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系統)男主求你別黑化 ,就像是一道極光一般,而且在空中的變速轉向也是非常的快,可以應對一切的阻礙了,這是將身法修練到了一個極為歷害的地步,才會有的表現了,

石炎停了下來,嘴角也是微微的上揚,露出了一絲輕笑出來:「功夫不負有心人,三個月的瘋狂修練,倒也是讓我收穫不小了,加上神秘黑石的幾次指點,我如今應該是自己琢磨出了四品的神行九步神通法門了,而且我現在已經至少是兩步三步的水準了,讓我神行九步比我之前提升了十倍也是不止了,只是完整一點的,我還沒有摸索出來了,」

「畢竟我修練的時間還是太少了,要是再給我一年的時間的話,我或許能夠完全的吃透這些圖畫了,到那時候我應該可以完善這四品的神行九步神通法門,也直接修練到九步極致大圓滿了,時間啊,我已經困在這裡面三個月了,要是再在裡面呆一年的話,估計震天兄他們該要擔心死我吧,不過我有留下靈魂印記在玄空衛中,我還活著他們應該還是可以確定的事情了,」

「先不管了,先試試看再說,」

石炎也是準備做第二次的嘗試了,要是這一次再失敗的話,那估計就還要被困上很上一短時間了,而且一年來說,只是石炎現在預計的時間了,而且是最好的情況了,事實的情況是不是如此,還是不得而知的事情了,況且來說,石炎現在的身體境界也不過是神通四重境中期罷了,以這樣的身體境界要是將一門四品神通修練到大圓滿的地步,那確實是一件很難的事情了,

身體境界不提升,光修神通法門,一般沒有瘋子這樣幹了,而且越往上提升,沒有境界的支撐的話,也是很難的,

身體境界跟神通法門境界雖然說不是有著絕對的聯繫,但也絕對有著相互的影響,相互的牽製作用了,

「走!」站在通道前, 校園超神學生 ,再化做了一道流光直接的沖向了通道之中了了,

此時的石炎就像是一個靈活無比的魚兒在湍急的水流中逆向的行駛了,而且水流之中還有許多的礁石,一旦觸上的話就有可能會隕命了,石炎的身法靈活無比,而且速度也是極快,速度和身法的配合,才有可能躲避的掉那些光線了,精妙到一個極微小的地步,才有可能安然的渡過了,只要稍稍有一絲絲的差錯,便是身死的下場了,

石炎一路衝刺著前進,這一次比上一次可謂是輕鬆的多了,一路往前,一百丈,兩百丈,三百丈……

五百丈,六百丈,七百丈,八百丈……

一路來到了八百丈,只剩下最後的兩百丈了,這樣的距離,也是讓石炎心中一陣欣喜了,此時他也依然還是有幾分輕鬆,並沒有太危險的感覺了,所以石炎感覺自己還能夠繼續的前進,也是看到了通過的希望了,

果然,三個月的努力沒有白費了,看來自己有希望直接的通過出去了,這讓原本戰意就是高昂的石炎,戰意也是更加的燃燒了起來了,

「加油,沖,」石炎心中也是給自己打著氣,再次的前進了一百丈,來到了九百丈之後,石炎終於是感覺到了一股可怕的壓力了,甚至是有些驚險的感覺了,

石炎也是直接的心境玄妙,對周圍的撐控也是絲絲入微,拿出了拚命的架勢,向最後一百丈衝擊了過去,神行九步神通的法門也是催迸到了極致的地步了,躲閃著一道道的光線,似是在闖鬼門關一般了,說實在的,就是石炎此時的神經也是緊繃著的了,要說一點都不緊張,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呼,,

當石炎衝刺過最後一道線的時候,他的心神才完全的松馳了下來,心中也是發出了一聲長嘯聲來了,這種感覺,無比的舒服,說不上來的感覺,就像是****之下,衝破了最後一道玄關,達到了共赴烏山的境地了,

停了下來,回頭看了眼那千丈的通道,石炎心中也是一陣唏噓感慨了:「出了,終於是出來了,阻隔了無數人的考驗,我倒也是有驚無險的過來了,不過這也是我得天獨厚的原因吧,我本來就是修練了神行九步神通法門,這些圖畫根本就是神行九步神通法門,拿這個來當考驗的話,對我來說完全就是作弊一般,」

「如要我之前根本就沒有修練過神行九步神通法門的話,那今天的考驗對我來說,也會是非常的可怕了,不過來說,以我的天賦領悟力,領悟出來這門神通法門也確實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不過那樣的話,我或許會被困在這裡三年五載也是說不定的事情了,那樣的時間對我來說,簡直就是太長太長了,長到我都難以接受的地步了,」

「當然最重要的,是我有神秘黑石的幫助,有神秘黑石的幫助,完全是讓我如虎添翼,完全可以大大的縮短我的修練時間,讓我少走彎路,正是有著這三方面的因素,才讓我只用了三個月時間便是通過了這個考驗了,相信這樣的事情不說絕無僅有,估計也差不到哪裡去吧,」

通過了考驗總是一件喜事,石炎也是很快平復下了心情,收起了心中的一些雜念了,開始打量起了前方了,通過了通道,石炎發現自己又站了另外一個大殿之中了,這個大殿比剛才那個還要大了,不過這個大殿卻是空蕩的很了,只是在大殿的中央之地發現了一根根玉樁,非常整齊規整的立在那裡,數量之多足超過一百之數,

仔細的一數,數量為一百零八,形成了一個大圓形,

石炎倒也是看出來了一些門道了:「暗合星辰大陣,以周天星布為圖布置而成,這是要幹嗎,」

石炎的目光也是很快從這些玉樁之上落到了地面之上,也又是見到了一些白骨了,不過數量不多,加起來竟然也只有六具了,看來能通過剛才那個通道的,也還是有不少人在的,

不過石炎很快又發現了一個問題了,那就是那六具白骨之傍也並沒有看到乾坤袋了,他們的乾坤袋都被人給拿走了,也就是說,之前還是有人從這裡離開的,能夠從這裡離開,也算是不俗之輩了,

收回了這些念頭,石炎也是向那些玉樁走了過去,很快就來到了玉樁之前了,顯然這玉樁,就是第二道的考驗了,只有通的過這玉樁的考驗,才有可能去到第三關,或者是離開這裡了,

「哈哈後輩有緣人,你能通過第一關的考驗來到這裡,證明你在神行九步神通之上有不俗的天賦,不過光有不俗的天賦還不夠,遠遠的不夠,沒有逆天的氣運,也休息成為真正的強者,所以這第二關,就是考驗你的氣運,看你是不是有逆天的氣運,這一百零百根玉樁都對應一道門,一百零六道是死門,進去之後,必死無疑,」

「一道是神通門,吾之古神通神行九步便是留在此門,若能得到,證明你是即有天賦又有大氣運之輩,由你來修練吾之神行九步神通,方有希望將吾之古神通傳承下去,此等古神通,吾不想在手中失傳,特留下此古神殿,希望後世有緣之人可以到來,可以得此神通法門,將它發揚光大,」

「最後一道門是生門,上蒼有好生之德,我也給你留一線生機,生門,直接可以離開,從哪裡來送哪裡去,哈哈後輩有緣之人,來看看你的氣運吧,」

話說完,那聲音就消失了,顯然是留下來的一道聲音了,只要有人進到這裡,這聲音就會自動的響起了,

聽完了這聲音,石炎的心中也是一陣驚異了:「竟然真的是神行九步神通,竟然真的是古神通殿,沒想到神行九步神通的來頭竟然如此的大,竟然是一門古神通,如此說來,極有可能是無品神通了,就算不是無品神通,最起碼也應該是九品神通了,或者也是跟青劍神通一般,可以從一品修練到九品的層次了,九品歸一,成就古神通了,」

青劍神通便是這樣的,所以對這神行九步古神通,石炎也是有著諸多的猜想了,畢竟來說,他就練了三品的神行九步神通,而且是簡化版本了,所以,不得不讓石炎往這方面想了,

古神通現在來說,都基本上成了一個傳聞,甚至是傳說了,因為太少見太少見了,

古神通,也個個都是歷害無比,一門古神通法門,足可以讓君王級別的無上存在都大打出手了,

不過此時想這些也是沒有用的,一百零八根玉樁,只有一個是神通門,一個是生門,一百零六個是死門,死亡的概率,可以說是大的有些可怕了,

石炎的目光也是再次的落到這一百零八根玉樁之上,目光緊緊的盯著那一根根的玉樁,完全看不出來有任何的差別了,一百零八根之中,可就只有一根是神通門啊,選中的概率是一百零八分之一,小的可憐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只有一次的機會,要是能夠選中的,那確實是大氣運之輩了,

「難道真的只能完全靠氣運嗎,沒有辦法的路子嗎,」石炎腦海之中也是不由的冒出了這個念頭出來了,按理來說那道聲音都是說了要考驗氣運,可是石炎總是覺得好像有些不對勁似的,

如果真的是完全的考驗氣運的話,那留下這神行九步古神通的大能性格還真是古怪的很了,氣運怎麼說呢,不是什麼事情都能夠體現的出來氣運吧,要是什麼事情都能夠體現的出來的話,那但凡大氣運者就都怎麼樣都不會死了,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大氣運,也只能說在很多事情上都會有好的氣運了,尤其是在機緣之上了,

但也只是大多數,不是絕對,

所以,這樣的意外肯定也還是有的吧,這樣的考驗,是不是也有太多不合理之處呢,

這個問題,確實是讓石炎覺得有些奇怪不解吧,反正他隱約還是覺得好像哪裡不太對勁了,所以,也是讓他的眉頭皺了起來,腦海之中也是電光石火的閃過了一個個的念頭出來了,

「要真的是完全的拼氣運的話,我都沒有一絲把握說就一定可以抽的中神通門了,萬一抽錯的話,那不是要交待在這裡,」石炎搖了搖頭:「不行,這樣毫無把握的事情,我現在是不想做了,這種不被自己撐控的感覺,太難受了,將性命交到別人的手上,也向來不是我石炎所做的事情,不對,絕對不對,這裡面一定有蹊蹺,」

「考驗考驗,處處都有可能會出現考驗,越是掉以輕心了,越是先入為主了,就越是會入了圈套了,那樣的話,離死也不遠了,」

石炎心中這種感覺也是愈發的強烈了起來了,所以讓石炎也是沒有急得去選擇了,而是用心的思忖,推斷著各種的可能性了,

忽然石炎的心中一動,閃出了一些散亂的念頭出來了:「一百零八,周天星辰大陣,但是這裡面又沒有這陣法之威,這一百零八根玉樁,並沒有形成一個周天星辰大陣,擺成這個形狀,卻根本不形成大陣,只是完全做一個擺設,真的只是隨意的嗎,」

周天星辰大陣,跟人體也是有著很密切的關係,人身體中的穴位也是逞周天星辰大陣分佈的,所以即使不修練陣法一道的神通修士,也會明白周天星辰大陣的,當然,其中深一層次的東西,可能就不知道了,

這個念頭一出,石炎也是愈發的覺得不對勁了,這位上古大能,應該不會做這麼無聊的事情吧,只是擺出一個周天星辰大陣的造形出來,這其中,是不是代表著什麼含義呢,越是最容易被忽視的地方,往往就是最重要的地方了,這個地方,石炎就覺得是最容易被忽視的地方了,所以石炎此時也是覺得這周天星辰大陣很可疑了,

「周天星辰大陣有陣心就是一顆最大最亮的啟明星,在人身上的體現就是太陽穴,稱為人之死穴,陣心所在,這個周天星辰大陣,是不是也有陣心所在,不過這些玉樁無論怎麼看,也是完全一模一樣的,從外觀上來看,是絕對看不出一絲的差別出來了,」

「是不是要找到這周天星辰大陣的陣心,才是神通門的所在呢,」石炎也是皺眉思忖的起來,每一個想法石炎都會經過慎重的考慮,深思熟慮之後,才會確認下來了,第一個想法,石炎都會經過一番仔細的推敲了,一點都不敢馬虎了,畢竟這可是關係到他的命運的大事情了,

石炎一遍遍的打量,總覺得這裡面應該會有提示才對,不可能完全找不出來一絲的不一樣之處了,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那就證明自己現在的一切推斷都是錯誤的,那就只能是去拼氣運了,

可是石炎心中又有一個強烈的預見,他覺得自己現在推斷的並沒有錯,一定會有一個陣心,一定會有辦法直接找出神通門的玉樁,一定不是純粹的在拼氣運,

只是看了好一會兒,依然讓石炎一無所獲,都打量了不知道多少遍了,依然是沒有任可的察覺了,

「越是最讓人相信的地方,也越是最容易忽視的地方了,越容易被忽視掉了,那就往往是問題的關鍵所在了,我現在到底還欠缺了什麼,是有哪裡被我疏忽掉了,是我還漏了哪個環節嗎,」石炎完全的靜下了心來,輕輕的閉上了眼睛,將所有的事情都在腦海之中重新的梳理了起來了,想要以這樣的方式來尋找出問題的所在了, 這個問題讓石炎想了很久,而且都想不出什麼頭緒出來,

「問題到底出在哪裡,我又疏忽了哪裡,為什麼我仔細的梳理了一遍,也依然是沒有什麼發現呢,難道,,真的只是拼氣運嗎,」

石炎在心中也是一遍遍的追問自己了,是自己多想了還是怎麼回事,只是石炎又很堅定的搖了搖頭:「不會的,我的感覺不會有錯的,這裡面一定有問題的,我不相信,真的是只能完全的拼氣運了,縱然是氣運再好的人,也不敢保證說就一定可以選中神通門了,這樣的概率,太低太低了,氣運好,只是一個輔助罷了,但絕對不會是一種鐵定,」

石炎的心中,依然是堅定著自己的想法了,這樣的想法也是讓他繼續的深思著這個問題了,他總相信,一定是自己疏忽了哪裡了,一定會有發現的,不容易被發現也是正常的,要是容易被發現的話,那就不叫一份考驗了,看到這裡死了這麼多人,也可以知道這裡的考驗非常非常的難了,

想也知道了,這裡可是古神通殿啊,這裡留下的可是古神通啊,古神通,號稱是上古年間的強者才有資格修練的神通法門,個個是精妙無比,高深莫測,個個拿到現在來的話,估計都能引起一番風雲涌動了,很多古神通,都已經失傳來了,能留下來的古神通,也是極少極少之數了,而能被稱為古神通,都是極為的歷害的神通法門了,

如果有確切的古神通殿的位置,恐怕就是侯君王這種級別的存在,都會有興趣進來闖蕩了,

再難,也擊垮不掉石炎的自信心了,石炎依然是堅定的認為這裡面有問題了,所以他也是繼續的查找著了,


又過了好久,石炎的腦海之中忽然冒出了一個念頭出來:「神行九步,這古神殿既然跟神行九步有關,那會不會要通過這份考驗,也是跟神行九步有關呢,」

這個念頭一出,也頓時讓石炎的心中豁然開朗了上進心來了,一個個念頭也頓時是涌了出來,各種的分析之後,石炎也是非常堅定了這個想法了,

有了這個想法之後,石炎也是身形一動,竟然是直接施展出了神行九步,踏著那些玉樁走了起來,當走完第九步時落到的那根玉樁之上,石炎的目光也是落到了這根玉樁之上:「成敗,就在此一舉了,不過我相信我會贏的,」


說完,石炎也是堅定無比的直接的用手拍向了這根玉樁了,這就是選擇這根玉樁了,如果選擇到的是死門,那他石炎今天就有可能會交待在這裡了,

手掌一拍下后,也頓時一陣開石門的聲音傳入到了石炎的耳朵之中了,石炎轉頭一看發現一處牆壁之上開了一道石門出來了,裡面是通向哪裡不知道,只是一道門在那裡,而且從外面根本看不清楚裡面的任何情況了,

石炎也是徑直的走到了那道門前,打量了下這道門,就像是一道光幕一般,看不見裡面的東西,想要知道裡面是什麼情況,只有進到裡面才能知道了,裡面是生是死,也是未知之數,一切都是未知之數,如果石炎選擇到的是死門的話,那裡面應該就是充滿著殺機的了,如果石炎選擇的是神通門,那裡面應該就是古神殿留下來的古神通了,

當然暫時來說,一切都還只是石炎的猜想罷了,到底是不是如此,也是不得而知之數了,

「走到這一步了,也沒有什麼好想的了,勇往直前便是,」石炎沒有任何的猶豫,也是再次毅然的踏入了那道門中了,穿過了那道光幕,石炎便是進入到了身後的石室之中,一進入其中光幕便是暗談消失了,而那牆壁也重新的閉合了,彷彿從來都沒有打開那條通道一般,

石炎回頭看了一眼,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了回頭路了,退無可退,唯有一往無前了,

石炎的目光也是馬上的打量起了這石室裡面了,這裡是一間並不大的石室了,但是讓石炎奇怪的是,這間石室卻是空蕩蕩的,只是四周的牆壁上有些古樸的圖畫符文之類的東西了,都是雕刻出來的,看起來倒是很有古韻了,只不過,石炎倒是看不懂這些東西了,感覺太深奧太深奧了,但隱約又覺得,這些東西表達出了一個至高的意境了,

只不過說這個意境,也是石炎現在所沒有辦法理解的了的東西了,


石炎也是打量起了這些東西起來,心想著這難道又是一個新的考驗嗎,只是這考驗的又是什麼呢,

剛才的考驗來說,如果聽信那道聲音說是完全靠氣運的話,只怕自己死的可能性會非常的大了,剛才的考驗,事實上考驗的是人心,考驗的是你的觀察能力,說是氣運,其實並非如此,那道聲音,完全是在誤導,完全是在讓人先入為主,一旦著了道了,那就慘了,

而石炎覺得,其實剛才真正考驗的,應該還是神行九步神通了,因為他就是按照神行九步神通的步伐來走的,走到了哪根就是直接選擇了哪根了,所以,真正的考驗應該是這個了,


「哈哈哈,,,」

忽然一陣朗笑聲響了起來,跟剛才那道聲音是同一個人的聲音,聽到這聲音,石炎也頓時的打起了警惕起來了,剛才被擺了一道,還好自己沒有輕信了,不然後果就不堪設想了,所以這次,石炎也是多了幾個心眼了,

「後世有緣人,你能夠來到這裡,說明你的各方面都是極為的不錯了,不僅天賦領悟力不錯,還非常的聰明了,有自己獨到的觀察能力,感知能力,分析能力了,剛才我的話只是在誤導你,能夠不受我剛才的誤導來到這裡,那就足以說明你個個方面都達到了一個極高的水準了,這樣的水準,也是勉強滿足我的條件了,」

「後世有緣人,我現在就傳授你一門古神通《神行九步》,不過我得到的也只是一個殘本罷了,只有前七步的心法口訣,後面的兩步就沒有辦法找到了,不過雖然只有七步,也足以讓《神行九步》在古神通之中,不弱其他神通法門之下了,《神行九步》的強大,以後你會慢慢的知道的,希望你,可以好好的修練下去,你能修練到第七步,單是你的速度身法,便可以獨步天下,鮮有敵手了,」

「哈哈,當年我將《神行九步》做了一個簡化版傳了出去,後世有緣人,你能夠來到這裡,應該是修練了簡化牌的神行九步,你能闖到這裡,至少說明你很適合修練真正的《神行九步》,祝福你吧,我有一個宏願,那就是可以找到《神行九步》的最後兩步,現在就將這個任務交給後世有緣人你了,哈哈努力吧小子,希望《神行九步》可以在你手上發光發熱,讓它重現人間,再現威名,」

說完,這道聲音就又消息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光芒從四周的牆壁之上噴涌了出來,直接的籠罩在了石炎的身上了,

石炎也根本就來不急多想,便是感覺到了一股信息湧入了識海之中了,正是古神通《神行九步》的心法口訣了,這個信息,也是好一會兒才全部的被石炎接受了下來了,

得到了這古神通《神行九步》神通法門的心法口訣,石炎也是驚異無比了:「果然不愧是古神通法門,太高深無比了,雖然只有七步,但每一步都是驚天的,我甚至有種很強烈的感覺,這《神行九步》神通根本不止九品了,必定是超越了九品的神通了,是無品神通還是更高級的神通法門呢,」

如果是無品神通的話,那石炎修練起來的話應該是沒有什麼阻力了,要是更有品的話,那估計就難修練了,就比如讓石炎現在去修練九品神通,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有品的話,那就說明入門的要求極高,達不到那樣的實力,就根本入不了門,強求都強求不得的,無品的神通法門,其實是最好修練的了,這樣的神通法門,只會根本修練者的本身實力強弱而體現出威力的,

要是有品的神通法門,那威力就是比較固定了,

石炎搖了搖頭:「既然我能通過這樣的考驗得到這門古神通,那就說明我現在應該是可以修練的了,只不過是說,修練的難度會非常非常的大吧,絕對比我修練過的任何一門神通法門都要難上太多太多了,只是難,一旦修練成功的話,那獲得的好處也是無窮的,」

「這《神行九步》比我之前修練的簡直強大了太多太多了,我感覺百倍千倍可能都不止,我現在只需要修練出第一步,恐怕不是極歷害的神通五重境,都休想追的上我了,那樣的話,神通六重境之下,我應該都不用懼怕什麼人了,不過這《神行九步》倒也算是比較偏向於速度類的神通法門了,身法上的運用,恐怕就不是那麼的大了,」

「速度快,逃命的話倒是一件利器了,不過來說,速度快,戰鬥之中也是有著很重要的作用的,不管怎麼說,能將這門古神通修練出來,必定是會讓我的實力大增,手段大增了,而且一修練出來,我就又多了一份保命的手段了,不客有多難,我都一定要修練出來,」

石炎也是暗握拳頭,心中暗暗發狠了,

只是等他回過神來,定眼一看,也是有些呆楞住了,看了看四周,有山有水,陌生無比,

「我不是在古神通殿中嗎,怎麼出現在了這裡了,這是哪裡,」石炎也是有些傻眼了,明明記得自己在石室之中,根本沒有絲毫的知覺,竟然就已經出來了,問題是,石炎都不知道這到底是哪裡了,打量了下四周,也依然是看不出來是哪裡了,太陌生的地方了,

石炎也是不由的撇了下嘴:「不管了,先找個地方下來,好好的研究一下《神行九步》吧,」 石炎之前也在千星世界得到過身外化身神通和千星神通了,不過石炎倒都沒有非常強烈想要馬上修練的yuwang了,但是這神行九步神通,也確實是讓石炎有著非常強烈的欲-望要修練了,

所以石炎此時也是直接找了一個安靜點的地方,也不管這裡是哪裡了,直接的就是修練了起來了,

石炎之前便是自個的琢磨出了四品的神行九步神通了,只不過那些都還是太低劣了,在真正的古神通神行九步面前,根本就是不值一提了,當然了,石炎也是從先前的那些神行九步神通之中尋找到一些思路,來研究這古神通神行九步了,有著先前的基礎,再來修練這古神通神行九步,就算是有些熟門熟路了,不至於一抹手兩眼黑了,

這一研究,竟然就是一個月的時間悄然的過去了,

石炎也是不由的搖了搖頭,暫時停了下來,放棄了心中的念頭了:「不行啊,太難太難了,一個月的時間我根本連入門都入不了,想要修練這門古神通,果然是太難了,不過也正常了,要是古神通法門有這麼容易的話,也就不叫古神通了,說起來,也還是我現在的境界太低了,實力太弱了,我才不過屈屈神通四重境中期罷了,就修練古神通,自然是比登天還難了,」

「可就算是比登天還難,我也會繼續的修練的,只是暫時先緩一緩吧,再這樣繼續的耗費時間下去,也不是辦法,思路,總有短路的時候,這個時候就需要調節一下了,先不管這些了,以後有機會再繼續的修練吧,說不定,我現在缺少的就是一個契機了,」

「我這次出來時間倒也不短了,是時間該回去了,倒是要看看,這裡到底是什麼鬼地方了,竟然如此的杳無人煙,而且連一頭凶獸都看不到,」

石炎直接拿出了蒼玄天的地圖出來了,查看了好一會兒,石炎的手指才落到了地圖上的一處了,看到這裡石炎也是不由的嘴角抽了一下:「蒼玄天十二洲,玄空郡所在的炎黃洲位於蒼玄天的最東邊,而我現在所在的太幽洲位於蒼玄天的最北邊,中間足足隔了兩個洲,從我這裡在要回到玄空郡,竟然有數億萬里的路途,」

「如此遠的距離,就是不停的動用小挪移符,都需要耗費數萬枚了,如果用速度去趕路的話,以我現在的速度恐怕也是需要數十年了,而且還要不吃不喝不休息了,無語了,怎麼會把我丟到了這麼遠的地方來了,」

石炎也是一陣不是滋味了,這讓自己要怎麼回去啊,想要在短時間內回去,唯一的辦法就是去尋找傳送陣了,洲與洲之間倒是有傳送陣,可以直接從一個洲到達另一個洲,只要先回到了炎黃洲,那倒也要好辦一些了,一個洲中,三千六百郡,也基本上都是有陣法相通的,所以只要回到了炎黃洲,再想辦法去到一個郡,借用他們的傳送陣的話,那就應該可能回到玄空郡了,

當然了,這個辦法也不是絕對的,三千六百郡,不可能每個郡都可以到達的,要是運氣不好的話,有可能就不行了,畢竟來說,這麼多郡也是有著明爭暗鬥的,要是兩個關係不好的郡的話,說不定就不會有陣法通道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