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星雲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向後仰在了地上。

“非要吃點苦頭才知道聽話嘛,真是個不懂事的孩子。”

星雲只覺得胸口陣陣疼痛,被這股魔法一衝擊,只感覺身體內有股能量亂竄,手中也開始發出“噼裏啪啦”的電流聲。他坐起來,不知爲什麼他忽然能清晰感覺到身體內的魔法了,也能感覺到空中漂浮的魔法元素。

“你竟然還能坐起來。”黑魔法師看到坐起來的星雲停下了腳步,因爲剛纔的惱怒他可是多用了些力氣。

星雲把手放在腳下的光圈上,只感覺裏面有兩股魔力在互相追逐,他一臉興奮,這光之陷阱就是一道紅色魔法和一道紫色魔法互相循環追逐而形成的。於是他控制自己的魔力凝集空氣中的光之元素,造出了同樣一股紅色魔法,一瞬間光圈裏的紅色魔法強盛過了紫色魔法,光圈瞬間粉碎,魔法元素從裏面崩裂出來。 楊恆第一次查探那個陣盤的時候,發現裡面也有兩股極其微弱的陰陽之氣。他以為這只是四極寶殿周圍本身存在的,根本沒往陣法這方面去想。

等到他到了外面查探,發現陣盤裡面的兩絲陰陽之氣居然和四極寶殿裡面查探到的是一樣的。


所以他就肯定了,這陰陽之氣是陣盤裡面本身就存在的。也就是說這個陣法必須要靠陰陽之氣來啟動。

「陰陽符印?」金羽小聲嘀咕道,然後開始嘗試吸收陰陽之氣來凝聚符印。

只是過了半天,他連一顆符印都沒凝聚出來。

「我怎麼感覺又回到了剛剛學習陣法的那個時候啊?不會又要讓我重新開始學吧?那得要多少時間啊!」金羽有些沮喪地說道。

「哈哈,這個就你自己慢慢去嘗試吧。等你成功之後,就按這個陣盤另外刻畫一個出來吧。我先走了。」楊恆說完就再次回到了房間。

他估計他要不是修鍊了「萬陣法訣」以及陰陽之氣的功法的話,他想要成為八級陣法宗師可能也還需要一些時間。

三天的時間已經只剩下一天,楊恆從房間出來找到弘文尊者,看到對方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怎麼了?沒見到光明尊者?」楊恆問道。

「是啊,不知道他到哪裡去了。等了他幾天都沒看到人。我已經跟城主府的人說了,只要光明尊者一回來就會過來找我。妖家那邊怎麼樣了?」弘文尊者問道。

「跟我猜想的一樣,紀宇尊者要他們明天帶我去把妖冶交換回來!我已經答應了明天和妖家的人一起過去。」楊恆回道。

「明天?光明尊者要是還沒回來怎麼辦?」弘文尊者有些擔心地問道:「你說的那個紀宇尊者到底什麼修為?要不要我幫忙?如果還不行的話,你還可以叫上巨金商會。」

楊恆搖了搖頭:「不要了,我自己過去就行了。他應該是至尊境界中期的修為,加上妖家的人應該夠應付的。不過這件事你千萬不能跟任何人說起。否則很可能害了你們阮家。」

弘文尊者看到楊恆一臉慎重的樣子,估計這件事肯定不簡單,「放心吧,這點我還是知道的。如果有需要我們的地方就儘管開口吧!」

楊恆點了點頭,接著又回到了四極寶殿中,跟金羽一起練習凝聚五行符印。

過了一天的時間,他凝聚陰陽符印的速度要比開始的時候快了很多。雖然比不上凝聚五行符印,但是也差不了多少。

他從四極寶殿出來之後,又找弘文尊者問了一下,光明尊者還是沒有消息。

「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你不是有空間法寶嗎?我呆在你的空間法寶裡面就行了!」弘文尊者看到楊恆一直在問光明尊者的消息,知道此事應該有些棘手。

楊恆看到弘文尊者如此熱心幫他,心裡一陣感動,「光明尊者不在的話,我也根本沒把握斬殺那個紀宇尊者。但時候很可能會連累到你們阮家。我還是自己去吧。」

他遲疑了一下之後,把他修鍊的「萬魂訣」手抄了一份,拿給弘文尊者說道:「這就是我修鍊神識的功法,配合這個功法修鍊我給你們的『分身決』就可以讓自己的分身可以獨立修鍊。」

弘文尊者明顯的愣了一下,然後激動的把功法接了過來,「以後要是有其他的事用得著我們阮家的,我們一定全力以赴。」

「這件事解決之後,短時間之內我肯定不會回來了。以後還請你對晟嶸大陸的皇室照料一二,那裡大部分都是我的兄弟和親人。」

楊恆和弘文尊者道過別,直接來到了妖家,和齊風尊者一起出了城。

「那個人跟你說了到哪裡交換人嗎?」楊恆問道。

「一個叫黑風山脈的地方。」齊風尊者回道:「不過我去過一趟,發現我孫兒並沒在那裡。我估計他們也是要等到今天才會過去。」

兩天之後,楊恆和妖家的兩個尊者一起來,來到了這個寸草不生,全是漆黑一片的黑風山脈。

沒過久,楊恆就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朝著他們靠近,來人分明就是紀宇尊者。

看到對方只來了一個人,楊恆心中頓時就鬆了口氣。

即使紀宇尊者是至尊境界中期,他的八級陣法加上紫風和金羽兩個人就夠對付了。

「我孫兒呢?」齊風尊者沒看到妖冶,冷聲問道。

「你們兩個把他殺了,你自然就會看到你的孫子!」紀宇尊者指著楊恆說道。

「跟你有仇的是我,你把妖冶抓起來算什麼。一個尊者做出這麼卑鄙的事,你不覺得丟人嗎?」楊恆呵斥道。

紀宇尊者看到齊風尊者沒有動手,一聲冷哼,「你們殺不殺?如果等我自己動手殺了他的話,你那寶貝孫子也會跟他一起死!」

「如果你不把妖冶給放了的話,我不介意把你們的身份說出去,到時候你們的主子也不會放過你吧!」楊恆突然一聲大喝。

紀宇尊者冷冷的看了楊恆一眼,鄙夷笑道:「你能知道我什麼身份?你以為你是誰啊!你帶了多少人過來,把他們全都叫出來吧。」

「我當然知道,你們來自至上大世界,光明大世界死了這麼多人,都是你們乾的!」楊恆大聲說道。

他也不管對方是不是真的來自至上大世界,反正在光明大世界肆意屠殺的尊者肯定是和這個紀宇尊者一夥的。

現在妖家的兩個尊者也知道了這個秘密,算是跟他同一個戰線,也不可能會因為妖冶的事而對他動手,要不然他們三個都要死在紀宇尊者手上。


「紀宇尊者,他們就是這次大劫的兇手,即使你們幫他殺了我,也不可能會放過你們的。」楊恆說完之後就把紫風和金羽叫了出來。

「就憑你們五個還想殺了我不成?」紀宇尊者一聲冷哼,也沒有要出手的打算。

楊恆看到對方有恃無恐的樣子,心中突然有種不詳的預感。立即開始凝聚五行和陰陽符印。

他才凝聚到一千多枚的時候,突然發覺周圍有四道強大的氣息在朝著這邊靠近。

緊緊一兩個呼吸的時間,四個至尊境界的修士從四個方向將他們他們給團團圍住。


楊恆看到這個四個尊者,立即就明白過來,紀宇尊者一直沒動手,就是在等這個四個幫手。 這白毅與嵐瀟兒二人對戰至久,最終不了而散,這白毅心中無奈也只能苦笑,這嵐瀟兒激戰直至體內靈力消散,這才罷手。

次日一早,這大師兄與孫長老便帶領着白毅、嵐瀟兒還有郭強走到了內宗門前,這內宗門前是一處巨大的山石,這山石之上凝聚着層層靈力,不難看出其上有結界。

“穿過這結界,從此你們就是內宗弟子了!這內宗會有弟子在這門口等候你們三人!你們三人切記這進入內宗纔是成爲煉丹師的第一步!

進入之後定要虛心學習,你們在這外宗可算驕子,但是在這內宗你們屁都不是,內宗弟子這旋谷境大圓滿大有人在,就連靈動境修爲的弟子也都是一大把!

深知自己的斤兩三思在行事!去吧!”大師兄看向這三人緩緩而道,身邊站着的孫長老也是連連點頭。

“多謝大師兄!”白毅三人異口同聲道。

“哼!”嵐瀟兒冷眼看了一下白毅,冷哼一聲便大步一邁,進入了這結界之中。

白毅苦笑連連,再次對面大師兄和孫長老再次行了一禮這才進入這結界之中,這一腳踏出,只聽“嗡”的一聲,便來到了這內宗之中,白毅心中駭然,這結界之力居然如此神奇,自己若是有空也定要好好研究一番。

“恭喜你們三位弟子成爲內宗弟子,你們隨我來吧!”

說話之人身穿白色衣衫,面容白淨,倒很是客氣,可白毅觀察的確極爲仔細,此人步履輕盈,雙目之中暗含鋒芒,這體內的修爲更是達到靈動境,這外宗的弟子有可能突破修爲大多都依靠丹藥,但是此人卻不是,此人的戰鬥力絕非一般。

“我乃是齊長老的住手,我叫莫專,你們日後就喊我莫師兄好了,你嵐瀟兒居住在北院,你郭強住在東院,至於你白辰如你所願住在最爲清淨的南院!

這是內宗的相關手冊你們人手一本,這外宗可不比內宗,當然這宗門的規矩也是不一樣的,對了,你們來這內宗第一件大事就是選擇宗師!

我們內宗是有着派系的,不同師尊傳承不同功法與煉丹之術,每一個宗師都有屬於獨特的一面,如何選擇?怎麼選擇都在於你們,沒有任何人會強行要求的!

你們現將個人的行禮安放好,隨後便去內宗宗堂之中,選擇宗師,申請加入便可,明日我再來稟告宗師,次日你們就可以分配到宗師之下成爲其弟子了!”莫專面帶微笑看向這白毅三人緩緩而道。

“好!如此就多謝莫師兄了!”郭強立馬迴應,他看見這內宗氣象萬千,弟子朝氣蓬勃,心中已經燃起了熊熊烈焰。

“恩!”莫專笑了笑,便轉身離去。

嵐瀟兒猶豫了一下,再次看了一眼白毅,也轉身就走,白毅強行擠出微笑看向郭強,這郭強立馬也面帶微笑起來。

“白師弟,你與嵐師姐直接的矛盾跟我可沒有關係的,我們之間雖無來往,但是都是一同從外宗進來的,日後如果有什麼能幫得上的忙,我們還要多走動走動啊!”

“瞭然!”白毅點了點頭笑了笑道。

“好,那我就先去了!”郭強話罷也走向了另一處。

白毅看了看四周,緩緩呼出了一口氣,隨即也走向了南院,行至片刻,白毅停下了腳步,雙眉緊皺,一臉的凝重之情,看着南院的門頭,心中頓時燃起了一腔怒火!

“南院獸山!!”

這齊長老居然讓我與宗門飼養的兇獸一起住?這齊長老已然一而再再而三的針對自己,自己也就是小小的宗門弟子而已,並沒有得罪任何人,爲何這齊長老就是要和自己過不去呢?

白毅心中產生了一絲恨意,找到了院子,將這院子打掃了一遍,又將行禮放好,這才離去,直奔齊長老的府邸,若是不把這心結打開,白毅定是內心不順!


“弟子白辰想要見齊長老一面!還請師兄稟告一聲!”白辰來到了齊長老的府邸。

“就是你啊!外宗第一天驕白辰,四大試煉第一,以築基境大圓滿的修爲對戰旋谷境三重天之修,還處於不敗之地,實在厲害啊!”這守衛的弟子看了一眼白毅,斜嘴笑道。

“進去吧,齊長老等候你多時了!”這弟子指了指其內,便不在看向白毅,目視前方,散出一身正氣。

“等候多時?多謝師兄!”聽到這話,白毅心中一震,莫非這一切齊長老都是有意安排的?就連我要找他理論他也有所準備?

“弟子白辰拜見齊長老!”白辰看見齊長老獨自一人坐在庭院飲茶,連忙走了上前,行了一禮。

“喲,你來了?我知道你是爲了何事而來!老夫再你比試之中橫插一手有些莽撞了,但是我丹宗弟子修行不易,這修行的根基不能毀壞!

這是一件華彩琉璃盒,其內可裝世間萬物,用來保存丹藥和藥引最爲不過,作爲煉丹師這是首選之物!這就贈送與你好了!”

齊長老從儲物袋之中拿出了一個琉璃盒,這華彩琉璃盒散發着股股華光,白毅內心一動連忙將其收入儲物袋之中,雙眼之中的怒氣緩和了一些,隨即再次看向這齊長老。

“恩?怎麼了,還不滿意?還是說你還有什麼事情麼?”齊長老輕咦了一聲。

“齊長老這南院乃是飼養兇獸之地,豈能讓我和他們居住在一起?”

“哈哈哈,小子你別不識好歹!這南院就算是整個宗門之中最爲清淨之地了,方圓數裏罕有人跡,放眼整個內宗還有什麼地方能比此地更加清淨的麼?是你這般要求,老夫才允你在哪裏,你可知多少弟子想去哪裏都沒資格?你還在抱怨此地?”

“這•••”白毅怔楞了一下,他沒想到這齊長老居然還能有這這般的言辭。

“對了,白辰老夫問你一件事!”齊長老看向白毅緩緩而道。

“恩!”

“你可願意成爲本宗師的弟子,這內宗長老不下數十位,但也只有老夫一人是四級煉丹師!你與嵐瀟兒之間,老夫只收一名弟子!不知你可願意?”


“弟子不願!!”聽到這話,白毅心中沒有一絲猶豫,立馬破口而出,隨即感到有些唐突,但神情也變的堅定起來。

“果然如此,那你走吧!但願這宗門十位數長老之中你能拜的一位好的宗師!”齊長老神情有些不悅,立馬微微皺起了雙眉。

“弟子白辰告退!”白毅乃是傳承這煉丹界的藥老,這小小的煉丹師豈能當自己的師尊?要知曉白毅現在的水準也是與一級煉丹師相差無幾,換句話說拜一個煉丹之術與自己相仿的師尊又有何意義?

不過這師尊還是要拜!白毅心中猶豫重重,離開這齊長老的府邸,走向宗堂,這宗堂之中四面牆壁之上都掛着每一個宗師底下的傑出弟子,這可以說是榮譽榜。

“二級煉丹師王長老!,此人性格和藹可惜不夠格!”

“三級煉丹師韓長老!身爲三級煉丹師這修爲居然還是靈動境三重天的修爲,這如何能保護自己,此人也不行!”

“三級煉丹師華長老••••••”

“這些二三級的煉丹師都不行,那齊長老倒還真沒有欺騙自己,這宗門最強的四級煉丹師真的只有齊長老一人!

恩?那是•••”

白毅看了不少宗師的簡介,心中倒是犯了苦,回頭一看倒是心中一驚!

“一級煉丹師,安德宗師!二十年前獲得次榮譽,此後再無煉丹之消息!承載宗門百年,修爲歸一境五重天!”

“這安德宗師雖只有一級煉丹師的名頭,可是修爲卻是放眼整個丹宗長老之中,他是最高之人!看來這安德宗師倒是重修行!可是爲何他的弟子只有一位?”

白毅不由皺起了眉頭,看向這安德宗師的弟子,這大面的白牆卻只有一個獨苗,實在是難以想象。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