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喜歡?”

“不……喜歡。”

“哦?”

她講不喜歡,那就儘量讓她喜歡了。

他費盡了心力,直弄得小白蛇擺動着尾巴喘個不停。

“尾巴,你如果不收回去,我會一直這樣折磨你。”

“不要,不要,我只是不知道怎麼收,不知道……怎麼收。”

“那我們繼續,不過這裏水涼了,我們去房間。”

就這樣,他將小白蛇抱進了房間。

小白蛇已經虛弱無力了,很快就被弄得將那隻蛇尾給弄沒了變成了雙腿。

“很好,真的很乖。小芸娜,你也想了對不對?”

肖芸娜哪還有力氣講什麼,只是無語的承受。等受過了人家告訴她,他這樣做只是爲了讓她能夠變成人類的身體而已。

第二天他們才租了車回到了肖芸娜的學校,她全程都在吃東西,吃完了就睡。

睡了整整的一路,等回到學校時都快下午了,於是她就被請去了李初年的房子去休息。

說是去休息,可是到晚上仍是被虐待了一番。

她實在沒忍住,就問李初年道:“你爲什麼總是欺負我? https://tw.95zongcai.com/zc/49566/ 我又沒招惹你。”

“沒招惹?哈哈……”本來好好的李初年又變身成爲變態,走到她的身邊就掐起了她的下巴,道:“是誰,在十三四的時候在我面前脫衣服換衣服?”

“我是你從小照顧着長大的啊,當着你的面換衣服有什麼關係,而且我記得……我一直穿着小衣。”

“可我是個男人。”

“我也當着我爸爸的面換啊,你們在我心裏差不多。”

“他是父親,我和你沒有關係。”

“可是,我是你的小姑姑啊。”

“我比你大,而且是個男人。”

身爲男人還有理了,於是她又道:“那我換個衣服就惹你了?”

“還有,在十六歲的時候和別人約會。”

“你……你知道?”

“當然知道。”

李初年伸手將她拉了過來抱在懷裏,然後輕輕玩着她的頭髮,妖孽似的小聲在她耳邊道:“你是我從小養大的,只能呆在我的身邊。”

“你這也太霸道了。”

“我霸道,你不是從小就知道?”

肖芸娜確實是知道的。自己小時候確實喜歡跟着他,因爲他身高是幾個人中最高的很有安全感。她小時候因爲與別人不同所以十分煩惱,沒有自信沒有安全感。

可是他一點兒也沒嫌自己煩,倒是關鍵的他就出現,然後霸道的將自己保護在懷裏,從來不會讓別人傷害她。那時候的她真的很享受他的霸道與保護,不知道何時起就變了質。

是了,一切好像就是從他霸佔她那天開始。

本來很奇怪。爲什麼他那天會喝多了,然後變得那麼奇怪。現在明白了,原來他是知道了有人要追自己纔會失態?

“那你……你當時是不是已經喜歡我了?”

“喜歡你?誰告訴你我喜歡你?”

“你……”

“我怎麼樣?”

“我在出事的時候你明明那麼緊張,還差點哭了。之前又總是找機會與我親近,身邊又沒有別的女人,那不是喜歡我是什麼?”

她大聲的跪在牀上衝着他大吼。

“原來,你是知道的啊!笨丫頭,我以爲你一輩子都不會知道這件事呢!”

“我……我知道什麼了?啊……”她被抱起來狂親,可是爲什麼一直就沒弄明白。

其實李初年是很高興的,自己這麼多年一直等的不就是這個嗎?

他一直對她做的這些其實自己也知道不好,可是做了一次就想做第二次,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

他控制不了自己,可是畢竟強暴了人家小姑娘心裏有些彆扭。於是,他越來越彆扭,越來越無奈,可是小姑娘卻好似永遠不知道他的心似的,只會害怕他躲着他,甚至暗自稱他爲大變態。這些他都知道,於是更加想着讓她記住自己,就這樣想着法的折磨這麼多年。 豪門重生之悍妻養成 沒想到今天她終於說出來自己原來是喜歡她的,看來倒是終於學會走心了。

“記住,如果你以後一直記得我爲什麼要這樣對你,那麼你就是我的寶貝,如果你有一天忘記了,那麼我會讓你知道一個女人的極限。”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就算話這樣說,她也是明白了一些的,自己過去是不是真的因爲太懵懂。所以纔會被他虐的?

可是,他說明白就好了,爲什麼要虐來虐去的,又不是虐戀情深。

還好。自己禁折騰,不然女人的極限什麼的真的很難堅持得住。

想明白了也要被虐,沒想明白也要被虐。

過了幾日後她就是這樣想的,甚至又想躲着他。但是李初年這個霸道總裁卻根本不會放過她,竟然走了關係讓她去他的公司實習。

真的是夠了,爲什麼她畢個業也畢不消停?

不但是實習還馬上給她安排了一個非常高的職位,董事長助理,而且是極爲貼身的那種。

然後上了班才知道,人家本來就有兩個助理了她這個小助理上班不過就是閒的跟在他的屁股後面走來走去。

本來自己來這裏有點憋屈,總覺得這一生就被綁定了似的,一想着反抗什麼的還要被變態欺負,這樣真的好嗎?

她是認爲不好,可是自己的父母還對那個大變態千恩萬謝的,說什麼照顧了沒有社會經驗的她,還讓肖芸娜要乖乖聽話。

她覺得自己已經很乖了,白天跟着狼後面走,晚上還要被狼吃! 獨孤伽羅不孤獨 肖芸娜覺得自己受不了啦,真的受不了啦,於是她申請調去低層部門冷靜一下。

因爲這次鬧的兇了,還要告訴家長,所以李初年只有暫時讓了步,反正還在自己公司,就是白天不能時時見到了。

但中午的時候還要一起用餐的,就算小白兔講在公司兩人的關係要保密但是地下情也有地下情的情趣不是嗎?

李初年進入成年的世界之中要比別人早。可是心境有時還有些像是二十幾歲的青年男子,畢竟他實際並不大。

但是他對親情過度的隱忍讓他對別的方面的耐性較差,所以在知道自己對那個小姑姑特殊的感情時就有些手足無措。自己的父親蘇燦然雖然沒有與母親聯繫過,但是他卻是知道的,他總是每年都回來遠遠的站在樹下笑着看着自己的房子,然後會與自己講幾句話,可十句有八句都是關於母親的。

他說他想通了,他說他對不起母親,他讓他代爲孝順她等等。

自小李初年就覺得,感情這種事情十分的折磨人,所以就算讀書有無數的女生追求他都沒有去在意。生活中只有三個女人最重要,那就是母親和妹妹再有就是這個最小的如妹妹一樣的小姑姑。

本來,他以爲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可是等着小姑姑越長越大,他的目光竟有些移不開了。

然後他也知道,肖芸娜只當他是大哥哥而已,而他看到過父親的苦所以不想讓自己隱入那樣的痛苦之中,就算得不到她的心他也要她與自己廝磨一生一世,於是就先下手爲強。

當然,這也是利用了小姑娘對男人好奇的心思,一點點的勾引她最終將人壓倒從裏倒外吃了個遍。

但是兩人還是有些小小的進展的,至少她現在知道了自己是愛她的。那麼就給她一段時間去消化一下。

最主要的是,他在最近兩人在一起時根本沒做防護措施。雖然有那麼點血緣關係,但是隻要以孩子爲要脅相信再演點苦肉計相信一定可以成功的。

他也分析出來了,兩家人最關鍵的是母親那一關,只要是她同意她就會積極的去勸肖清新與常青青,至於李景容,還不是什麼事都聽母親的。

而母親其實也是最好說服的,她向來對兒女的感情之事從不拘着,而且木已成舟到時候還不馬到成功嗎?

一切做好了打算,卻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想娶的那個小姑娘桃花是那麼的旺盛,轉眼就遇到了一位追求者。

這個人是採辦部的外派人員,在回來之後看到自己的部門突然多了一位大學分過來的漂亮的女實習生。他早早的就心動了,於是就開始了積極的追求。

而肖芸娜自小的姻緣都被李初年給掐死在襁褓之中,所以她壓根也沒想到這個小夥子是在追求她,還在想他的人那麼好,竟然外外的在幫自己的忙。於是她提出要請對方吃飯,這應該是基本禮儀吧!

男方被邀請後真的是一臉的慒逼,準備了很久邀請她出去約會的詞被憋了回來,明明是應該他請她吧?

可是想想。也許人家小姑娘也對他有意思,或許是一個外表靦腆其實內心卻十分火熱的人呢!但無論什麼原因他還是接受了邀請,有些侷促的坐在了小姑娘的對面。

但是這家餐廳是不是有些稍貴了一些?

法式的大餐吃下來要上千吧,而且小姑娘點菜下手還真狠,小夥子認爲這一頓飯半個多月的工資就進去了,真的太奢侈了。

不過沒有關係,又不是天天吃,兩人在一起後就會節儉了。到時候隔一段時間過來一次他還是能負得起的。

況且瞧着小姑娘穿得很樸素不像是太奢侈的人,正想着的那個服務人員竟然道:“肖小姐,今天想要喝點什麼?”

小夥子心裏一片冰冷了,都知道姓了看來是常來。

“就昨天的那種,少加糖。”

“好的,不飲點酒嗎?”

“按照過去的開一瓶吧。”

請前輩吃飯不能太小氣了,平時自己也不怎麼花錢,家裏供着,大變態還每個月都給自己錢,可平時吃穿用度又都是他負責,自己根本不需要買什麼東西。所以,她現在雖然剛開始工作但已經攢成一個小富婆了。

法國是一個浪漫的國家,最出名的就是法國的名酒。於是小夥子不但心冷連身體都涼了。聽意思她不但是常來還幾乎每次都點酒,這樣子下來他一個月的工資就這樣消失了,好恐怖。可是看着對方一副靦腆的樣子,似乎並不是爲了打擊他,不由得吸了口氣摸了摸口袋裏的卡。這次自己一定要付錢,不然太削男人面子了。

哪知道他剛將卡拿出來就見小姑娘已經同時拿出來兩張卡,道:“前輩你不要和我搶,我這裏有會員卡,打折的。”

會員卡……

神傷的小夥子四十五角度望天,他認爲自己出身還不錯,在這個城裏有房有車生活還算不錯,想追個姑娘過日子什麼的應該是很輕鬆的事情。哪知道,纔對一個姑娘動了心思自己就被打擊的夠嗆,是自己不夠努力還是現在中國的情況如此之好,已經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能力?

本來霸氣的結完帳後就向她表白,然後相處一段時間就結婚。取個大學才畢業的嬌嬌姑娘爲妻。父母一定高興壞了。

可是現在他有點猶豫了,他覺得這樣的姑娘自己好像有點養不起。

雖然很難得吃這種大餐小夥子有點高興不起來,於是就問道:“不知道肖小姐的父母是做什麼的?”一定很厲害吧。

果然,厲害啊。他聽的心肝兒都一顫,整個人都不好了。

“我爸爸現在是警察局長,媽媽沒有工作。前輩的家裏是做什麼的?”

“父母是雙職工,很普通很普通的工作。”局長級別的啊,怪不得這麼厲害了。可是,她這樣大手大腳的好嗎?

“哦,前輩一定很幸福,我們家就不太消停,報仇的。報恩的,還有威脅的經常有人過來,還好媽媽……很厲害。”應該說爸爸和外公很厲害吧,這麼多年的保護媽媽毫髮無傷,弄得現在警局都有個傳言。如果你想找局長的麻煩請千萬不要找他的家屬,否則你會死的很慘。

“是,是嗎?”奇怪的家庭能養出這麼乖的女兒,真的很厲害了。

就在這時。服務員彎下腰對着肖芸娜道:“李先生來了,問是不是有什麼需要他幫忙。”

“不需要,我就吃個飯有什麼要幫忙的?”

“是,我馬上傳達。”

“那麻煩了。”

肖芸娜繼續與前輩交流感情。可是突然間周圍的燈滅了,兩個拉着小提琴的人走了進來,什麼也沒有說就在他們身邊拉起了一首十分激昂的曲子。

這還能不能讓人好好吃飯了,肖芸娜皺眉道:“停一下。你們怎麼單獨到我這裏拉琴了,我們似乎沒有要求這種服務。”

“是李先生吩咐的,希望你們能夠擁有一段美好的回憶。”

“……”

故意來攪局的,可是肖芸娜記得之前與他說過了。自己不過是請前輩吃個飯,他不是也同意了,而且支持她多和同事相處。

不過他倒是真支持,還給叫來了樂隊。

只不過這曲子,有點太過激烈了。

“你們下去吧,我們不需要這樣的服務。”

“對不起,並非付錢的那位先生所退,所以……我們只能繼續服務着。”

“那你們換個曲兒行嗎?”

“行的,李先生點了兩首,兩位請聽。”

他們的服務態度很好,全程微笑。

可是拉起的曲子卻讓肖芸娜差點崩潰了,這是來報喪的嗎。這曲子也太悲了吧,她差點潸然淚下了。

“好了,我去見他。”

看了一眼有點無語的前輩馬上道:“前輩稍等一下,我去見一下我們家親戚。”

鄭王天下 她站起來就奔了李初年所訂的房間之中,一推門發現桌上擺着全是她愛吃的菜,李初年歪在那裏似笑非笑的等着,見她過來道:“快坐下吃吧,全是你喜歡的。”

“哦!不對啊,你是什麼意思,我和前輩吃個飯你怎麼就不讓人好好用餐呢?”

“是嗎,可是我也需要一個人陪着,否則我都吃不下去東西的。”

“你又不是小孩子,做什麼都要人陪?”

“我寂寞啊!”

“李初年……”

“小姑姑……”

噗,肖芸娜只要被這樣叫就臉紅心跳,一點辦法也沒有。因爲他總是在這樣稱呼之後就對她做不是太和諧的事情,將所謂的親戚關係全部打亂。

這裏可是飯店,他不會想在這裏做點什麼吧!

哪知道外面有人敲門,接着有人遞過來紙條道:“肖小姐,您的同事已經有事離開了,這是他讓我們交給你的便條。”

“離開?”肖芸娜接過紙條看了一眼,見上面寫着他還有事先離開,讓她慢慢用餐。

而這時她聽到後面有人道:“我們需要邊吃飯邊交流感情,所以你們不要進來打擾。”

“等……”不知道爲什麼,她覺得自己要悲劇了。 小白兔遇上大變態,如果說她要能勝利那大家還看什麼?

所以,可憐的肖芸娜被虐得是服服貼貼的,簡直全身軟綿綿的坐在大變態身上不停的喘息,可是他還嫌不夠,道:“餓了吧,你現在可以吃東西,爲了節省時間,你可以邊吃東西我們邊……”

“你……唔……”她剛要開口報怨,一塊牛排塞在了她的口中。

“……”肖芸娜沒有辦法,一邊吃着牛排一邊咬牙。你這個大變態,早晚讓你好看。

可是現在好看的是她啊。才咬了幾下就咬到了舌頭,雖然沒破但也好疼。她本想直接吞了,可是對方卻道:“不行哦,你這樣做會消化不好的。一定要全部嚼碎吃掉,否則……”

又來了,這種否則的威脅。

肖芸娜最怕了,她好不容易將牛排吞下去,道:“上班的時間,要到了,我們……不能遲到。”

“開玩笑,誰敢催老闆去上班?”

“我不是老闆,我是打工的,還是實習生。”

“可,你現在是爲了老闆的身體健康做貢獻。如果沒有你,老闆生病了他們就都要下崗了,你知道嗎?”

“我不知道……”

歪理真多,她真的是鬥不過他了。

但是,事後他還在替她穿過了衣服道:“小笨蛋,你將我的衣服都弄髒了。”

“我……我纔沒有。” 嬌寵神醫世子妃 肖芸娜比不得他臉皮厚,被這樣一講臉已經紅的不能再紅。

可是李初年卻笑道:“你應該說,都怪你,是你把我弄髒的。那樣講,我可是非常有成就感。”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