯示中,耿小麗原本二階獄僕的狀態,已經變成了四階。

“主人。”有了靈魂冥甲的裝備,耿小麗的神智,似乎提升不少,雙眼之中,也神光內斂,看起來,不再如之前那般癡呆智障的模樣。

姜小白能夠明顯察覺到耿小麗的變化。

“我要離開冥寓幾天。”姜小白吩咐:“在我離開的這段時間裏,秀秀,就由你來保護。

冥寓內,有大花,你不用跟着。若是她出了冥寓外,你必須寸步不離,守護在她身邊,明白沒有?”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