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蕭易身上又多出一條血痕。

「忘了告訴蕭師弟,師姐這鞭子抽打,對精神力消耗很大,也就一個時辰左右,就會耗盡。如果蕭師弟你能堅持一個時辰,而不肯放棄。那就算師姐認輸!如何?」

蘭亭訶子的聲音,在黑暗空間里響起。

「一個時辰嗎?可以!」

蕭易淡笑。

這到不是說蕭易自我找虐,而是想試試自己的精神力,到底強悍到哪一個層次?

畢竟,如果想破開,憑藉「破曉」神通的力量,第一時間,蕭易就打破這片空間了。之所以沒有行動,就是為了驗證。

另外。

蕭易對這個完全由瞳術幻陣構成的空間,很感興趣。如果能臨摹一個出來,那豈不是又白賺一個靈魂攻擊技能?

主意打定,蕭易放開心神,承受蘭亭訶子的攻擊,意識一點點分散開來,觸摸周圍黑暗虛空。

「咯咯,那師姐就不客氣了。」

蘭亭訶子嬌笑,銀色長鞭如龍似蛇,從各個方向,凌厲的抽向蕭易。

啪!

啪啪!

啪啪啪!——

長鞭抽在身上,帶起一陣皮肉痛苦。這要是換成普通人,抽個兩三下,就會跳起來凄厲慘嚎。能承受片刻,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了。

這種意識攻擊,能堅持多久,完全由個人意志決定。

武者的意志比普通人強。修鍊靈魂秘技的武者,又比普通武者意志強。

蕭易不知道自己的意志極限是多長時間,藉此機會試探正好不過。

蘭亭訶子的攻擊方式,花樣繁多,並不極限於長鞭。各種武器、酷刑,只要能想象出來的,都往蕭易身上投放。

蕭易愣是坑也不吭一聲。

他感覺自己的意志,就像一根擎天銅柱。任你風吹雨打、火燒水淹,不倒就是不倒。

在這個精神幻術構成的黑暗世界里,沒有時間流逝,沒有生物存在。耳朵里聽到的,視野里看見的。除了孤寂,還是孤寂。

如此情況還要遭受刑罰,精神意識不崩潰,幾乎難以想象。

在蘭亭訶子的攻擊對象中,從沒碰到蕭易這樣,抽打了那麼長時間,而沒有半點感覺的武者。

要知道,她以前的對手,可都是統統被「一眼」秒殺!

蕭易堅持那麼久,簡直奇了怪了。按照以往那些對手的說法,她的刑罰比剝人皮還要痛楚。沒有身臨其境的感受一下,根本無法體會個中痛苦。

「怪胎!」

蘭亭訶子清冷的聲音,在黑暗空間里響起,「蕭師弟,你的意志力真是出乎想象強大,承受了那麼猛烈的攻擊,居然沒有半點吃力。師姐從沒服過人,今天服你了!」

「多謝師姐誇獎,麻煩繼續。」

蕭易淡然笑道,意識外放,靜靜的深入黑暗虛空,感受構造與搭建。

「好,師姐到要看看,你能堅持多久!」

啪啪啪!

伴隨蘭亭訶子聲音落下,從四面八方招呼過來的攻擊力度,一時間大幅度增加。

各種兵器。


刀、槍、劍、棍、火燒、水煮、沙埋、冰雹,一股腦全都傾瀉在蕭易身上。

蕭易一聲不吭,硬抗下所有攻擊,而面不改色。

意識感觸上,對這個黑暗空間,有了快速的進展。瞳術,瞳術。說白了,也是靈魂秘術一種。

只不過蘭亭訶子的例外,她的眼睛天生具有致幻能力!

因此,輔以瞳術類的功法武學后,力量一瞬間飆升數十倍。蘭亭訶子也自此,成為飛雲宗的七大真傳弟子之一。


「啪啪啪!」

黑暗空間里,悶響聲不絕。

外界。

半空中,蕭易和蘭亭訶子,遙遙對峙。

兩人一動不動。

前者一臉獃滯,雙目毫無半點焦距。後者的眼睛,如同兩個漩渦,緩慢旋轉。中心一個紅點,奪人心魄。

一個呼吸、三個呼吸、十個呼吸……


時間流逝。

蘭亭訶子光潔的額頭上,慢慢的開始滲出冷汗。凹凸有致的嬌軀,緊緊繃直。雙手緊握,輕輕抖動。

「好傢夥,蕭小子厲害啊,那麼長時間了,還能堅持住。」

一名太上長老,忍不住開口贊道。

「哈哈,也不看看這是誰的徒兒?」劍痴滿臉得意。

「時間越長,對蘭亭訶子越不利。這蕭小子實在邪門,精神力量竟然這麼可怕。難怪他的晉級速度那麼快。有那麼強的精神力做後盾,領悟力如果不可怕,那才見鬼了!」

另外一名太上長老,頗有幾分吃味的道。

「喂喂,老盧,你是不是也想和我干一架啊?」劍痴跳出來,瞪著這名太上長老。

後者立即吃癟,乖乖閉嘴。

雖然心裡不舒服,但在場所有太上長老,包括華天雄在內,都不得不佩服蕭易的意志力之強。

蘭亭訶子的瞳術,是飛雲宗七大絕學之一。

這門功法,準確的說,是一門秘術。華天雄和所有太上長老是知道的。尋常人根本修鍊不了。也就蘭亭訶子,天生眼睛不一樣,才能修鍊成功。

擁有的威力,可怕絕倫。

往常時候,蘭亭訶子如果想要戰勝對手,只需一個眼神,一個呼吸的時間,就能做到。

哪像現在,那麼長時間了,也沒動靜。

真他娘的……太詭異了!

黑暗空間里。

蕭易長發飛舞,氣勢升騰。彷彿龍游九天,意識遍布黑暗空間的每一個角落。

對這個幻術空間,滲透力度,達到了百分百覆蓋。

終於——

… 嗡!


蕭易身體驟然顫動。

連同外界肉身一起,有節奏的搖晃起來。

但很快,又迅速停止。一剎那的消逝,快的蘭亭訶子,沒有半點察覺。

此刻的她,正被蕭易突然顫抖而震驚。

「這……這怎麼可能……」

蘭亭訶子滿臉駭然,精神意識「看」著黑鐵鋼牢里的蕭易,心神俱震。

她整整「折磨」了蕭易大半個小時。蕭易卻沒半點感覺,一聲不吭的抗了下來。

這種打在空氣中的滋味,讓蘭亭訶子甚至懷疑自己的瞳術攻擊,是否失靈了?要不然,蕭易怎麼可能連吭也不吭一聲?

沒錯。

蘭亭訶子承認蕭易的精神力量強大,意志堅韌。可再怎麼堅韌,也應該有反應才對啊。哪像現在,蕭易的精神意識,彷彿黑洞,把她的攻擊、入侵,全部吞噬的乾乾淨淨。

瞳術分種類。

有的偏向幻術,有的偏向囚困,有的偏向殺伐,有的偏向迷惑。

蘭亭訶子的瞳術,經眼睛的特殊加工后,重點在於幻術,其次是囚困,最後才是一丁點殺伐!

以往的她,無往而不利。即使是對上姬雨菲,也能讓小丫頭狼狽不已。

哪像蕭易,打了那麼久。蘭亭訶子自己的意識,都有些疲倦了,蕭易還精神煥發。

「師姐,時間到了沒?」

恰在這時,蕭易忽然開口道,「如果到了,麻煩師姐自動認輸。」

蕭易在黑暗空間里傳遞聲音。

蘭亭訶子沉默,半響,低落道,「師弟果然厲害,不過,時間還沒到。師弟要是忍不住了,可以試著打破這個幻術空間。如此一來,也好讓師姐見識一下,師弟的精神力量,強大到哪一層次!」

「這個……好吧。」蕭易沉吟了會,答應下來,「既然如此,那師弟得罪了。」

緊閉雙眸的蕭易,伴隨話音落下,猛地睜開眼睛。

唰!

黑暗空間里,蕭易眼中陡然爆射出一束慘白青光,以不可思議的力量,呈現而出,如同一把無形的利刃,「嗤嗤」切割虛空。

鐺!

「咔嚓~!」

金屬撞擊的聲音,在黑暗空間里響起。蘭亭訶子製造的精神幻術鋼牢,在慘白利刃的切割下,瞬間崩塌。

外界。

「噗!——」

蘭亭訶子靜站不動的身體,忽然仰頭,張嘴噴出一大口鮮血,濺灑當空。

原本雍容姿態,飄逸長發,在瞬間變的萎靡蓬亂。嫵媚的臉龐,蒼白一片。精神疲憊的,險些站立不穩,從空中掉落。

反觀蕭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